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苏永通:生命的..
·赵威:我的忘年..
·许荻晔:“他用..
·刘学洙:我眼中..
·周礼荣:朱厚泽..
·凌绝岭:想得最..
·陈家琪:这片多..
·帅好:1985年的..
·刘安庆:国士所..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纪念朱厚泽逝世5周年 >> 纪念朱厚泽逝世5周年
朱玲:怀念父亲朱厚泽
作者:      时间:2015-05-15   来源:
 

  5 9 日,父亲朱厚泽去世一周年了(本文作于2011年,编者注),一年前的一幕幕历历在目,宛如昨天。去年 5 11 日上午,近千人自发来到北京医院,其中很多是父亲生前思想文化界的朋友、贵州同乡和各地的友人,还有很多是不知名的朋友,他们都怀着一份自己特有的情愫,前来向父亲作最后的送别。大厅中央悬挂横幅,上面写着“厚泽我们永远和您在一起”。 大厅里的气氛肃穆而忧伤,一遍一遍回旋着女中音歌唱家关牧村的歌声 《多情的土地》 :

我深深地爱着你

这片多情的土地

我踏过的路径上

阵阵花香鸟语

我耕耘过的田野上

一层层金黄翠绿

我怎能离开这河川山脊

这河川山脊

啊……

我深深地爱着你

这片多情的土地

我时时都吸吮着

大地母亲的乳汁

我天天都接受着你的疼爱情意

我轻轻走过这山路小溪

这山路小溪

啊……

我捧起黝黑的家乡泥土

仿佛捧起理想和希冀

我深深地爱着你

这片多情的土地

  这首歌曲是父亲生前喜欢的一首歌。

  按照父亲遗愿,遗体火化后骨灰送回家乡贵阳安葬。

 

  父亲 2009 1 月在北京医院被查出患口腔粘膜增生,并很快做了手术。父亲平时身体一直很好,基本没有大的毛病。我和丈夫成建 三在广州得知父亲生病的消息后,立即上网查询相关信息,了解到腔粘膜增生发生在老人身上,转为恶性肿瘤的可能性比较大,就告知父亲要认真对待。但是他似乎一直都很忙,参加各种活动,包括写作、外出考察、参加座谈等。 6 月,他口腔癌变被确诊,我们和广东的很多朋友都希望他到广州来治疗,还为他请人联系了广州的医院。他也曾经来广州中山医大肿瘤医院会诊。但是,他还是回北京去做了第二次手术。他后来向我们解释没有在广州治疗的原因,是担心自己的事会牵动更多的人。他从来就是这样,在自己的事情上不愿意去麻烦别人。 2010 1 月,父亲因恶性肿瘤转移再次住进北京医院,这次情况就非常的不乐观了,医院采取了姑息保守的放疗和化疗方案。放化疗对于一个一年内经历过 2 次大手术、 80 岁的老人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父亲在整个治疗期间,表现得非常坚强,坚持做完全部疗程。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他仍然关心国家大事,与前来看望的朋友讨论国是。无奈癌症并发严重的肺部感染,凶猛的病魔还是很快夺走了他的生命。

 

  身为女儿,其实我对父亲了解并不太多。在我出生时的 1957 年,父亲正担任贵阳烟草公司的经理,第二年又到市化工局任局长。他的工作十分繁忙,平时在家的时间很少。 1960 年,正是饥荒年代,我还在上幼儿园时,周末的一天,我见到父亲来接我回家,感到惊奇,因为平时都是母亲来接我。记得当时我手里拿着一个幼儿园发的包子,在路上突然旁边过来一个人,抢夺我手上的包子,我非常紧张,紧紧捏着包子不放,还是被抢走了一半。还有一次,大概是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一天我和邻居家的几个女孩在火车站煤巴场捡煤块,忽然父亲来了,他刚刚从黔陶回家,听说我在外面捡煤块,很不放心就到煤场找我们。当看到我们几个女孩跟在推土机旁边捡煤块时,父亲立即过来拉着我们回家,到家后父亲认真对我说“太危险了!下次不能再去了”。多年后父亲还提到这件事说,“那次真把我给吓坏了,你知道吗,推土机推过的煤层是松软的,你们一不小心跌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

  1964 年,父亲任贵阳市委宣传部部长。但是父亲很快在“四清” 运动中被打成 “修正主义在党内的代言人”,批斗后被下放到市郊黔陶乡劳动。当时,父亲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在乡下生活的父亲变得又黑又瘦,现在留下仅有一张他当时的照片,穿着母亲用蓝色毛巾做的背心,坐在小凳上看报纸。每次回家,母亲都会给他做些好吃的饭菜,改善一下伙食。 1972 年以后,父亲结束 8 年下放劳动生活回到城里。跟孙成仁学习组装电视机,努力钻研脉冲电路知识。

  经过 15 年的蹉跎岁月后,父亲在 1979 年才恢复工作,先后担任市和省的领导,又开始了他非常忙碌的工作,他每天都很晚才回家,还经常外出调研。 1985 年,父亲调北京工作。 1992 年我们调广州工作,只有春节全家才能在北京团聚,还有就是父亲经常到广东参观调研,不时能见上一面。自从 1990 年父亲退下来以后,他并没有在家休养,安度晚年,而是主动参加各种考察和研讨活动,他曾经说,过去主要在贵州和北京工作,视野有局限。现在趁有时间,要更多了解全国的情况。近年来,我们看他年事已高,经常劝他多注意身体,他好像并不在乎,仍然做“空中飞人”,经常在全国各地到处跑。

 

  一年来,我注意收集有关父亲的资料,很多纪念文章提到父亲是一个“思想家”。胡德平在文章中说:“厚泽一生都在思考,不仅勤于思考、善于思考,而且还勇于思考。” 于光远认为朱厚泽:“是一个知识面很广、善于学习、很有思想的人。” 张显扬认为:“厚泽先生是一位不断进取的思想家。” 李锐在谈到父亲思想的特点时感叹:“厚泽是何等的先天下之忧而忧!” 2006 年,父亲出版过一本叫做《东张西望》的摄影作品集,他的朋友郑仲兵在“前言”中认为,这些不一般的摄影作品是“思想家眼底的花花世界”,李保田评论“强烈的思想性”是这本摄影集最鲜明的特点。

  我对于“思想家”这个说法感到比较陌生。什么是思想家?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思想家? 这个问题一直吸引着我,随着我看了越来越多的材料,一个“有思想”的父亲形象逐渐显现出来。

  父亲 1931 年在贵阳出生。爷爷朱梅麓青年时偕同学王若飞跟随学校老师黄齐生留学日本,回来后在达德学校任教。爷爷思想进步,早年参加过辛亥革命、护国之役等活动,后来开办书店、通讯社,传播新思想、新知识,这些对于少年时代的父亲肯定产生过很大的影响。 1944 年,当时只有 13 岁的父亲,对于中共发表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就表示赞同,显示出父亲政治上的早熟。父亲 5 岁时母亲去世,即由母亲姊妹二姨等亲戚照顾。 1939 年,二姨熊维真回达德小学担任校长,父亲被二姨接到身边读书,跟表姐等学唱延安传来的抗日歌曲《黄河大合唱》等。 1941 1 月,二姨夫王定一(中共地下党员)突然被国民党军警逮捕。二姨曾带父亲前往监狱探视,只有几个月,二姨夫就被杀害。亲人的被害,在父亲幼小的心灵上埋下了对国民党统治的刻骨仇恨。

  1942 年,父亲考入花溪中学,他积极参加各种活动,更擅长文艺。他是清华文学会的骨干,主持墙报《狂飙》,他亲自撰写时事评论。与同学赵西林、李惠华、梅德生等一起讨论鲁迅、俄罗斯作家作品。所读书籍有马克思《资本论》、《大众哲学》等,他对这些禁书的强烈兴趣引起了爷爷的担心。父亲的进步思想引起学校教师、中共地下党员梁燕、姚国安的注意,很快就吸收他加入了地下党,秘密从事发展组织、创办刊物等革命活动。

  解放后的前 10 年,父亲开始在青年团工作,后来主要在企业和工业部门从事领导工作。 1960 年,父亲调任贵阳市经委副主任,负责主持小工业的调整,恢复农贸市场等。在市里面干部中,父亲以理论水平较高、演讲能力出色而为人所知,因此他不时针对干部思想问题在有关干部会议上作报告。上世纪 60 年代初,他有几篇报告颇有影响,一是《有关当前恢复发展手工业中的几个认识问题》,二是《社会主义还得保留商品生产,价值规律还有积极作用》,三是《关于商品生产和价值规律问题》,这些报告都谈到在社会主义社会条件下,必须保留商品生产,同时要尊重商品经济的价值规律。

  1981 年,父亲到中央党校中青班学习。除上课外,他主要时间是在图书馆读书学习。他的思想引起上级注意,一次发言他谈及国际共运一个世纪来的根本路径选择问题。在毕业论文《怎样培养新一代接班人》中,他提出三个观点:一、逐步培养年轻干部取代年迈干部;二、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三、新的领导干部要真正懂得经济。中青班结束前后,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曾经约学员到中南海座谈,父亲有机会接触胡耀邦。

  在 1983 年到 1985 年,父亲多次在省委以及各种会议上作报告,强调贵州发展的关键是要引导群众发展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干部和群众要特别重视学习商品经济。他带人在全省深入调研,提出了贵州全面改革的思想和路径。他曾经亲自起草《关于试办资源开发型内陆特区或开放区的建议》,以省委名义上报中央。 1984 1 月,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赴贵州毕节看望贫困山区的群众,到贵阳后召集西南几省领导工作会议,提出中国共产党的总政策就是 “富民政策”的重要思想。随后父亲代表省委,在全省电话会议上作胡耀邦讲话传达报告,还布置《贵州日报》全文登载,引起全国思想宣传界的高度关注。

  1985 8 月,中央任命父亲担任中宣部长部长。到京后即随胡耀邦参加北戴河书记处会议。会议结束前,胡耀邦要求父亲发言。父亲讲了 5 分钟,主要谈了两点,一是只要社会主义还赶不上资本主义,自由化这个思潮总是会有的。二是自己长期在落后边远省份工作,从实际工作上看,主要是“左”的倾向影响比较大。散会时胡耀邦和杨尚昆走在父亲后边,胡耀邦说,朱厚泽,你的讲话反应还很强烈呢,大家很赞成这个意见。杨尚昆对胡耀邦说,这是一个思想家哟。

  1986 1 月~ 4 月,父亲朱厚泽在不同会议上讲话,指出无论经济建设、还是精神文明建设,都需要一个安定、协调、宽松、和谐的局面,有利于全面改革顺利地进行。 7 15 日,在文化部全国文化厅局长会议上,他提出了“三宽”(宽松、宽容、宽厚)的思想。 7 26 日《文艺报》发表朱厚泽《关于思想文化问题的几点意见》。 8 11 日《人民日报》刊登。“三宽”思想由此在中国思想文化界产生巨大反响,他也因此被称为“三宽”部长。

 

  1990 年父亲离休,但是他的思想却继续前行。 20 年来,父亲一直在思考三个问题:党和国家的前途;思想理论的热点;中国地区的发展。他的主要活动,除了在家读书、思考、写作和与人交谈,就是外出考察调研。 1992 年初,父亲完成长篇论文《演变与启示——二十世纪几大思潮的兴衰演变及其中的若干启示》最早的研究提纲,这是他站在当代世界文明发展的高度,对党和国家的前途进行的系统性理论思考。这一思考一直到 2007 年他的《关于近现代中国路径选择的思考》一文的发表,才得以完成。《关于近现代中国路径选择的思考》概括了 20 世纪出现的四大思潮及其社会实践,提出了“五个一般”,即总结了当代人类发展道路的五大普遍性。那就是:现代市场经济一般;民主法治国家一般;公民社会一般;现代科学技术一般和人文精神普世价值一般。

  在对思想理论热点和中国地区发展的思考方面,父亲对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的民营经济、全球化、知识经济、西部开发、“三农”、国家与社会关系、中国的文化精神、普世价值、中国模式和中国道路等问题都进行过比较深入的研究,在各种会议和不同场合表达过自己的观点。 1995 8 月,父亲在贵阳、安顺考察,发表演讲报告《关于促进西部开发的几个问题》,全面论述中国的西部开发,父亲的观点在学术界引起高度关注。 1998 1 1 日,《科技日报》发表朱厚泽《无限的智能和智能的无限》,全国有 20 多种报纸刊物转载,被认为是国内谈信息革命和智能经济最有分量的文章之一。近年来,父亲在政治体制改革问题上的思想尤其引人注目, 2009 3 月,他完成纪念胡耀邦的文章,题为《全面改革的宣言书》(发表于 2010 9 期《炎黄春秋》)。他在文章中认为,关于胡耀邦全面改革的思想,有两个很重要的文献特别需要注意,一个是 1983 1 月胡耀邦在全国职工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另一个 1986 年胡耀邦主持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他认为,胡耀邦在这两个重要文件中,提出了中国共产党全面改革的思想,形成了一个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总体布局。他认为,不搞政治体制改革、光搞经济体制改革不行。他始终认为,他毕生追求的理想和事业就是将中国早日建设成为民富国强的现代民主法治国家。父亲他希望通过自己的思考,来探索国家和民族发展的方向和路径。在晚年时期,他常常在电脑上阅读、写作至深夜,留下了上百万字的思想素材,可谓是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但是,这也严重地损害了他的健康。

 

  父亲在贵州生活工作的时间长达 54 年,他深深地热爱着这片土地。无论他走到哪里,他都以“贵州人”自居,以讲“贵阳话”自豪。 1991 1 月,父亲回信客居上海的贵州籍著名诗人黎焕颐,讨论贵州人的精神,写下《山之骨》这篇广为人知的散文。在散文中他自称是“出身边陲的山村野夫”,“野气未消,钙性难移”,他们认为“有骨气”就是贵州人精神的一个突出特点,无论世态炎凉,处境好坏,都要 “ 敢说实话,做一个真性情的人! ”

  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父亲多次回贵州参观、考察和调研,就各地发展中的投资环境、特别是软环境;民营经济的发展;产业发展的集约集成;中心城市的功能作用;可持续发展的交通、生态、人文等支撑条件等等,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曾经提出,无论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区别不同的情况,根据不同的条件,集约集成各种优势资源,充分发挥人的潜力,“发展小环境、营造小气候”,不失为一个能够比较普遍采用的地区发展模式。 2007 年春节,父亲在北京贵州同乡年会上发言,鼓励贵州人紧跟时代步伐,不断促进自身的发展。要学会与不同的人进行合作,依靠人才聚集效应促进发展,这是一个大问题,贵州人尤其要重视。

  2006 10 月, 父亲 在贵州湄潭 参观 考察时,看见规模化发展茶叶生产的情况,十分高兴,同时提出了四个建议,一是在大规模发展农业产业时要注意市场和自然两大风险,尽可能降低农民承担的风险。二是农村经济建设重心是依靠农村、农民发展农村企业。三是要转换政府工作角色,改变传统的思想观念。四是县城的规划发展要注意保护好环境、特别是保护好湄江河。

  父亲从来没有忘记为贵州的发展,贡献自己哪怕一点点思想,一点点努力。

  2008 4 20 日 , 父亲回到家乡贵阳,参加了清华中学成立 70 周年校庆。对着全校师生,他满怀深情地说:“我的身体健康,我的为人处事,我的求知识、做学问,我的人生理想,毕生追求,都是在花溪清华中学时期奠定基础,初步形成,进而贯彻终生的。我永远感激学校对我的多方培育,老师对我的精心教导,同学对我的真情激励。我将永远铭记清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

  这是他酝酿了一生的肺腑之言,这是他对家乡这块土地和人民的感恩。

  今天,父亲得以完成他的遗愿,长眠在家乡凤凰山风景如画的苍松翠柏之中。愿他的在天之灵,不再过度地忧国忧民,不再受到人世的纷纷扰扰,得到永恒的安息。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朱玲:怀念父亲朱厚泽
章开沅:仁心厚泽,永留人间
郑仲兵:是谁举荐朱厚泽任中宣部...
杨继绳:追忆朱厚泽
盛平:朱厚泽生前谈话见证—胡耀...
韩刚:怀念朱厚泽
徐庆全:“三宽部长”朱厚泽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