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缅怀袁庚:中国..
·人们怀念袁庚,..
·袁庚是改革开放..
·袁庚去世,一个..
·于浩成关于袁庚..
·袁庚:往前走 ..
·袁庚他们是否已..
·袁庚儿子袁中印..
·袁庚:蛇口风云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怀念袁庚 >> 怀念袁庚
“蛇口华盛顿”袁庚:主持蛇口14年,基本上没有贪官
作者:      时间:2016-02-03   来源:《共识网》
 

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企业创始人袁庚,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131日凌晨358在深圳蛇口逝世,享年99岁。袁庚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探索者,他在深圳蛇口的经济与政治试点放到今天仍具参考价值。

2010821,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深圳考察工作时,指出深圳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而就在当天上午,时代周报记者恰在深圳一家咖啡馆,与原南山区宣传部部长、《袁庚之谜》的作者陈禹山并排畅聊曾经的政治体制改革往事,故事的主角就是:袁庚。

袁庚是谁?

"许多人谈起袁庚,说的都是他如何把一个招商局资产由1.3亿升值为200多亿元的故事,好像袁庚对深圳的贡献,就是经济上的。然而袁老自己从来不提这些。"陈禹山感慨道。资料显示,袁庚曾多次公开表示,"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问题,都是政治问题。"

陈禹山虽然是广东人,但直到1984年才第一次来到深圳,彼时陈禹山所采写的典型人物报道,包括其对张志新的独家系列报道,在当时引起全国的极大轰动,《光明日报》为了奖励他报道张志新有功,破格让他参加了改革开放后第一个中国新闻记者代表团,出访澳大利亚。

"见识过资本主义的发展,回国以后我就感觉,改革开放势在必行了。"陈禹山直言。"3月8,这个日子我记得很清楚,邓小平第一次南巡,《光明日报》派我来采访。"说起第一次来深圳的经历,陈禹山仍然历历在目。"当时全国都在说改革开放,农村改革的典型,凤阳我已经写过了,到了蛇口以后,我感觉到城市改革就在这个地方了,非常兴奋。"

采访中,陈禹山在《袁庚之谜》的内页签上自己的名字送给记者,字体苍劲有力但线条弯曲。"年纪大了,手会开始有点抖,袁老抖得更厉害些。"陈禹山感慨,袁庚晚年退休以后,便淡出政坛了,几乎拒绝了所有出席社会政治活动的邀请,唯一一次专程从深圳奔赴广州,参加梁湘的葬礼,虽然当年"他们常常吵得很厉害,但都是为了工作,彼此仍是惺惺相惜"

时代周报记者曾辗转联系袁庚本人采访,但其家人告诉记者已94岁的袁不便与记者见面,陈禹山这样解释道,"如今袁庚身体健康情况不如从前,在医院休养,不太可能接受采访。"

陈禹山如此描述第一次见到的袁庚:看上去年约五十(袁庚当时实际年龄已逾花甲),走起路来如雄鸡,坐立显狮威,目光锐利,思维敏捷。袁庚见到陈禹山,握住他的手,说:"你就是当年报道张志新的那位记者呀,真不简单。"

自此,陈禹山便开始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而与袁庚的交往,更让陈禹山打定主意,将自己的后半生的事业和理想,都托付给深圳。

袁庚向习仲勋介绍三洋的新技术

蛇口华盛顿

1984年,"沿海部分开放城市经济研讨会"上,袁庚在以《我们所走过的路》为题的发言中提到这么一个故事:1979—1981年上半年,蛇口出了许多洋相。英国剑桥大学来人,有个干部问,"你们剑桥大学造多大的桥?"还有位干部问美国商人,"英国人是讲英语的,你们美国讲什么话?"

事实上,当时的许多老干部是由组织介绍来的,袁庚感觉到内地的那套东西已经跟不上改革的速度了,急需人才,干部体制的改革势在必行。

改革先从人才选拔开始。有了人才,如何管理人才,袁庚有自己的想法。

"干部进入工作岗位以后,也就是进入了大大小小的'权力圈子',当国家法制不健全的时候,'习俗移人,贤者难免',有些人就可能滥用权力,以权谋私。这就必须加强人民的民主监督,人民必须有权选举和罢免干部。"袁庚在一次报告中如是说。"就我这个小小的头来说,我每次来蛇口,一上码头,前呼后拥的,下面的同志唯恐照顾不周。久而久之,我们的干部就会忘乎所以,不怕群众不怕下级,只怕顶头上司。"

1983年,胡耀邦到蛇口工业区视察,袁庚借着作工作汇报的机会大胆进言,"如果群众有权选举和监督干部,我相信可以改变一下干部的结构和干部的作风。我们想作这样一个不太小的改革,准备冒一点风险。"

胡耀邦一边点头一边说:"好,很好!"

由此,有了这把"尚方宝剑",袁庚便放开手脚向领导干部终身制开刀。

1984414,谷牧听取香港招商局董事长袁庚汇报蛇口建设情况

袁庚这样谈及蛇口工业区民主选举领导班子想法的形成过程:1982年冬,蛇口工业区建区三周年,原有的领导机构建设指挥部和临时党委,难以继续承担领导一个创新的社会系统工程的复杂任务。

应该用什么机构来取代建设指挥部呢?合理的方案是建立一个事权集中的管理委员会。而管理委员会的产生方式应该如何选择,是沿袭过去最省事的办法,由组织部门和主管领导提出名单经上一级党委批准呢?还是相信大多数的干部和群众,由他们用无记名、直接的民主选举出来?经请示胡耀邦同志,我们决定在工业区进行民主选举和罢免干部的试验。

有人说,袁庚就是"蛇口的华盛顿"

主持蛇口14年,基本上没有贪官

1985422晚上,第二届管委会成员选举现场,由群众在之前挑选出来的15位候选人无一例外地要回答选民的问题,以获取选票,包括袁庚在内。

这是中国第一家直接选举产生的领导机构。有人认为这是袁庚在企业选举的幌子下,悄悄打了一个擦边球——进行了一场政府选举的试验。

改革是怎么做的呢?袁庚和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符合条件的可以当候选人,候选人也要有一些人来推,这个改革也有条件的,不像西方国家那样选的,主要是我们的职工、干部选举,其他的人没有选举权的,主要是整个工业区大大小小的干部和各个部门的干部,以这个为主。

然后有部分职工代表,这些人是有选举权的,不是一人一票,当地的农民也没有票,这是中国的民主特色。如果所有的居民人手一票,那样的话水分就很大了。

候选人有一个程序,必须要讲你的想法,要回答几个问题,把你准备怎样建设蛇口的想法讲出来。候选人就讲他的施政报告,所有的人都可以提问题,这个事情我都在场,大家提的问题都非常尖锐。

有人站起来问候选人:"我有一个问题,上个月你去美国待的一个月,请问你去干什么,花了多少钱,游了多少山,玩了多少水?"有一个候选人原来是总经理,他开车出去,出了车祸,受伤住在医院。"你那次开车出去为公还是为私,你受伤住在医院里,你的工资是怎么发的,有没有领奖金?"

有一个侯选人经常出入餐馆,"你是自己出钱还是吃公家的?"有一个候选人的弟弟在蛇口工作,"在你的授权下,你两个弟弟赚了多少钱?"有一个候选人的女儿调入蛇口了,"你的女儿是怎么调进来的?"所有有关的问题他都提问。如果屁股不干净,你根本选不上。

这个程序搞完以后就开始投票,投票完以后,谁的票多谁就当选,投票是公开的,一切都是公开的。袁庚搞的这个改革,效果是非常好的,当年蛇口没有贪官污吏,袁庚主持蛇口工作14年,基本上没有贪官。

袁庚在蛇口三洋开幕式上演讲

首先你不敢想,另一方面他的工资也很高,你如果贪一点小便宜,你把工作也搞丢了。另外一年搞一次信任投票,这次我选上来了,第一年年底就搞信任投票,如果超过50%人不信任,他不需要任免,直接就下台了。整个蛇口工业区管委会有51%的票是不信任票,就解散,重新选。

19864月,根据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管委会选举暂行办法规定,第二届蛇口工业区管委会,要进行一年一度的信任投票。这无疑是给在任干部的提醒,当上干部并不等于坐上了"铁交椅",监督无处不在,干得不好,一年就可能被群众请下台。

除此之外,在蛇口进行民主选举的,还不止管委会。工业区的董事会选举,同样采取了选举答辩会的形式。陈禹山提起选举答辩会的盛况,至今仍显得兴致勃勃。"群众反应热烈,来晚了的连站的地方都没有,300多人的会场,塞了500多人。有一次工业区总经理乔胜利已经提前赴会了,但还是挤不进会场,只好站在门外。上台的演讲人答辩完毕下来以后,原来的座位早已'鹊巢鸠占',只好'靠边站'"陈禹山说起这些故事来如数家珍。

袁庚有冲劲,既是冒险家,又是实干家,刚开始人们很难相信,这一切创新型改革,是由一位花甲老人带着年轻人往前冲的。"60岁开始的金色的年华,往往是人生获得新的价值观的年代。"袁庚自己曾经这样感慨道。

199212月,袁庚退休。原定1993年蛇口工业区第三届董事会民主选举宣告失败,蛇口的改革就此画上句号。

袁庚1986年在香港中文大学演讲时曾这样说道:

  "你们学校一些老师参观完蛇口之后,相顾笑问,'这里是不是有点乌托邦味?'但愿将来没有人会写《关于20世纪80年代南头半岛上一个美丽的幻想》之类的书。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编者按】
【耀邦与袁庚】
胡耀邦与袁庚
袁庚问胡耀邦:我们的改革会有好下...
袁庚曾因“4分钱”惊动中南海 胡...
《袁庚传》摘录:江泽民帮助解困...
袁庚逝世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