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保育钧:大丈夫..
·纪念一个讲真话..
·保育钧:不信东..
·保育钧与温州的..
·保育钧:为民企..
·忆保育钧|拍板..
·“私产入宪”推..
·保育钧的性情人..
·保育钧:民企争..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痛悼保育钧 >> 痛悼保育钧
“私产入宪”推行者保育钧走了 民企再无“保大炮”
作者:      时间:2016-06-01   来源:腾讯网
 

531凌晨,前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原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保育钧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74岁。据了解,保育钧在出席今年3月博鳌亚洲论坛返京后不久,因身体状况不适入院治疗,经诊断已是肺癌晚期。

1942年出生的保育钧,曾任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人民日报副总编兼秘书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其长期致力于争取中国民企公平发展的地位,曾两促“私产入宪”,由于直率敢言,被媒体称为“保大炮”。即便在现在,“保大炮”呼吁的内容依然算是超前。而在相熟的人眼里,他对世事并不苛刻,喜欢开玩笑,以至于当有人称其“大保”时,他总会笑逐言开。

10多年前,记者就开始接触保育钧,彼时,“民营经济36条”轰轰烈烈在全国铺开,全国民企一时热血沸腾,自愿为民企代言的大保忽然忙碌起来,有时一天参加多个会,不同城市间飞来飞去。但令人遗憾的是,即便加上后来的新“36条”推出,再到如今推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民企的玻璃门和天花板依然存在。

“私产入宪”推行者

在百度搜索“保育钧”三个字,可以得到61万条搜索结果,其中,与这个名字联系起来的近八成关键词是:民间资本、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和民营经济。

20年来,保育钧一直在为民企鼓与呼,他曾表示:“打破国企垄断,让民企获得与国企平等的发展机会与地位是我的理想。”他还发表过“民企要断掉跟权力拉近乎的念头”、“政商关系问题就是真正把权利关到笼子里,简政放权、公开透明、权利清单,真正为企业服务”等观点。

1996年之前,保育钧一直在《人民日报》工作,特别是改革开放初期,会涉及到私营企业相关的文章,那时,保育钧就觉得民企的发展举步维艰,很多政策摇摆不定,民营企业家的命运也起伏不定,但只是认为支持民营发展是必要的,在理论上并没有太多的探究。

1996年,保育钧被“交流”到全国工商联任副主席。正是在那段时期,保育钧开始认真思考“社会主义为什么发展私营企业”的话题,期间,保育钧做得最大胆的事情是两提“私产入宪”。那个时间段恰逢“十五大”前后,中国正处在公有制与私有制的大辩论中,非公有制经济、民营经济还是“敏感词汇”。

1997年,全国民企发展到近70万家,同年,中共“十五大”在所有制理论方面也取得了新突破,承认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确立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

保育钧认为,既然承认了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就要公有与非公有一视同仁、共同发展,公有财产与私有财产一起保护,“只有把私企的私有财产正当性写入法律,私营企业主才会有安全感,他们才会安心踏实地发展企业。”

19983月,保育钧以全国工商联的名义向全国政协提案,明确提出共有财产和私有财产一起保护。在当时,提案私产入宪仍需很大的勇气,果不其然,一些人拿提案作文章,结果提案没有被采纳。但保育钧并不死心,此后的20023月,保育钧以《健全财产法律制度,加强私有财产保护》为题,作为工商联团体提案,再次向全国政协提交,明确建议“保护公民私有财产权,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非法侵占或者破坏个人私有财产。”

终于,2004年,全国人大通过宪法修正案,保护合法私有财产。

此后,保育钧在其回忆录《我这四十年》中提到这段经历时说,“风口浪尖上,树欲静而风不止……喝了几口水,没淹死,没趴下,踉踉跄跄,过了一关又一关,总算站住了。”

20年为民企鸣不平

保育钧见证了这一变迁历程,有一些事件,他本身就是当事人。他认为,中国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需要观念和政策的双向改革,彻底摒弃对民企的偏见,为民企创造更公平的商业环境。

2008年,保育钧从全国工商联退休,当时,他已66岁,转而又担任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此时,“保大炮”的威力不减反增,发声更加尖锐了。

8年前的一天,保育钧在位于朝阳区健翔山庄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按照国家对党政领导干部办公室面积的规定来看,他的办公室与其当时的身份有很大差距,屋内的办公桌基本占去了三分一的位置,剩下只能勉强放置一个书柜和一个沙发。本来约好14点的采访,最终由于他突如其来的事务被拖延到了16点。

“对不起了,各种事情需要处理,问题只要是涉及民企的,后面的时间都是你的。”保育钧身材魁梧,声音洪亮,无论是站着还是坐着,说话都很有底气。而采访中每每涉及到民企遇到的不公平待遇时,保育钧总是掩饰不住激动的情绪,以至于,他不得已以站起来踱步的方式来平复自己的情绪,而他的观点,更是如大炮般向民企遭受的各种歧视轰炸。

据报道,保育钧一次在参加会时,后面坐着一众民营企业家,对面是国家某部委官员,以及一众国企领导。对话开始,对面说,“我们一直都很支持民企。”话音未落,保育钧立即把话堵了回去:”我最讨厌说假话空话。我们说点真话行不行?”

2012年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保育钧也曾为轰动一时的“吴英案”公开发表观点,“吴英案是银行机构不合理,监管不到位的结果,所以处理这个案子不能简单地判她死刑。”

此后,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说,这些旧事不搞清楚,民营企业家法律地位不能保证,打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旗号可能走偏。

保育钧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这辈子最放不下的事情就是为民企争取平等的发展地位。”如今,保育钧辞世,民营企业失去了一尊“大将军炮”。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编者按】
保育钧:知识分子政策大转弯
胡耀邦:为什么对知识分子不再提...
人民日报评论:完整地准确地理解...
人民日报:把“四人帮”颠倒了的...
保育钧:我们在农村、农民的问题...
保育钧:要用朱镕基同志那个劲头...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