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一场自上而下的..
·李先念与粉碎“..
·粉碎“四人帮”
·粉碎“四人帮”..
·粉碎“四人帮”..
·粉碎“四人帮”..
 
 
·粉碎“四人帮”..
·一场自上而下的..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新隆中对”30周年纪念特辑 >> 粉碎“四人帮”
粉碎“四人帮”当夜政治局玉泉山召开紧急会议
作者:周启才      时间:2007-03-16   来源:《世纪》2006年第2期
 

  1976年10月6日晚,党中央采取非常措施,粉碎了阴谋篡党夺权的“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后,决定于当晚10点在玉泉山九号楼叶剑英元帅住地召开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因工作关系,笔者列席了会议。时隔近30年,我(作者周启才,曾任中共中央保密局局长)根据记忆,把亲历的这段历史写出来,供文史工作者和广大读者参阅。

震惊中外的中南海之夜

  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所在地中南海的夜晚静悄悄。这是一个震惊中外、永载史册的夜晚。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办公楼和往常一样,许多办公室灯光明亮,工作人员各司其职,仍在忙碌地工作着。

  晚9时15分左右,汪东兴亲自用保密机打电话到我办公室,对我说:“那‘四个人’(即“四人帮”)的事,今晚已经解决了,进行得很顺利。中央决定,今晚10时在玉泉山九号楼叶帅住地召开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现在国锋同志和叶帅已离开怀仁堂,一同去了玉泉山。我正在通知在京的政治局成员去那里开会。你马上去玉泉山九号楼安排布置好会场,做好各项会务工作。”汪问我:“听清楚了吗?”我说:“听清楚了,我立即去办。”汪说:“好,时间很紧了,你赶快去办吧!”

  我快步下楼,急速上车,以最快的速度奔赴玉泉山。

华国锋宣布:“四人帮”已被拘捕

  我到达玉泉山九号楼叶帅住地,是晚上9时40分左右。叶帅的警卫、秘书见我来了,引我进入叶帅卧室。

  这时,华国锋和叶帅并排坐在叶帅卧室床沿上,正在商议事情。见我来了,华国锋说:“老周,情况你知道了吧?”我说:“知道一些,东兴同志让我来向您和叶帅报到,听候指示。”华国锋说:“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就在叶帅会客厅召开,你去安排布置一下。”我说:“好。”我走出卧室,华国锋和叶帅继续交谈。

  晚10时整,我向汪东兴报告,出席会议的政治局成员已全部到齐。

  出席这次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的有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吴德、陈锡联、纪登奎、陈永贵、苏振华、倪志福、吴桂贤共11人。李鑫和我列席了会议。

  开始,华国锋请叶剑英主持会议并讲话。叶帅说:“这次会议应该由你主持,你是毛主席提议、中央政治局讨论批准的党中央第一副主席,一直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责无旁贷,你就主持开会吧!”

  “那我就先讲几句,再请叶帅主讲。”华国锋说,“我现在向大家宣布:今天晚上8时,中央已在中南海怀仁堂正厅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讨论《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出版和建造毛主席纪念堂选址问题为由,在中南海怀仁堂正厅拘捕了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不是常委,通知他来怀仁堂列席会议,做些《毛选》文字的修改工作,他来后,在怀仁堂东休息室被拘捕了。江青是在中南海她的住地被拘捕的。根据他们篡党夺权的严重罪行,分别向他们宣布了由我签署的中央对他们实行隔离审查的决定。对王洪文、张春桥的拘捕是在怀仁堂正厅,叶帅坐镇,我分别向他们宣布的。江青和姚文元是由执行任务的有关负责人员向他们宣读的。对毛远新实行了保护审查。‘四人帮’在北京的几个骨干分子,由北京市委、北京卫戍区根据中央指示解决。”

  华国锋的话音刚落,叶剑英强调:“这次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是在毛主席逝世后,党和国家处于危难时刻进行的。毛主席生前就提出要解决‘四人帮’的问题,而未来得及解决。毛主席逝世后,‘四人帮’篡党夺权的反革命活动和嚣张气焰更加猖狂,他们正在准备动手了。”

  叶剑英还说:“在中央,我们从政治上、组织上解决了‘四人帮’问题,这是第一步,是初战的胜利,地方上还有些‘四人帮’的帮派骨干分子要清理。更艰巨的任务是彻底从思想上肃清‘四人帮’的余毒和影响,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多方面的努力。”

  出席政治局紧急会议的成员表示完全同意中央常委的果断决策,一致通过了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实行隔离审查的决定。

会议对党中央主席人选的讨论和确定

  华国锋说:“毛主席离开我们快一个月了。乱党、乱军、乱国,妄图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被党中央及时果断地粉碎了。在此新的形势下,我向中央政治局提议,请我们叶帅担任党中央的主席,主持中央的工作。”

  叶剑英起来大声说:“国锋同志这个提议不妥。我年事已高,今年已79岁了,且长期从事军事工作,工作面窄。经过慎重考虑,我提议由华国锋同志担任党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他年龄比我小二十多岁,有实际工作经验,为人实在,民主作风好,能团结同志,尊重老同志,他现在是党中央第一副主席,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我认为他是比较合适的人选。这个担子是不轻,我们大家可以协助。请大家考虑。”

       经过认真讨论,与会政治局成员完全赞成叶帅的意见,一致通过了由华国锋担任党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待召开中央全会时予以追认。

  接着,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了关于建立毛泽东主席纪念堂的决定、关于出版《毛泽东选集》和筹备出版《毛泽东全集》的决定。这两个决定在10月8日的政治局会议上定稿,9日见报。

  这次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从10月6日晚10时开到10月7日清晨4时多,历时6个多小时顺利结束。

中央政治局在玉泉山五号楼的繁忙活动

  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散会后,汪东兴找我谈话,指示我办几件事:

  1、给上海市委书记马天水和上海警备区司令员周纯麟打电话,通知他们当天上午来京,中央领导同志有事找他们谈。

  2、从当天开始,中央政治局开会或集体办公或找人谈话或其他活动,都在玉泉山五号楼会议厅进行。领导研究决定,你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集体办公会议。

  3、叶帅年事已高,叶帅在会场起坐和去卫生间时,你要进行必要的搀扶,保证安全。

  遵照汪东兴的指示,我在五号楼要总机值班人员接上海马天水和周纯麟的保密电话。先接通了马天水的电话。我对马说:“我是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周启才,中央领导同志指示我给你打个电话,请你今天上午来京,有事找你谈。”马问:“谈什么事,中央领导同志讲了吗?”我说:“没讲。”马又问:“徐景贤、王秀珍去吗?”我说:“没说要他们二位来。”马又问:“上海还有别人去吗?”我说:“还有警备区周纯麟司令员。”马说:“我通知周司令。”我说:“不麻烦你了,总机正在给我接周司令员的电话。”我在电话中告诉马天水,中央办公厅上午将派专机去接他们。周纯麟司令员是受“四人帮”及其在上海的骨干分子排挤的。他的电话接通后,我也讲了中央领导同志请他来京的事。周司令员听后说:“好的,我等机场通知。”在给上海打完电话之后,我同中央专机主管部门联系,安排好去上海的专机,又同京西宾馆联系,安排了马、周来京后的住房。

迅速召集上海马、徐、王来京开会,解决上海问题

  10月7日上午,马天水和周纯麟司令员到京,入住京西宾馆。当天中央领导同志没有找马天水来玉泉山五号楼谈话。10月8日上午,靠近上海的江苏、浙江两省党、政、军一把手被召来京,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等在玉泉山五号楼会议厅接见了他们,向他们传达了中央粉碎“四人帮”和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作出的几项重大决定。他们表示衷心拥护。会上,着重同他们研究了稳定本省局势和上海问题。

  10月8日下午,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等中央政治局同志,在玉泉山五号楼同马天水谈话,周纯麟司令员参加。华国锋在会上讲了“四人帮”篡党夺权的反革命罪行,讲了中央对他们采取措施、实行隔离审查的决定。马天水听后,态度顽固,对抗中央决定,几次提出对“四人帮”应作为党内问题处理。马天水的错误言行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严肃批判,对他也进行了耐心的帮助教育,周纯麟司令员也对他进行了批评和劝告,但马天水并无悔改之意。华国锋看了看表,说:“今天就谈到这里吧!”并对马天水说:“你回京西宾馆后,立即给徐景贤、王秀珍打电话,告诉他们明天来京开会。”然后对我说:“老周,派车,你送马书记回京西宾馆。”并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当时领会是让我当面看着马天水给上海打电话,我会意地点了点头。送马天水到京西宾馆后,我也跟着上了楼,一进门他就对他秘书说:“给我要徐景贤的电话。”不一会儿,徐景贤的电话接通了,秘书将话筒递给马天水。马说:“我是老马,中央叫你和秀珍明天来京开会,有飞机接你们。”对方问了一句话,我听不清楚,马说了一句“很好”。对方又在问话,马说:“来京见面再谈吧!”说完,马放下了电话。

  我返回玉泉山五号楼,把马天水给徐景贤打电话的情况,向华国锋、汪东兴作了汇报。

  上海的徐景贤、王秀珍到京后,与马天水、周纯麟一起,参加了中央在玉泉山五号楼召开的“打招呼”会议,听了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等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马、徐、王听后,感到大势已去,不敢轻举妄动,以卵击石。一小撮图谋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武装暴乱的余党,在中央强大威力震慑下被挫败。在马、徐、王返回上海前的一次会议上,华国锋、叶剑英在讲话中指出了上海问题的严重性,并向他们交代了政策,进行了耐心教育,提出了希望和要求。他们当场表态:回上海后,一定传达、贯彻好中央粉碎“四人帮”和中央政治局玉泉山紧急会议的各项重大决定,以及这次“打招呼”会议的精神,做好稳定上海局势的工作。王秀珍还哭了起来,说上了“四人帮”的当,受了“四人帮”的骗,并“揭发”了王洪文、张春桥的所谓“问题”。

  由于中央正确决策,并且充分发动和依靠上海广大党、政、军干部和人民群众,经过艰苦斗争,上海局势得到迅速明显好转。上海问题的顺利解决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华国锋讲话时,手持三份毛主席的手稿

  中央分批、分期召开的“打招呼”会议,于10月14日结束。每次会议由华国锋主持,华国锋、叶剑英作主要讲话。

  华国锋讲话时,手上拿着三份毛主席的手稿。一份是“慢慢来,不要着急”、“照过去方针办”、“你办事,我放心”;一份是“江青干涉太多了。单独召集十二省讲话”;一份是江青要求印发“风庆轮”问题的材料,华国锋向毛主席的请示报告,毛主席的批示:“不应该印发。此事是不妥的。”

  华国锋把三份毛主席手稿在会上向大家作了传达,然后,着重讲了毛主席的第一份手稿。华国锋说:“毛主席写的这件三句话手稿,是1976年4月30日晚上,我陪同毛主席在中南海主席住地会见新西兰总理马尔登后,我向主席汇报了我处理的几件事情和几个省的一些问题,听取主席指示时主席写的。当时主席说话已经很困难,有的话我听不明白,听不清楚。主席要秘书拿来纸和笔,写了这三句话给我。前两句是主席听我汇报工作后的指示,后一句是对我个人讲的。‘慢慢来,不要着急’和‘照过去方针办’,我在此后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作了传达,‘四人帮’当时都在场。‘你办事,我放心’我没有传达。毛主席逝世后,‘四人帮’急于篡党夺权,他们密谋策划,把毛主席写的‘照过去方针办’的工作指示,篡改、伪造成‘按既定方针办’的毛主席临终嘱咐,在报纸上大造反革命舆论。由于当时全力忙于毛主席的治丧活动,对此没能及时处理。”

  这里顺便讲一下,中央政治局委员许世友司令员参加了最后一次“打招呼”会议。他在会上痛斥了“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罪行,并说:“在毛主席治丧期间,我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腰里都揣着手枪,如果‘四人帮’胆敢在会上闹事,抢班夺权,我就毙了这伙坏蛋。”

(新闻午报,摘自《世纪》2006年第2期)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粉碎“四人帮”斗争的伟大胜利
一场自上而下的动员
粉碎“四人帮”当夜政治局玉泉山...
粉碎“四人帮”绝密档案:北京卫...
粉碎“四人帮”
李先念与粉碎“四人帮”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