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任仲夷:因为梦..
·任仲夷:先驱的..
·任仲夷主政广东
·任仲夷的最后日..
·任仲夷主政广东
·任仲夷在辽宁拨..
·致敬任仲夷:大..
·我和任仲夷曾被..
·任仲夷的自嘲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纪念任仲夷诞辰100周年 >> 纪念任仲夷诞辰
任仲夷建言胡耀邦
作者:      时间:2014-09-19   来源:
 

 

    19832月上旬,胡耀邦来深圳考察,梁湘提出邮电部门没钱投资又拒绝引进外资。对此,胡耀邦和任仲夷有一番精彩对话:

  胡耀邦说:“(这就好比)‘林冲投奔王伦,王伦不要’。全副武装带来你都不收编,那我只好自己搞一个二郎山,‘落草为王’!”

  任仲夷接着说:“要办好经济特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落草为王“,让梁湘同志当‘深督’(意指有自治权)!”

  ―――记录人:邹旭东,67岁,中共深圳市委原书记梁湘的秘书,后任深圳市司法局局长。

 

  在南国冬日的暖阳下,邹旭东近日频频翻阅自己的笔记本。厚厚的一摞,有48本之多。这些笔记本的记录时间是1981年到1985年,很多内容鲜为人知,堪称一部深圳“创业秘史”。

  邹旭东是深圳市委原书记梁湘的秘书(后任深圳市司法局局长)。

  摩挲着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67岁的老人感慨创业的艰难与激情,更怀念笔记本中频频出现的一个名字:任仲夷。“仲夷同志选择了广东人民,广东人民选择了仲夷同志。这种血肉交融的历史怎么可以轻易忽略呢?”

  “我们广东人的福气”听说任仲夷来粤,在东北的广东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1980年,邹旭东从广东省委调到深圳市委工作。不久,他突然接到了一封沈阳来信。来信人是他的一位揭西老乡,从1953年起就在沈阳一家军工企业工作。多年未通音信,这次突然来信让邹旭东非常错愕。更让他意外的是,信的内容无关私事,竟只为向他透露一个消息:听说任仲夷要来广东工作了!并历数了任仲夷在辽宁的作为和口碑。这位远在东北的广东人抑制不住激动,在信中告诉邹旭东:任仲夷来广东,“这是我们广东人的福气!”

  这让邹旭东对这位即将到来的省委第一书记充满了期待。

  1981118,任仲夷飞赴广州。没过几天,他就到深圳调研。

  邹旭东说,任仲夷幽默的话语、开明的作风、高超的领导风格让深圳的干部非常折服。在当天的笔记本中,邹旭东记录着:任仲夷勉励特区干部“思想要更加解放,团结一致、同心同德,为特区建设作出贡献”。

  “当时,深圳的干部来自四面八方,在一些问题上存在着严重分歧,今天回过头去看,仲夷同志的指示确实非常及时”,邹旭东说。1981年,广东的改革开放工作迅猛发展,深圳也认真贯彻落实任仲夷提出的“特殊政策真特殊,灵活措施真灵活,先走一步真先走”的方针,“各项基础建设蓬勃开展,改革工作进一步向前推进,引进外资工作出现了良好的势头”。

  严峻的1982任仲夷“二进宫”回来,把“杀气腾腾”变成“热气腾腾”

  可是,到了1982年初,全省形势急遽变化,深圳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首先是一些沿海地区出现了较突出的走私和倒卖进口消费品之风,引起中央重视。111,中央发出《紧急通知》,接着又在京召开广东、福建两省会议。不久,再次要求任仲夷赴京汇报贯彻情况,并向中央作检讨(即社会上流传甚广的“二进宫”)。

  邹旭东说,在此期间,深圳市委还收到了一份发至全国各省军级单位的文件,名字就叫《旧中国租界的由来》。“联想到社会上的各种议论,这是影射我们不要把特区变成旧中国的租界”。政治气氛骤然紧张!

  “我们都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邹旭东说,就连平时敢想敢干、敢冒风险的硬汉梁湘,也紧锁双眉、心情凝重,说话少了,经常长时间地陷入深思。有一次,在与梁湘一起散步时,邹旭东说:“解放都三十年了,政权也牢牢掌握在共产党手中,怎么可能会变成租界呢?”梁湘看了他一眼,默然无语。

  就在一片肃杀的气氛中,任仲夷“二进宫”回来。很多干部吃惊地发现,任仲夷看上去没什么变化,而且,在传达中央精神的会议上,硬是把气氛由“杀气腾腾”变成了“热气腾腾”,而且对深圳改革倾注了更多心血。

  邹旭东说,1982年是深圳特区极不寻常的一年,也是任仲夷对深圳关心最多的一年。根据他保留的笔记本上的不完全记录,仅上半年时间,除了贯彻全省地市委书记会议精神外,梁湘传达任仲夷对深圳的工作指示就有三次,任仲夷本人来深圳作正式调研一次。此外,任仲夷还至少两次以到深圳治牙为名,在下榻的迎宾馆与梁湘进行了好几个钟头的长谈。虽然并不在场,但是,邹旭东说,能明显感到梁湘的心情变化:如释重负。

  邹旭东的笔记中记录了任仲夷当年22日、21836对深圳工作的三次指示。在这些指示中,承受了巨大压力的任仲夷不仅没有批评指责深圳方面的工作,反而充分肯定了深圳两年来的成绩,依然表示“对内要抓紧改革,政策要放宽”,“打击走私”,“但决不搞运动,决不扩大化”。

  当年61日,任仲夷到深圳调研。就在这次考察期间,邹旭东的笔记本上记录下了任仲夷的三句话:“一、又要搞特区,又不搞成殖民地。过去不仅有租借地,甚至整个中国都是半殖民地;二、宋振庭同志(编者注:时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给我们工作很大的支持和鼓励;三、香港在推广普通话,深圳也应推广普通话。”

 

“让梁湘当‘深督’”

胡耀邦考察深圳,任仲夷谈引进外资问题

 

  在任仲夷的大力支持下,深圳度过了非同寻常的1982年。

  19832月上旬,胡耀邦来深圳考察,任仲夷、吴南生陪同。在向胡耀邦汇报工作前,梁湘对一些问题拿捏不准,首先征求任、吴两位领导的意见。

  邹旭东记得,当梁湘问到特区的经济性质时,任仲夷说:“引进外资是我们自力更生不可缺少的方法,能引进来就是你的本事!少说点主义,多说点实际,多干点社会主义”。还说:“现在搞经济特区,实行改革开放,就是为将来收回香港作准备,将来经济特区搞好了,香港也就同意回归了。”

  在任仲夷“少说主义、多说实际”的原则下,梁湘当面向胡耀邦汇报了工作。而且,提到了面临的实际困难:邮电部门既没钱投资通讯事业,我们提出引进外资,建好后交给他们管理,他们又说会“泄密”和有“主权问题”,不让引资。电话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特区经济发展。

  邹旭东记录下了当时胡耀邦和任仲夷的一番精彩对话:

  胡耀邦说:“建好了交给他们管理有什么不好?什么主权!(这就好比)‘林冲投奔王伦,王伦不要’。我把人马和枪带来投靠你,为什么不收编?全副武装带来你都不收编,那我只好自己搞一个二郎山,‘落草为王’!”

  任仲夷接着说:“要办好经济特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落草为王“,让梁湘同志当‘深督’(意指有自治权)!”

  话虽如此,深圳市电话通讯问题一直等到谷牧副总理4月上旬来深圳视察,亲自把中央邮电部门、省邮电局的领导找来,才基本上得到解决。当时改革的阻力可见一斑!

  “苏维埃+香港有用的东西”任仲夷提出应该多给特区自主权

 

  19834618日,谷牧副总理及国务院特区办领导一行在深圳考察。44,谷牧一行先到广州,当天下午在省委珠岛宾馆一号楼,与省委领导任仲夷、梁灵光、林若、吴南生及梁湘等人,谈考察计划和工作安排。

  邹旭东说,谷牧在会上谈到深圳面临的很多重大问题,大意是:经济特区现在并非已为全党、全国人民所承认,中央机关知道特区是怎么一回事的还不多。

  任仲夷接着说:“我认为经济特区的特殊政策还是要搞的,特区要坚持办下去。王震副总理在湖南对我说,有的人对搞经济特区有‘三怕’,怕香港化,怕洋化,怕资产阶级化!”

  他又进一步阐述说:“不要认为‘香港化’什么都不好,‘苏维埃+香港有用的东西’,有了这些内容,共产主义运动就更加丰富了!”

  任仲夷还再次提出应该多给特区自主权:“对经济特区,中央、省该管什么,给下面哪些自主权,定出几条来就有章法了。省里是该帮的帮,该管的管,帮多管少。”

  谷牧这次考察回京后,向邓小平作了汇报。不久,谷牧专门传达了邓小平的指示:“经济特区要坚决地办下去!”

  任老有“特区情结”主政辽宁时曾向中央提出在大连办特区

  邹旭东最后一次与任仲夷相见,是在20058月,惠州市举办的庆祝抗战胜利六十周年活动上。那时,任仲夷已经相当消瘦。邹旭东再次和他谈到深圳创业经历,并问他:试办特区初期为什么这么困难、压力这么大?

  任仲夷淡淡地说:“因为那时中央有两种声音,不然为什么大连市想办经济特区而没有办成”。

  任仲夷的秘书李次岩说,任老有一种“特区情结”。早在主政辽宁时,就向中央提出要在大连办特区,但没有得到批准。随后,中央提出工作调动,曾有多个去处。但是,任仲夷选择来到广东,亲手开垦这片改革的试验田。

  与任仲夷分别后三个月,邹旭东接到任仲夷儿子的电话,告知老人去世。邹旭东匆忙赶到广州。家人遵照任仲夷的意见,没有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只是应亲友要求,在家搭了一个灵堂。全国各地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原副总理田纪云亦亲临灵堂,题下悼词:中国人民的优秀儿子、真正的共产党人、改革开放的大将。

  李次岩还记得一个细节:他看到田纪云题字时,由于桌子太低,站着写字很不方便,便拿过一个椅子放在他身后。田纪云却一下踢开了。“他不是和谁生气,而是当时内心太过沉痛”,李次岩说。

  两年后,人们再次缅怀老人的功绩风范、谈论如何继承发扬老人的政治智慧时,已经比较淡定。这种心境大抵如任仲夷另一位秘书潘东生所说:极目南天千嶂秀,盼公载梦踏歌回。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编者按
任仲夷:耀邦永远活在人心
胡耀邦、任仲夷为张志新平反昭雪
从胡耀邦赠任仲夷的一副对联谈起
胡耀邦点将任仲夷
任仲夷建言胡耀邦
胡耀邦赴广东调研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