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中曾根康弘来信..
·吉田来信
·胡耀邦对日外交..
·人民日报高度评..
·耀邦远见 锦涛..
·第一次携夫人接..
·1983年胡耀邦访..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与中日青年友好 >> 胡耀邦与中日关系
1983年胡耀邦访日侧记
——记者眼中的胡耀邦
作者:      时间:2007-08-30   来源:《中华儿女》
 

 

起飞,去推动历史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当银色的波音707飞机呼啸着从北京机场起飞的时刻,我竟然紧张得像一个从乡下骤然来到大城市的孩子,心情紧张得都有些麻木,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飞速返去的地面。

  刘、张,快招手!”

  不知是谁喊了我一声。

  我赶紧机械地向窗外摆手。

  是的,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大人物……我赶紧着看表:1983年11月23日 北京时间上午11时30分。这是中国与日本两国关系史上一个历史性时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总书记在这一刻起飞,前住日本作中日历史上第一次中共领袖对日本的访问。

  似乎只是一瞬间,飞机已经穿山云层,在9000米的高空飞行。胡耀邦总书记就坐在前面的机舱里,我37岁的生涯中,还从来没有和党和国家的领袖挨得这么近的记录。我知道,我的心中忐忑不安,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中国青年报》1951年创刊以来唯一的随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的记者,更是由于我有机会接近一位从学生时代就崇拜的伟人。 

  确实,耀邦同志在我心目中类似传奇人物。1966年初,在大学读书时听人讲过他,除了有关青年工作,那位同志居然说到耀邦说“我有3个5(50岁、5级干部、身高1米55)”,那时就为他的中国党政干部身上少有的幽默而倾倒。1975年底,四川到处传诵着邓小平及其几员大将和“四人帮”斗争的各种故事,我们几个“老九”议论得最多的就是耀邦同志在科学院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安排“五子登科”——给知识分子解决房子,安排孩子,长票子,解决菜篮子和上下班的车子——大家都盼着有朝一日由这些尊重知识、尊重科学的领导人来掌握中国命运。

  印象最深的大概是1978年.那时“四人帮”虽然垮了台,可许多老干部都没法出来工作,上面有人压着。于是消息传来,说胡耀邦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到了中组部工作,不管上面有多大压力,见冤假错案一律平反,一天最多能“解放”几百名老干部。这种气魄和胆量,竟令我们一起议论的小哥儿们个个泪珠滚落……

  你想想,能跟这样的领导出访,能不激动,能不兴奋么?


迷人的幽默,感人的真诚

  “呀,他要抽烟!”

  “呀,他要点烟了!”

  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刘振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吴绪彬都在暗暗着急,因为此时--11月26日下午3时10分,耀邦同志正在接受日本广播协会的电视采访,这次采访是向全日本实况转播的。事先据说曾向耀邦建议过不要抽烟,因为日本人在公共场合是不抽烟的。可是,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很自然地就把烟点起来了。

  出乎我的意料,事后我在采访一些看过电视转播的日本青年时,居然大多数人认为:胡总书记接受采访时坦率真诚,连抽烟这样的缺点都忘记掩盖,可见他的耿直。一个叫大部邦夫的青年干脆说:“我很喜欢胡总书记的诚实。要是他在日本竞选,我一定按他一票!”

  真诚是一种力量。特别是领袖人物,真诚是赢得人民信任的首要条件。无论是在本国人和外国人中,真诚都有同样的感染力。

  在日本的7天内,我几乎天天听到日本的官员或普通人称赞耀邦同志的坦荡,耀邦同志的真诚决不是因为没有掩盖缺点,而是因为他的襟怀磊落、坦诚相见,无论是多尖锐的问题,他都是有问必答,答其所问,从不拐弯抹角,顾左右而自它。

  11月26日上午,耀邦同志在东京的NHK大厅对日本青年发表演说,日本青年热烈鼓掌达40秒。之后,一位日本青年站起来一连串提了好几个问题。

  耀邦同志问他:“我可不可以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回答?”

  “可以。”

  耀邦说:“那你也坐下。”

  一下子,全场活跃,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和笑声。

  记得当时耀邦同志很幽默地回答了不少问题,但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直接了当地承认自己有些问题说不详细。关于日本记者提出的共青团的问题,耀邦说:“我们国家的共青团,”他指了指随行访问的王兆国同志:“王兆国领导的共青团,有4800万团员,还有全国青年联合会。不过,青年现在的详细状况,我说不清楚,王兆国知道,你们以后找他!”

  满场的笑声。奇怪得很,事后我和日本记者交谈时,他们也对耀邦的这种坦率极感兴趣,许多报纸都报道了这一点。

  当然,耀邦的幽默之中把握着分寸。对于“是国家主席领导着你,还是你领导着国家主席”的问题,耀邦只用几句话就解释得很清楚:“我不能干涉国家主席和政府总理的工作。但是我们国家的大事是要在政治局讨论的。我是政治局的主持人、召集人,我召集大家开会讨论国家、政府、党的事情,形成决议,按各自的职责去执行……”

  对日本记者提出的“中国何时才能改为直接选举国家领导人”的问题,耀邦的回答是:“中国有10亿人口,人太多,间接选举是符合中国国情的。至于将来是不是改为直接选举,我无权回答。我只是中国的一个公民。改不改,由人民代表大会决定,由人民决定。”

  又是一片掌声和笑声。我问身旁的日本记者为何鼓掌,他说:“一个国家的领袖能时时记住自己是一个公民,是不容易的!”

  也是在26日,下午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一位日本记者忽然提了这样一个问题:今天的晚报上有一条消息,中国有一位外交官亡命美国,不知会不会影响中美商定的政府首脑互访?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耀邦侃侃而谈,惊人地坦率地回答:我不知道昨天是否有一个中国人在美国居住下来,没有得到报告。但是这种事是可能发生的。中国人10亿,跑上几个、几百、几千、几万,算不了什么。邓小平就对卡特说过,有人想去你那里,我们送你一千万!有人要跑,也许是由于中国比较困难。你们日本有个电影叫阿信,她家穷,她不跑,艰苦奋斗。贵国的阿信比中国要跑的那些人高明一万倍!

  接着,他话题一转,透彻地分析了中美关系及其对中日、世界其它国家关系的影响,日本记者大为折服,认为“胡既坦率真诚,又反应灵敏”,“中国的领导人有水平”!

  不过,最让日本记者叹服的还是11月24日晚上。

  7时30分,在日本首相宜邱,胡耀邦和中曾根在欢迎晚宴之前,先要站在休息室内握手5分钟,让记者照相。一般情况下,两位首脑只需要满脸堆笑站在那儿让闪光灯闪闪就行了,只是未免有些尴尬。

  胡邦首先打破了沉默,他竟一边握手,一边用左手指着记者问:“我们是老朋友了,你们知不知道?我认识中曾根先生已经3年半了!”

  于是,中曾根回答说:“我是胡先生认识的第一个日本政治家,我很荣幸。”

  接着,耀邦又问:“这是一副什么画?”

  中曾根顺着胡的目光,看了着墙上的画说:“这是我那个选区的山。”

  耀邦打量了一下四周说;“这个官邸显得有些古老了。”

  中曾根说:“是的,有人建设我盖新的官邸。可是人民认为总理大臣应该在质朴的地方办公,我盖新的,竞选就会失败。所以谁也不管。”

  耀邦笑着说:“可以把要竞选的人都请来,商量好,一起决定嘛!”

  他的话引来一阵阵笑声。

  中曾根忽然说:“我上次去中国,一口气干了18杯酒。”

  耀邦有些怀疑:“什么酒?”

  “绍兴老酒。”

  “绍兴老酒不行,度数低。下次来,我请你喝茅台。”

  阵阵记者的笑声中,5分钟过去了。一位日本的摄影记者感叹:“过去总觉得中国人呆板、严肃,今天才知道中国人很热情幽默!”

  外国人常常是通过我们的领导人看我们的。领导人是我们的代表,耀邦使日本人改变了对中国人的看法。

  访日的最后一天,在离别的宴会上,日本官员先祝词,讲了一通友好和祝愿。等耀邦讲话时,他忽发奇语:“……到现在为止,我们在日本已经度过了165个小时了。1加6加5等于12。你们是12分周到的款待,我们是12分的感谢,我们这次建立起来的友谊是12万分的宝贵!”

  语惊四座。

  乘汽车奔向机场的路上,同行的日本记者忽然站起来说:“我们就要分别了。我这个人不会唱歌,但受贵国总书记开朗的感染,我要为中国同行唱一支歌……”

  他唱的是《红河谷》。

  虽然他唱的是日文,但我知道那歌词的意思:

  人们说你就要奔向远方,我们将怀念你的微笑。你的眼睛像太阳般明亮,照耀在我们的心上……


无拘无束,宽厚长者

  坐在舒适的大轿车中,我集中精力向外看,想记住到了东京后的第一印象。这时,耳边传来议论声:“日本记者不讲信用,在广播中把耀邦谈的家庭情况都报道了。”我一下子转过脸:“不是约好了不报道的吗?”

  这个“约好”,是指在离开北京时,耀邦在北京机场的记者招待会上,日本记者问耀邦的家庭情况,耀邦说,说可以,但是不能报道。你们同意不报我就说。日本记者当时就答应了不报的。

  新闻司的同志摇摇头,苦笑:“这些外国记者,有几个按‘约定'办?要想让他们不报,只能不说。耀邦同志太相信他们了。”

  我问:“耀邦知道了吗?”

  “当然知道了,只是笑笑,摇摇头。”

  对什么人都过于宽厚,有时可能就是一种软弱。但是,耀邦就是耀邦,他没办法改变自己。11月27 日上午,总书记参观完了北海道开拓纪念馆后,拿起毛笔题了“奋力维护世界和平,坚决捍卫神圣领土”。这时刘振敏居然挤到耀邦同志身边说;“耀邦同志,请您给我们念念吧。”后来我知道,让中央领导念题词来录音,这是没有先例的。新闻司的司长齐怀远也在一边帮腔:“念念吧。耀邦同志,她是中央台的,要录音。”

  耀邦看了刘振敏一眼,亲切地点点头,然后认真地、抑扬顿挫地念了一遍题词。

  刘振敏高兴得眉飞色舞。在记者乘坐的汽车里,我们要刘振敏把录音放给我们听一听。她也得意非凡地打开了录音机,糟糕,刚才录音时电池电压不足了,转速慢,现在换上了新电池,声音可就变了调!刘振敏难受极了,可她却说,我一定要再录一次!

  可是总书记能一而再地为她录音吗?老提这种要求,耀邦不会烦吗?

  11月30日,总书记参观了三菱重工长骑造船厂。之后,他挥毫写下“中日友谊长在”。这时,刘振敏又壮着胆子挤到耀邦身边,请他念一下,耀邦同志看看她,依然是亲切地点点头,抑扬顿挫地念了一遍。

  一个宽厚的人,关心别人的心情有时会溢于言表。

  天真活泼的孩子们在马路两边排着队,手中拿着五星红旗和太阳旗,挥舞着,在欢迎着总书记。阳光灿烂,孩子们的脸上红扑扑的,十分可爱。耀邦同志不由停下脚步,轻轻地拍拍小姑娘的脸蛋:“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呀?” 

  带队的老师回答,神户华侨中学的,特地来欢迎您的,我们得知您来,非常激动!

  耀邦连说谢谢,进神户人工岛大回去参观了。我看看表:29日上午10时15分。

  一小时后,参观完了,大家陆续走出了大厦。突然,耀邦同志急匆匆离开队伍,冲上便道,令所有的保卫人员大吃一惊!

  原来,耀邦看见华侨中学的孩子们还站在那儿,等待欢送总书记。耀邦冲过去,接着一个中学生,心疼地问:“站累了吧?冷不冷?……”他在那地站了好一会儿。

  几个保卫人员也赶了过来。我追过去想拍照时,耀邦已经转过脸来,生气地问:“怎么能让孩子站这么长的时间?”到日本后,我这是第一次见到他生气。

  到了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大家欢迎耀邦讲话,耀邦张嘴就问:“那些欢迎的学生站了多久?”

  负责欢迎的同志说:“站了不久。”

  总书记问;“怎么不久?”

  “欢迎你,站得再久也没关系。”

  总书记连连摇头:“不好不好,这是让我脱离群众嘛!”

  领事馆的同志检讨了几句,又说:“你站在那儿同孩子打招呼,群众很高兴。”

  耀邦一摆手:“你们至少站了一小时,学生至少站了一小时,我站一分钟还不应该吗?”

  一个领导人始终认为平民的地位和他平等,群众为他做了一点事他便觉得欠了老百姓的情,这样的领导人一定会事事替老百姓着想,他怎么会不受群众的爱戴?

  当然,一个宽厚的长者,更能理解和体谅别人。在筑波发生的一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24日下午,在号称世界电子技术最先进的筑波电子技术研究所参观。所长介绍了他们的全能机械手,说它操作极简单,能作的动作却很复杂。不用学,把手伸过来就能操纵。说完,作了一个很漂亮的姿势,请耀邦上前操作。

  总书记兴致勃勃地走上前去,伸手去操作,糟糕,不动!

  顿时,日本的技术人员急出了一身汗。赶紧东捅西捅,好一会儿都不行。耀邦说了句不用急,便自己走回来坐下了。

  等操作人员说好了,总书记使自动走了过去。可惜,仍然无法启动。所长这次也冒汗了,很不好意思地说:“我们的机器人不仅有了人的智能,而且具备了人的感情。它和人一样,看到太伟大的人便感到难为情,不好意思动了。”

  耀邦同志笑着说;“不,不是机器难为情,是操纵机器的人难为情!”

  在一片笑声中,所长和技术人员的尴尬表情缓和了下来……

  不过,最能表现出耀邦同志风格的,是去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接见留学生。那天,在大使馆吃晚饭。按惯例,领导人应由大使陪同用餐,随行人员另行招待。然而耀邦同志执意不肯。他要求,大使、参赞,大使馆全体人员,全体随行人员和记者都一起在使馆的大食堂吃一顿“团圆饭”。

  饭前,耀邦同志谈笑风生地说:“刚才我给留学生讲了三句话;国内形势更加好;国外同志要争气;要对得起三个大字--中国人!现在再加一句:过去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今天说,老乡见老乡,两下喜洋洋!”

  掌声中,中国驻日大使宋之光同志站起来,激动地说:“我从事外交工作观多年,中央领导同志和群众打成一片的很多,但主动提出在大使馆的食堂吃饭,我是第一次见到!……

  在大使馆的食堂里,顿时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绝对相信,这掌声是发自内心的……



殷殷书记情,拳拳学子心

  快跑!

  我向着记者采访坐的大汽车飞奔。

  为了采访一点留学生的感想,便稍误了一点时间。可是,我们这个车队的行动是以耀邦同志的车门为信号行动的。他的车门一关,前面的客车就开车。出国之前,外交部长吴学谦就说过:耀邦同志遵守时间,行动也敏捷。记者们也要遵守时间,最好多提前一些以免掉队。到了日本,果真是,耀邦同志完全按时间表安排的时间行动,提前穿好西服,不等人叫他,他反而有时提醒别人:时间到了!

  29日,总书记接见留学生和华侨代表。耀邦在讲话中对青年寄予了极大的期望:“历史上,我们国家是强盛的,汉朝、唐朝。后来,是自己不争气。现在着急不行,太快了不行,还得有个几十年,五六十年。我看到了2040年,我国按人平均变成世界第一流的国家,是可以的。这儿有两辈人,我们完不成”,他指指留学生们,“交给你们这一辈,你们完不成,就交给你们的子孙!怎么也要把我们的国家搞富强!”

  说着,领事馆的同志端上来两盘大金桔子。耀邦看着桔子说:“一人一个不够,分给留学生!”

  团中央第一书记王兆国同志立即拿起桔子,分给留学生。他边分边小声叮嘱着:“总书记关心你们。让你们好好学习。来,拿着。”

  桔子在手,竟有好几个留日学生热泪盈眶。我完全理解他们的心情:远在国外,思念家乡;在大街上遇到一个同胞都会感到分外亲热,何况今天来的是总书记,更何况总书记对他们寄予无限希望?

  我知道,要想深入报道留学生们的心情,必须深入采访。可是总书记已经在往外走了!我赶紧找到那位叫张怀新的女学生,刚才领事馆的同志介绍说她是学造船的,成绩最好。她只说了一句:“难道我们买不起桔子吗?不是,这是祖国的温暖……”

  再深谈,来不及了。我转身飞跑,直奔记者的大车,刚上去,车门就关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车逼着放弃采访了。上一次是27日,那天是在北海道的福屋牧场参观一家农场主。这家的老人叫福屋茂见,年龄比耀邦还大些。他的儿子福屋修三呼呼咧咧地介绍着,多少公顷地,收多少草苜蓿,多少头奶牛,产多少奶……耀邦一面听,一面算,最后说:“你这平均一个人的收入是600万日元,除去生产成本,再除去税,利也得不多了!”

  记得当时都把他的成本和税都算得清清楚楚。福屋修三听得直出神,连声说:“总书记象个电脑!”

  大家都在笑的时候,进来了中国来的6个研究生。耀邦一面和他们握手,一面叮嘱:“要把好的东西学过来!”说完便喊记者:“来,来,给我和青年人合个影!”

  我只来得及问清在这儿学习的研究生叫杨晓平。他告诉我,他是北京畜牧局的,另外那5人是附近的留学生,是杨晓平叫来的。事先,他们只想看一眼总书记就满足了,没想到总书记这么平易近人,这么喜欢青年。别的都来不及说了,总书记的年又要启动了,我又是一路奔跑……

  还好,在京都为总书记举行的宴会上,我正好和一位叫陈雪瑛的女留学生坐在一桌。越吃饭的时候,我们使聊开了,这一聊,聊出来两个“没想到”。

  一是陈雪瑛的“没想到”。没想到党的总书记对留学生的期望这么高,原来以为,来到日本,学习搞好了,学习完了回国就行了。而耀邦提出的要求却是;留学生不仅肩负着学习科学文化的任务,还肩负着广交朋友,为中日友好做贡献的任务!

  看得出来,陈雪瑛的内心很激动,当然,也许还有很多自豪。

  第二个“没想到”,是我的。陈雪瑛说的许多事情,令我大吃一惊!

  得不到国内的信息、收订不到国内的报纸、常遇到各种社会势力的拉拢等等也就罢了,让我头发报都竖起来的事是国内那些短期来日访问的人的行为。派出留学生的生活费是5万日元,买书和交学费就去了一半,吃饭就得节省了。可是国内临时来日本的人,却常常到留学生这儿来要钱!而且一要就是几万——得买个“大件”回去呀!留学生们穷,有时只好大家凑钱来应付“国内来客”;再有就是减少社交,自己煮饭吃,业余去打工,考试时吃面包!京都府立大学的姓冯的留学生,才来没多久,国内就来信了:过些日子要来日本,请你帮我准备5万元!冯愁死了,给吧,没有,不给吧,他是本单位的头儿,是他派我出来的呀!再说,要是不给,回国后还想不想在本单位干了?

  所以,陈雪瑛又怀疑,是不是当官的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嘴上是东海的明珠(照耀人),心里是猪八戒的耙子(给自已搂)?

  我几乎无言以对。转过脸来,忽然见到耀邦正在祝酒。心中豁然一亮,便大声说:“不,不都是这样。比如说总书记……”

  我和她谈了总书记的两件事。

  一是听报社的老同志多次讲过的:耀邦同志“文革”中被停发了工资,每月只发30元生活费,连抽烟都不够。后来“解放”了,补发了工资2万多元,他全部拿去交了党费。有人劝他说,你得留下点钱抽烟啊,他“接受了意见”,留下了20元买烟,其余部交了党费。

  第二件事是1979年。那时,党的三中全会才开过,党的威信空前提高。“文革”前在团中央工作、后来担任共青团四川省委学校部长的杜正俊同志到北京出差,去看望耀邦,耀邦同志高兴地接待了他,向他询问四川的情况。杜正俊一边谈农业责任制的情况,一边说:“在四川,小平同志和你的威信都很高。”

  耀邦说:“小平同志威信高。”

  说着说着,杜正使说起了一些老团干的情况,又说:“大家都很想念你,你的威信很高。”

  耀邦同志听他第二次说这样的话,脸色一板,说:“小杜呀,几年不见,你也学会这套问!”

  杜正使向我形容他当时的心情时说:“我当时好尴尬啊!其实我是真心实意,不是乱恭维的。可是我忘了,耀邦最不喜欢别人当面说他好话!”

  我沉默了,陈雪瑛也沉默了。也许,此刻,陈雪瑛的想法和我一致:党有这样的总书记,就有纠正不正之风的力量!

  第二天,离开京都,和陈雪瑛告别时,她给了我几页纸。然后,我默默地挥手,她默默地看着总书记的汽车……

  在大汽车上,我展开了那几页纸。啊,这可算是一个在国外的莘莘学子的内心挚挚之情:“许许多多日本妇女知道我的情况后,都说我不配做母亲。因为我今年1月才生了小孩,孩子刚满月我就来日本了,放弃了母亲的责任。

  “谁能理解母亲对儿子的思念?每当想起襁褓中的儿子,我就会偷偷地哭一场。无法排解思念,我就每天给儿子写日记,等儿子长大了,再给他看。我要告诉他,我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来的;如果是为了自己,没有哪个母亲能够扔下自己的孩子。过去给孩子的日记中,我从不唱高调。可是,听了总书记昨天的讲话,我也忍不住说一句,我在日本,是在为祖国而学习!……”

  那几页纸,我看了很久,很久。


我将终身难忘


  又是那样一幅美丽的图画:

  天在身旁,海在脚下。朵朵洁白的云,在碧绿的海面上飘荡,看下去就是一幅油画。这一切,和8天前来日本时一模一样,不过,这次是飞向北京,飞向我们的祖国了。

  “小张,快,过来!”

  外交部的同志在叫我。我赶紧跟着他走进耀邦同志的舱里,耀邦要和我们照相。

  听说照相,我不由得想起了昨天。

  昨天,29日中午1时15分,耀邦同志走出神户人工岛饭店的宴会厅时,有15位日本青年男女站在门口唱着歌:

  “你走过的路,漫长遥远,

  你为什么能坚忍不拔,勇往直前?

  你走的道路,充满希望,

  曙光初照时,青年朋友又开始迈步向前……”

  啊,这是日本的《青年之歌》,总书记在给日本青年演讲时引用过的。耀邦同志站在门口注意地听了一会儿,就到28层的休息室去了。按日程,他应该有半小时的午休。记者们便都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小憩。

  突然,外交部新闻司的郑祥林同志跑进来问:“新华社的摄影记者在哪儿?”

  见我们不知道,他又跑着走了,只来得及说了句是:“28层。”

  28层!我们几平同时站了起来,一古脑钻进电梯。

  原来,耀邦牺牲了午休的时间,主动要求要见唱歌的那15位日本青年——兵库县洋上大学的学生们。

  “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我告诉你们。”我们赶到休息室的时候,谈话已经开始,耀邦正在笑容满面地询问这些青年。

  多么和谐的气氛啊。十几个日本青年问了中国的计划生育、少数民族等问题,耀邦不但详细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而且亲切地询问了他们的平均工资、文化程度,甚至连平时爱唱什么歌都问到了。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总书记又主动和他们合影,并再三叮嘱记者,照片洗好,每位日本青年一定要送一张!耀邦还对日本青年说:“如果没有收到照片,可以写信跟我要!”

  从28层下楼时,我在电梯里采访了一个叫福岛始的青年。他还沉浸在激动中,连声说;“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我们原来最多是希望胡总书记能听见我们的歌声。事先没有安排,我们不敢想象总书记会接见我们。没想到贵国领导这么好,打破了外交惯例,和我们谈话,又如此和蔼可亲……”

  电梯速度快,已到了底层,他还在兴奋地说个不停。

  向着记者的大汽车奔跑时,我心中也十分感慨,没想到总书记自己加进了这样一个日程!或许这就是他在向日本青年演讲时说的:“我对青年有着特殊的亲近感?”或许这就是他一贯的作风--在任何地方都尽一切努力联系群众?

  现在,他不顾7天7夜的疲劳,又找我们来合影。而且,他要和我们几个人一张几个人一张地合影。望着他那由于连日奔劳而显得有些疲惫的面庞,我的心里油然升起了感激之情。

  摄影记者举起了相机,让我站在耀邦身后。似乎,在这一瞬,我和总书记之间的距离离得很近,近得能够感觉得到他那慈爱的心的跳动。

  闪光灯闪过的一刹那,7天7夜来的一切都在我的心头闪过。这7天中,我看到了人民之间的友谊、理解,时代的进步。更重要的是,我明白了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作风,什么是人民和共产党人之间的情感。一个伟大的人,他必然和百姓心心相通;一个领导者,一位宽厚的长者,对青年处处表现出特殊的亲近,青年们自然对他有一种特殊的尊敬,特殊的热爱……

  这7天7夜的经历,我将终身难忘。

加入收藏夹】【关闭
 
 

   
 
人民日报高度评价胡耀邦邀请三千...
胡耀邦对日外交再获认识
中曾根康弘来信 赠90株樱花树
1983年胡耀邦访日侧记
第一次携夫人接见外宾
吉田来信
耀邦远见 锦涛卓识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