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中国青年坚定地..
·对中青年干部的..
·在首都各界人民..
·中国新民主主义..
·把我国青年引向..
·在全国青年工人..
·在中央党校第六..
·坚持两分法更上..
·在首都各界纪念..
 
 
·在首都各界纪念..
·在中央党校第六..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耀邦著述 >> 讲话报告
在中央党校第六期学员结业会上发表讲话
作者:胡耀邦      时间:1981-07-29   来源:选自《中央党校校刊》第7期1—6页
 

同志们!

  
我今天没有准备,是你们将军把我将来的。我实在没有什么话可讲。因为要讲的话,六中全会都讲过了。六中全会公报、《决议》、六中全会闭幕大会上的讲话,加上“七一”大会上的讲话,合起来将近六万字。所以,没有什么可讲的了。有些新问题,比如说,国民经济问题,建设精神文明的问题,思想工作的问题,干部队伍的问题,等等,中央的同志,书记处的同志正在研究,准备八月一个月、九月一个月研究清楚以后,提交常委、政治局认真讨论一下。准备从九月开始,十月份发一系列文件。所以,没有研究清楚以前我讲不出来。

  
来了,跑到这里走一圈,一句不讲也不好,那么,讲什么呢?昨天晚上想了好久,只讲一个问题:就是欢送同志们回到工作岗位上去,要卓有成效地为党为人民工作。一是要工作,二是还要卓有成效。

  
我们不是提倡精神文明吗?“五讲、四美”的“四美”里有一美叫“语言美”,我们干部之间见面以后究竟讲句什么话才算有礼貌?才算语言美?多少年形成这么一个习惯,人们相互之间见面就问:“你身体怎么样?希望你保重,希望你注意身体。”这算不算精神文明?算不算语言美?很可以想一想这个问题。我觉得光是这句话,没有什么美。为什么不问:“你工作怎么样?”“你们那里有什么新的经验?”在座的同志,大部分是四五十岁以上的同志,家庭里都有中学生,小学生,我们每个同志对自己家里的小孩子,中学生、小学生放学回家的第一句话是:“你今天学习怎么样?你今天考试考的怎么样?”我觉得这才比较合乎语言美。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干部相见时,互相光问候身体好,只互相关心休息,这个风气不怎么的。

  
要不要休息?什么叫休息?休息不外三种情况:第一种叫睡觉,人每天都要拿了一定的时间来睡觉,恢复疲劳。这种休息是生理上的需要,工作上的需要,谁也不剥夺这种休息,青年人十个小时,成年人八个小时。第二种休息是年老了或者身体有病了,精力差了,要适当地减少一些活动,减少思考,以适应健康状况,从积极方面说,这是同衰老作斗争,这种减少活动,减少思考,你说叫休息也可以。这种休息,也可以说,是同死亡作斗争的一种手段。此外,还有第三种“休息”,那就是彻底休息,死了。为什么我们给人写悼词,最后总说“安息吧,××同志!”什么叫安息?就是从此以后,你就平平安安地、安安静静地休息了。这种“休息”,谁都有这么一天,是免不了的。正因为这样,每个人在进入到这种彻底的永恒的安安静静的休息以前,我们共产党员的任务主要是要认真工作。一个人一生工作的机会是很难得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有的可以到四十年,五十年,甚至六十年,但最多也就是六、七十年,超过八十年的恐怕世界上极少。因为二十岁以前不可能工作,要学习,所以工作时间是非常短的、是非常难得的。为此我们人类,特别是我们革命者,首先是要提倡工作,奋发地工作、卓有成效地工作。

  什么叫卓有成效?怎么样才能达到卓有成效的工作呢?同志们学了很多东西,听了许多报告,发的材料,装了这么一大口袋,背了一大箱子马列主义的东西,回去怎么工作,而且要卓有成效?这究竟从哪里下手?我想,无非是两种方法,看你究竟选择哪一种?


  一种方法是开展览会。我从北京贩了许多马列主义,一大堆礼品,花色俱全,十八般武艺件件俱全,摆上开个展览会,这是一种方法。

  
另外一种方法根本不同,而是结合我工作单位的具体情况,结合我这个地区的主要情况,把我学到的东西,把六中全会的东西同我本地区、本工作岗位的具体情况结合起来,解决问题。我希望同志们都采取这后一种方法。

  
六中全会通过的《决议》不是这么说吗?把马列主义和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同中国建设四个现代化相结合,就是坚持和发展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把六中全会精神同我本地区的情况、同自己工作的情况相结合,这就是好干部,就是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现在我们传达贯彻六中全会的《决议》还不到一个月,可能以后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真贯彻;一种是假贯彻。真假的区别在哪里呢?同本地区的情况相结合,解决本地区、本单位的问题,这是真的;同本地区、本单位的情况脱节,我看就不能算是真的了。当然,同志们回去,要同本地区、本单位的情况相结合可不容易呵!请同志们考虑一下,要结合得好,至少要有两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就是需要同自己的弱点、缺点作斗争。

  
同志们,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缺点和弱点的呀。比如对实际情况不清楚,这是不是弱点呀?同志们离开工作岗位将近半年,情况不清楚了。由于情况不清楚,又不很好地去做调查,就很可能产生思想上的主观性、片面性和表面性。

  把六中全会的精神同本地区的情况相结合,有时候就需要勇气,需要敢想、敢说、敢干。有没有这个“三敢”精神?如果不敢想,不敢说,不敢干,你怎么能够把六中全会决议的精神贯彻好呀?!还有,“文化大革命”搞了这么多年,有些同志往往有不少的私心杂念。私心杂念太重,能够同不正确的思想作斗争吗?今天怕同这个关系搞不好,明天怕那个打击报复,后天怕得罪了什么人,大后天又怕占不了什么便宜,这个行吗?所以,真正要卓有成效地工作,真正要贯彻六中全会的精神,为党为人民做出一点工作成绩来,我觉得第一条就必须坚决地同自己的弱点、缺点作斗争。先把自己搞坚强。毛主席生前的时候反复教导我们说:不要怨天,不要尤人,不“怨天尤人”。周总理在这方面是讲得很多的。首先要求自己,首先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的脚跟站稳,有了这一条,才有卓有成效工作的勇气和基础。

  
第二个条件,就是需要有正确的办法同我们党内现在严重存在的那种歪风邪气作斗争。

  
同志们,我们中央书记处正在研究今年的生产问题,正在研究明年的生产问题。如果我们现在不解决一下我们党里面的那种错误的思想,如果我们现在不同党里面存在的歪风邪气作斗争,我们明年的生产肯定搞不上去。不知道同志们今天听了广播没有?今天的广播:山东济南的一个石化厂财政管理混乱,财经纪律废驰到了多么严重的情况呀!《人民日报》把它登在第一版上了。讲句公道话,山东今年的生产,我觉得是搞得不错的。农业生产也好,工业生产也好,都是搞得不错的,至少是中上的水平。情况比济南石化厂的情况更严重的,别的地方也多的是。 

  
中央反复地讲,我们粉碎“四人帮”将近五年了,三个东西至今没有根本好转:一个叫党风没有根本好转;一个叫社会风气没有根本好转;一个叫治安情况没有根本好转。别的都有很大的好转,唯独这三个方面没有根本好转。这三个方面没有根本好转,生产搞得上去?!安定团结搞得好?!

  
请同志们想一想,我们有些单位是不是有这么一个情况,叫做三种人往往吃不开,往往受孤立。第一,坚决拥护三中全会以来的中央的路线的人,受孤立;第二,积极工作、努力工作的人,受孤立,劳动模范吃不开,许多人讽刺他,讥笑他。前不久,就有当了劳动模范的,因为被人家讥笑,得不到党委的支持,自杀了。这不是努力工作的人受孤立?第三,敢于讲真话的人,敢于主持公道的人,敢于讲公道话的人,受孤立。直到现在许多地方还有这样的情况:上面的同志到下面去,了解不到真实情况,你去问那个地方的干部,他不讲或者不敢讲真话,你根本弄不清楚那里的真实情况,他们同你讲的那些东西,很多都是假话。

  
我所讲的三种人受孤立:拥护中央路线的人受孤立,积极工作的人受孤立,讲真话的人、主持公道的人受孤立。这种情况,我讲的是在一些地方,不是在大部分地方。中央历来都是那么说:林彪、“四人帮”败坏了我们的党风。林彪、“四人帮”对我们党风的败坏绝对不要低估。这是内伤啊,中央历来都讲,我们的内伤是非常严重的。

  
那么,这种歪风邪气有没有可能把它压下去呢?采取什么办法才能够把它压下去呢?我们党里面有许多好同志对这个问题,在那里感到很苦恼。其实,我们党早就说过了,有的是好办法。办法就是搞群众路线。讲得更详细点,办法就是两条:

  
第一条,就是要把我们党的组织生活搞好。解决党里面的是非问题,同志们,第一要健全党组织生活,要搞批评和自我批评。比如,对我们的历史决议不是议论纷纷吗?对中央领导的改组不是议论纷纷吗?大家议论纷纷好嘛。第一步四千人讨论,去年八、九月份我们组织了个四千人的大讨论。第一讨论历史问题决议怎么做?第二讨论中央的领导班子要不要调整?去年讨论一次,今年六中全会又讨论一次。六中全会开了十一天的预备会。会上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然后就来个无记名投票,问题不是就解决了。

  
所以,我们解决党内的是非问题,第一必须把党组织的生活健全起来,把批评和自我批评开展起来,大家有话都拿到桌面上来。省的问题,可以开省委会,开省委扩大会,开党组会。一个省是如此,一个地是如此,一个县是如此,一个学校一个工厂也是如此。把党的组织生活健全起来,开会嘛。同志们,“对不对,开个会”,这是我们党历来行之有效的办法。几十年了都这样做,后来编成这个顺口溜:“对不对,开个会”。不开会,不认真把党的组织,党的生活健全起来,我们的苦头吃得多了。“文化大革命”以后,我们中央有什么会呀?中央有什么政治局会呀?有什么书记处会呀?叫一人说了算,几个人说了算。所以,第一个根本办法就是要健全党的政治生活。政治生活里面主要的一条就是,是非拿到桌面上来,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第一条根本办法。

  
第二条是发动群众,大家来讲,大家来评论。六中全会以后,我们开了一个解决河北工作问题的会议,头一天书记处的同志加上赵总理,十一个人讲话,两个半小时,大家讲了一通。我自己也鼓足干劲讲了一通,整个会六天半就开完了,开到第六天晚上,来一个办法,你们说,河北地、市委以上的主要领导干部,你们觉得有哪些同志要调开?我们一不开除党籍,二不用法律制裁,我把你调开嘛,二、三年内证明群众对你意见大,就调一下嘛!易地闹革命嘛!大家来了一个无记名投票,规定了一条不许串连,各投各的,二百来人参加会议,二十二个常委不参加,结果投了一百八十一张票。下午通知,晚上投票,几个小时就投完了,投票的结果,大家意见差不多。

  我们有些是非问题,有些平反结论,有些入党结论,搞了二年、三年,老是在少数人里面打圈子,还搞不出一个什么眉目来,拿到群众里面讨论去嘛。平反六十一人的决定,开始少数人不同意,说这是毛主席定的,这要政治局会议讨论。当时我们说,怎么只是政治局讨论呢?还要全会讨论,把历史材料找来,把毛主席在延安怎么谈六十一个问题的原始记录找出来嘛,把基本材料搞清楚了,准备好了,讨论时半天就解决了。所以,有些是非问题要发动群众公开讨论,干坏事的人总要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面,一拿到群众场合讨论,那些歪风邪气、造谣污蔑就站不住脚。同志们,三中全会开了以后,可有许多怪话、许多尖锐的话哩!处理这种问题,我的意思不要用蠢办法。要开党的会议讨论,开群众大会讨论,讲道理嘛。毛主席教导我们,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根本路线,我们单靠一个人去跳舞,光杆司令,把自己当作救世主,不行的,同志们,本事最大的人都不行。一定要领导与群众相结合。我们多少年来把群众路线丢了,对群众路线非常不熟悉,非常生疏了。这样下去,我们党锻炼不出来,事情办不好。

  
总之,我们要卓有成效地为党为人民工作,最根本的是两条:第一要经常和自己的弱点、缺点作斗争;第二要采取群众路线的办法,用发动群众、走群众路线的办法,同那些错误思想、错误行为,也就是对那些歪风邪气作斗争。

  
同志们,我们的事情很多,任务很重,我们的困难不少,人民对我们的要求很高,希望很大,我们党希望有成千成万的忠于人民、忠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干部卓有成效地为党为人民工作。一个月前,我们全党作了一个历史决议,评价了一九八一年以前的一些主要问题、历史功过。从一九八一年七月以后,我们要写自己的历史了。台上以外的人除外,他说我不在台上呀,凡是在台上的人,都要准备写自己的历史,写自己八一年以后的历史,八十年代的历史。难道我们只写人家的历史,不写自己的历史呀?我们的历史是光荣的还是阴暗的,是光彩的,还是不光彩的?每个在台上的人都将要经受检验。历史是混不过去的,谁都混不过去,黑的不能说成白的,白的不能说成黑的。我们每个人将来自己怎么写自己的历史,人民怎么写我们的历史,这不是什么口号可以代替的。把嗓子提得高高的,要振兴中华呀!振兴中华呀!……要振兴中华,不能靠口号,要靠我们的实践。我相信我们三千九百万党员、二千万干部里面,终究会有成千成万的好党员、好干部。那些想改变历史潮流的人、写标语的人,我看究竟是寥寥无几。标语无非就那么几百张,扩大一点,算他一万张,十百千万,也不过十万分之一。我们的国家是跟着哪一个潮流走?主流是跟着谁走?是跟着党走?是跟着社会主义走?是跟着现在的中央走?潮流是跟着这方面走,还是跟着另一个方面走呢?我相信,我们三千九百万党员、二千万干部,绝大多数是有鲜明立场的。我们第六期五、六千个同学,说百分之百讲死了不好,没有百分之百,也会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同志,现在是下定了决心要为党卓有成效地贡献力量的。

  
今天我的话可能讲的很生硬。我们临别了,你还板起个面孔把我们训一顿吗?同志们,我可能是板起了面孔,又是在这么大热的天气下面,但我的心还是好的(鼓掌)。我们台上台下都是一条心,就是我们大家要趁有生之年,为我们的党,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民族搞出一点名堂来(鼓掌)。也可能有人搞不出名堂来,比如说,我三年以后也可能搞不出名堂,那个时候你们再到北京来串连,撤销胡耀邦噢,这有什么关系,既然上台,不管是我也好,不管是你们也好,既然上了台,那就横了这条心,不到黄河非好汉,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南天门非好汉!(热烈鼓掌)我们以这么一句话互相勉励,我们上上下下,我们相互之间,不到南天门非好汉。完了(热烈鼓掌)。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关于支持揭露康生的讲话
在首都各界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
当代年轻知识分子的成长道路
在中国科学院团委纪念红军长征胜...
一定要把科研搞上去*
关于达赖喇嘛回国的五条方针
在朱德同志百周年诞辰纪念会上的...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