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缅怀袁庚:中国..
·人们怀念袁庚,..
·袁庚是改革开放..
·袁庚去世,一个..
·于浩成关于袁庚..
·袁庚:往前走 ..
·袁庚他们是否已..
·袁庚儿子袁中印..
·袁庚:蛇口风云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怀念袁庚 >> 怀念袁庚
袁庚:“蛇口神话”与改革探索的传奇
作者:      时间:2016-02-03   来源:新京报网
 

2016131凌晨,袁庚病逝。这个时年99岁的老人,抗战、破案、入狱、复出,经历了动荡年月中的滚滚浪潮。到了回家养老的年龄,又到深圳“放手大干”,建蛇口工业区,在此迈出了我国改革开放第一步。裹挟着质疑与批评、骂名与挑战、压力与赞誉不断前行,叙写出蛇口神话与改革探索的传奇。

姓名:袁庚

性别:男

终年:99

去世时间:2016131

去世原因:病逝

生前职业:招商局集团原常务副董事长、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企业创始人、百年招商局第二次辉煌的主要缔造者。

一周前的深圳,最低温度罕至1。对这个城市来说,是奇寒。

肺部感染的袁庚躺在病床上。近年来,他数度病情加重,但每次都挺了过来,身边人也都相信他能够度过此次严寒。

然而,不幸传来。

2016131凌晨,袁庚病逝。

这个时年99岁的老人,抗战、破案、入狱、复出,经历了动荡年月中的滚滚浪潮。到了回家养老的年龄,又到深圳“放手大干”,建蛇口工业区,在此迈出了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步。

他曾说,“我想,蛇口的希望就在于,在光明中能够揭露黑暗,在前进中能够看到落后”。

他的人生也是如此。裹挟着质疑与批评、骂名与挑战、压力与赞誉不断前行,叙写出蛇口神话与改革探索的传奇。

 

回忆抗战

包花生米的纸中发现情报

几天前,袁庚的儿子袁中印一直相信父亲能挨过这一个冬天。

据他回忆,父亲晚年时常夜半高歌,唱抗战时期的歌曲。坐在轮椅上的袁庚向涂俏(《袁庚传》的作者)讲述自己的经历时,回忆大多也是抗战时期的。

那是他血气方刚的时候。

当时,加入共产党,在东江纵队司令部负责对日情报工作的袁庚,心思缜密又聪颖执着。偶然间,他和队友发现渔民们念叨着包花生米的纸略有不同,仔细一看,竟是被丢弃的日本战斗机的一小部分图纸。他将市集上所有包花生米的纸都买了下来,一张张地拼凑了整整一周,发现了日本运送兵器的信息。

新中国成立后,袁庚被委以调查部重任,曾在1963年参与破获暗杀刘少奇的“湘江案”。

“文革”时期,袁庚被拘捕囚禁于秦城监狱五年。1973年被释放回家,逐步恢复工作。

出格者

“只想在蛇口干出成绩来”

1978年,61岁的袁庚前往香港主持招商局工作。在多次实践调研的基础上,得到了中央批准,得以“放手大干”。他提出了在内地构建后勤服务基地的设想,这是蛇口工业区开发的雏形。

建蛇口工业区的报告尚未批复时,袁庚就风风火火地做起了前期工作。这种“大不了再回秦城去”的大无畏势头,一直延续到他蛇口工作的整个时期。

蛇口的一项项工程破土动工,惊醒了南方沉睡的土地。同时,随着改革开放在小渔村的炸开,隐形的封闭与顽固让袁庚举步维艰。

工业区首个项目蛇口港进展缓慢。工人们每人每天8小时只运泥20-30车。为提高效率,工程处决定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超额每车奖4分。从此工人们干劲十足,每人每天可运泥8090车,干劲大的甚至达131车,是之前的3-4倍。

这样的奖励制度,没过多久就被勒令停止。袁庚一怒之下请来记者写《内参》,得到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清样批字,定额超产奖励制度才得以重生。

他在蛇口还取消了干部等级制度。无论官员之前是哪一级,来到蛇口后不论从前资历,不论资排辈,这意味着,他尝试彻底突破干部管理体制。他态度坚决“我干我的,你说你的。”

与此同时,袁庚也在抵制着诱惑,上级曾想让他分担深圳市长的职务,他以能力有限,难当重任为由推脱。他曾对儿子袁中印说:“我不想当市长,我只想在蛇口干出成绩来。”

蛇口风波

不允许在蛇口“以言治罪”

“深圳当时情况非常复杂,建特区要不要、能不能、走哪条路,争议非常多,否定的声音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蛇口通讯》主编韩耀根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多数老百姓不清楚深圳经济特区是干什么的。似乎觉得深圳除了五星红旗是红色,其他全变颜色了,都变资本主义化了。

面对争议,袁庚坚持,老路再不能走,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他还坚持认为,言论自由是神圣的权利,应该有一个使人免于恐惧的环境。

1988年,在一场关于新时期青年思想工作的大讨论上,“蛇口风波”发生了。专家和蛇口青年两天的讨论后,一份以北京师范学院青年教育研究所名义起草的《“蛇口座谈会”始末》被分送给中央和有关单位的领导,不少蛇口人认为这是一次“小报告”。

袁庚知道后说:“对那位被追问姓名并上了什么材料的青年人,我们一定要加以保护。即使他的发言有什么不妥,也不允许在蛇口发生以言治罪的事情。”

他还在直属公司全体干部会议上说,谁都可以批评工业区领导人。当时《蛇口通讯》在头版刊登了《该注重管理了——向袁庚同志进一言》的文章,列举了蛇口工业区在企业管理上的种种弊端,指出其“效率远不像传说中那样高”,并批评袁庚“还称不上优秀的企业家”。袁庚并无二话,且鼓励不同意见提出。

多年以后,涂俏依然记得自己2004年找袁庚做传时,被他推到了“找对立面”的路上。“他让我去听不同的声音,再决定要不要给他做传。”涂俏和一些不赞同袁庚的人交流,拿纸笔一条条将问题记下。给袁庚看时,80多岁的他一条条跟着讨论。

他也想要淡化自己做过的事情,拒绝个人神话。“历史是人民创造的,我不过是在重要的时间节点上做了正确的事情而已。”袁庚轻描淡写的说。

“老小孩”

爱吃甜食、打麻将“偷牌”

1992年,75岁的袁庚开始了真正的退休生活。他极度瘦削,脚踝很细,好似只有在轮椅上,才能撑得起身体部分的重量。

“人不就是一块儿蛋白质么,总会没有的。”2006年夏天,袁庚谈到了生死。他笑着,好像人世去留是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在秦城的5年多,他伤了肠胃,需要多吃粥和极淡的蒸鱼。但他本人却特别爱吃甜食,尤其是冰淇淋和巧克力。每次医生、家人看管得紧,他就瞅着四下无人的时候,悄悄和前来探望的涂俏说“下次给我带些巧克力来!”

为了锻炼袁庚的脑部反应能力,家人、朋友陪他打麻将。这个“情报界的元老”,在众人眼皮底下多次成功偷牌,像个“老小孩”。“我们一开始都没有发现。”涂俏回忆说,袁庚把下层的麻将牌偷掉,打牌时看着需要什么,就抽牌来组合。

不过,岁月渐渐带走了袁庚的机敏,他的意识也逐渐丧失、反应迟缓。2009年彻底卧床之前,袁庚感受到了自己的衰颓,这是他难以接受的事情。94岁时,他必须要通过插管进行营养输送喂食,他反感,自己把管子拔掉。

“让我走吧,别人把我当大熊猫看、当珍稀动物看,没有意义,人总是要走的。”袁庚对着儿子、家人反复地说。一生起伏跌宕,他难以接受人生的无为度日。

涂俏依然记得8年前的冬天,和这位忘年交最后一次留影时的样子。

泡桐花开,满树盎然。袁庚在树下咧着嘴笑,眼睛弯成了半月。看到有人来打招呼,他就举起右手,敬着标准的军礼。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编者按】
【耀邦与袁庚】
胡耀邦与袁庚
袁庚问胡耀邦:我们的改革会有好下...
袁庚曾因“4分钱”惊动中南海 胡...
《袁庚传》摘录:江泽民帮助解困...
袁庚逝世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