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保育钧:大丈夫..
·纪念一个讲真话..
·保育钧:不信东..
·保育钧与温州的..
·保育钧:为民企..
·忆保育钧|拍板..
·“私产入宪”推..
·保育钧的性情人..
·保育钧:民企争..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痛悼保育钧 >> 痛悼保育钧
保育钧:民企争来争去争平等而已,从来不是争特权
作者:      时间:2016-06-01   来源:经济观察报
 

知名报人、前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531日凌晨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74岁。他曾说过:“打破国企垄断,让民营企业获得与国企平等的发展机会与地位是我的理想。”时代巨变的洪流中,坚守初心,犹如傲骨凌霜。唯有守护最初梦想的毅力和勇气,才是推动国家进步的力量。

1996年,保育钧从《人民日报》副总编调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这一年他54岁。后来他说,工作变动的跨度太大,实在难以适应。

保育钧迎来了生命中的一大转折。刚到工商联的时候,有好心的朋友对他说,工商联是个“是非之地”,左边一道坎,右边一个坑,稍不小心,就会掉进坑里或被坎儿绊倒。他的意思是,工商联处于姓社姓资的是非中心,提醒他说话要小心,不要惹事生非,授人以柄。也有朋友点拨他:“能模糊就尽可能模糊,千万不能太较真儿。”

1996年,非公有制经济还是一个敏感话题,全国工商联因为被看作是非公经济代言人,也处于漩涡中心。一向以性格直率闻名,又以性格直率而颇多波折的保育钧这次会听朋友的劝告吗?

2002年,当他离开工商联的时候,他以一本《呼唤理解》回答了朋友的劝告。在这本书的序言中,他说,是非之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讲是非,搬弄是非。“当大是大非的问题摆到了我们面前的时候,你不由自主地要辩一辩是非曲直,呼唤更多的人们理解民营企业。”

保育钧的生命从此与民营经济结缘。在各种场合,他自称是“民营经济的研究者”。他每年有150天都泡在下面,他喜欢到企业走走看看,跟企业家聊天,因为他觉得,只有这样才可以了解到真实的情况。他在各种场合宣讲民营经济,呼吁为民营经济落实公平待遇,打破垄断。

2006年,64岁的保育钧依然个性张扬,在任何时候,他都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这或许跟他的民族个性有关。他是蒙古族人,虽然生在南通,行事风格却有着北方民族的豪爽。在外人眼中,他还是像当年一样,是一门火力强劲的“大炮”。

但是,2006年的保育钧似乎甩不开那种无奈。2000年,在中央党校学习的保育钧用了3个月的时间,写成了一篇长文,在这篇题为《不可逾越的历史阶段,不可歧视的重要部分》的长文中,他试图回答这样的问题:在新中国成立几十年后,在消灭了私有经济几十年后,为什么还要发展私有经济?现在的私企业主究竟是什么人?他把这篇文章作为毕业论文送请老师和单位领导指正,结果如石沉大海,既没有正面回应,也没有反面的回应。

那时候的无奈似乎现在也依然伴随着他。“有时候,我真的是很无奈啊。”不过这样的情绪在他身上似乎只是几秒钟的事情,转瞬即逝。

他感慨“现在为民营经济说话的人确实不多”。“现在官场上和我呼应的人太少太少了。”他说,“现在好多官员都怕我,他们觉得这个家伙老是提一些让政府作难的事情,老是说一些政府不爱听的话。企业家和我呼应的倒是很多,但是这很难变成政府部门的政策和法规啊。”

不过他依然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在他看来,民营经济是推动中国市场化改革的主要力量之一。所以他没有选择沉默。“因为这方面的声音太小了,我不讲话,声音就更小了。”他说。

作为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的会长,他的无奈还在于,2002年,他在呼唤全社会都来理解民营经济,因为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非常渴望社会能够正确的理解他们,四年过去,他说,现在,是我们这些研究私营企业的人都不被理解,都需要理解。

2002年结集的那本《呼唤理解》中,他所提到的很多问题,比如私人产权保护,打破体制性的、行政性的垄断,即使在今天也仍然困扰着民营企业。所以,他说,有些大是大非的问题,看起来是解决了,但是根本上还是没有解决。

“地方政府领导重视民营经济,很多都是从实用主义出发,要解决税收、解决就业问题需要民营经济,他并不是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并不是从转变增长方式,走向民主法制的和谐社会这个高度来看民营经济的。”

在保育钧看来,在社会利益主体已经多元化的情况下,利益博弈是必然的,现在的问题是,民营经济说话的机会太少了,他们的声音很难被人听到。他说,在各级政府领导视野里的企业多是大企业,解决税收,解决就业,包括公益事业,都是大企业。绝大多数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企业,经营状况不好,这是领导看不到的。这些企业,它们要求平等,反映自己意见的呼声,很多时候没有被听到。这些人都被忽略了,“他们是被忽略的大多数”。

很多人把保育钧看作民营经济的鼓吹者。不过保育钧自己说,他同样是民营企业的批评者。他说,我既替民营企业争取平等的地位,又不停地指出他们自身的问题。我从来不说民营经济好的就像一朵花。私营企业存在许多问题,不规范的事情多得很。他说:“我毫不客气,我说你们争来争去争平等而已,从来不是争特权。”

刊于200612月《经济观察报》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编者按】
保育钧:知识分子政策大转弯
胡耀邦:为什么对知识分子不再提...
人民日报评论:完整地准确地理解...
人民日报:把“四人帮”颠倒了的...
保育钧:我们在农村、农民的问题...
保育钧:要用朱镕基同志那个劲头...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