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保育钧:大丈夫..
·纪念一个讲真话..
·保育钧:不信东..
·保育钧与温州的..
·保育钧:为民企..
·忆保育钧|拍板..
·“私产入宪”推..
·保育钧的性情人..
·保育钧:民企争..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痛悼保育钧 >> 痛悼保育钧
保育钧:我们在农村、农民的问题上犯了不少错误
作者:      时间:2016-06-01   来源:腾讯财经
 

201632225日,博鳌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在海南博鳌召开,主题为“亚洲新未来:新活力与新愿景”。

在“乡村建设与治理”论坛上,经济研究人员、北京辽宁企业商会名誉会长保育钧表示,建国以来60年来,我们在农业、农村、农民的问题上犯了不少错误。

现在乡村建设和治理要紧紧抓住三个大问题:第一,产权问题。农民确权、土地承包权,确权、登记,让它流转,农民有经营的主体。这是第一条,不展开了。第二,农村基础设施欠帐太多。公路、厕所、卫生,包括医疗,这些欠帐太多。包括现在互联网。包括物联、流通,基础设施欠帐太多。第三,根本问题是要培养一批现代农民、现代农业经营团队。

农民是一个沉默的群体,把一个沉默群体变成可以自主发言的群体。我就讲三条:第一,产权明晰,让农民真正成为土地主人。第二,基础设施补上。第三,有一个新的经营主体,那就是现代农业的经营者,这就包括工商资本。现在十三五规划讲的多好啊,这些谁来干啊,谁去投资,光靠农民不行,必须工商资本下去。

以下为文字实录:

保育钧:中国农民太苦了。我们新中国也是靠农民打下来的天下,但是我们欠他们的太多了。所以需要我们全社会对他们极大的关注。

李昌平:我是渔民的孩子,我参加高考以后报了一个专业叫农业机械化专业。当时我家里人说你要报医学专业,我觉得也可以。最后我选择了农业机械化,那是因为我当时读书的时候,我们那个地方有拖拉机、抽水机,发现这个东西生产效率真高。手工的时候太辛苦了。我还是相信一定要有现代的技术来改变农村,所以选择了农业机械化专业。毕业后我放弃了留在城市里工作的机会,去公社里当团委副书记。我当时想法,农民体力劳动太重了,应该要改变他们命运,85年当乡村党委书记,85年的时候,农村一天一个样,非常好。种30亩地、养30头猪,就是专业化、万元户。一家人过得非常好,比城里好。1万元可以起两栋房子。2000年我当第四任党委书记的时候,一个农民要交人头费、水费,一个人700元。老人要交,孩子也要交。我后来发生这个完全不靠谱。到现在照样30亩地、30头猪,养活不起一家人了,所以越搞越糊涂了,所以搞不清楚才搞这个事情。

廖晓义:我作为一个四川大学教师和中国社科院学者,我可能对农村问题的考虑比较习惯性从文明的角度。其实农村是城市的母体,农村是中国的根。这件事情,我们都会承认这一点。梁漱溟先生也提出农村是中国有形的根,道德文化是中国无形的根。当这个根出问题的时候,这棵大树会怎么样?当年有一个灾后重建的机会,08年的时候带团队下去,基本上在农村一线做乡村建设。谢谢!

仇保兴:我关心农村,一个是我们职责所在。同时为什么几十年如一日重视农村。农民是一个沉默的主体,我们政府最容易在农村、农业方面好心办坏事。因为城里人要是办一个坏事,都是知识分子可以奋起争取。农民历朝历代都希望有一个青天为我们管事、为他们主事。历来,我们在三农问题上颠三倒四,犯的错误,快步进入人民公社,大办食堂,然后再接着大炼钢,小四青,还不时来一段机械化。其实都对农民、农业、农村造成极大伤害。所以我们关注农村就是要尽可能减少这种好心办坏事,让我们举国之力能够用在农民、农村、农业真正需要的那个方面去,这是我的一个出发点。

主持人(艾诚):今天聊这个话题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乡村建设。中国100年进程中非常重要的话题,但是沉沉浮浮100年都没有办法破解。咱们老话题出新思想。

温铁军:谢谢你提到这个老话题,也谢谢保育钧先生刚才讲到2030年代,清末的时候中国早期的有一定自觉性的知识分子就已经开始强调乡村建设。乡村建设是一个确定的概念,甚至应该用农村复兴这样的概念,代表着是100年来有自觉性的知识分子对现代主义的反思甚至是批判。我只是觉得到我们这代人,这种自觉性、这种理性的反思不应该就此放弃。所以我作为一个学者,希望能够用我们的研究、我们的行动把这百年的反思继承下来。谢谢!主持人(艾诚):虽然是一个百年老话题,但是梳理一下,党的工作一直把三农问题作为重中之重,中央连续出了131号解决解决三农问题,但是到底是怎么阻碍了乡村发展呢?诸位不妨从你们关注的领域讲起。

保育钧:我觉得建国以来60年来,我们在农业、农村、农民的问题上犯了不少错误,要承认这一条。现在有条件来谈,乡村建设在现在背景下离不开农业现代化。离开农业现代化就没有依据了。所以现在乡村建设和治理要紧紧抓住三个大问题:第一,产权问题。农民确权、土地承包权,确权、登记,让它流转,农民有经营的主体。这是第一条,不展开了。第二,农村基础设施欠帐太多。公路、厕所、卫生,包括医疗,这些欠帐太多。包括现在互联网。包括物联、流通,基础设施欠帐太多。第三,根本问题是要培养一批现代农民、现代农业经营团队。农民是一个沉默的群体,把一个沉默群体变成可以自主发言的群体。我就讲三条:第一,产权明晰,让农民真正成为土地主人。第二,基础设施补上。第三,有一个新的经营主体,那就是现代农业的经营者,这就包括工商资本。现在十三五规划讲的多好啊,这些谁来干啊,谁去投资,光靠农民不行,必须工商资本下去。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编者按】
保育钧:知识分子政策大转弯
胡耀邦:为什么对知识分子不再提...
人民日报评论:完整地准确地理解...
人民日报:把“四人帮”颠倒了的...
保育钧:我们在农村、农民的问题...
保育钧:要用朱镕基同志那个劲头...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