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驳雨夹雪对西藏..
·戳穿雨夹雪关于..
·驳雨夹雪“翻身..
·戳穿雨夹雪挑拨..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与西藏 >> 附录
戳穿雨夹雪关于玛多县的谎言
回击雨夹雪的谎言之三
作者:程敏      时间:2012-11-28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雨文称,“1986 年胡耀邦到青海省玛多县时号召大力发展畜牧业,扩大草场面积多养牛羊,结果使当地出现了严重的生态破坏。玛多县地处三江源,三十年前全县 4000 多个湖泊,现在仅存 1000 多个,锐减 3/4 ,而有蓄养水功能的草场也已退化了 70% ,换句话说就是有原本蓄养水的草场减少了 70% 。生态破坏最终拖累了经济发展,青海省玛多县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曾是全国首富县。斗转星移,三十年过去,玛多县已成为全国最穷县”。

  这段话出自 ichunmama 的文章《 谁让玛多首富县变成贫困县?》 青海省玛多县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曾是首富县。斗转星移,三十年过去,玛多县已成为一个贫困县。更为严峻和严重的是,玛多县地处三江源,三十年前全县 4000 多个湖泊,现在仅存 1000 多个,锐减 3/4 ,而有蓄养水功能的草场也已退化了 70% ,换句话说就是有原本蓄养水的草场减少了 70% ,“依稀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一个重要领导人曾到了玛多县” 。

  ichunmama 文中说,“依稀记得”“一个重要领导人曾到了玛多县”,在雨夹雪文中变成“ 1986 年胡耀邦到青海省玛多县”。经查,耀邦同志从来没有到过玛多县,这一年他在青海考察,到过海北藏族自治州、黄南藏族自治州,但没有到过果洛藏族自治州的玛多县。倒是 1979 年,耀邦同志看到《人民日报》对玛多县的报道,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在 1981 年又向青海干部白玛等询问详细情况。在雨夹雪看来,这种寻根就底的关注都是多余的,他希望领导者都该是个高高在上,号令一切的皇帝吧?

  事实是: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曾经对玛多的现状做过报道,“ 在 1983 年玛多县曾经是全国首富县,人均收入在全国名列第一,但是随着生态环境恶化,现在玛多已经变成了贫困县 ”。《经济半小时》节目中已经明确指出玛多变成贫困县的原因是“生态环境恶化”,而注重保护生态环境正是耀邦同志一再强调的。耀邦同志当年在西北地区视察时着重提出的“种草种树”的观点,既是发展经济也是保护生态的重要措施。

  1983 年 7 月中旬至 8 月初,耀邦同志到西北视察。据当时的中共青海海西州州委书记秦青荣回忆道:

  (1983 年 7 月 26 日)在格尔木汇报会上谈到植被遭到严重破坏时,总书记严厉地批评说:“我 1980 年从这里路过时 ( 赴西藏考察 ) ,市郊的骆驼草很多很多,今天我来的时候,就全是沙子了,被挖走了,挖着烧了。你们这里是种杨挖柳呀。杨树种了 60 多平方亩(注:原文如此),可是你红柳挖了多少啊 ! 城市绿化,城外沙化,这是绝对不行的。这个问题,一个要绝对禁止,一个要解决燃料来源。你不解决燃料,他就偷偷摸摸的挖。你们要下决心保护好植被。”

  “要想办法搞能源工业,你们这里有煤,有水,还有石油,煤矿搞集体所有制,把煤炭开发出来,解决居民的燃料问题。你们海西植被负担太重,牲口吃,人要烧,如果有了煤,居民烧的问题就解决了 。” 秦青荣:胡耀邦总书记视察海西纪实,《青海文史资料》

  据秦青荣介绍,耀邦同志离开后,当地政府在绿草山、宽沟两地建成两座年产各 5 万吨的煤矿,生产的煤供居民使用;由当地科委研制成一千瓦力风力发电机,并在乌兰、天峻县牧户帐房中推广使用。对保护当地生态环境起到示范开路作用,此事如属实,秦青荣和当地政府的这种做法非常值得肯定。

  据许涤新同志的学生邹艺湘回忆, 1983 年许老和几位老经济学家致信胡耀邦,希望批准成立生态经济学会。耀邦同志作出批复,积极支持这个建议。 1984 年 2 月 20 日,中国生态经济学会成立。在成立大会上,万里同志受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委托,到会致辞。万里以《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个战略性问题》为题,深刻论述了经济发展与生态平衡的关系。万里在讲话中指出: 胡耀邦“ 在党的十二大会议上,就提出保持生态平衡,并把它作为生产建设的前提条件。 ”( 注:胡耀邦十二大报告原文: “今后必须在坚决控制人口增长、坚决保护各种农业资源、保持生态平衡的同时,加强农业基本建设,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实行科学种田,在有限的耕地上生产出更多的粮食和经济作物,并且全面发展林、牧、副、渔各业,以满足工业发展和人民生活提高的需要。”)

  耀邦同志历来重视生态保护。他多次去西北地区和藏区考察,强调该地区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要注重保护好生态环境,要求实现农林牧三结合,牲畜品种的改良、草原建设和畜产品加工相得益彰的经济发展之路,取得经济和生态环境的和谐发展。耀邦同志自 1980 年至 1986 年对西北地区和藏区生态保护的指示和讲话,根据我们查到的资料,就有 26 次之多,详情见附件《耀邦同志关于西北地区(含藏区)生态保护的指示、题词和讲话》。

  在西北地区和藏区考察时,耀邦同志多次 提出西北经济发展“反弹琵琶”的思路。指出:西北地区要来个“反弹琵琶”,即把不适宜种粮食的山区和干旱的地方,种树种草,发展牧业,做草莽英雄。耀邦同志多次强调生态平衡、生态系统良性循环、比较效益,是当地发展经济的前提条件。从 1986 年至今已 25 年,今天的玛多县,因生态恶化而成为退牧区,像这样的情况, 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他曾极力想避免的。

  1998 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朱镕基同志拨巨款支持广大农村兴建 沼气池,以减少农民对山林草场的毁坏,就是要解决农民做饭取暖的燃料问题,大得人心。雨夹雪是不是又要指责耀邦同志和海西州不该开小煤矿呢?何不用沼气呢?

附件:

耀邦同志关于西北地区(含藏区)生态保护的

指示、题词和讲话

1980

  5 月 29 日 出席西藏自治区干部大会并作报告。他说:多劳多得,把手脚放开,房前屋后,你让他种南瓜;我们的国家拿出一点钱来帮助他种草,种树,把草籽、树籽给他,他五年以后有了收入,再还我种籽钱。

  8 月 19 日 到固原西郊公社明家庄大队与基层干部群众座谈。指出:希望固原地区要大胆领导好农村包产到户,大力种草种树。要多种草、种树,把光秃秃的山绿化了,把小城镇建设好,让我们全国都来实现邓小平同志人均一千美元的奔小康奋斗目标,让人民生活富裕起来。

1983

  7 月 16 日 视察甘肃天水地区。他说:“三北”农业的指导方针,必须逐步树立农林牧结合的指导思想,逐渐地使农民多从发展畜牧、发展绿肥,来提高粮食作物的单产。这个指导思想是很重要的。华北特别是西北,同东北不同,东北是黑土地带,即使施肥比较少,也不要紧。所以西北要坚定地走农林牧结合的道路。我们要坚定走这条路子,十年可能解决不了,就走它个二十年,二十年不行就三十年,确实把生态平衡这个问题解决了。

  7 月 20 日 视察甘肃庆阳地区。他说:怎样使一百八十六万人尽快富起来,你们是怎么想的?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来讨论这个问题。你们这里农林牧怎么结合,思想上要把它弄通,这是你们这里农业指导思想上的一个革命。农林牧相结合,我们汉族不懂,几千年吃了这个亏。

  给群众划了一百多万亩“三荒地”种草种树不算什么。假使在十年之内,大牲口同羊只,翻两番或者一番半,那个肥料问题就解决了,肥料不要单靠化肥。还是毛主席说的那个办法,种些绿肥,种些草,用草来喂牲口,牲口拉屎,肥料问题就解决了。发展畜牧业一定要用现代化的眼光,就是多种草,多种树,大量养牲口,积肥料肥田。能不能在十年以内,十年不行在十五年以内,一个人有五只羊,一个人有一头大牲畜,这就可以有七、八百块钱了。否则,靠种粮食翻两番,翻不上去,要发展多种经营。粮草轮作,这是一种办法。另外一种办法,主要种好四百万亩麦子,一亩四百斤,总产十六亿斤。粮食有四百万亩足够了,其它的地慢慢种成林和草,开始林粮间作,间作套种,小块的地方开始退耕,种草肥田。

  7 月 21 日 视察甘肃定西、平凉地区。他说:种草种树,要开动员会,要开支部会。国家采取什么办法,要防止什么问题,要使群众都知道。这对群众是一个鼓励,但要提得恰当。从地委一直到群众,都想这个问题。

  他说:要不断研究这个问题:能不能提前改变面貌,恢复到五八年以前的水平。采取什么办法,缩短时间。你们已经采取了一些办法。种草、种树,农民有没有这个积极性?(答:农民有这个积极性,静宁县采取种一亩草给一百五十斤粮、十五块钱的办法。)这个办法比单纯救济要好。凡是单纯发救济款的,吃完了又来要。

  他说:你们地委、县委、公社自己带不带头种草种树?如果自己不带头,就没有什么说服力。你们两个地区国家干部五万多人,你一个人一年义务种草两亩,一年就是十万亩。既然我在这里当干部,就有义务为两个地区人民翻身作贡献。一声令下,地动山摇!前面我说,困难地区整不整党,可以考虑。可是国家干部必须整党,这个没有什么考虑的。整党头一条,我就要求干部一年种两亩草,十棵树,你拿国家的工资,一年种两亩草,十棵树并不多,定西有的是地。前年以来,中央的同志亲自干了那么几件事情,搞卫生呀,种树呀,小平同志七十八岁,亲自带头搞的。除了两亩草,你们每人十棵树,保种保活,这一下子对全区的人民就是个推动,这要专门作个决定,一声令下,地动山摇,那没有什么讲价钱的,这就可以感动“上帝”。毛主席讲“上帝”就是人民,感动着人民跟着我们干。两个地区干部一个特殊任务,就是恢复两个地区的生态平衡,帮助人民翻身。要规定几条责任,这个不能含糊。不是讲村看村,户看户,老百姓看的是干部,你们对干部要求严格一些,地委书记领着干。不说则已,一说就办,说出之后,地动山摇,这个没有什么含糊的。这要算一条路。种草种一次以后可以管好多年,它自己就繁殖。五万干部一年种十万亩,五年就是五十万亩。先搞个五年计划,党支部要专门开会讨论,作个决定。平凉、定西两个地区国家干部带头种草种树情况,每年要给我写一个报告。

  他说:一个庄浪县、一个静宁县,两个县五八年前都是可以自给的吗?(答:五八年以前是自给的。)五八年以后,六八年、七八年,二十五年一直没有翻过身吗?(答:二十五年没有翻过身。)粉碎“四人帮”已经七年了,三中全会已经快五年了。穷到什么程度?你这两个县比定西的那个通渭更穷还是差不多?(答:差不多,和定西的会宁、通渭县连着哩。)你二十五年了,一直没有翻过身,究竟是什么原因?河南有几个县,不是当时死人死的很多吗?为什么他们两三年就能恢复,你们二十几年就不行?你们对历史状况作过深刻的了解没有?究竟是什么原因?(答:庄浪、静宁现在生态是彻底破坏了。)是什么时候破坏的?(答:是五八年,加上文化大革命破坏的,树都被砍了。)今天我在飞机上看,大概就是庄浪县,看不到黄土,土都是灰色的,看到的树很少很少。你们估计,再有三年时间,能不能恢复到五八年以前的状况?(答:按照两西建设规划,到九○年才能解决温饱问题,恢复到五八年以前的状况。)九○年,我们十三大都开了,就不好报帐。到九○年还有八年,我们十三大怎么作报告。全省有几个这样的县?(答:有十八个县。)我就问十八个县,按你们说的,几年才能改变面貌?你们找些老农,找些正派的基层干部,很诚实的基层干部,就是解放初期的,仔细调查一下,找出破坏的原因。通过分析,找出主要原因,如何采取措施?这个恶性循环,现在还没有把它制止下来。对这十八个县,从什么措施入手,才能恢复的更快一些。现在看,一两年恐怕很难恢复过来,但不超过五年,把它恢复过来。超过五年,就是粉碎“四人帮”以后十一年,最好不超过十年,到一九八六年就是十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十年还变不过来吗?

  △与随行的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王兆国谈话。提出发动全国青少年义务采集草种树种支援甘肃,他说:共青团每年要抓几件在全国有影响的大事,这就是一件。全国一亿五千万青少年,大城市的除外,每人每年采集一两,就是一千五百万斤,可以种一千五百万亩草。这也是对青少年的一种具体的爱国主义教育,可以叫爱国采种运动。这种活动每年都要搞,不是一、两年,而是一、二十年,先支援甘肃,以后支援其他地方。

  7 月 23 日 从甘肃来到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首府恰卜恰镇视察。听取州委汇报后,关于牧区的草原建设,他说:发展牧业,草场建设很重要。你们可采取这样的办法:一个要固定草场使用权,把牲畜、草场一起包下去。这样,群众就会自己想办法种草,建设草原,并且管理好。还要选择一些好的草籽和灌木籽,用飞机撒播。

  7 月 27 日 视察青海格尔木市。听取市委工作汇报后,他说:格尔木是个新兴的城市,首先要注意解决副食品的生产供应,要积极发展养鸡、养牛、养羊、种菜、种果树等专业户,还要把绿化搞得更好,不但种树,还要种草种灌木。

  7 月 30 日 在兰州同甘肃省领导同志研究治穷致富的问题。他指出:种草种树,发展牧业,是改变甘肃面貌、治穷致富的根本大计,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问题。西北地区一个共同的突出问题是干旱。要治理干旱,就要弄清干旱区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列举历史记载,说明西北、华北的许多地区多少年前草木林地非常之多。后来成为干旱区,大自然中各种因素亿万斯年的作用固然是基本原因,而一、两千年来连绵不断的战争,滥伐森林和盲目开垦,也是重要的一条。他说:不讲这一条,老是埋怨天老爷,就不可能弄清由来,怎样治理也就弄不清楚。

  改造山河,减轻干旱,保证农业增产,出路何在?实现生态系统良性循环,从何入手打开局面?他指出:第一位的工作是种草种树。有草、有林,才能发展畜牧,才能畜多肥多,多打粮食,也才能促进各农林牧副产品的加工工业和各种轻工业的大发展,甘肃有四十五万六千平方公里,如果经过三十年的努力奋斗,达到用十万平方公里即百分之二十几的土地来种树,那就等于是造了相当于整个江苏省那么大的一个林区。十万平方公里是一亿五千万亩,如果成林之后每亩每年出材半立方米,就是一百五十亿元,而现在甘肃工农业总产值不过一百一十亿元,仅此一项,不就等于是翻了一番多吗!这当然不轻松,至少要准备干它三十年。但是必须从现在起,就有明确的目标,从明年起就要抓紧动手,种草种树。

  种草种树要有什么办法和措施?提出十条措施:一、思想大解放,就是要抓种草种树,发展牧业,由此增加肥料,达到粮食大增产。二、意志大集中。就是要把大家的意志集中到一点上:在北方干旱区,特别是在土地多的地方,狠抓种草种树,把它摆在第一位。围绕这一点来统一思想。三、广泛大动员。就是要党内党外、男女大小都知道。还要深入,把道理讲得清清楚楚。还要持久,整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要讲,二十一世纪还要讲,完成任务了才不讲。要讲得通俗易懂,说一些群众能记得住的话,比如:“种草种树,治穷致富”,“十亩草山两亩林,子子孙孙不受穷”,“家有两头大畜十头羊,光景一年定比一年强”等。要把种树种草同农民的切身利益结合起来。四、事情靠群众。种草种树这件大事,主要靠发动群众,靠千家万户,千军万马。一定要以发动群众为主,国家财政支持为辅。领导工业和领导农业有很大不同,工业没有国家大量投资不行,而农业主要是靠用政策来调动最广大群众的积极性。五、种子要狠抓。要广泛收集各种适合需要的草种、树种。本县、本地区或本省适合种什么,要开列名单,可以编成《草木百家姓》。六、技术要跟上。各地种草种树,怎样种法,要在科学技术的指导之下,具体落实,保证质量。七、检查要认真。每个省、地区、县、公社、大队,每年都要认真检查一次,表扬好的,批评懒洋洋的。八、政策要落实。谁种谁有,长期不变,子女继承。有些地方应当扩大自留山,同时认真落实责任山。牧业政策、林业政策、各种责任制,都要坚决落实。大胆地和尽快地落实。九、干部要带头。这也要搞责任制。这一条是最过硬的。不带头干没有说服力。十、决心要持久。要把干旱地区改造过来。有的地区要三十年,有的还要四十年。这个怕什么。这代人搞不完,下一代,一代两代搞不完,还有第三代,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干好。

  7 月 31 日 在西宁向青海省领导干部发表题为《立下愚公志,开拓青海省》的讲话。关于农牧业问题,他说:农业区一定要坚决实行农牧结合的方针。有山的地方,还要认真落实自留山、责任山,实行农林牧三结合。发展林业,要广收适合本地生长的各种草、灌、乔种子,实行草、灌、乔混种的方针,在人工很难播种的地方,要尽可能实行飞机播种。要用通俗的语言号召农牧民,种草种树,巧干致富。至于新兴城镇的郊区,要坚决转到以解决城镇副食品为主的轨道上来。这样做,城镇居民和郊区农民两得利,都满意。指出:牧业是青海农业上的主要优势。可利用的草原面积五亿亩,是全国五大牧区之一,你们一定要特别重视牧业。要进一步落实发展牧业的各项政策,认真推广草原、牲畜大包干责任制,用推广科技和提供各种生产技术服务的办法,引导广大牧民自己动手,逐步改良草场,实行人工种草,改良畜种,发展畜产品和草原土特产品的初级加工。

  8 月 1 日 视察甘肃兰州。带领农业部和林业部有关人员进行现场调查,在观看甘肃省歌舞团的大型舞剧《丝路花雨》时,看到“反弹琵琶”的舞蹈动作,受到启发。在讲话中,提出西北经济发展“反弹琵琶”的思路。指出:对山区来说,对粮食产量不高的干旱地区来说,要跳出单打一抓粮食的思路,而来个“反弹琵琶”。他说:甘肃农业要开花,也来个“反弹琵琶”,即把不适宜种粮食的山区和干旱的地方,种树种草;继而发展牛、马、驴、骡、羊等;牲畜多了,厩肥等有机肥料就多了;此时就能多打粮食。这也是生态系统良性循环、改造山河的正确途径。

  8 月 1 日 下午、 3 日上午 出席在甘肃兰州举行的省委汇报会并讲话。他说:你们省三百万户人,因为有些地方人口集中无法搞林,我只算你们二百万户种树,如果有十年时间,一户造一百亩林,就是二亿亩林,比一个江苏省还大。十年不行就二十年、三十年,三十年不行就四十年。一户三年造五亩林,我就奖励你,着重向这方面去投资。这些问题都值得研究、探讨,否则要改变我们国家的自然面貌是没有办法的。当然,我们这一代人没希望看到了,王兆国有希望,照孔夫子的年龄,七十二岁就可以了嘛。从更长远看,要考虑究竟从哪里着手好,究竟把钱用到什么重点上来?我看首先是用在改变生态环境上。我们搞林,一定要林草混种,草、灌、乔结合。你们这里面积大,多半地方是黄土高原,草木生长不是特别困难。所以,从五年、十年看,究竟搞什么?这个问题需要研究,现在可以不作定论。

  他说:河西光靠粮食改善不了群众生活。以林为主、以粮为主我不提,以什么为主我都不提,要提,就提农林牧相结合,就提以户为主,发展生产、勤劳致富为主。

  当省委汇报会上谈到中部地区发展种草养畜,需要国家在资金和粮食上扶持、缓口气时,他说:要缓这个气。你们还是要强调种草,你们葫芦里不要光卖“粮药”,要搞各种“草药”,种草嘛!如果种一亩草要八十六元,中部只需要四亿多元。现在一年给你们一亿六,三年的钱就够了嘛。要搞户有林场。要种红柳、柠条、毛苕子。

  他说:你们这里不要多提万斤粮户,以后要多提百亩林户、百亩草户、百头畜户。因为这个地方与浙江、江苏、安徽、湖南、湖北不同,他们提万斤粮户,你们这里不要过多地宣传。这要进行一系列的转变,你们各个地方的干部要因地制宜,提倡万斤草户、万株林户。我们说话,检查工作,表扬什么,都要有一系列的彻底转变。这么多年为什么推不开?一个是当时我们没有能力,没有钱解决他们的困难;第二个是思想上没有彻底转变过来,没有被多数干部所接受。万株树户要有三十多亩地就够了,万斤草三亩地就够了。你们要多开万株树户、万斤草户的会,年年开这种会给予奖励。你们各级管农业的同志思想通不通,你们分管农业的省长思想通不通?你们总结的申家山种草养畜致富的经验材料《人民日报》要发表。你抓粮,我就抓草。抓草就是促粮,我们提倡辩证法。不能等把水提到山上再种草种树,要多种草、种灌木。把水提到山上再种树,只有少数地方可以,这是“贵族”方法。广大地区要先种草、种灌木。等水上山种树,要等几十年。

  他说:请你(指年得祥)编一个草木种子的“百家姓”,如红柳枸杞,柠条苜蓿。搞个通俗的科学教材,也是识字课本。世界上树种六万多种,云南有两万多种,我们不要这么多,只要种子“百家姓”。叫做“西北草木种百家姓”,叫“三字经”也可以,要编的押韵。扫除文盲要同生产联系起来,把群众性的生产工作做得生动活泼。编好后发下去。这些东西一搞,我们的自然知识就丰富了。北京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概念化的东西太多。你编个通俗易懂的东西,你什么时候把这个编好?我是要看的。你年底编好交给我。我们中国不能只搞人的《百家姓》,也要搞树木草种“百家姓”、“三字经”,我们的工作要搞得非常生动活泼。为了绿化甘肃,你们编个“草木三字经”,一百种就行了,不要太多,太多了不好记。

  种草种树问题,要家家户户、千家万户干这件事情。实际上改变生态环境,主要靠万株树户、万斤草户。几个工程只解决少数人的问题,家家户户都搞,比你光搞几个工程好得多。不要只着眼于几个大工程。农业必须立足于千家万户、千军万马。

  草多、林多、肥料多,粮食堆成高垛垛(或者叫山窝窝)。你们想粮、抓粮,就抓不到;抓草、抓树,就能抓到粮。这个仗是我们历史上最大的仗,新中国成立三十四年了,再三十四年完成这一仗,甘肃人民才真正开创了新局面,真正立下了丰功伟绩。甘肃人民造了个比江苏省还大的林海,造了一个林业基地,林造起来了,奶也有了,皮也有了,毛也有了,就可以为全国轻工业提供原料。从战略上讲,西北如果有了十五万平方公里的林海,能存多少兵呀,这个意义可就大了。这不是三、五年能完成的,需要经过长期的努力。办法是发动千家万户、千军万马,如果一亩地补助三块钱,三亿亩就是九个亿。九个亿分三十年,一年三千万元。主要是提供种子,有些可以免征购粮。草一、两年就有收入。抓住这个事情,别的都围绕这件事情进行。

  总之,要进行深入的思想政治动员,党员、团员、干部,反复地长期地深刻地进行思想动员,要搞得生动活泼。要有有力的口号,号召群众种草种树,巧干致富。要一个个生产队、一个个生产大队、一个个公社、一个个县地算细帐。总的口号当然是勤劳致富。甘肃种草种树要巧干,苦干不如巧干。你那个队要多少年才能做到“十亩草山两亩林,子子孙孙不再穷”。你搞十亩草山两亩林,不但你自己不受穷,你儿子也不会穷。“两头牲口十只羊,光景一年更比一年强”。一户有两头牲口十只羊,光景就会一年比一年强。要通过算帐,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发动。

  他说:你们的草籽可以解决吧,灌木的种子可以解决吧?(答:部分可以解决。)我在青海讲,不是几种,而是几十种,要开名单,凡是适合这里的种子都要。不够的到全国去买,或者让全国送给你们。你们给我开个名单,开四十种,把样品带上。你们省上要抓此事,只抓沙打旺不行。千家万户都种,再加上飞机播种,草灌乔一齐上。大面积种草、种树,光靠人栽是不行的,要多搞种子,靠飞播,大规模地干。再就是要调查好、计划好。

  我八○年到西藏去,同西藏同志讲,要搞草灌乔结合,报纸上没有宣传。要种草种灌木种乔木,这是从拉萨地区来的,但西藏到现在还不搞。千家万户种和飞机撒相结合,人口少的地方用飞机,人口多的千家万户种。可以用点钱收种子,还要发动青少年选种。

  他说:要把财力物力集中起来,种草种树要花些钱,从国家现在支援你们的资金中调剂。河西不搞种草种树,不搞多种经营,富不起来,水利工程最后也完不成。

  关于要落实责任制,他说:干部必须搞责任制,层层负责。五年出成绩。中部十八个干旱县和所在地区,都要由两个人负责,省上也要有两个人负责。要争着报名。要带头搞起来,要非常重视责任制。兰州军区要确定一个副司令员或者副参谋长,支援地方搞飞机播种。子奇、光毅同志找个山头,每个人搞上半亩林,可以加上公务员呀!这样做,本身就有说服力。不要栽大树,大树栽不起,也没有说服力。要从栽苗子开始,这才有说服力,才有动员群众的力量。还要从你津贴中拿出几块钱,请一个人代管起来,从苗子起就看管起来,将来收入归他。我在定西、平凉就说过,你们地县干部要带头,一人两亩草、十株树。省委书记带头,省长带头,把你们机关附近两公里以内地方的树种起来。在干部责任制上,在干部带头这个问题上,我们搞硬办法、笨办法,行不行呀,你通得过通不过呀!种草种树不保护不行。

  他说:唱草木经一定要集中意志,就是说别的工作可以抓,但要围绕这个战略思想。不要冲淡了这个战略目标。整个战略目标,就是种草种树,发展牧业。

  8 月 3 日 下午,出席甘肃省直机关领导干部大会并讲话。他说:治穷致富的关键在哪里?一个要种草,一个要种树,叫“种草种树,治穷致富”。说得更大一些,不仅是治穷致富,还要改造山河。你们应该经过多少年的努力,比如二十年,三十年,把甘肃变成一个全国第一流的林业基地和牧业基地。林业搞上去了,牧业搞上去了,粮食自然会搞上去的。前天晚上,看了你们一个舞蹈,叫“反弹琵琶”。没有粮食你老是抓粮食,总是抓不上去。所以粮食我索性不谈,来个“反弹琵琶”。什么叫“反弹琵琶”?就是把调子变过来,不能老是老办法弹。现在不“弹”粮食,要“弹”种草,“弹”种树,“弹”林业,“弹”牧业。昨天我们编了个顺口溜:甘肃农业要开花,要来它个“反弹琵琶”。林业搞不上去,牧业搞不上去,老百姓就富不起来,粮食也永远搞不上去。如果林业、牧业搞上去了,十年、十五年之后,不但农民富得快,而且工业有了原料,国防也更有保证了。苏联卫国战争时期,他们有乌克兰、白俄罗斯几个大的林区,那里边可以装几十万游击队。甘肃把林业、牧业搞上去,把草种起来,树种起来,意义可不简单!粮食可以上去,国防可以搞得更好,工业的原料也更多了,特别是人民生活也会富起来。这个事情我们要想通,要想通就要算帐。

  他说:从甘肃的地理、气候、面积、土质等四个方面的条件来说,发展林业、牧业都是全国第一流的好条件。我们算了这么一个账,假如经过二、三十年,能够用甘肃的三分之一的土地来造林,就是十五万平方公里,等于一个半江苏。也就是在甘肃内部,又开辟了一个比江苏省还大的林区。它的财富是多少呢?我只算一亩林一年产一立方的木材,每立方米算二百元,就是三百个亿,比你们甘肃现在的工农业总产值一百一十二亿将近翻两番。所以,这个账我们必须算。搞多少林、多少草,可以养多少牛、多少羊,多少其他大牲畜,肥料就更不用说了。当然,这不是五年、十年可以完成的,恐怕要十五年、二十年。但是,我们希望不要超过三十年。

  不是说我们不想粮食,但怎么个想法?他说:中央提过多次,把粮食搞上去,需要深入算账。先有了草,有了树,才能多喂牲口,喂了牲口就有肥,有了肥就有粮,就是这么个算法。你没有牛,没有猪,没有羊,就没有肥。你要搞粮,连烧的都没有,还搞什么粮!所以,对这件事,从党内到党外,从大人到小孩,从地方到军队,从领导到群众,下它个决心,来个半年大讨论。就是到明年春节,彻底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今天上午我提了八条办法和措施。

  第一条,思想来个大转变,大解放。不是我不讲粮食,二、三十年以后林业、牧业搞上去了,粮食自然就上去了。过去我们三十多年的教训,就是“以粮为纲”,所以树都砍光了。我们只想粮食,越想粮食越上不去。后来,索性不想了,就搞多种经营。多种经营一上来,粮食也就上来了。有祖国这个大后方作你们的后盾,我就索性不想粮食了。你们每年拿上十二个亿,就可以安心地唱一本经,就是种草种树之经,就是“草木经”。

  第二条,必须集中意志,集中目标,就是唱草木经。他说:我们在二、三十年内,农业问题,农民生活问题,迫切的问题就是先唱一本经,叫种草种树之经。八十年代唱,九十年代还要唱,一直唱到十五万平方公里的林搞成了,我就不唱了。他说:不但唱,而且要干。看准了就坚持下去,风雨无阻,八四年这样,八五年这样,九五年也是这样。不许刮妖风!你不能说中央没讲这个话,中央文件上没写种草种树。中央文件管二十九个省市嘛!你们意志要集中,要坚持下去。我们一年不是抓几个工作,而是抓一个工作,别的工作都围绕这个工作进行。总的、第一位的是这个,不能动摇。我们先把它定下来,这个方针本世纪内不动摇。如果一动摇,那就要打败仗。就全国来讲,二十年翻两番,要年年唱。你们这里唱的,就是种草种树。种草种树搞好了,把这一环抓住了,我看两番可以超过。不许动摇,不许三心二意。把种草种树放在第一位。

  第三条,广泛深入地大规模地进行政治思想动员,要做到家喻户晓。他说:我讲了两个口号,叫做:一户人家“十亩草山两亩林,子子孙孙不再穷”;第二句是“两头牲口十只羊,光景一年比一年强”。所谓种草种树,就是这个目标,这个要求。草种起来了,树种起来了,然后就是发展牛羊,发展大牲畜。要一家一户地帮助群众落实,不是强迫命令,要说服教育。不是一年完成,一年完不成就五年,五年完不成就十年,甚至二十年三十年。

  第四条,他说:要解决好种子问题。一个草种,一个树种,树种不光是乔木,还有灌木种子。种子恐怕你们省内是不够的。前几天我就和王兆国同志商量好了,要发动全国的青少年搞种子义务支援,这对全国的青少年也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一个人一年一两,种子的面要搞宽一点,只要能适应甘肃的气候,你们就开单子,来一个种子的《百家姓》。

  第五条,要解决好财力的支援问题。他说:要种草种树,发展畜牧业,没有一定的财力也是不行的。甘肃农业投资至少有两亿多元,究竟用在什么地方?有些地方搞点水利我不反对,也是需要的。我主张农业投资主要的、第一位的要用在种草种树上,省上落实,地区落实,县上落实,公社落实,一级一级地落实。如果财力分散得很厉害,这本“草木经”是念不成的。

  第六条,解决好政策问题。政策问题的中心是谁种谁有,收入归己,长期不变。他可以卖种子,可以卖草,可以卖树。一户发展一百亩林,没有好政策发展不起来,政策对头就不很难,要落实政策。我们提倡每户种两亩林、十亩草,一定要做到谁种谁有,收入归己。

  第七条,要加强科技指导。他说:种草种树,都有个技术问题,有个高产问题,必须加强科技指导。科技指导需要科技人才。要讲得通俗适用。要办训练班,如干部训练班,技术人员训练班,党团员训练班,我还主张办点青少年训练班,两、三天就行了,种草种树怎么种,病虫害怎么防治,怎么管理,都要讲。不要搞什么繁琐哲学。科学技术能解决大问题,搞好了也能翻番。科技必须通俗易懂,不能靠少数人,要走群众路线,发动群众学习简单易行的科技知识。

  第八条,实行干部责任制。他说:种草种树,干部要带头。我对定西、平凉的地委书记讲,要求他们所有干部,每人一年种十棵树,两亩草。对全省三十多万干部,不管是谁,都要规定一个指标:一个人一亩草、十棵树。

  他说:八条集中到一个意思:就是种草种树,改造山河,治穷致富。要打它一场硬仗,准备打它三十年,三十年不够,再加四年,三十四年。搞它几个战役,全省党代会这么讲,妇代会这么讲,工代会也这么讲,坚持打下去,打它三十年。如果三十年可以完成,那么我们两代人就可以完成。同志们,如果我们把这件事干好了,甘肃农民的收入,那就不是二百元,也不是八百块钱,至少是一千二百块钱以上。开始两、三年收入会少点,但我们的眼光不能只看到两三年。假如我们的三十几万干部,七十多万党员,一百多万人,再加上几十万军队,共二百多万人,把这件事情搞好了,甘肃的人民将永远感激我们。我们要力争尽快地扭转“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带来的严重后果。这个后果,我们不讲,老百姓会讲。水土流失是谁的责任呀?罪魁祸首是谁呀?这不要紧嘛,“大跃进”就是带来一些恶果,“大跃进”就是破坏不轻嘛,这是历史事实。第二个是“文化大革命”。这几年你们工作辛辛苦苦,是有成绩的。要力争提早消除历史上带来的严重后果,恢复生态平衡,逐步治穷致富,走上安定富裕的道路。我们甘肃的干部、党员、团员,就不但为甘肃人民立下了永垂不朽的功绩,而且为中国的四个现代化、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强国立下了伟大的功绩。

  8 月 6 日 出席在延安召开的北方旱地农业工作会议并作题为《关于北方干旱地区农业改革的一些看法》的讲话。

  怎样实现中国北方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他说:第一位的工作是种草种树。有草有林,才能够发展畜牧,发展牛、马、驴、骡、羊、鹿、骆驼等等,才能够畜多肥多,多打粮食,也才能够促进各种农牧林副产品的加工工业,各种轻工业的大发展。现在我们许多同志老是希望多办大化肥厂,但那要大量投资。有些同志认为水决定一切,说川地有水,粮食达到五百斤、八百斤,山上没水,产量就很低。我说没有水只是一个原因,而山地缺肥,靠毛驴子驮一点点都很难得上去,也是一个原因。第一位的东西是什么?我看第一位是草和林。

  他说:种草种树,发展牧业,是改变甘肃面貌的根本大计。如果经过若干年,比如说三十年的努力奋斗,甘肃达到用十万平方公里即百分之二十几的土地来种树,那就等于是造了相当于整个江苏省那么大的一个林区。十万平方公里是一点五亿亩,如果成林之后,每亩每年出材零点五立方米,一立方米算二百元,一点五亿亩出材就是一百五十亿元。而现在甘肃的工农业年总产值不过一百一十亿元,仅此一项,不就等于是翻了一番多吗!耽误一年就是犯一年错误。从现在起就要下决心,明年起就要抓紧动手,种草种树。

  指出:讲种草种树,当然不是说要把宜粮地让出来。你西北的山坡、荒滩多的是嘛。这几年延安种草种树搞得好,榆林也很好。

  关于种草种树的好处,他说:第一可以富起来;第二以草以林促畜牧业,以草以林促粮食;第三可以促轻工业,促食品工业,促乳品加工、皮革加工、水果加工、干果加工、木材加工等;第四有助于促天老爷,改变气候;第五有利国防。林多了,打起仗来可以藏游击队,不是几万游击队,而是几十万游击队。这是对付侵略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段。种草种树,确实是实现生态系统良性循环的基础一环,是农业发展的一个根本问题,是关系全局的战略问题。

  他说:这个问题,我们讲过多少年了。感谢延安地区、榆林地区的同志们重视我的意见,也重视省委意见。总而言之,我们中国要抓住种草种树这个重要一环,经过若干年努力奋斗,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三十年还不够就四十年,搞出点名堂来,这样来促进农业面貌的改变,促进国家自然面貌的改变,促进国家经济面貌的改变。一改带几改,一个改革带动几个改革,一个改变带动几个改变。

  种草种树,要有什么办法和措施?他说:第一条,思想大解放。象甘肃,还有青海这类地方,索性把粮食自给这个问题暂时放下,不要老觉得粮食问题压力很大,老是只想着甩掉吃调入粮这顶帽子。甘肃、青海每年调进些粮食,我说那不要紧,按你们调粮的那个指标,国家一斤不少给,保证你们这些地方主要抓种草种树,发展牧业。当然,你们不要误会我这个话,以为可以放松粮食生产。我的意思是要抓种草种树,发展牧业,由此增加肥料,增产粮食。这样四个环节都要抓,而就你们这些地方的现状来说,首先要抓的一个环节,是种草种树。草、林搞上去,畜牧业就上去了,肥料就上去了,粮食也就一定能够搞上去。中央讲过“决不放松粮食生产,积极发展多种经营”,多种经营上去了,粮食生产也就搞上去了。所以一定要来个思想大解放,狠狠地抓紧种草种树。最后的目的,是经过种草种树,发展牧业,达到粮食大增产。《老子》有一句话讲得好,“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我们一定不要再搞那种掠夺式经营,一定要来个思想大转变、大解放,狠抓种草种树。没有这样一个转变,良性循环是实现不了的。第二条,意志大集中,他说:就是要把大家的意志,集中到一点上,在北方干旱区,特别是在土地多的地方,狠抓种草种树,把它摆在第一位。围绕这一点来统一思想,引导大家讨论清楚,并且作出相应的决定,使大家想到一块,一起这么干。第三条,广泛大动员,还要深入,就是把道理讲得清清楚楚。还要持久,就是要坚持不懈,不能这次开罢了会就万事大吉。明年要讲,整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要讲,二十一世纪还要讲。大动员,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讲得通俗,生动活泼,并且提出恰当而又鲜明有力的口号。这次我在甘肃提了几句话,“种草种树,治穷致富”,或者叫“种草种树,巧干致富”。我还说,“十亩草山二亩林,子子孙孙不受穷。”另一句是“两头大畜十头羊,光景一年定比一年强。”第四条,事情靠群众,他说:种草种树这件大事,主要靠发动群众,靠千家万户,千军万马。国家要拿一点钱,但一定要以发动群众为主,国家财政支持为辅。你们今后指导农业工作的重心,必须明确,就是要发动千家万户、千军万马,种草种树,发展牧业。第五条,种子要狠抓,他说:现在种子不够,包括草种和灌木,乔木的种子。现在一个重要问题,是广收各种适合需要的草种、树种。我已经同王兆国同志商量,请团中央发动全国青少年,来一个采集草木种子,支援甘肃改变面貌的活动。通过这个活动,不但可以为支援甘肃、支援西北,为绿化祖国做贡献,而且可以向全国青少年进行热爱祖国的教育。(注:在胡耀邦的倡导下,团中央组织了北方十一省市、约有一亿青少年参加的采集树种草籽的活动,连续搞了三年,共采集了八百万斤树种草籽,装在特制的“采种支甘”编织袋中,送往大西北)。当然,大城市如京、津、沪可以不搞,它那里草木很少。还有南方各省,采集的种子不一定适于北方,可以自采自用(注:后来有人批评胡耀邦“乱指挥”,说南方树种怎么能拿到北方来种呢 ? 其实胡耀邦当时对活动讲得很清楚,他说:“大城市如京、津、沪可以不搞或少搞,它那里草木很少。还有南方各省,采集的树种不一定适合北方,可以自采自用。有的可以试,经试验适应的就推广。”实践也证明,南方的许多树种,也适合北方种植)。第六条,技术要跟上,他说:一个地方种什么草,种什么树,以及怎样种法,都需要在科学技术的指导之下,过细研究,具体落实,保证质量。比如草、灌、乔如何结合,就是一大问题。这就叫做从种草起步,草、灌先行,以草养畜,促林促农。这方面的经验很多,要加以总结,用这类有科学根据的实践经验,来破除那种没有水就不能种草种树的思想。此外有些地方,没有办法用人工种,还可以实行飞机播种。第七条,检查要认真,他说:每年检查一次。一个一个省,一个一个地区,一个一个县,一个一个公社,一个一个大队,都要认真检查,表扬好的,批评懒洋洋的。我们有多少英雄可以表扬啊!我们的农业干部、研究人员、科学家,只在上面,只在北京、西安、省上不行,要深入实际,要多下去。我们做经济工作的,做党的工作的,做科研工作的,做理论工作的,从总书记算起,都应当注意从不同的角度联系实际,深入实际。谁深入实际,谁认真研究和解决了实际问题,谁改造了环境,谁帮助人们提高了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谁就真正是好样的,就应当受到尊敬,受到表扬。第八条,政策要落实,他说:就种草种树来说,要落实政策:谁种谁有,长期不变,子女继承。有些地方应当扩大自留山,同时认真落实责任山。千万不要以为这方面已经无事可作了。要注意教育我们的干部和党员,我们搞社会主义,脑子里一定要有两个富:国家富,人民富。一定要把是否有利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兴旺发达和人民富裕幸福,作为检验自己一切工作对或不对的标准。离开这一条,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所以要继续坚决落实政策。牧业政策要坚决落实,林业政策要坚决落实。各种责任制都要坚决落实,大胆地和尽快地落实好。第九条,干部要带头,他说:我在甘肃讲,你们定西这么干旱,别的意见我不提,只提一条:要书记带头,一人一年种两亩草,十棵树。为什么对别的地方干部不这样规定?因为你们是在定西这样的干旱地区工作嘛。延安也要规定,国家干部一年种多少草,多少树。我们包的山,种的树,种好了有的还可以送给老百姓。种一亩苜蓿草有什么难?无非是多流点汗。二亩实在完不成,就种一亩;一亩完不成,种半亩。不但地方上的同志要这样,中央农牧渔业部的同志们也应当带头干。我的中心意思是,要拨乱反正、开创局面,我们必须带头干。不带头干没有说服力,不能感动上帝——感动人民。这一条我把它看得非常重要。既然我们现在说种草种树、发展牧业是关系子孙后代的大事,我看我们大家也要带头干,搞责任制。第十条,决心要持久,他说:最重要的是这一条。要把干旱区改造过来,十年是不行,二十年看行不行,有的地方要三十年,有的还要四十年。这个怕什么,还是要靠愚公移山,这代人搞不完,下一代,一代两代搞不完,还有第三代。绿化祖国,种草种树,发展畜牧,改造山河。要硬下这个决心,要想到这件事干得怎么样,不是小问题,而是对不对得起党,对不对得起人民,对不对得起后代子孙的大问题。我们想清楚了,就下决心干到底!

  12 月 30 日

  △ 冒着凛冽寒风,十七时二十分抵达川南边陲贫困山区叙永县视察。听取叙永县委书记关于经济工作的情况汇报后,他说:叙永是七十万人口的县,怎么当好这个家,要想得远一点,要有五年、十年的规划,这就叫长远打算。指出:你们有一百多万亩林,很好!还要注意发展。你们不是说有近三十万亩宜林荒山吗?要大力造林。山区就是要把林业搞上去,以林养林,修林区公路,就大有希望了。针对四川、贵州两省的许多地方山陵起伏,但荒山秃野和盲目开垦的现象屡见不鲜的情况,他说:你们那么多山,有些应该停耕还林,可以种树种草嘛!

1985

  6 月 14 日 视察山西平朔等矿区。在山西视察期间,指出:山西要发挥自己的优势,建设好“两个宝库”——地下的黑色宝库和地上的绿色宝库。

  6 月 15 日 至 19 日 经晋东南西渡黄河进入陕西。视察陕西府谷、神木、宜川、黄龙、白水、莆城、澄城、合阳、韩城等九个县(市)。在听取府谷、神木及榆林地委负责人汇报后,指出:希望陕北能建设好两个宝库,一个是神府煤田这个地下黑色宝库,一个是乔灌(木)草的地上绿色宝库。

  △ 为陕北题词:“一定要把陕北大地变成乔灌草的绿色宝库。”

  6 月 22 日

  △ 对新华社内参《靖边县为造林种草太多而发愁》一文作出批示:转启立、杨钟同志一阅。靖边造林很好,请绿化委员会同志考察一下。如属实,我主张大奖一下。

  10 月 3 日 上午,到甘肃文县视察,听取县委书记汇报。他说:你们县总面积有七百四十万亩,好大的一块地方!全县二十一万人口,八万个劳动力。太陡的山不算,能种树的就有四百二十万亩。一个劳力平均五十亩。一人一年点种十亩地,五年就可以完成。把自己画的科学种植法草图交给刘冰,要文县负责人学习,推广科学种植法和植树种草机械。

  10 月 4 日

  △ 为甘肃陇南地区题词:“种草种树,振兴农牧,多种经营,以工致富”。

  △ 到甘肃康县视察。他说:沿途我看康县的灌木多,文县、武都灌木比你们少。你们要特别注意不要把灌木搞掉。水土保持,灌木比乔木更重要。文县、武都要特别注意保护好灌木。一般地说,植被要搞好,要乔灌草结合,在山区要草灌乔结合。他说:要多帮助农民开辟新的生产门路。在这个前提下才可以提“弃耕还林”。孤立地提“弃耕还林”是脱离群众。(注:胡耀邦当年提的“弃耕还林”,发展为现在的“退耕还林”。)

  △ 为甘肃康县题词:“创造营林致富的新经验”。

  △ 下午五时三十分,到甘肃成县视察,一下车就听取县委书记汇报。当县委书记汇报说在致力发展经济林时,他说:种草种树全国都重视,甘肃是搞得最好的。

  当说到粮食定购问题时,他说:你们山区没有粮食,就拼命搞粮,亩产不过二三百斤,结果粮食还是不够吃,植被也被破坏了。要发展多种经营,有了多种经营,农民就富起来了。

1986

  5 月 16 日 至 20 日 视察甘肃甘南、兰州、定西、平凉、庆阳。沿途听取有关地、县委的汇报,并同地县负责同志座谈讨论。他说:甘肃的工作这几年还是比较扎实的,很有成绩的。坚定不移地沿着“种草种树,发展畜牧”的路子继续奋斗。

  沿途看到这几年种草种树、发展畜牧取得的成绩和发生的变化后说:已经被实践证明的正确路子一定要坚持走下去。在听取定西地委汇报时,他说:老百姓的脸色很好,房子也不很坏,我看变化是主要的。在听取静宁县委汇报时,他说:不种草肥田,老靠广种薄收,水土破坏了,多种经营搞不起来。所以,种草种树意义重大,你没有草,畜牧业就生不了根,畜牧业发展不起来,你这个毛、肉从哪里来?

  当兰州市汇报到兰州的地形特征时,他说:兰州不能再发展了,总要有所控制。绿化要从省城带头;省城不带头,县上推不动。你这里郊区的绿化还不行。汇报到公园建设时,他说:要搞几个大的森林公园,不是几百亩的,要搞几千亩的森林公园,四季常青,大片大片的。这个可能花钱少。兴隆山一片森林还不够嘛。外国人他就有大片森林嘛!一到星期天,全家去森林公园,进行野餐。他那里的森林成片,一片一片的。现在我们的森林都是带状的。要搞几个宽的、成片的、四季常青的。五年、十年搞不起来,就搞它二十年、三十年嘛!

  汇报结束后,他说:你那个飞机场,索性把它建成一个草地公园。在昆明,我说你开辟个万亩的草地公园,各式各样都有,森林公园、草地公园。

  5 月 18 日 为甘肃定西地区题词:“旱塬斗天,草木当先,百折不挠,造福万年”。

加入收藏夹】【关闭
 
 

   
 
戳穿雨夹雪挑拨汉藏民族关系的谎...
驳雨夹雪“翻身农奴重新回到地狱...
戳穿雨夹雪关于玛多县的谎言
驳雨夹雪对西藏落实政策的攻击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