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苏永通:生命的..
·赵威:我的忘年..
·许荻晔:“他用..
·刘学洙:我眼中..
·周礼荣:朱厚泽..
·凌绝岭:想得最..
·陈家琪:这片多..
·帅好:1985年的..
·刘安庆:国士所..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纪念朱厚泽逝世5周年 >> 纪念朱厚泽逝世5周年
林蕴晖:胡耀邦与“三宽”方针
作者:      时间:2015-05-15   来源:
 

人们熟知,在思想文化领域应实行“宽厚、宽容、宽松”的方针,是1980年代中期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的朱厚泽概括的。在事隔二十二年后的一次座谈会上,朱厚泽回顾“三宽”方针提出的经过时说,1985年从贵州调任中宣部工作,有半年没有敢讲话。经过与学术界、文化界、新闻界各方人士的接触,了解情况,听取意见,逐步形成了一个看法,就是:要树立一种比较宽容的文化精神,建构一种协调融洽的人际关系,形成一种宽松和谐的文化氛围和社会政治环境。1986年,朱厚泽应高占祥部长约请到文化部开的全国文化厅局长会议上讲话。他针对当时的氛围和人们思想上的期待,说:“有篇文章,讲到宽厚、宽容和宽松。三个‘宽’字,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对于我们原来的想法不太一致的思想观点,是不是可以采取宽容一点的态度;对待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是不是可以宽厚一点;整个空气、环境是不是可以搞得宽松、有弹性一点。完全刚性的东西是比较容易断裂的,它不能抗冲击。而社会生活中的冲击随时都会有,会从各方面来。介质一点弹性、柔性,不但有利于发展,也有利抗‘冲击’。多少带一点弹性、柔性,这对于处理我们的思想文化问题,经济问题,小至家庭、夫妻、母女,大至国家大事、民族关系,都会好一点。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是不是可以把握得更妥善一些。”①

  以上就是:宽厚、宽容、宽松,这“三宽”方针提出的原始出处。那么,这与胡耀邦又有什么关系吗?以下我们略举两例,以示“三宽”方针与胡耀邦思想的内在联系。

 

最早提出反对文化专制主义的是胡耀邦

 

  1956年苏共二十大以后,为促使人们从苏联教条主义的影响中解放出来,毛泽东先后多次讲到:“艺术问题上的百花齐放,学术问题上的百家争鸣,我看应该成为我们的方针。”这就是著名的“双百方针”。可是,从1957年的反右派,1960年代的文艺批判到“文化大革命”,不只“双百方针”没有得到贯彻,相反是文化专制主义越演越烈,导致百花凋零,万马齐喑。

  1976年粉碎“四人帮”以后,为推进思想解放,建立社会主义的自由、民主、文明体制,胡耀邦最早提出了反对文化专制主义的主张。

  李锐在《向胡耀邦学习―<胡耀邦传>序言》中写有这样一大段话: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央任命胡耀邦兼任中央宣传部部长,在1978年最后一天和1979年第三天,胡耀邦同中宣部全体工作人员两次讲话,正式宣布,要把中宣部办成“思想解放部”,要建立社会主义的自由、民主、科学、求实、开放、文明、富裕的体制,以代替那种被异化了的专制、迷信、僵化、封闭、落后、野蛮、贫困的体制。他愤怒地谴责文化专制主义。他说:“多少年来,我们党内有那么一些理论棍子,经常打人。我们党内有好几根棍子,不是好棍子,而是恶棍,不管你做什么好文章、好作品,抓住你一点,无限上纲,说你是‘反党小说’、‘黑画’等。这种恶劣作风如不加以清算,百花齐放能搞得好吗?这种方法,说轻一点是形而上学,说重一点是文化专制主义,是特务行径。”随后在一次文艺座谈会上,他向大家推荐马克思的第一篇文章《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就是反对文化专制主义。我们社会主义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为什么还要通过审查制度,让反映社会生活的文学艺术作品,只能表现一种色彩呢?”②  

  1979年,为切实开好第四次文代会,胡耀邦召开全国宣传部长会议、文艺界和文化部门有关领导会议进行部署,就建国后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方法和指导思想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各地党委在领导文学艺术工作上,还没有找着一个正确的领导方法。文学艺术是精神生产,我们领导文学艺术的缺点,与领导物质生产的不成功之处有类似之点。那就是三个字‘瞎指挥’,或者说是统得过死,集中过多,指挥又不高明。这不是哪一个人的过错,哪一个人的责任问题,而是我们在执行‘双百方针’上有问题。”他再次讲到对文艺作品的审查制度,说:“对文学艺术作品的审查,过去都是少数人审查,甚至是党委一把手审查,也不管他懂不懂文艺,是不是按照艺术规律办事。有的人独断专行,像韩复榘办案――抹脸就放人,瞪眼就法办……我看对文学艺术作品,要遵照毛主席讲的八个字:‘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就是由领导、专家、群众三结合评议的方法去解决。我主张不要搞审查,不叫审查,而叫评议和讨论。”在19802月召开的剧本创作会上,胡耀邦在全面阐述党对文艺工作的方针政策之后,提高声调说:“我们的党要发誓,坚决不许对文艺作品妄加罪名,无限上纲,因而把作家打成反革命!”再次重申:“文艺工作要坚定不移地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坚持‘三不主义’,即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切实保证人民群众有进行文艺创作和文艺批评的自由。”③

  反对文化专制主义,废除审查制度,坚持“三不主义”,切实保证人民群众有进行文艺创作和文艺批评的自由。这就是胡耀邦鉴于历史的经验教训,明确提出的关于文艺工作的指导方针。

 

对文艺作品的批评,方法和措辞要稳妥

 

  1981年,根据白桦原著《苦恋》拍成的电影《太阳与人》,被认为是一部“反社会主义”的作品。一时间,批评声浪甚烈。《解放军报》发表批判文章,扣了“反社会主义”、“卖国主义”的帽子。《人民日报》没有转载,受到权威领导人的批评,强调指出,现在文艺界思想混乱,反对社会主义、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想还很严重。

  胡耀邦517与中宣部、文化部、广播局的负责人进行座谈,在听了一些人的意见后说,这几年,总的来说,文艺是有很大成绩的。这几年,创作了很多好的东西,也出现了一些不成熟、不正确的东西。这是必然的。克服不健康的、错误的、有害的东西,特别是文艺战线,根据过去的历史经验,要采取稳妥的方法。新中国文艺的历史情况表明,对怎样克服错误的东西很敏感。因为这条战线受惊特别厉害,惊弓之鸟,不是一次弓弹而是多次弓弹,惊的程度比其他战线更甚,所以要特别注意。胡耀邦说,最近对《苦恋》的批判,我看是需要的,是为了帮助作家,是为了教育大家,是有好处的。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如果在方法上更稳妥一些,可能效果更好一些。批判的办法和措辞更稳妥一些,不用评论员文章而用个人名义,可能更好一些。重要的批评,也不一定所有的报纸都登。即使是最有理的、最有说服力的文章,全国报纸上上下下一起登,大家都紧张,以为又在围攻谁了,以为又要反右了。出现这种局面对我们不利。因此可以自由选择登还是不登。不登完全允许,不要形成什么压力。对《苦恋》的批评,引起了国外的议论,反应很强烈。我的意思,现在把它冷下来,放一段时间再说。有些报纸登,有些报纸没有登,是正常的,是很自然的现象。④

  717,邓小平与中央领导人谈话说:“要找宣传部门谈谈思想战线上的问题,特别是文艺问题。党对思想战线和文艺战线的领导是有显著成绩的,这要肯定。工作中也存在着某些简单化和粗暴的倾向,这也不能否认和忽视。但是,当前更需要注意的问题,我认为是存在着涣散软弱的状态”。⑤

  根据邓小平的指示精神,中宣部召开全国思想战线问题座谈会。胡耀邦于83到会讲话。其中专门讲了“在思想批评和思想斗争上,我们应该如何正确对待历史经验”的问题。

  胡耀邦说,历史经验,要从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说起,“这篇文章重申了在思想上政治上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公式: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斗争使矛盾得到解决,从而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但是,恰恰在这以后,发生了问题。从反右派以后,到他去世,将近二十年,先是在局部性的问题上,以后是在全局性的问题上,把大量的人民内部矛盾夸大为敌我矛盾,把所谓批评变成比王明路线时期还要严重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二十年的主要错误就在这个地方。“这种乱斗一气,乱打一通,我们说了,永远不能搞了,不应该搞了。”“我们还有许多东西没学会。我觉得,正确地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个问题我们很多同志就没有学会,我们开这次会也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胡耀邦指出,对理论界、文艺界、新闻界、出版界的错误言论和错误作品进行批评,加以评论,是必要的。“《苦恋》就是对人民不利,对社会主义不利,应该批评嘛!”但是,“对白桦同志,还是要从团结的愿望出发,不要一棍子打死,白桦同志还是写了好的作品嘛!”总之,“批评要中肯,要入情入理,不要夸大曲解,更不要组织围攻。”他要求各级领导和部门,对错误思想和错误作品的批评,要实事求是,对症下药。哪个地方、哪条战线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不要一阵风、一刀切。⑥

  胡耀邦这个讲话,是在邓小平严厉批评思想文化战线存在“涣散软弱”错误的政治氛围下讲的,也是他比较集中地阐述对思想文化战线中出现的错误问题应取方针的讲话。

  满妹在《思念依然无尽》中写道:

  这年年底,在接见全国故事片一电影创作会议代表时,父亲再次谈到《苦恋》问题:“比如白桦同志的《苦恋》就需要批评。他认识了错误,作了自我批评,这很好。《苦恋》的问题就完满地结束了。白桦同志还是党员,还是作家,还要继续写作。为了我们伟大的事业,谁有错误都要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

  父亲要求作家们在进行创作时,要时刻想到为我们的民族和人民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这个最大利益服务。他说:“我们不应当限制每一个作家的创作自由,但是我们同时希望每个作家都要想到这个最大利益,也就是想到这个最大的主题。”

  正是因为父亲对文艺工作所持的宽容态度,使得许多作家将他引为知己……⑦

  由上可见,“三宽”方针,虽不能说它直接出自胡耀邦,但不难看出,它正是胡耀邦所阐述的思想文化领域应取指导方针的内涵,也是他希望全党从二十年“左倾”错误中学习到如何领导思想文化战线的历史经验。

 

  ① 朱厚泽:《中国需要提倡宽容的文化精神》。《炎黄春秋》2008年第5期。

  ② 李锐:《向胡耀邦学习―<胡耀邦传>序言》。《炎黄春秋》2009年第4期。

  ③ 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99402页。

  ④ 张显扬、史义军、王铱:《胡耀邦年谱长编》1915-1989(中),世界科学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1074-1075页。

  ⑤ 张显扬、史义军、王铱:《胡耀邦年谱长编》19151989(中),第1117页。

  ⑥ 张显扬、史义军、王铱:《胡耀邦年谱长编》19151989(中),第11181130页。

  ⑦ 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第403页。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林蕴晖:胡耀邦与“三宽”方针
山之骨
关于近现代中国路径选择的思考
向传统封闭空间告别
中国需要宽容的文化精神
胡德平:厚泽同志在80年代
朱玲:怀念父亲朱厚泽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