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陈四益:悼吴江
·王春喻:《中国..
·吴江:法家学说..
·邵燕祥:吴江老..
·沈宝祥:吴江在..
·胡德平:应公正..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怀念吴江 >> 回忆吴江
沈宝祥:吴江在拨乱反正中
作者:      时间:2013-01-11   来源:
 

  吴江同志是我的老领导。

  在兔年来临之际,我和二位同志一起去看望了他。九十四岁的吴江同志精神很好,思路清晰。我们一起回忆往昔,颇有感慨,也很愉快。我早有写吴江之意,这次会见,促使我立即动笔,将我经历和知道的事,略加叙述。这既是讲公道,也是还原历史。

  一、揭批 “ 四人帮 ” ,发表高水平的文章

  在 “ 文革 ” 期间,我就听说吴江同志来到了中央党校,但无缘谋面。粉碎 “ 四人帮 ” 之后,胡耀邦同志在 1977 年 3 月来中央党校主持工作。 4 月 7 日 ,由耀邦同志主持的中央党校整风会议开始,吴江和我都是参加者,但我们之间仍没有接触的机会。

  整风会议开了一个来月,与会者揭发了许多问题。胡耀邦在 5 月 5 日 的会议上,在充分肯定会议的成绩后指出,会议也有不足的地方,从思想、理论、政治上批判不够。他说,只有从思想、理论、政治上深入批判,才能在毛主席路线下搞好教学工作,不犯或少犯大的路线错误。必须要通过自己的批判,才能弄清楚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修正主义。

  在 5 月 5 日下午 的整风会议全体会议上,吴江同志就作了长篇发言,批判 “ 四人帮 ” 搞 “ 批儒评法 ” 的反党阴谋活动,他列举历史事实,揭露他们 “ 歪曲历史,把古代史按照自己的需要重新塑造,把古代史现代化,用来影射说明他们要说明的问题 ” ,为打倒以周总理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和大批老干部造舆论。吴江的发言有理有据,分析深入透辟,提高了会议的水平,使与会者受到了很大的启发。胡耀邦很赞赏他的这个发言。《中央党校简报》第 35 期作了详细报道。

  吴江以这篇发言为基础,写成题为《现代复辟派和古代变革史》的文章,在《红旗》杂志第 6 期发表。 6 月 4 日,《人民日报》从第一版开始,第二版整版,直到第三版,全文转载这篇文章,对深入揭批 “ 四人帮 ” 起了推动作用。

   6 月 4 日 上午,整风会议开全体会。会议开始,胡耀邦就说:今天早晨广播了吴江同志那篇文章的摘要,今天《人民日报》转载了。那篇文章是长文章,一万一千多字,希望各个组各个教研室好好看。据我看,我们批判 “ 四人帮 ” ,从思想理论上肃清他们放的毒,远远没有肃清。今年一年,明年一年,要好好清算 “ 四人帮 ” 在各个方面反革命的谬论。在批判他们的谬论中来提高我们自己。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破修正主义的东西,立马克思主义的东西。这就要求我们一面学习,一面研究材料。学马克思主义,一面要研究收集资料,下苦功夫,一篇好东西,有说服力,是要下苦功夫的。我们一定要按照毛主席教导我们的、《五卷》 413 页上说,现在有些文章,神气十足,但没有货色,讲不出道理,没有说服力。 “ 四人帮 ” 搞的许多文章就是装腔作势,是吓人的东西,并没有什么货色。吴江同志这篇文章据我看,很有说服力的。他是下了苦功夫的。

  在 后来的一次会议上,胡耀邦说,吴江同志的文章我是报告了华主席、叶副主席的。由此足见胡耀邦对这篇文章的重视。

  二、理论上拨乱反正的第一个行动

   1977 年 7 月 12 日,胡耀邦召开小型理论座谈会,讨论中央党校复校开学后,怎样辅导《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学习问题。吴江作了关于继续革命问题探讨的发言。胡耀邦很赞赏吴江的这个发言。

  当时,胡耀邦正和我们一起筹办《理论动态》,已经准备了几期稿子,但还没有比较理想的创刊第一期文章(当时已决定每期刊登一篇文章)。听了吴江的发言,胡耀邦立即决定以吴江的发言为基础,写成文章,作为《理论动态》的第一期文章。他对吴江说,把你的发言写成文章,在《理论动态》第一期刊登,行不行?吴江回答,行!胡耀邦又转身对我们说,现在第一期的文章有了,七月十五日出刊,以后五天出一期,逢五逢十,风雨无阻。

  七月十五日 ,《理论动态》第一期出刊,刊登的就是吴江的文章:《 “ 继续革命 ” 问题的探讨》。这篇文章对当时还作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的 “ 继续革命理论 ” 提出探讨,实际是质疑。文章认为,继续革命的主要对象应是技术革命。文章说: “ 我们要实现 ‘ 四个现代化 ’ ,不首先抓好技术革命是不行的。 ” 这同当时领导人讲的是另一个调,同题异调。文章还指出,认为继续革命就是不断反右,这不是毛泽东思想,文章说,现实情况是有 “ 左 ” ,也有右,应当是有什么反什么。这篇文章没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否定 “ 继续革命理论 ” ,但提出探讨的几个问题,都是这个理论的要害。

  《理论动态》创刊号发出以后,首先在中央党校引起强烈反响。在 7 月 19 日召开的第二次小型理论座谈会上,胡耀邦说:我们本来是讨论五卷的辅导问题,吴江同志提出如何理解继续革命问题。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是五卷的中心问题,对我也很有启发。吴江同志,再写他一篇嘛!胡耀邦又说:对吴江同志那一篇听说议论纷纷,这是好现象。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我是没有完全弄懂。探讨,继续研究,是好现象。理论问题要探讨,争论,是好现象。马克思讲,科学的入口处,好比地狱的入口处。胆怯没有用处。

  胡耀邦将这一期《理论动态》送邓小平。胡耀邦说:小平同志完全同意这篇的观点,这是我和小平同志在理论问题上的第一次接触。我还记得,在《理论动态》第一期发行几天之后,我和孟凡同志两个人在办公室,孟凡接了一个电话,他放下电话后高兴地对我说,老沈,这是中央办公厅来的电话,说小平同志看了《理论动态》后说,基本同意文章提出的问题。以后,孟凡将这件事写进了向校委汇报的 “ 汇报提纲 ” 。

  胡耀邦后来回顾这篇文章时说:理论上的拨乱反正,开始于 “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 这一口号。一九七七年七月吴江写了一篇短文《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提出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继续革命的主要内容应是文化、技术革命、生产力的革命。七七年七月那时候提出这个论点是不容易的,可以说是理论上拨乱反正的第一个行动。

  吴江撰写的《 “ 继续革命 ” 问题的探讨》一文,胡耀邦称之为理论上拨乱反正的第一个行动,也是推进思想解放的启蒙文章。实事求是地讲中国的拨乱反正史,应当提到这篇文章。

   三、牵头撰写关于 “ 三次路线斗争 ” 的提纲

  党中央要求中央党校认真总结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经验。 1977 年 12 月 2 日,胡耀邦召开的中央党校党委会专门研究这个问题。胡耀邦指定由吴江牵头,建立一个小组,撰写一个学习文件,定名为《关于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若干问题》。

  吴江和小组的同志们紧张地工作,到 1978 年 1 月中旬,就写出了第一稿。 1 月 18 日,吴江将这个文稿报送胡耀邦审阅。 1 月 20 日,胡耀邦就审阅了这个文稿,并写了如下批语: “ 路子是对头的。只是太简单了。应该意气风发地同时又严肃周详地加以充实。现在大约是 14000 字,可扩充到 30000 字。 ” 吴江等人经过努力(吴江于 3 月 6 日邀请杨西光等六位省部级学员进行座谈,征求意见),于 1978 年 4 月完成了这个文稿。

  他们在这个文件的 “ 应当遵循的指导原则 ” 部分,提出 “ 应当以实践为检验真理、辨别路线是非的标准,实事求是地进行研究。 ” 这是具有突破性的,第一,明确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第二,实践不但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也是检验路线正确与否的标准。这个文件强调,路线的正确与否,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要由实践的结果来证明。这正是当时问题的焦点所在。因为讨论 “ 三次路线斗争 ” ,就是要解决 “ 文化大革命 ” 的路线是否正确的问题。

   1978 年 4 月,胡耀邦将这个文件作为 征求意见稿 ” ,发给全校高级干部读书班、中级干部读书班、理论宣传干部培训班共八百学员,进行讨论。这是一个大胆的举措。

   四、作出 “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 的论断,并具体指导撰写文章

  各个学员小组对这个 “ 征求意见稿 ” 的讨论都很热烈。多数学员同意实践标准,不少同志以实践为标准,检验了十年 “ 文革 ” ,提出了许多尖锐的问题,甚至对 “ 文革 ” 提出根本的质疑。中央党校八百学员的讨论,是彻底否定 “ 文革 ” 的起点,也是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前奏和酝酿。

  吴江参加了学员的讨论。他发现,讨论虽然很热烈,但反映出来的情况却相当复杂,不少人认为,毛泽东思想也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即使同意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的人,对实践的理解也不很清楚。吴江同理论研究室研究组组长孙长江商量,要写文章进一步阐述这个问题。吴江决定,以 “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 为题,写一篇文章,他让孙长江执笔。 

  孙长江刚写出文章初稿,正在征求意见准备修改的时候,《光明日报》送来《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文稿(胡福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修改稿),要求帮助修改并希望在《理论动态》刊登。吴江让孙长江将这两个文稿 “ 捏在一起 ” ,题目还是用原来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孙长江很快搞出一个稿子,吴江作了修改后,即报送胡耀邦审阅,时间在 1978 年的 4 月底。胡耀邦约于 5 月初审阅批回这个文稿。吴江开列校内外专家名单,让孙长江征求意见,再作修改。吴江对这个文稿又作了不少修改。 5 月 6 日,在胡耀邦家开理论动态组会议(冯文彬、吴江参加),胡耀邦再次审阅这个文稿,并同大家一起研究,由胡耀邦拍板定稿。这篇文章在《理论动态》第 60 期刊出,日期是 1978 年 5 月 10 日。《光明日报》于 5 月 11 日作为本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发表。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发表,引发了一场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在这场大讨论中, “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 是基本语言。所谓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实际就是向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宣讲这句话,就是用这句话来推倒 “ 两个凡是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公报将这场讨论称之为 “ 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 ” 。

   “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 ,这是吴江对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基本观点的概括和表述。这句话,简练,准确,鲜明,通俗,排他性地表述了马克思主义认的实践标准。 “ 唯一标准 ” ,是这篇文章的点睛之笔。胡耀邦提出,这十几年的历史,不能根据那个文件、那个人的讲话,要看实践,这就是讲唯一标准。 “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 这样的表述,体现了胡耀邦的思想,又深化了胡耀邦的思想。

  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 “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 这句话,被历史留下来了,成为党的思想路线的重要内容,为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所掌握,成为他们辨别真伪、判断是非的根本标准。

  五、撰写重头文章,有力推进真理标准问题讨论

   1978 年 5 月 13 日,胡耀邦在他富强胡同 6 号的家里召开理论动态组会议,由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介绍那个攻击《实》文的电话内容。在随后的议论中,胡耀邦和大家一起批驳了 “ 凡是论者 ” 对《实》文的指责,吴江表示要写文章。在很短的时间内,吴江在孙长江协助下,写出了《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文稿。

  这个文稿由《解放军报》负责人送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罗瑞卿很赞赏这篇文稿,但要求再作修改加工,他提出的要求是: “ 立论要稳,无懈可击 ” 。这篇文稿在罗瑞卿和胡耀邦的指导下,修改加工定稿。

   1978 年 6 月 24 日,《解放军报》发表了《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一文,署名是:本报特约评论员。《人民日报》于同日刊登,新华社全文转发, 25 日,《光明日报》全文转载。

  《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这篇文章,有一万六千多字,是全面批驳 “ 凡是论 ” 的第一篇文章,也是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中的第二篇重点文章。

  这篇文章指出,林彪、陈伯达、 “ 四人帮 ” 搞乱了许多基本问题,最值得注意的是两个颠倒,一个,是在政治上根本颠倒敌我关系;另一个,是在思想上根本颠倒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文章进而指出,思想理论上的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不能不从理论与实践的关系这个问题开始。文章结合历史和现实,阐明了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深入批驳了 “ 凡是论者 ” 强加的所谓怀疑论、不可知论、 “ 砍旗 ” 等指责。这篇文章的发表,有力推动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

  六、在中央党校首开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课程

  中央党校复校后的第一期高中级干部轮训班,于 1978 年 4 月 30 日结业。 1978 年 5 月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开展之时,中央党校正值假期,没有学员。这年 6 月 30 日,第二期开学。开学后,从各地来的学员对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十分关心,提出不少问题,要求学校给他们讲这个问题。

  校领导决定,由吴江给学员讲真理标准问题。吴江作了充分准备,于 8 月 5 日向学员讲了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这一课。

  吴江的讲稿的题目是:《关于当前的一场讨论》,共讲了三个问题:(一)实践标准是怎样提出来的,什么性质?(二)强调实践标准,会不会减弱理论、思想、党的决议指示等等的指导作用?(三)什么是毛泽东思想,怎样对待毛泽东思想?这都是当时大家很关心又弄不大清楚的重要问题,吴江的讲稿都作了明确的回答。针对当时的实际情况,吴江在讲稿的最后说:有的地方的宣传部门还在压制下面的自发讨论,把实践标准划为禁区。现在这样干未免有有些违背历史潮流。历史潮流滚滚向前,压是压不住的,禁区迟早要被潮流冲破的。

  对于这次讲课,胡耀邦很重视,他审阅了讲稿,并加写了重要的内容。胡耀邦对这个讲课稿的评价是: “ 总的来说,很好,很好。 ”

  过了多年以后,一位毕业学员在写给我的材料中还说,他们对吴江这一课的印象很深。

  七、提出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补课的要求

   1979 年 8 月 23 日和 9 月 6 日,吴江应刘澜涛和宋仁穷二位部长的邀请,分别向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和全国组织工作座谈会的同志作关于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演讲。以后,又将这两个演讲稿整理印发(我翻阅日记发现, 9 月 10 日的记载是: “ 加工吴江在统战部的讲话记录稿 ” ,原来我是整理者)。

  吴江的这两次演讲引起新华社的重视。新华社的《内部参考》第 80 期( 1979 年 10 月 1 日),以《 吴江同志认为真理标准讨论补课重点要解决领导问题 补课要补到实处》为题,详细报道了这个讲话内容。报道说:中共中央党校副教育长吴江同志,最近分别在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和全国组织工作座谈会上谈了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他在谈了前段时间全国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经过后,又讲了关于讨论真理标准问题的补课问题。他认为:进行真理问题讨论的补课,重点要解决领导问题,补课要求补到实处。

  我以为这次补课,从思想上始终要抓住两个问题。哪两个问题呢?一个是什么是毛泽东思想?怎样对待毛泽东思想?另外一个是肃清极左路线的流毒。当前补课要解决好这两个问题。

  《内部参考》发行到地市级和中央各部的司局级,影响较大。

  八、协助胡耀邦办《理论动态》

   1979 年 12 月,胡耀邦被任命为中共中央组织部长,以后的工作重点到组织部,但他放不下《理论动态》。 1978 年 12 月 17 日,胡耀邦召集理论动态组同志开会,开始就说:

  我后天到组织部上班。

  要满怀信心地提高、前进,一切要延期、降低的想法,都是不符合实际的,第一,从这个范围来讲,人越来越多,水平越来越高,第二,我们的 “ 朋友遍天下 ” ,投稿的人越来越多,第三,马文瑞同志来了,吴江也抽出时间来,第四,我还和大家共命运。有此四条,应该继续前进,不要后退;应该提高,不能降低。降低的担忧是没有根据的。

  从此以后,吴江就承担了具体领导《理论动态》的工作,实际上是协助胡耀邦办这个刊物,前后有四年多时间。

  依照胡耀邦的提议, 1978 年 4 月,中央党校组建了理论研究室,吴江任主任。理论动态组成为理论研究室的一个机构,而且是重点。在这四年多时间中,吴江出题目,设计写作方案,修改文稿,为办好《理论动态》倾注了很多心力,是胡耀邦的得力助手。

  在拨乱反正中,《理论动态》有多篇章文章遭到非议和指责,吴江也未能幸免。我作为参与者和知情人,很清楚,那些指责都是不实之词。

  吴江是哲学家,在中央党校先任哲学教研室主任,后又任理论研究室主任、副教育长,他的工作内容很多,他的学术活动和学术成果很多,以上所述,仅是我所接触所知的一些事。

  吴江同志是一位学识丰富、思想深邃、能够独立思考的学者。在胡耀邦同志这样的领导人的直接领导下,他的才华得到了较好的发挥。怀才知遇,值得庆幸。

  胡耀邦同志 1979 年 1 月在中央党校的一次讲话中说:这两年多以来,多少同志,多少英雄夜以继日地用全部精力,为拨乱反正、扭转乾坤作出了贡献。吴江同志无疑是作出了独特贡献的人。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德平:应公正对待党的干部
沈宝祥:吴江在拨乱反正中
邵燕祥:吴江老矣,犹著新书
王春喻:《中国封建意识形态研究...
陈四益:悼吴江
吴江:法家学说的历史演变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