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阻止第二..
·“实践标准”讨..
·纪念胡耀邦九十..
·致邓力群同志的..
·《十年的路——..
·1979年理论工作..
·我经历的一场突..
·忆故人秦川 谈..
·我所经历的真理..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怀念吴江 >> 追往忆人
忆故人秦川 谈习仲勋二三事
作者:      时间:2013-01-11   来源:
 

  习仲勋同志久病后已于 2002 年 5 月 24 日谢世。秦川同志亦于 2003 年 1 月 29 日突然猝亡。我也已经是耄耋之年。但有一件与这两位故人有关的必须做的事我却一直没有完成,心里十分过意不去,因此觉得有必要写一篇短文说一下。
  我以前未曾见过习仲勋,只是在 1982 年因为一桩“左派”整人事件我同他有过书面接触,即书面向他并书记处报告事件经过和请求处理意见 ( 他那时任常务书记 ) 。几年后他病倒了,而且一病多年,久住在深圳。我离休后因老伴邱晴在香港工作,就有机会赴香港暂住,有时路经深圳。邱晴和习老一家人相识,所以过深圳时她不止一次到习家探望,我均未陪同前去,原因之一是怕习老若听到我的名字 ( 若他的记忆恢复较好的话 ) 会勾起对过去不愉快事件的回忆,于他的病体不利。只在 2000 年我随邱晴去过一次,得见习老一面 ( 这是初见,也是最后一面 ) ,见他身体恢复得不错,很高兴。这次习夫人齐大姐交给我一个任务,叫我务必写一写仲勋,并送我一本《习仲勋文选》。她再三嘱托,我只好答应下来。
  这无疑是一件应该做的事,但对我来说也是一件难事,因为我从未在仲勋同志领导下工作过,也不认识曾在他左右工作过的人。回到北京,我思量再三,想起一个人,那就是秦川。秦川抗战胜利前后都在西北地区工作。中央成立西北局,习仲勋担任西北局第二书记 ( 第一书记为彭德怀 ) 并实际主持西北局日常工作的时候,秦川就在西北局宣传部任秘书长职;两人后来都调到北京,他们仍有直接联系,或仍有直接的工作关系。所以我认定,知习仲勋者,秦川也。
  我认识秦川也较晚,是在秦川出任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的时候。他一上任找我为《人民日报》写文章就惹过一次麻烦,这倒增加了我们之间的交往。我接受写仲勋的任务时他已经从岗位上退下来了。我问他能否帮我回忆一下仲勋的事及其为人的特点。他有点好奇地望了我一会后说 : 我现在记忆力也不行了,只能随便谈一点。我们的谈话确实是两个老人之间的漫谈、杂谈,思维和话题都缺乏连贯性。这次,他一开口便说 : “仲勋同志是我所遇到过的领导人中间确有民主作风的人,在工作上他绝不发号施令包办代替,就是中央布置下来的任务,是哪个部门的事他就叫哪个部门自己先拿主意、定方案,有时宣传部长不在家,他就叫我这个秘书长拿主意……”他沉吟了一会,又突然说 : “说到为人嘛,我告诉你一件事,大约在胡耀邦去职后的一个晚上,我和仲勋在中南海散步,只我们两人,走着走着他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 : ‘我这个人呀,一辈子没有整过人,一辈子没有犯‘左’的错误。’他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两句,我一时摸不着头脑,但事后想想,事实确实如此!你想,像他这样的人,一辈子经历了那么多事,其中有不少时候党内生活不正常,他心里不知道埋藏着多少郁结和感慨,这两句听来没头没脑的话,其实分量很重。你想,我们党内,一辈子没有整过人的人有几个?大家知道彭老总是党内挨整很凶的一个,但彭在主持军委工作期间也曾错整过刘伯承、粟裕等名将啊!什么这个路线、那个路线,谁说得清楚。我细细想了一下,仲勋历史上确实没有整过人,他对任意整人十分厌恶。这样的人历史上应该浓重写一笔。”
  他说最后一句话时似乎有点激动。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漫谈。我临走时试着给他留下个题目,我说 : 中国有五十多个民族,少数民族多在西北地区,安定西北、建设西北,首先要注意处理好少数民族问题,尤其是西藏、新疆的问题。听说仲勋在处理西北少数民族问题上有特殊贡献,你能否谈谈这个问题?他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次我去,他果然有所准备,拿出一份材料,说等我看后他再讲一个故事。
  这个材料,是记载解放初期西北地区平叛的事,当时领导这项工作的正是仲勋同志。其中写了这样一件具体事 : 青海省黄河上游两岸住着一个昂拉部落,辖区内共七座喇嘛寺院,几个庄子,约八千人。昂拉部落的第十二代千户是项谦。刚解放,藏族人民对共产党不了解,项谦更是心存疑虑。青海马步芳残部发动内乱被迅速平息了。平叛之后,漏网的叛乱分子拉拢项谦,怂恿其叛乱并出任所谓“反共救国军”第二军军长。这是藏族部落头人领导的叛乱。这时习仲勋指示,必须正确解决昂拉叛乱,这件事不仅对解放昂拉藏族同胞关系重大,而且关系到青海工作全局,甚至对甘、川、康藏区,乃至西藏也有重大影响。他要求必须坚持在充分军事准备基础上以政治争取为主的方针,务必要用和平方式解决。对于项谦必须反复争取,实行特别宽大政策。在这场斗争中,项谦反反复复,经过十多次争取,费时两年零七个月。习仲勋派出包括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藏传佛教大师喜饶嘉措在内的人前往劝说,项谦最后终于回到昂拉,归向人民政府。毛泽东对此十分赞赏,说 : “诸葛亮有个七擒七放,我们还多,来个十擒十放。”后来毛泽东还当着习仲勋的面说过 : “你真厉害,诸葛亮七擒孟获,你比诸葛亮还厉害!”秦川说,这虽是一件具体事,但反映出一个重大问题。那时西北地区少数民族工作做得好,仲勋是立了大功的。这也可能是他一生工作中的一个亮点。
  我要说的另一件有关西北的事是新疆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 : 建国初提出西北土改问题时,中央和西北局特别指示新疆的土改工作押后,即当时先不搞土改。但是,新疆区党委不但拒不执行此项重要决定,反而提前进行土改,乱捕 ( 包括处死 ) 当地少数民族及宗教界的一些重要人士,以致将局面搞乱,并出现逃亡浪潮。西北局严令制止并上报中央。毛泽东对此事大为震怒,将区党委负责人召到北京进行了严厉批评,责令他们改正错误并改组区党委。除撤换区党委主要负责人外,毛泽东还两次交待仲勋要将另一位负责人开除出党,措辞严厉。当时仲勋对此事因特殊原因作了冷处理,未将此人开除出党,最后只以暂时降级使用了事。秦川向我强调说明,这是仲勋亲口对他说的。
  习仲勋逝世后,我想起新疆事件的处理和仲勋的两句自白,感到颇重要,有必要请秦川留下书面记述。为此我于 2002 年 6 月 8 日致信秦川,秦当即于 12 日复信亲笔记述了上述两件事。
  我正庆幸找秦川是找对了,从他那里至少可以再了解一些情况或取得其他线索,却万万没有想到, 2003 年 1 月底,继习仲勋之后,秦川亦遽归道山,我们的谈话就此永远中断了。我只能将这两次谈话整理出来提供给读者,作为对这两位值得尊敬的故人的纪念。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改革开放:风雨兼程三十年
关于党与马克思主义科学的关系一...
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
《十年的路——和胡耀邦相处的日...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记一一实...
致邓力群同志的信
纪念胡耀邦九十诞辰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