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保育钧:大丈夫..
·纪念一个讲真话..
·保育钧:不信东..
·保育钧与温州的..
·保育钧:为民企..
·忆保育钧|拍板..
·“私产入宪”推..
·保育钧的性情人..
·保育钧:民企争..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痛悼保育钧 >> 痛悼保育钧
保育钧——一代报人的改革情怀
作者:      时间:2016-06-01   来源:人民网
 

531,事儿姐早上一上班就听说了一个悲痛的消息,人民日报社前副总编辑保育钧因病于今日凌晨117分在北京去世。报社有人回忆,“听过他的大嗓门,见过他高高的身影,那时认识他的人都称他为‘大保’”。

1966年到1996年,30年时间,保育钧在人民日报社历任记者、编辑、科教部主任、副总编辑等职,写过不少名篇佳作,见证了历史,记录了时代。事儿姐翻找出他当年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过的文章,和大家一同回忆这位老报人的新闻生涯。

参与发出“拨乱反正”第一声

根据保育钧当年的研究生,现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介绍,当年,胡耀邦组织撰写《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保育钧是研究讨论的参与者之一,文章于1977107在人民日报发表,被称为“拨乱反正第一声”。

“文革”之后,邓小平复出抓科学教育,保育钧作为政文部主任,根据报社领导指示,特设科教组配合小平工作。根据对参加过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的同志的采访,他把当年“四人帮”如何炮制《纪要》的过程,写成内参(《情况汇编(特刊)》第628期),否定了对教育系统的“两个估计”,一定程度上促成了高考的顺利恢复。 

推动尊重知识分子

197914《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了署名为“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完整地准确地理解党的知识分子政策》。这是保育钧根据胡耀邦19781010114两次会议发言整理而成。文章发表之后,全国开始了规模浩大的为知识分子正名的浪潮,以“充分信任,放手使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代替了“团结、教育、改造”陈旧的知识分子政策方针,大批知识分子得以重用。

事儿姐还找到了保育钧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有代表性的相关文章。比如,在上世纪80年代,他曾经写过《一位发明者的遭遇》,刊登于人民日报19811133版。文章讲述了一位获得国家发明奖的副教授,却在得奖一年多后得了精神病。文章希望能够借此引起国家和社会对知识分子命运的尊重与重视。 

为改革鼓呼

中央推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之后,保育钧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很多支持改革开放的文章。比如,1982323版刊登的人物专访《志在改革——访中医研究院院长季钟朴》;19857301版头条《开放改革开拓了深圳特区建设新局面》;1992年,小平南方谈话后,618头版介绍深圳经验的通讯《共识引起共鸣——评述今年深圳考察热》,以及19934111版介绍海南变化的报道《刮目看海南——写在海南建省办特区五周年之际》。

重读这些文章,我们能感受到一股改革奋进的激情。在报人的笔下,有卫生部中医研究院院长季钟朴在困难面前依然积极向上的坚韧精神;有保持良好发展势头,敢闯敢干,向着经济目标大步前进的特区典型;也有海南地区发展的务实作风与崭新姿态。

事儿姐发现,保育钧一直在用文章描绘祖国发展的美好图景,唤起人们对改革的不断关注。正可谓妙手著文章,传播正能量。

继续为经济发展发声

保育钧在1996年调入工商联后,推进了很多新政策,特别是对民营经济的发展做了很大努力。

人民日报2007612政治版刊登了一篇对话文章《新阶层怎么看自身》,邀请新社会阶层人士参与对话,由保育钧担任点评人。那时他已离开新闻战线,任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但他仍然在报纸上为中国社会的健康发展不断发声,也对当时出现的一些社会问题表现出了忧虑。他提到:“新社会阶层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是市场主体多元化的产物,他们是新生产力的代表之一,为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理应受到社会的理解和尊重。”“应当承认,对新社会阶层的成熟度不可过高估计。他们出现的时间短,成员构成比较复杂……世界观、文化素养以及价值取向都比较复杂。他们的健康发展,还需要社会更多的理解、支持和引导。”保育钧的点评语重心长。

201245,人民日报经济版“感言”栏目推出“特别策划·民间金融与银行业开放”,其中刊发了保育钧的感言:《探索民资办银行是个好开头》。

昨天的新闻就是今天的历史。保育钧的很多文章仍对当下社会具有启发意义。

今天,我们就用他30年前的一篇短评,与他告别,祝老报人一路走好,也借此与新闻人共勉,希望可以不辱媒体使命。这篇短评的标题是《闲话“著名的××家” 》,刊载于人民日报198658头版“今日谈”栏目。全文如下:

报刊、广播、电视中经常出现“著名的××家”。作者的本意,恐怕是为了昭示被介绍者的知名度,这类词用滥了,就容易使人产生一种不实在、不舒服的感觉。既已“著名”,何必再加“著名”?如果并不“著名”,硬给“著名”封号,岂非虚妄?

我绝不反对宣传名家。建设两个文明,名家多多益善。新闻媒介最有责任向社会如实地介绍名家的建树和贡献。但是,名家之所以得到社会的承认,首先是靠他们事业上的成就和对社会的贡献,其次才是靠新闻媒介恰如其分的报道和评介。不顾客观事实,滥用溢美之词,胡乱给人加上一串廉价的称号,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对于被表扬、被介绍者,它无异于揠苗助长,帮倒忙。对于广大读者、听众和观众,它至少给人以不实事求是之感。

溢美之词,是文风不正的一种表现。应该端正一下。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编者按】
保育钧:知识分子政策大转弯
胡耀邦:为什么对知识分子不再提...
人民日报评论:完整地准确地理解...
人民日报:把“四人帮”颠倒了的...
保育钧:我们在农村、农民的问题...
保育钧:要用朱镕基同志那个劲头...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