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访谈:踏遍青山..
·省报总编眼中的..
·谋划贵州的全面..
·忘记了历史,就..
·池必卿漫忆
·呼唤阳光政治
·中国需要宽容的..
·向传统封闭空间..
·忆二姨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痛悼厚泽 >> 痛悼厚泽
为演讲而生,为改良而死——悼念朱厚泽
作者:候梅新      时间:2010-05-13   来源:财经网博客
 

 
   昨天某杂志编辑打电话给我,约我写回忆与朱厚泽交往细节的文章,旋即又说接上级通知,不必写了。怀念老朋友的文章写还是要写的,有没有地方刊登无所谓。
   在广东人文学会这些年,经常接触的几位老干部,任仲夷和于光远由于年事已高,记忆力和听力已经退化,我只能倾听他们讲话,没有办法交流。朱部长才七十多岁,沟通起来顺畅很多。
   忘了第一次见朱老的具体时间。那次他来广州,被安排住在珠江宾馆。我自告奋勇陪朱老吃早餐,我对那一带茶市不太熟,在寺右大马路上找着,结果被朱老拉进了一家大排档,吃油条喝豆浆。搞得我很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跟接待方交代。吃过早餐,我陪朱老在宾馆散步聊天,我向他打探当年的政坛八卦,他讲得颇有兴致,但是一到九点钟,他就催促我去上班,说年轻人工作赚钱最重要。接触多了,我发现他很注意避免给他人添麻烦,完全不像个曾经挥斥方遒的一方诸侯。对于我这种感觉比较粗的人来说,那不只是礼节或者品格方面的事情,而是需要对细节的观察能力和敏感程度。
   后来朱老每次来广州,我几乎都会见到他。最长的一次是,陪朱老和于光远去梅州和河源考察,在一起大概约一周时间。白天朱部长去学校演讲、参加地方政府安排的参观活动,晚上我带他溜出宾,去街边店唱K和洗头、洗脚,与小民同乐。有一次中途在加油站上洗手间,在门口遇到一个卖黄碟的贩子,我怕尴尬,想赶那小贩走开,朱部长倒跟人家聊起生意情况,一切与民生有关的问题他都有兴趣。
   朱老歌艺非常好,和于光远的秘书胡阿姨对唱那真是绝配,颇有明星范儿。朱部长热爱摄影,手拿一个傻瓜机走到哪里拍到哪里,一幅围龙屋里石板路拍出来的画面美妙绝伦。这激发了我对摄影的兴趣,回到广州就去买了一台数码相机,可惜我的艺术修养不够,怎么也拍出不满意的片子。后来朱部长换了一台单反,后来又出了一本影集《东张西望》。他说他的文艺功底是解放前在中学时代打下的底子,当时中学非常重视美育课,那美育老师是从华东过来的大学生,钢琴弹得非常好。他说如果后来不从政,可能会从艺,那才是真正的喜好。退休之后,终于可以返璞归真。
   朱部长平日看起来就是位和蔼的老人,并无异常,但是只要一坐上讲台,立刻神采飞扬。任老讲话以机巧谐趣见长,短小精悍,鞭辟入里;于老博闻强记,马列经典顺手拈来,但是讲话爱长篇大论,有时会让人感觉冗长;而朱老典故、数据、趣闻滔滔不绝,再辅以抑扬顿挫的语气、丰富的手势和表情,即使讲话时间长也不会让听众感觉乏味,因为那不是单纯的讲话,而是表演,真正能打动人、说服人的演讲。朱老仿佛为演讲而生的精灵。比朱老演讲能力更强的官员,我是从未见过。朱老数次提及当年在贵州劝退闹事学生的事情,不乏得意,不乏爱意,他称学生们为“不懂事的娃娃”。朱老是真正懂宣传的行家,这既是“三宽”的底气,也是最为普遍口吃木纳的官僚们嫉恨的缘由吧。
   那段粤东游,是我感觉朱部长最开心日子,可平时却忧郁见多。他无法摆脱人们对他的政治身份的兴趣。在介绍给生人认识的时候,介绍人无一例外都会高调指出他是前中宣部长,‘三宽部长’。无论听者露出景仰、讶异,还是漠然的表情,他都是一脸阴郁。他更乐意公开他的农研所身份,他是农研所的学者,那里有个志同道合的杜润生。只是农研所的身份通常不能满足介绍人的虚荣。连我对那些政坛八卦的探究,可能也会勾起他的痛苦回忆,伤害他的健康。聊及政治话题,我常要说多一句:我们享受转型过程,让别人惶恐去吧。当我在他家客厅看见摆着大幅的胡耀邦照片,我甚至有种想为他找个风水师傅的冲动。
   常年积郁成疾,朱老终于患急症而去。不过反过来想想,既然天堂有他牵挂的恩师,他又何必在人间多留恋呢?遗像用彩照,表达的就是这种态度吧。
   因为与朱老的交往没有任何功利心,纯粹是觉得和这个老人聊天很开心,开心完就完了,以至现在想不起多少有意思的细节。不过,吊唁现场我没有流泪,写下上面这些文字之后眼泪倒是情不自禁地流下来,一个鲜活的老朋友形象浮现在眼前,只是文字功力有限,感染不了别人。
   泪,也是为民族命运而流,改良者一个又一个凋零.之后,会是一个什么变局?
   512,北京机场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朱厚泽生前谈话见证-胡耀邦富民政...
仁心厚泽,永留人间
当今文化焦虑问题——对文化问题...
深深怀念朱厚泽同志
胡德平:口述历史 厚泽同志在80年...
“三宽部长”朱厚泽:任期最短的...
朱厚泽:用“三宽”创造好环境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