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第 一 章 永远..
·第 二 章 浏阳..
·第 五 章 风雨..
·第 一 章 永远..
·第 一 章 永远..
·第 九 章 人格..
·第 九 章 人格..
·第一章 永远的..
·第二章 浏阳红..
 
 
·第四章 团旗火..
·第三章 驰骋在..
·第二章 浏阳红..
·第一章 永远的..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作品研讨会特辑 >> 《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目录
第 五 章 风雨正义路(2)
作者:      时间:2007-03-16   来源:
 

2.“红小鬼”还是“胆小鬼”?

  父亲是“文革”开始后最早被拉出来示众、批斗的中央委员,也是被大规模围攻并直接遭受肉体摧残的领导干部。

  1966年8月13日晚,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的10万人群众大会后,团中央便成了“文革”初期最早直接受到群众冲击的人民团体机关。

  当天夜里9点多钟,我记得正下着大雨,满院都是风声雨声,我已经睡下,忽然被一阵强过一阵的砸门声惊醒,一伙儿红卫兵湿漉漉地冲进来,把父亲和后院的胡克实揪走了,连同团中央其他几位书记,分别带到团中央机关,接受红卫兵小将的批斗。

  从那天起,团中央机关天天人山人海。机关院里、办公楼里人声鼎沸,口号震天。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几乎遮住了所有的墙面;团中央机关的树上、窗台上、楼顶上,黑压压满都是人,整整一条正义路大街,常常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

  一天晚上8点左右,父亲带着团中央书记处的八位书记,来到机关大院办公楼接待红卫兵。他一边走进会议室,一边双手作着揖说:“欢迎,欢迎红卫兵小将到团中央帮助我们搞文化大革命。团中央的文化大革命搞得很沉闷,你们给我们带来了生气。工作组有很多缺点、错误,欢迎革命小将批评。”父亲洒脱的态度和诚恳的开场白,一下子竟使紧张了一个下午的对立气氛缓和下来。

  会议室里二百来号学生和满走廊的近千名学生渐渐平静下来。父亲接着说:“我们总是习惯用管自己孩子的方法去工作,告诉他们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该穿什么不该穿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是不对的,是会引起他们反感的。对我的孩子也一样。要开明些嘛!”在场的人有的笑了。

  父亲接着问:“谁有问题?谁先问?”学生们骚动着,时不时有同学提问,父亲一一解答。这时,有一个女同学反映:“我们班的团支部书记不称职,你下令把她撤了吧。”父亲问:“怎么不称职?”女学生回答:“她英文很好,但从不帮助同学。”父亲笑着说:“你可以给她提意见,帮助她嘛。但我不能撤她的职,因为不符合组织手续。”父亲又问,“你是团员吗?”答说“不是”。父亲继续说,“团员帮群众,群众帮团员,大家共同进步。”父亲举了长征路上红军互相帮助,最后到达陕北的例子。学生们静静地听着,他们的怒气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这时候,在场的机关干部提问了:“胡耀邦,你为什么保护右派?”“胡耀邦,你在长征中有两天不见了,是不是向敌人告密去了?”“胡耀邦,你是不是反对毛主席?”……

  父亲沉着地答道:“在几十年的工作中,我有过大量的失误,也犯过一些错误。但是从来没叛变过,也从来没有告过密。在长征途中,我病得很厉害,因为生病,有两天没有赶上部队。”“如果说团中央书记处发生了错误,所有的和主要的错误我都是要负责任的,因为我是第一书记。但是,我没有反对过毛主席,我是跟着毛主席走过来的”。

  又有人问:“你跟刘少奇是什么关系?”“跟邓小平是什么关系?”“跟彭真是什么关系?”“跟杨尚昆是什么关系?”

  父亲仍旧平静地回答:“都是工作关系。”

  又有人问:“你为什么不揭发他们?”“我没有看出他们有什么重大问题。”

  学生们张口结舌。闹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的学生们累了。此时,已是凌晨3点钟,红卫兵们准备走了,人们渐渐散去。

  不知谁喊了一句:“不能让书记们回家!让他们留下做检查!”父亲马上接下来说:“好,我们今天就不走了。大家都住在这儿。”他转过身,拉着一个晚上交谈过的男红卫兵的手,低声问:“你能不能也留下来?我觉得这儿有点乱。”

  那个原本怀着对工作组满腹牢骚的红卫兵,早已被父亲的机智和胆识折服了。他看着父亲不容分说的目光,回答道:“那我就留下。”

  父亲立刻说:“我们大家都不要分开。三楼有一间小会议室,大家去那儿一起休息吧。”

  连父亲一共九位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拖着疲乏的身躯向三楼走去。

  这个红卫兵临时负责人跟着书记们到了三楼会议室。父亲邀他再聊聊,他二话不说坐下了。父亲问起他在哪个学校读书,家里有什么人。得知他父亲也是延安时期的革命干部,就对他说:“这次文化大革命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要干什么,要打倒谁。我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父亲接着说:“我们的革命之所以能够胜利,就是一级指挥一级,一级听一级的,经过中央政治局讨论,最后一致听毛主席的。历史证明,这是成功的。但是,这次不同。这次完全听不到党中央的声音。”

       后来,他们又谈到了中央文革小组和其中的主要成员,谈话一直持续到曙色微露,那个红卫兵临时负责人才去睡觉。

  父亲小声对胡克实说:“你看出问题没有?不那么简单哪!背后要是没有人支持,他们敢来冲我们?”父亲清楚地感到,这次运动,团中央不但首当其冲,而且在劫难逃。

下一页

加入收藏夹】【关闭
 
 

   
 
第十三章 共青山水情
第十二章 引退勤政殿(2)
第十二章 引退勤政殿(1)
第十一章 勤政中南海
第 十 章 跋涉新长征(3)
第 十 章 跋涉新长征(2)
第 十 章 跋涉新长征(1)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