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高勇:我所知道..
·李稻村:我记忆..
·徐庆全:普通人..
·张宇兰:胡耀邦..
·白阳:胡耀邦始..
·王涌:我们都是..
·白鸽:回忆两次..
·虞鸿钧:有力的..
·沈宝祥:活在人..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 >> 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
胡耀邦:形势、理想、纪律和作风
(1985.7.15)
作者:      时间:2015-11-18   来源:
 

祝贺同志们毕业,欢送同志们回到工作岗位上去。

  今天,想就当前工作中带有一定普遍意义的四个问题,向同志们讲一点意见。

  第一问题,讲一讲如何观察形势。

  如何观察形势,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门大学问,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策略上的一个大问题。同志们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同志的著作里面,可以找到在他们的革命的一生当中有许多关于形势的精辟分析。只有正确地观察形势,才能够正确地决定奋斗方向和方针政策。或者说,要正确地制定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很大的程度上要取决于对形势的正确分析。

  观察形势这个问题,我们党有成功的经验,也有成功的经验。毛泽东同志向来是以善于观察形势著称的。《毛泽东选集》前四卷,其中不少重要文章都是讲形势的,有的标题就叫《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但是他老人家晚年的严重失误,根本原因之一,也在于对形势作了错误的判断。如果从一九五七年说起,毛泽东同志那篇《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现在回头来看,虽然也提出了不少正确的意见,如说要造就工人阶级的宏大的知识分子队伍等,但是很大部分是不对的,带来了相当深远的消极影响。一九六二年中央北戴河会议和八届十中全会,毛泽东同志专门就“形势、矛盾、阶级”问题讲了一篇话,使“左”倾的东西进一步系统化。到了“文化大革命”,不但说党里面有“走资派”,而且说“资产阶级就在党内”,结果是十年大动乱!路线政策为什么错呢?对形势的分析估计错了,显然是一个主要原因。

    再来看看我们近几年来的经验。许多同志在判断形势这个问题上,也是有过深刻教训的。我的意思不是说要再算什么账,而是说应当从中吸取教训。比如说,一九七六年粉碎“四人帮”前夕,当时“四人帮”不得人心达于极点,快要崩溃了。可是有些同志却看不清这种形势,甚至反过来认为邓小平从此以后再也翻不了身了。结果是这些同志跌了跤子!比如说,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本来粉碎了“四人帮”,我们的党已经摆脱了十年内乱造成的极端严重的危机,恢复了生机,又在开始生气勃勃地前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科学精神正在重新大大发扬。可是有些同志却说出现了“危机”,叫做什么“三信危机”。当时确实出现了一股错误思潮,所以小平同志明确提出“四个坚持”,指明了前进的总方向。这是非常重要的。但这当然不是说我们党就面临着什么“危机”。一九八零年我们就讲,如果说有危机的话,是在“四人帮”没有倒台之前。“四人帮”倒台了,怎么反倒生出“危机”来了呢?又比如说,相当多的一些同志对到本世纪末工农业年总产值翻两番没有信心,尤其是对农业发展没有信心。这个翻两番的信心问题,到一九八三年才算基本解决。

  所以,对形势的估计和判断,不仅关系到能否正确地确定路线,方针和政策,而且是关系到我们的信心强不强、信念坚定不坚定的大问题。

  那么,对当前我们国家的形势怎么看呢?国内外有种种议论。有两种极端的看法:一种讲我们好得不得了,简直什么都好。有些国外人士讲的,比我们自己讲的还要好。另外一种,是另一个极端,认为我们什么都糟,除了一切落后、振兴无望之外,还有什么“修正主义”、“民主主义”、“资本主义”等等。一个是好得不得了,一个是糟得不得了。究竟怎么样呢?我们应当采取辩证的分析方法。首先要肯定,形势确实很不错。我赞成这么一种估计:这几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好的时期之一。所谓之一,就是可以同建国初期相媲美了。没有这一条,对这一点不肯定,恐怕就要迷失方向了。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应当清醒地看到,确实也还存在着许多问题,许多困难。不从总的方面肯定这几年是最好的时期之一,信心从哪里来?看不到问题和困难,就会滋长骄傲情绪,犯不慎重的错误。

  对于那些极端的议论,我们的方针可以说有两条。一条方针是:对国外那些说我们糟得很的,一般不予批驳。为什么呢?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都要驳起来不胜其烦。第二条方针是:我们也不把自己的成功经验强加于人,向人家推销。同外国朋友谈话,我们反复讲社会主义从俄国十月革命算起,到现在只有六十多年,怎么建设社会主义还要靠长期实践来回答。社会主义在实践中间,谁都不能认为自己完美无缺。要允许和鼓励大家根据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去探索,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实事求是的态度。

  翻两番究竟能不能实现?在我看来,不但可能实现,而且可以提前实现。这里有一个条件:不犯大的错误。

  以今年来说,据紫阳同志估计,工业增长速度虽经国务院再三打招呼,但是很难降压到百分之二十以下。去年我国工农业总产值是一万零四百多亿元(按一九八零年不变价格计算),假定今年工农业增长速度是百分之十六,那末今年工农业总产值就是一万零四百多亿再加一千六百六十多亿,达到一万二千多亿元。这就离原来设想的前十年翻一番,达到一万四千多亿元的目标,相差不远了。

  当然,中央和国务院一再指出,紫阳同志特别反复讲了,不要过于强调速度,而要首先强调效益。十二大关于翻两番的目标,就有个不断提高经济效益的前提。所以,我们的“七五”计划还是把速度定在百分之七左右,就是考虑到这一点。现在问题是,今年工业总产值上半年达到百分之二十三,比去年工业增长速度几乎快了一倍。这种情况,需要作点分析。一方面是我们的政策发挥了作用,积极性起来了,活力起来了。另一方面,也确有不正常的因素,紫阳同志叫做“超高速”。高速还加个“超”字,就是指的不正常因素嘛。外国人帮我们起了个名字,叫“生产过热”或“经济过热”。这么“过热”下去,总有一天要掉下来!紫阳同志讲,这种“超高速”,有四个不正常:基建规模过大,消费基金过大,信贷过大,外汇的消耗过大。基建过大,信贷也就会过大,大家就会抢购工业原材料。消费基金过大,消费物资也会抢购。总之,要求产值增长过快,就必然会造成供求失调,影响整个物价和金融。如果说经济形势有问题,这就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速度不太正常发现了没有呢?紫阳同志一月份就发现了,二月十日开省长会议打了招呼,注意控制。一控制,大家哇哇叫。后来回头一想,控制太死、转弯太急也不行。中国这么大,要急转弯,半年解决,看来不行。好比一条大船,开得很猛,惯性很大,想一下子掉转船头,办不到。所以又下了决心,不搞急转弯,不搞一刀切,允许给些时间从容地掉过头来。但是一定要注意控制发展速度,控制投资规模、信贷规模和消费基金规模,特别要约束外汇的使用。要加强整个财政经济和各级各部门国家机关工作的纪律性,也就是要在放权的同时,加强各方面的宏观控制,防止大问题上的失控。总之,当前经济发展速度的问题是前进中的问题。大家注意了,就有办法解决。

  关于改革,小平同志前几天着重说,方向是正确的,如果能够争取不长的时间内把各种关系理顺,那就不单单是为下一个十年的经济振兴,也为进入下一个世纪后国民经济能够持久、稳定、健康地发展,奠定牢固的基础。所以,小平同志强调说,改革要抓住时机。抓住这个时机,把改革搞好,不仅关系当前,而且关系今后几十年。所以,改革这个大方向,要坚定不移,不要模糊。

  除了经济形势方面的问题之外,政治形势方面,党风和干部作风方面,也还有许多问题,下面还要讲。但是,总的来说,无论经济形势还是政治形势,都是很好的。中国是在朝气蓬勃地前进。不能因为存在和出现某些问题,就不作全面分析,看不到整个局面正在向前发展这个总趋势。抓住局部现象,以偏概全,或者从某种抽象概念出发而不从实际出发,都是不可能正确判断客观形势的。

党校的同志们都熟悉列宁关于如何观察社会现象的论述。我想在这里着重介绍一下列宁在一九二一年的《再论工会、目前局势及托洛茨基和布哈林的错误》那篇文章里提出的观点。列宁在那里讲了四条。第一,他说到辩证逻辑,指出“要真正地认识事物,就必须把握、研究它的一切方面、一切联系和‘中介’”。他说“我们决不会完全地做到这一点,但是,全面性的要求可以使我们防止错误和防止僵化”。 

这就是说,在观察形势的时候,不要只抓住一点,甚至只听到一点什么风声,就马上作判断、发通知、刮风!我们现在这种事情可多啦!

  第二,他强调辩证逻辑要求“从事物的发展、‘自己运动’、变化中来观察事物”。就是说,历史是前进的,要从发展中去观察事物。

  第三,他说“必须把人的全部实践——作为真理的标准,也作为事物同人所需要它的那一点的联系的实际确定者——包括到事物的完满的‘定义’中去”。这一条,就是要求在观察客观事物的时候,把人的实践活动加进去,不能离开人的实践的因素来谈论形势。

  第四,他还强调“没有抽象的真理,真理总是具体的”。这就是要求我们,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不要从抽象概念出发。

  列宁说的这四条,概括得实在好。我们读他的书,就要学他这种分析方法,这种力求把握事物全体而避免片面性,把握事物之间的联系和人的全部实践而避免孤立地静止地看问题的方法。

我们也不要忘记毛泽东同志的有关论述。毛泽东同志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篇文章里,深刻地批评了那种只抓住表面现象而抛弃实质的观察。他指出:“看事情必须要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了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的分析方法”。他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里面还有一段很好的话:“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他指出:“指挥员的正确的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的决心来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判断来源于周到的和必要的侦察,和对于各种侦察材料的连贯起来的思索。”毛泽东同志这些话,要求我们在有了材料以后,还要加以思索,连贯起来想一想,不要抓住一点就作判断、下结论。 

如果只凭那些表面的、零碎的材料,不连贯起来进行有系统有条理的思索,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态度来判断形势,结论就不会是可靠的,就可能上当。

    我讲这个题目的意思,就是要请同志们注意,你们回去以后,要经常对你那个地方,你那个部门,做正确的形势分析,并且同总的全局形势联系起来观察。这一点很重要。可以说,这是执行党中央的正确路线、方针和政策,做好工作的一项必不可少的条件。

第二个问题,讲一讲如何宣传理想。

    小平同志前几年就提出了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今年又讲过几次话,特别强调了理想和纪律。我们党对党员,对干部,对人民,对青年,特别是对青年,一定要宣传理想,认真地热情地进行理想教育。

    理想是我们这样的国家和民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精神支柱。如果没有理想,不晓得自己应当干什么,应当奔向何方,能行吗?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许多人就是精神空虚,不晓得往哪里走,不知道今后怎么办啊!一个人,一个民族,如果只顾眼前“小惠”,没有远大理想,是不可能真正有所作为的。

    什么是理想呢?按照一般的说法,理想不是空想,也不是幻想,而是同奋斗目标相联系的有实现可能的信念。我们这个民族,已经进入了社会主义历史阶段。我们的最高理想是什么呢?是共产主义。中国共产党一成立,就下定决心要为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到了今天,我们还要使全国越来越广大的人民,越来越广大的青年,建立起这样一个理想。绝对不能丢掉这一条。把这一条丢了,那还叫什么共产党?!这样岂不是没有灵魂,没有头脑了?!

    几年前小平同志强调提出“四个坚持”,后来小平同志又指出,不能听任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潮泛滥,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要实行资本主义。我们有些同志的脑子里就是向往资本主义,要我们走资本主义道路。同志们,我们如果依了这种意见,如果丢掉了自己的远大理想,就会走向邪路,我们的革命事业就要失败!

    当然,共产主义社会究竟是什么样子,现在只能讲个方向,讲个大概。那是要经过很长的历史时期,经过好些代人的努力才能实现的。但是,共产主义不仅是未来的社会制度,而且是改造旧社会而走向未来社会的科学的现实的革命运动。因此,我们在宣传共产主义理想的时候,要注意两条原则。第一,一定要讲基本原则,讲基本精神,不能离开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最终目标。小平同志多次明确宣布过,前几天陈云同志再一次强调说,我们搞的是社会主义的四个现代化。这是一个完整的概念,代表我们的根本立场。第二,又一定要从实际出发,把我们的理想同现实的斗争目标紧密地联系起来,要经常想到我们在此时此地究竟应当怎么走,才能领导广大群众朝着我们的最终目标前进。我们讲过,今后几十年,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要分三大步走。第一大步是到本世纪末,工农业总产值比一九八零年翻两番,把我们的国家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小康之家”。第二大步是下个世纪的头二、三十年,也就是我们党成立一百周年以后,把我们国家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中等水平的发达国家。然后再走第三步,到下个世纪的中叶,也就是到建国一百周年以后,把我们的国家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高度发展的、经济发展水平接近世界最发达国家的、第一流繁荣富裕的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随着我国社会生产力不断地向前发展,我们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就会不断完善,我国社会的道德风尚、教育文化和科学技术都将向世界的高峰挺进,我国将成为维护世界和平和争取人类进步的强大力量。在我看来,这个三步走,就把我们的最高理想,同建国一百年内的现实奋斗目标联系起来了。这不但是每个共产主义者应有的理想,也是每个爱国者应有的理想。

    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我们思想政治工作的中心任务,或者说轴心,就是要动员全体党员和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为国家的富强和人民的富裕,奋勇进取,建功立业,这样讲理想,就同现实紧密结合起来了,就有血有肉了,就可以用一个具体的全党统一的奋斗目标动员和教育我们的人民,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

    为理想奋斗,还应当落实到每一个部门、单位以至于个人:你如何去奋斗呢?你建什么功?你立什么业?还要抓住不同时期的现实思想倾向,反对只顾个人和小团体的狭隘私利而不顾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错误言行,发扬献身精神。社会主义现代化是要使国家富强,使人民富裕。这是一个大局。其中也包括照顾个利益,把个人利益同集体的、社会的、国家的利益相结合。但是,如果你满脑子只为本单位打算,满脑子只为个人利益打算,不顾以至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这还能说什么有理想呢?就当前情况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首先在我们的党员队伍里,有些迷失方向的人,他们丢掉了社会主义方向,而要搞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套;他们丢掉了国家和人民利益,在行动上搞个人主义。一个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是行动上的形形色色的个人主义,这两个东西同我们的理想是背道而驰的。

    我没有讲得完全,只是提出问题:如何宣传理想,以什么立场对待这个问题,用一种什么姿态,用一些什么语言来宣传这个问题,来引导和鼓舞人民。请同志们一起想想这个问题,认真对待。

第三个问题,讲一讲如何加强纪律。

    小平同志是把理想和纪律联系起来提的。不能单讲有理想。如果都说是为了一个理想,实际上却是各行其是,生活里面乱糟糟的,行为上面乱糟糟的,社会变成各行其是的一盘散沙,这哪里能说什么有理想?只不过是对理想的一个讽刺!所以我们整党决议上提出四条要求:统一思想,整顿作风,加强纪律,纯洁组织。一期整党是有很大成绩的,是健康的;但是,整党还没有完,还必须继续作巨大的努力。同志们,现在不论党内还是社会上,纪律状况不好,很值得我们全党严肃地注意。在这方面,不论哪一条战线,都是问题成堆。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但是一定要认真,才能解决。我们既不悲观,又要严肃对待。

    我想列举一下我们一些方面的消极表现。

    比如外事活动方面。这里不是专指外事部门,是讲外事活动。这方面的歪风邪气可不少!有些人抢着出国,在国外不但办不了事,反而误事,只为自己置办“几大件”。还有些人在外事活动中置国格于不顾,甚至丧失国格人格,向外国人乞讨!

    还有生产方面。许多企业不讲效益,产品质量不高,乱涨价,情节是严重的。现在还有招摇撞骗,不但卖冒牌货,甚至卖假药,毒害人民。这种人命关天的事,还能不按照刑法严办?

还有交通运输方面。两个“野蛮”;一是野蛮待客,二是野蛮装卸。几年前就发现了,指出了,有些地方用很大的努力切实纠正了,但就全国范围来说,至今还远远没有解决好。

    还有财经方面。我不是批评财经部门,而是说各级各部门各单位都有不少乱摊派,乱涨价,甚至索贿、要种种所谓“好处费”的现象,任意加重人民负担和企业负担,严重妨碍人民生活的改善和企业的正常活动,大大影响党和政府的威信。

    还有政法方面。这几年彭真同志和中央政法委员会抓得很好,有很大进步。但也还存在一些长期遗留下来的问题。比如某些脱离群众和欺压群众的现象,保护人民的事干得不够不好的现象,造成新的冤假错案的现象。这些在不少地方,都程度不同地存在着。

    还有组织工作方面。讲人情、不讲原则的问题,一年以前我们就提出来了。种种弄虚作假,骗取荣誉的行径,层出不穷,你到下边去考察工作,下边就封锁你,或者搞个假典型蒙哄你。

    这些事,列举得很不完全。但是仅仅这些,就很值得各行各业注意,值得全党注意。再说一遍,我并不是说这些已经成为我们工作中的主流,也不是专指哪个部怎样,而是讲各个方面纪律不严问题的严重性。

    同志们,一个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没有坚强的纪律不行。所谓有纪律,就是该怎样做,就怎样做,不该怎样做,就不准那样做。谁做了不准做的事,就查到底。该批评的批评,该处分的处分,该撤职的撤职,该法办的法办。要坚决打击两种人,一是经济犯罪分子,二是其他刑事犯罪分子。前几年打击了两次,还没有根本解决问题,一有机会又冒出来。刑事大案还没有减少,经济犯罪的件数和规模还有继续扩大的趋势。有些地方、部门对经济犯罪和其他刑事犯罪,党内不管,甚至还包庇。最近某地就有六千多群众联合签名要求对一个受到包庇的罪犯处以极刑。所以,为什么我们的党风和社会风气没有根本好转,很需要认真想一想。今天又广播了一条新闻,说有一个云南农牧渔业厅副厅长、农垦局局长兼党委书记很恶劣,此人从来没有到任何农垦场考察过工作,组织派他到中缅边界的瑞丽县去帮穷致富,他到那里十三天,却有十二个通宵看淫秽录像,而且是派人到国外买来的。这种人思想腐败透顶,已经变质了!现在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出了严重违反纪律的事,许多领导干部往往不讲。直到上面派人去查,他又强调什么客观困难,甚至责怪是年青人怎样怎样不好。可是我们要问:你有没有责任?你们领导层内有没有违法乱纪和其它腐败的东西?国家是党领导的,你那个地方和部门也是党领导的,出了严重的问题首先应当查查领导嘛。

    同志们,我们一定要十分严肃地对待这样一个问题。旧社会有个经验之谈,不可忘记,叫做“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领导上搞亲疏关系,下边就会闹派性;领导上讲情面,下边就会搞对策,践踏原则;领导上搞特殊,下边就会搞严重的违法乱纪;领导机关不努力工作,下边就会自由散漫。所以,领导干部如果不以身作则,你批评人家,自己腰杆子就不硬!最近曲啸同志的电视广播讲话,在青年中间引起巨大反响,青年反应最强烈的就是他言行一致。余秋里同志在一次会上提出,有理想的人讲理想,有纪律的人讲纪律,是最能打动人心的。我觉得秋里同志这个话,讲得好!我们各级党委都要非常明确地认识这一条,就是要以身作则,自上而下地从我做起。整顿纪律要先从党委整起,要自上而下地整,不要抓替罪羊。有的地方说什么自从逮捕了某个小坏蛋以后,那里的社会风气大为好转,这是讲假话,哄人的!

    请同志们考虑一下,我们二期整党现在不到半年,有没有搞得比一期整党还不如的危险性呢?有的同志说现在一些地方基层党组织陷于瘫痪半瘫痪状态,没人管事,大家都“致富”去了。这个问题很值得注意。自上而下,要抓住根本,要抓住党章所规定的一条原则,就是把我们每个党组织的正常生活建立和健全起来,把各级党组织直到支部的正常生活建立和健全起来。一个党支部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这个党支部就应当改组甚至解散。只谈业务工作,不谈政治思想可不行!这两年,我们在整党中强调端正业务指导思想,这对于把我们各条战线的工作真正放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轨道上来,意义很大。但是另一方面,不少地方和部门只是孤立地谈端正业务指导思想,没有把它同增强党性联系起来。党性观念不端正,业务指导思想也就很难真正端正。一个党组织内部,一个领导班子内部,相互之间有什么意见,有哪些没有按照党性原则办事的问题,有哪些违法乱纪的问题,有哪些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为什么不经常谈一谈?党的生活不健全,任何好的路线、方针、政策都会落空,甚至完全走样!

    附带再讲一下,我们的机关党委究竟应当干什么?我是讲中央一级和省市一级的机关党委。如果机关党委只管一些群众生活福利问题,什么发戏票,发球票,这个行吗?群众的福利问题应当关心,但首先要管思想,管党内的是非。对不正之风,机关党委要敢于讨论,敢于批评。比如,我们中直党委,发现哪一个部门的副部长、部长或者其他负责人搞了不正之风,就应当把情况提到那个部门的党委去,要它们讨论解决。机关党委不抓思想,不抓党性,就是没有抓住根本。

    总之,一定要把党风、党纪搞好。如果不争取在今后两、三年使党风有个根本好转,我们就对不起人民,党就还有动乱的可能。关于党风党纪,我今天只着重讲两条:一是党风一定要搞好,二是只有自上而下才能搞好。当然,你们有些同志回去并不参加省委工作,可能有的同志会想:既然讲自上而下,就等上边吧。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应当首先管你自己嘛!如果你是支部书记,你在支部里就是“上”。 如果你是县委书记,你在县里就是“上”,还等什么别的自上而下?!不是提了一个口号,叫做“从我做起”吗?就是要自上而下,以身作则,不抓紧自己不行。

    再重复说一下,对于经济犯罪分子和其他刑事犯罪分子,一定要严肃对待。我们党里面的官僚主义严重的状况总是暂时的,是不可能长久,谁要靠官僚主义做保护伞,那是躲不了多久,走不了很长路的。我相信,只要党风真正搞好了,社会风气也就好办了。

最后一个问题:讲一讲如何改进作风。

   小平同志不久前提出,少讲空话,多干实事。我们干部队伍的作风问题,要害就在这里。特别是中央、省市这两级机关,讲空话的太多了!讲套话的太多了!一般号召太多了!中央一些机关的部、局、处、科,大家都讲“原则”,拿到下面的文件似乎都是“中央文件”,一些省市的机关又照讲“原则”。所以我说句笑话,现在全国不是一个中央,而是有几百个“中央”,因为都在出“中央文件”!我常到县里去,问县里同志这个那个问题,他们往往说是按“中央文件”、“中央精神”办的,我说哪个“中央精神”?找出来一看,还不是某个部、局的,或者局下面的什么单位的!有些还是多少年以前的!还有,现在“表彰”大会多得不得了,一人一块奖牌。假药照样卖,牌子照样拿!必要的庆功大会、表彰大会、评比大会、展览会,是可以开一些的,但是现在开得实在太多了。有的完全是走过场,搞形式,劳民伤财,而且还都提出要首长题词。同志们,我们今后一定不要再搞那些自欺欺人的东西了!大家好好想一想,干工作总有个目的嘛。我们不能把有限的精力耗费到无穷无尽的空话、大话、套话上去。许多年青同志,没有上来的时候,还勤勤恳恳,调查研究;上来以后,就忙于应付场面,送往迎来。这样的作风行吗?搞表面文章,搞应付上面,不行啊!同志们,如果现在我们的好同志用这样的工作方法来对待四个现代化,四化就没有希望!

    不久以前,我们中央书记处讨论教育工作问题的时候,我说有的同志可能忘掉了列宁的《青年团的任务》。列宁在那篇文章中讲,旧学校是用“九分无用一分歪曲了知识来充塞青年的头脑”。他说不能用这样“一堆无用的垃圾”来充塞青年的头脑。请同志们想一想,按照列宁这篇话的精神,我们的各种报刊、书籍和其他出版物究竟用什么东西来教育青年,确实也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们县以上各级党委,都要向报刊、出版部门的党员和非党干部做工作,同他们一起来认真对待这个问题,把那些对青年成长只有害处、没有好处的小报、期刊和小册子,切实加以整顿。

    总之,我们要帮人民办事,就要实事求是。希望大家都来实事求是,大家都来做有胆有识的干部。

    什么叫有识?第一,有正确的方向;第二,有科学知识;第三,对实际情况了解很透。什么叫有胆?正确的,敢坚持;不对的,敢说;违法乱纪的,敢纠正。但现在我们党内,有些人同违法乱纪作斗争,同违反党的利益的现象作斗争,缺乏应有的胆量。另外还有些党员的胆,是搞特殊化、搞歪风邪气、以权谋私的胆。他那种胆大得很!这行吗?

    我们不少干部严重地脱离群众,许多环节严重地脱离群众。有些好同志脱离群众,就是因为不了解下情或者不真正了解下情。所以,现在要特别提倡干部多到下边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首先是中央、省市区、地、县四级当领导的,都要到下面去。到一个村、一个厂、一个学校、一个家庭去,了解情况。

    这几年,中央在一线工作的同志跑了不少地方。我也跑了一些地方,一些落后山区。一到那里老百姓有人感动得流泪。我说到这个情况,意思不是说我们工作做得怎么好,而是说那些地方我们去得太少了。同志们,现在每个省都有上万名干部,二十九省市就是近三十万干部,再加上中央机关干部十几万,共四十几万。假如我们每个干部一年去两个村子或厂子,就是八十几万个村子、厂子,一年同十个老百姓谈谈,就是四百多万群众。这样探望一下,交谈一下,不晓得会帮助我们了解到多少真实情况。而现在,许多同志没有下去;即使下去了,回来报告也只是干巴巴几条,比如第一要中央给予特别照顾呀,第二要因地制宜地开发山区呀,第三要整顿干部作风呀,等等。这些话,文件上都有,还要你来讲吗?问题是你应当去帮助解决具体问题,帮助干部进步。干部不好的,要通过群众和组织,把他换掉。要办实事嘛!如果都只讲“原则”,原则就成了套话。所以我觉得,现在危害最大的就是不深入基层,不深入到群众中去,不是实实在在地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

    现在我们大声疾呼一下,要转变作风。同时恐怕还要采取一些措施。中央机关人太多,比前年开始精简的时候人更多了。前几天我同紫阳同志商量,可不可以抽出五万人到落后地区去,到落后企业和落后乡村去,干上它两年,帮助工作。凡属这样下去的同志,本人户口不动,职务不动,每年还可以有一定假期。我们一些高级机关的口号往往喊得很响亮,什么奋发图强呀,开拓前进呀;可实际上,是不是奋发图强?是不是朝气蓬勃地象个搞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样子?我看不少地方和单位不象!要想点办法,扭转这种只讲空话、不干实事的现象。这种风气扭转了,各方面工作就会前进一大步。毛泽东同志当年就告诫当时中央的领导人,说“钓鱼台无鱼可钓”。我们批评他老人家晚年的错误,但也坚决反对对他一概否定。他老人家有伟大的历史功绩,留给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这是他一生的主要方面。他在很多著作中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有许多话都是警语,至今对我们仍然很有教益。总之,我们要真正实事求是,真正联系群众,真正到群众里面去,才有可能做到实实在在的成绩。

    我相信,我们的党和国家肯定有希望。如果我们既能够正确地分析形势,又能够生动活泼地宣传理想,又切实地把纪律搞好,再有我们自己带头,把作风搞好,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能没有希望吗?我是乐观的。六、七年来的实践,证明了我们的国家是有希望的。如果我们把那些工作做得不够的地方认真搞好,我们国家的前景一定是会越来越好的。

    在座的有许多都是年轻干部,三十几岁,四十几岁的。我经常讲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这个党总是寄希望于年轻的干部,寄希望于三十几岁到四十几岁的人呢?因为他们将来要接过老一辈的那个接力棒,接到二十一世纪去。我在前面讲了今后几十年内要三步走,你们在座的有些人不单是走第一步的人,而且要走第二步。你们是国家和民族的脊梁。你们能够说在困难面前没有办法吗?“四人帮”都可以打倒,破碎的山河都可以重新收拾起来,不正之风就不能克服?我不相信。就看我们每个同志有没有胆量,有没有为共产主义、为社会主义、为人民的利益勇往直前的精神。老是想到个人利益,怕明天挨斗,怕后天被撤职,这样你自己都没有从个人小圈子里跳出来,怎么还谈得上为党和人民贡献力量?所以,归根结底,人民对我们年轻的干部充满希望,问题在于年轻一代一定要争气。

   最后,我还是祝贺年轻干部,送你们八个大字:有胆有识,为国为民。胆就是为我们党的利益奋不顾身,识就是三个东西:方向、知识、了解情况。希望同志们有胆有识,为党做出新的贡献!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编者按】
胡耀邦:在全国信访工作会议上的...
胡耀邦:关于对外经济关系问题
胡耀邦:全党必须正确对待知识和...
胡耀邦:形势、理想、纪律和作风
胡耀邦:中央机关要做全国的表率
胡德平:耀邦同志论党内两类矛盾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