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缅怀袁庚:中国..
·人们怀念袁庚,..
·袁庚是改革开放..
·袁庚去世,一个..
·于浩成关于袁庚..
·袁庚:往前走 ..
·袁庚他们是否已..
·袁庚儿子袁中印..
·袁庚:蛇口风云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怀念袁庚 >> 怀念袁庚
袁庚曾因“4分钱”惊动中南海 胡耀邦亲自批示
作者:      时间:2016-02-03   来源:
 

    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企业创始人、百年招商局第二次辉煌的主要缔造者、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探索者袁庚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131凌晨358分在深圳蛇口逝世,享年99岁。本报谨以此文凭吊。

1983年的初春,南部中国的改革单兵突进,但反向的抵制力量也日益加大。改革派想到了联合新闻舆论的力量。

曾任《蛇口通讯》总编辑的韩耀根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深圳面见袁庚。后者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老兄你终于来了。”

媒体沟通了高层与民意,改革得以继续推进。

取法乎上,仅得乎中。

袁庚的很多积极探索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在体制内延续下来。但他当年在高层“默许”下的突破无疑为中国民间经济力量拓展了想象空间,并激励他们在商业领域将许多当年袁庚的试验成果继承、推进。

 

中国改革的开山炮

1973 年,在文革动乱中未能幸免的袁庚,在周恩来等人的过问下出狱。5年的监狱生活,袁庚最熟悉的生物莫过于高墙里、铁蒺下的蚂蚁,这种观察,让他洞察了人在历 史面前的渺小,以及那种微小的生灵透露出来的生命之伟大。这种体悟,成了他后来在蛇口表现出来的进取、无畏与担当的一个注脚。

两年后,被战火历练过的军人,有长期在境外工作经历的特工及外交官经历的袁庚恢复工作,任交通部外事局负责人。19786月,袁庚被部长叶飞派往香港调查属下招商局的情况。此时,他已经年过61岁。

109,一份《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报告被送到中央领导人面前。当时仍在任的国家主席华国锋作了“思想再解放一点,胆子再大一点,办法再多一点,步子再快一点”的指示。国家副主席李先念根据华的指示在报告上作出阅批。

香港的地域限制,招商局不可能取得多大的发展,于是袁庚将目光放到了对岸的宝安县。197913,招商局代交通部和广东省革委会起草了致国务院的《关于我驻香港招商局在广东宝安建立工业区的报告》。

那天,袁庚上北京时,带了一份香港明细全图,李先念在南头半岛的根部用铅笔画了两条杠,准备把整个南头半岛都给袁庚,但当时招商局仅有1.3亿元资金,袁庚 不敢要,于是李先念改圈了临港2.14平方公里的蛇口。后来,袁庚晚年总结自己的改革生涯,将那一次“胆子太小”视为这一生中三大遗憾的第一大遗憾。

袁庚谈到当时的思想时说:他要一块地盘,搞“面向海外”的工业区是史无前例的一场试验,一旦出现闪失,势必对随之而来的改革开放形势造成不利影响,政治责任重大。他对李先念说,他只想要一块小地方,搞点试验,探索一下中国未来的经济走向。

是年72,蛇口工业区基础工程正式破土动工,轰隆隆的炮声炸醒了沉睡的土地,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际性开山第一炮在中国南方的一个渔村炸开。

但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社会的封闭、极左势力的顽固都意味着袁庚将遇到巨大的阻力。

 

特区的自我辩护

19798月,蛇口工业区首项工程蛇口港开工,工人们干劲不高,每人每天8小时运泥2030车。

两个月之后,工程进展缓慢,袁庚甚急,指示加快工程进度。四航局工程处决定从当年10月开始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即完成每天55车定额,每车奖2分钱,超 额每车奖4分。工人们干劲大增,一般每人每个工作日运泥达8090车,干劲大的甚至达131车,可领奖金4.14元。

19804月,这个行之有效的奖励制度很快被上级有关部门勒令停止,理由是为了“纠正滥发奖金的偏向”。奖金撤下,运泥量也跟着下去了。

袁庚拍案而起,他请来新华社记者写《内参》,730《内参》送到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案头,胡马上在《内参》清样上批字,并转给谷牧办公室。

仅隔一天,蛇口的工地上就恢复了定额超产奖。这之后,中国内地逐渐实行了工资奖金上不封顶、下不保底的办法。

这个故事仅仅是当时保守思想阻力的一个缩影。

1992年以前,特区一直处于“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旋涡中。

韩耀根老人的记忆里最深的往事,是他第一次见到袁庚时的事情与当时的时代背景。

“那一次新闻界组织中国11家新闻媒体赴深圳考察,我是其中之一,时间是19833月份。”韩耀根老人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回忆说,“深圳当时情况非常复杂,建特区要不要,能不能,走哪条路,争议非常多。否定深圳经济特区的声音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且从上到下几乎都一致,多数老百姓不清楚深圳经济特区是干什么的。从北京到深圳,人们似乎觉得深圳除了五星红旗是红颜色,其他全部变颜色了,都变资本主义化了。”

“当时还出了‘总结经验’之说,实际上是‘总结教训’,总结改革开放的‘教训’。或者说,就是总结深圳经济特区的‘问题’,带有‘反攻倒算’的意味。”韩耀根说,“这种情况下,坚定走改革之路的领导同志就要说话了,就要反击了。”

“与其自己出来辩护,还不如让新闻界媒体出来说话,他相信自己改革开放的路子是对的,有良心的新闻媒体是会公正评价这段历史的。”韩耀根当时是上海《世界经济导报》的编委,他正是在这种历史大背景的负重之下来到深圳面见袁庚的。

“小背景则是当时四大经济学家访问深圳,研究货币问题。他们到深圳一路走访下来,袁庚接待他们,并就关于深圳经济特区的性质展开讨论。”韩耀根回忆道。

袁庚问:像我们蛇口属于什么性质?有人回答说,已经脱离了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化了。袁庚笑笑,没有去争论这件事情。

袁庚在韩耀根面前不止一次地提到了一件让他“很恼火”事情。据韩回忆,“当年对经济特区围剿批判,上海出了不少文章。风是北京刮下来的。《文汇报》发了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现在讲改革开放史,人们还经常提起这篇文章,题目叫《租界的由来》。这篇文章影射当时搞经济特区都成了国外的租界了,是卖国求荣。这件事对特区人打击特别大。”

“特区的同志,包括当年在广东省工作的人,日子过得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他们拿不准中央的想法,感觉是拿自己身家性命在玩。”

“当时情况非常复杂,我们新闻界再不支持,路就没法走下去了。”韩耀根说,“改革派对左的东西深恶痛绝,再也不能走老路了。”

当年蛇口港上那间咖啡厅里,袁庚与韩耀根谈了4个小时,话题是关于改革开放历程、大局与思路。结账时,袁庚付的钱,70元港币。

历史惊人的相似,而又如此截然不同。

1872年底,李鸿章向朝廷呈上了他的《试办轮船招商局折》,获得批准,揭开了这个古老的国度带有“官督商办”色彩的民间近代工业的沉重序幕。

1873117,近代史上负有盛名的“招商局”在上海南永安街正式对外开局营业,此即今日“招商局集团”之前身。

背负历史累累毁誉的晚清重臣李鸿章,最终没有扶大厦之于将倾,将摇摇欲坠的清皇朝从危难中解救出来。

  1978年,被收归国有50多年、业已奄奄一息的香港招商局迎来了它的第29任掌门人袁庚。历史的安排如此充满玄机——百年前,招商局因民族的工业化复兴而设;经历了天翻地覆的一个世纪后,中国复兴图强之梦,又从这里轮回开始。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编者按】
【耀邦与袁庚】
胡耀邦与袁庚
袁庚问胡耀邦:我们的改革会有好下...
袁庚曾因“4分钱”惊动中南海 胡...
《袁庚传》摘录:江泽民帮助解困...
袁庚逝世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