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苏永通:生命的..
·赵威:我的忘年..
·许荻晔:“他用..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纪念朱厚泽逝世5周年 >> 纪念朱厚泽逝世5周年
许荻晔:“他用智慧和胆识去传递思想主张”
作者:      时间:2015-05-15   来源:
 

中华全国总工会原副主席、中宣部原部长朱厚泽去世近4 年后,他的首部文集《向太阳向光明——朱厚泽文存》出版。本书自朱厚泽1949-2010 年间的文章、讲话、访谈等中选取40 万字,按时间顺序编排,展现了其关于政治、经济、文化、宣传等方面工作及问题的持续思考。

朱泽厚卸任中宣部部长时,曾道“我这一年多干得怎么样,让历史去评论吧”;而此次《朱厚泽文存》的出版,朱厚泽的老部下郑仲兵认为:“将来的历史可能会证明,这本书出版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不仅对中国改革开放史、中国思想史、中国政治史有特殊意义,而且对于现实也有很大的启示意义。”

 

三宽部长的第一本文集

去年于光远去世时,郑仲兵曾作《哭伯伯》,诗云:“相知相识一甲子,亦友亦师最伤情。东风未暖西风劲,知己纷纷作古人。泰斗宗师何所用,金钱权势最光灵。圆睁怒目应向谁?我以长歌哭先生。”

郑仲兵说,当时他一面哭于光远,一面想念朱厚泽:“厚泽走了,光远伯伯也走了。我的往年知己纷纷都作了古人,我顿觉寂寞和悲凉。”

回忆刚识朱厚泽,郑仲兵在电梯里遇见一个土里土气穿着半新不旧蓝布紧袖工作服的人,他判断这就是新来的部长。新部长客气地帮他按电梯,问他楼层,郑仲兵答“12 楼”,朱厚泽说:“高高在上啊。”又说,“你是理论局的啊。”郑仲兵说:“我发现他的眼睛,好像能把人看穿似的,但永远微微笑着,非常慈祥善良。”

一般而言,新官上任往往会烧三把火,但新来的这个部长1985 年只听不说。1986 年,朱厚泽终于开口,讲的是对不同意见要宽容、对异议人士要宽厚、要营造宽松的环境。“三宽”使郑仲兵发现这个部长难得,也让这个当了1 年半的部长为人铭记。

朱厚泽离休赋闲之后反而更忙。他将原来的艺术兴趣转向摄影,拿着相机走遍全国,一年最多有200 多天在路上,不仅留下了万余张照片,也实地踏访、亲身考察了各地现状。郑仲兵认为,朱厚泽是他最敬重的思想家之一:“他的思想在赋闲后最为精彩,最精彩的不在报告讲话里,在他平日的闲聊中间。”

在郑仲兵看来,朱厚泽是为数不多的全才:上世纪70 年代,朱厚泽买了零件组装了台黑白电视机;90 年代开始自学电脑;作为摄影爱好者,他擅用电脑修图,很早就在家里攒了一个局域网,到2005 年还开通了博客,第一篇文章仅百余字。

在这篇名为《向传统封闭空间告别》的博文中,朱厚泽清醒地指出:“这是向传统封闭空间告别,进入网络空间的开始。这也是一个试验,是对生命活力的一次检验。是重返由以出生的那个自然家园前的最后飘泊与游玩。不会有太长的日月,我将获得永久的安眠!

他最终因口腔癌安眠于2010 5 9 日凌晨,遵其遗嘱,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归葬家乡贵州。有近千人自发到医院送别。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旗下的新华网报道朱厚泽逝世消息。

报道称,“朱厚泽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习近平、王兆国、王岐山、李源潮、尉健行、罗干和倪志福、胡启立等,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

为了纪念朱厚泽,亲友自其生前的文章、讲话及访谈近百万字中择取40 万字,编辑成《朱厚泽文存》。这是朱厚泽的首部文集。此前的2006 年,朱厚泽出版过摄影集《东张西望》,收录摄影作品百余张,仅有影像,不立文字,不附图说。如将功过交予历史评论一样,他也将作品的评说交给了读者。在《朱厚泽文存》的后记中,朱厚泽女儿朱玫表示:“我们秉承父亲一贯的原则:保持记忆,留存信史。对他生前的文章、讲话等尽量保持原貌,以在历史中留下一个真实的父亲。”

 

去世前仍忧思中国模式

《朱厚泽文存》按时间顺序编排,全书分为贵州时期、北京时期及离休后三部分。所选文章严格依据发表或留档的原貌,除明显错字外,未作任何改动。

郑仲兵认为,在“贵州时期”的选文中,可以看到年轻的朱厚泽对具体工作的了解、知识面的广博及思考的深度。因为从事过具体的经济工作,朱厚泽的思考从未脱离实际。在1960 年代时,30 岁的贵阳市宣传部长朱厚泽就作了《生产关系要适应生产力的形式》、《社会主义还保留商品生产,价值规律还有积极作用》的报告。他针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问题指出:“对于劳动者是既不能随意剥夺,也不能随意强迫他们去做这个做那个的,这是工人阶级与他们的联盟问题,否则要犯罪的”,“社会主义社会还得保留商品生产、机制规律还有积极作用”,这是“一种客观存在,一种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因为忽视这个客观规律的存在,我们已经碰得头破血流了。”

这两个报告让他在“四清”运动中被开除党籍,下放农村劳动。等到再度恢复工作时,他已近知天命的年纪。艰苦的日月里,朱厚泽不曾停止读书、观察与思考,在重新被起用时,得以更全面地提出主张。1984 年,时任贵州省委书记处书记兼秘书长的朱厚泽在省委全会上作《自觉推进全面改革发展》报告,提出“简政放权、激活细胞、横向联系、服务协调”的贵州省改革开放方略。

1985 7 月,已是贵州省委书记的朱厚泽赴京就任中宣部部长,1 年半卸任,之后几易其职,直至离休。本书中涉及朱厚泽在京时期的选文,以任中宣部部长时为主,颇可还原其当时的思想脉络。一直不大关注政治的朱玫表示,通过编辑此书,她理解了“在上世纪80 年代前后的政治、社会环境状态下,父亲在他所处的位置上,如何运用他的真诚、智慧和胆识去传递他的思想和主张,尽最大努力去为社会、为民族、为百姓做点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上世纪90 年代后,朱厚泽开始“东游西逛、东张西望”的赋闲生活。他的足迹踏遍全国,留下的不仅是一万多张摄影作品,更有对实际问题的考察与思考。朱厚泽曾表示将至死不休地思考下去。去世前三个月,他仍未放弃对“中国模式”的思考:如何在和平共处、平等互利的条件下,寻求人类共同的价值观,找出既有差别,各具特色又共通的前进道路。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即使从他深深的忧思中,也仍然能够看到和体会到他对光明思想的不懈追求,对这片土地、对生活和对百姓的深切的情感和热爱。”女儿朱玫说。

 

“生活不像长安街笔直”

1948 年参加革命到2010 年去世,朱厚泽在这62 年里下放赋闲占去39 年,工作23 年中担任中宣部部长只有1 年半。但他最为人熟知的,仍是“三宽部长”的身份。

“三宽”即宽容、宽厚、宽松,语出朱厚泽1986 7 月在全国文化厅局长座谈会上的讲话《关于文化问题的几点思考》:“对于跟我们原来的想法不太一致的思想观点,是不是可以采取宽容一点的态度;对待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是不是可以宽厚一点;整个空气、环境是不是可以搞得宽松、有弹性一点。完全刚性的东西是比较容易断裂的,它不能抗冲击。”

2008 3 月,朱厚泽在与友人谈话中表示:“‘三宽’是站在官方的立场对各级官员打招呼,要改变一点方针,不要箍得那么紧,要让人家自由一点儿。”但朱厚泽的“打招呼”也审时度势,循序渐进。

调任中宣部部长时,朱厚泽称自己“是来跳火坑的”。朱厚泽最后采用的办法,则是在开讨论会时,就具体问题“东讲一点,西讲一点”,作为个人意见传达,不作为文件下发。从1986 年披露,反响强烈,有赞有批。朱厚泽称,“后来我干脆就在文化厅局长会议上把三个‘宽’一起抛出来。”

“三宽”讲话被《中国文化报》、《文艺报》、《人民日报》等转载,引起热议。但到了19871 28 日,任职一年半的朱厚泽被免去部长职务,改任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仲兵介绍,朱厚泽并没有抱怨,而是感谢此地使他开阔眼界、发展思想,还结识了一批优秀的思想家。

1986 7 月的“三宽”讲话里,朱厚泽做了很长铺垫:“今年是‘双百’方针提出30 周年,‘五·一六’通知发布20 周年,‘文革’结束10 周年。把这三者叠加在一起,好像有点荒唐,但实际生活确实是这样的,我们的路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这使我们看到,生活不像长安街一样笔直,它是曲折的。”

  朱厚泽认为,这样的曲折,为我们提供了信心,“真实终究会战胜谬误,人们终究会从具有某种盲目性的状态中解放出来,即经过实践和反思,走向自觉,达到更加成熟。”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许荻晔:“他用智慧和胆识去传递...
赵威:我的忘年之交朱厚泽
苏永通:生命的颜色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