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第 一 章 永远..
·第 二 章 浏阳..
·第 五 章 风雨..
·第 一 章 永远..
·第 一 章 永远..
·第 九 章 人格..
·第 九 章 人格..
·第一章 永远的..
·第二章 浏阳红..
 
 
·第四章 团旗火..
·第三章 驰骋在..
·第二章 浏阳红..
·第一章 永远的..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作品研讨会特辑 >> 《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目录
第 一 章 永远的沉默(6)
作者:      时间:2007-03-16   来源:
 

6.追悼会里里外外

  悼念活动在4月22日达到了高潮。

  这天,首都天安门、新华门、外交部,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所在地,边境口岸、对外海空港和我国驻外使领馆,均下半旗向父亲致哀。这天上午10点,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同首都各族各界代表4000多人,在人民大会堂中央大厅为父亲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大厅东门入口处横挂着一条20多米长的黑色挽幛,上面写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胡耀邦同志永垂不朽”。

  会场正中悬挂的巨幅彩照,是半个月前老摄影家杜修贤为父亲拍下的最后一张照片。还记得在我们家的小院里拍摄这张照片时,杜修贤以惯有的职业要求请父亲笑一笑。父亲说:“我怎么笑得起来呢?”

  追悼会前夕,母亲亲自选定这张照片作为父亲最后的遗像。遗像前摆放着母亲率我们众子孙献给父亲的大花篮,花篮上披着白色缎带,上面写着:“耀邦,你光明磊落、无私无愧,安息吧!”

  父亲身着那套生前只在重要场合才穿的深蓝色隐条细纹西服,身上覆盖着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面容安祥地仰卧在杜鹃花、马蹄莲和松柏簇拥的水晶棺内。这原是为毛泽东逝世而制作的一个备份棺椁。

  追悼会开始前,半夜时分就徒步赶来等候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数十万学生和群众,不约而同地面朝人民大会堂肃立。当广场上的扩音器传来追悼会场的哀乐时,数十万人一起唱响了《国际歌》……我在追悼会上,虽然没能看到广场上的这一切,但是我能想像得到,数十万人同声高唱《国际歌》,该是怎样一种震撼人心的悲壮。

  追悼会上,中共中央在悼词中高度评价了父亲光辉的一生: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国家处在拨乱反正和全面改革的重要历史发展时期。胡耀邦同志在党的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代表中央所作的题为《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的报告,进一步明确了党在新时期的指导思想。十一年来,他作为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致力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我国现代化建设实际的结合。他为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做出了多方面的重大贡献。

  他按照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的精神,组织和推动了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为冲破“两个凡是”的严重束缚,重新确立党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做了理论准备。

  他以非凡的胆略和勇气,组织和领导了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的大量工作,使大批受到迫害的老干部重新走上领导岗位,使其他大批蒙受冤屈和迫害的干部、知识分子和人民群众得以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他重视调动8亿农民的积极性,主持制定和执行了农村改革的一系列方针政策,推动了我国农村经济的迅速发展。

  他重视调动我国工人阶级的积极性,参与主持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推动以城市为重点的整个经济体制改革。他为扩大沿海地区的对外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他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重视党的科学工作、教育工作、文艺工作和新闻工作。他在关于当代中国年轻知识分子成长道路的讲话中,满腔热情地鼓励他们到基层去,到群众中去,到四化建设实践中去,经受磨炼,健康成长。他先后主持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和《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

  他为完善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和政治协商制,促进民族团结、繁荣民族经济文化,进行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

  他在中共中央召开的纪念马克思逝世100周年的大会上,发表了《马克思主义伟大真理的光芒照耀我们前进》的长篇讲话,充分表达了我们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念。为了加强党的思想、作风、纪律和组织建设,推进各级领导班子的年轻化和干部制度的改革,他做了坚持不懈的努力。

  他为恢复和发展中国共产党同其他一些国家共产党、工人党的关系,为发展我党同外国社会党、民族主义政党及其他政党的关系,为增进中国人民同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为我国对外政策在新时期的重大调整,做出了努力。

  悼词是对一个人的定论。在悼词的征求意见稿中,对父亲曾有这样的评价:“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母亲当时代表我们全家人提出:不要这样写,那时耀邦的处境没有机会,也不可能针锋相对进行斗争,有抵制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中央采纳了母亲的意见,将这一句改为:“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不懈的斗争。”

  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追悼大会的同时,全国各地的干部群众也在用各种方式寄托自己的哀思

  在北京——

  中央民族学院50多个民族的数千名大学生,前往设在学院大礼堂的灵堂哀悼我的父亲。灵堂里挂着一幅大型中国地图,上面用红笔一一标出父亲生前踏访过的新疆、西藏、青海、广西、云南、贵州等省区的每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在上海——

  江泽民、朱镕基、叶公琦等市委、市政府领导,胸佩小白花,与出席上海市九届人大二次会议的代表们聚集在上海展览中心的友谊会堂,集体收看人民大会堂追悼大会的实况转播。

  上海市第一百货公司四楼钟表电讯商场柜台上的电视机全部打开,正在购物的顾客们在电视机前自动站成六行,与人民大会堂里的人们一起为父亲默哀。

  在广州——

  东山百货大楼提前从仓库里调出十台彩电,放置在商场二楼,数百名职工和顾客聚集在一起,收看人民大会堂追悼大会的实况,营业中断了半个多小时。

  在广西——

  法卡山守备部队的指战员在绵绵春雨中采来山花,放在1984年父亲与他们合影留念的阵地坑道口,对父亲表示深深的悼念。他们回忆说:当边境战斗激烈进行时,是胡耀邦同志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我们阵地视察,同战士们促膝谈心,还为我们题写了“法卡山,英雄山”六个大字,带来了党的温暖和人民的厚望。

  在乌鲁木齐——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政军领导和各族各界干部群众代表数千人,走进自治区人民会堂,为父亲举行悼念仪式。

  在香港——

  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中英联合联络小组和中英土地委员会的中方代表、内地驻港机构人员,以及香港工商界、劳工界、法律界等各界人士4万多人,来到新华社香港分社设在大厦礼堂的灵堂,悼念父亲……

  上午10点50分,乔石、胡启立、宋平、温家宝以及治丧办公室的其他负责同志,陪同我们一家护送父亲的灵柩前往八宝山。

  父亲的灵车由人民大会堂西南门缓缓开出,一直肃穆静候在大会堂北门和东门广场的人们涌动了。这几十万在天安门广场苦苦等了一夜,约十几个小时的群众,没想到追悼会提前召开并提前结束,也没想到灵车改变了路线,他们高声呼喊,紧追灵车,有的一直跟了很远,很远。

  从天安门至八宝山,三十里长街两旁的自行车道、人行道,楼群内外,甚至中国工艺美术馆建筑工地的脚手架和升降机上,都站满了为父亲送行的群众。

  在西单路口,一个蹬三轮车的个体青年上午只做了20元的生意就不干了,站在三轮车上久久地等候着灵车,喃喃地念叨着:“我要看看耀邦同志。”

  在复兴门立交桥上,一位来自天津的中年知识分子对记者说:“耀邦在世时为我们办了很多实事,再忙我也要来送送他,不然回家孩子问起我,怎么回答!”

  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身披一纸拖地长幅,上书“耀邦”二字,追随着灵车,一直跟到八宝山。

       迢迢长安街宛如人潮涌动的河床,扎着黑黄色挽幛大花的蓝白相间的灵车,船儿似的缓缓漂流在这条悲伤的河上。长街两边,一双双哭红的眼睛,一朵朵泪湿的白花。灵车行至六部口就开不动了,那些佩戴着白花黑纱的群众,潮水般地漫涌过来。他们像失去自己的亲人一样,哀痛地拍打着车身,车窗的玻璃上印满了大大小小的手印和斑斑点点的泪痕。无数的人呼唤着、哭喊着这位即将远行的逝者,声音闷雷般地滚动在长安街上:“让我们再看耀邦一眼!”

  可是车窗打不开,我们只能隔着玻璃泪眼相向,不停地朝他们招手。大哥坐在车的最前面,双手放在胸前,频频向车外的群众弯腰鞠躬,代表我们全家对悼念的人群表示深深的谢意。

  我除了悲痛之外,竟油然生起几分宽慰,为父亲赢得人民如此广泛的爱戴而自豪。父亲生前拒绝任何馈赠,最终却不得不接受上百万人的这份深情厚意!

  灵车开到木樨地时再次受阻,人潮涌来,泪洒大地。

  我那八岁半的儿子,将这感人至深的场面写进了他三年级的作文:

  追悼会开完后,我们陪着爷爷的灵柩没有从大会堂的东门出去,却从旁门出去了。当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看见解放军叔叔们手拉着手,站成两排三排的,把通往南长街和通往天安门的道路都把守得严严实实。后来在电视里看见大会堂东门的外边,有许许多多大学生在那儿等着,等着爷爷的灵车从那儿经过,结果什么也没等着。

  在通往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的西长安街上,有成千上万的人们等候在那里,大家非常希望能再送爷爷一程。当我们的车队驶过来的时候,人们向我们招手,我们也向他们招手。车好不容易来到了木樨地,群众一下子拥了过来,把车子团团围住,使车无法行驶。他们向我们招手,向我们慰问。因为车窗是密封的,双方都听不见对方讲的话,于是他们便不断地拍打玻璃和车身,表示他们的哀思。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车队又继续前进了……

  我们在八宝山的告别室一一与父亲吻别,泪眼迷离地目送着他投身烈火,走向不朽。

       下午,兄长们在宋平、温家宝等陪同下,将父亲的骨灰盒捧回家,母亲率我们众子孙在灵堂举行了最后的家祭。

  母亲含着泪对父亲的遗像和骨灰说:“耀邦,你和我们永别了,尽管我觉得你还和往日一样,和我一起一个东边一个西边地看书,你却走完了自己的革命历程,到了你最终去的地方。你常说,革命伴侣岂在朝朝暮暮,年轻夫妻要为理想比赛共勉;对家庭的感情淡淡的来日方长,对党的感情浓浓的人生有限。你少年壮志,身体力行……”

  母亲泪流满面地告慰父亲:“耀邦,你光明磊落,无私无愧,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你活着想着人民,你死了人民想念你。这些天人们都在悼念你,你在灵车上看见了吧——人流似水三十里,灵车到处肝肠断。你得到了多少人的眼泪呀,倘若英灵有知,你也会含笑九泉。人死了不能复生,但是人民会永远怀念你。悲痛四月送君去,家庭五月新长征。新长征是你在科学院提出的,我们的孩子们都记住了,努力工作就是对你最好的悼念。耀邦,安息吧,你将永远与我们同在!”

  家祭之后,母亲和我们商量,看父亲的骨灰放在哪儿好。

  我们都说:“妈妈,听你的。你说放哪儿,就放哪儿。”

  母亲想了想,说:“你们的父亲偶尔和我谈到百年后事时说过,‘我死了,不想去八宝山。’我一直记着他这话。但是到哪儿去呢?有几个地方可以去:一是去湖南老家,但他很小就离开那儿了,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二是他在延安的时间较长,可是延安太远;三是江西,那是他少年参加革命,遭受极左路线迫害的地方,也是他当团中央书记时组织四省(江西、湖南、福建、广东)百县绿化造林,支持共青人垦荒、开创事业的地方,而且他与共青人的感情很深。用共青人的一块土地,他们是会愿意的。我看就定在江西共青城吧。现在国家还困难,他去了,找个山头挖个坑,简单从事,不要浪费国家钱财。”

  除了我对去共青城略有异议外,全家人都表示赞同。我主要是觉得那里离北京太远,去看父亲一趟不容易。但后来看到共青城的同志们那么热情,我也就没有什么异议了。

  父亲去世不久,母亲告诉就善后事宜征求意见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耀邦生前曾经说过,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都进八宝山”的意向。

  第二天,各大报纸都披露了这一消息:“根据李昭同志的愿望,胡耀邦同志的骨灰将深葬在他亲手创建的江西共青城的绿林之中。”

  就这样,父亲归宿江西,又回到了他60年前参加革命的起点。

  胡耀邦在江西共青城的墓地碑前,今年11月20日摆放了胡耀邦亲属以及中共江西省委和江西省人民政府等敬献的花篮。

 

加入收藏夹】【关闭
 
 

   
 
第十三章 共青山水情
第十二章 引退勤政殿(2)
第十二章 引退勤政殿(1)
第十一章 勤政中南海
第 十 章 跋涉新长征(3)
第 十 章 跋涉新长征(2)
第 十 章 跋涉新长征(1)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