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德平忆华国锋..
·沈宝祥:对中国..
·胡德平:改革需..
·胡耀邦胡德平父..
·深深怀念耀邦同..
·朱良:胡耀邦与..
·在胡耀邦同志身..
·人生、人格、人..
·在纪念胡耀邦同..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德平《中国为什么要改革》出版 >> 胡德平同志著作《中国为什么要改革
胡耀邦胡德平父子隔空对话
作者:李明三,李光      时间:2011-03-17   来源:《凤凰周刊》2011年8期
 

  2011年全国“两会”前夕,全国政协常委胡德平回忆父亲胡耀邦的新书《中国为什么要改革》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汇集他近年来撰写的各类文章20多篇,并收录了国家领导人温家宝、曾庆红的多篇纪念文章,所涉问题的时间跨度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凝结了父子两代人在不同时期对中国改革的深度思考。
  “这本书不是传记,也不写家事,而是观点介绍,侧重于从思想史角度,还原胡耀邦改革思想的发展脉络,追溯中国改革的初衷、改革共识的形成及演化过程。”2月25日,胡德平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说,作为父子两代人的思考结果,他试图回答三个问题:中国为什么要改革?怎么改革?如何评价30年改革?

  追溯改革初衷,中国迷失了方向?

  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胡德平去年“两会”期间与十几位政协委员联名提案《关于确保农村开发用地的所有者权益》,建议“尽快承认农村小产权房的合法性”,明确村民组织自主开发所属土地、自主进入统一的城乡土地市场的权益。

  一年过去了,小产权房的合法性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据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统计,全国小产权房总计面积约6.6亿平方米,住户约8200万户。以户均3口人算,也就是说,全国13亿人中,约有2亿多人的住房是不合法的,不受法律保护。

  与此同时,因农地征用、房屋拆迁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恶性自杀和自残事件接连不断。而另一方面,为了抑制失控的房价,国务院在这一年中先后三次出台调控措施,最近迫不得已祭出史无前例的限购令,干预房市,招致社会舆论一片哗然。

  胡德平在书中透露,在农村集体土地的使用问题上,胡耀邦30年前就曾设想用“集体投资,集体所有制的办法”进行小城镇建设。现在改革30多年了,与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家财产相比,农村集体财产仍没有享受到市场主体的公平地位,更遑论保障个人私有财产了。

  从这个“居者有其屋”的民生问题上,胡德平隐隐感觉到,改革不能只追求GDP,以为生产发展了,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忽视了生产目的和人的发展,可能会使改革迷失方向,失去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他说,这个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他的想法起源于1979年胡耀邦发起的“社会主义生产目的”大讨论。这是改革开放前夕一次与“真理标准大讨论”具有同等价值的理论探讨,可惜后来被迫停止,没有引起重视。

  在这次讨论中,当时形成的共识是“社会主义生产的目的是满足社会不断增长的需要”,“人民生活安排好了,特别是8亿农民生活安排好了,中国的大局就稳定了。”

  要让人民群众得到实惠,最大限度地满足他们的消费需要,这就是胡耀邦那一代领导人的想法,也是他们发起改革的初衷。现在,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曾经深入人心的提法渐行渐远,与社会大众日益疏离,胡德平深感有重新梳理之必要。

  1982年,胡耀邦在一次谈话中批评苏联“高积累,加重群众负担”的经济建设模式。正因为这个模式“压缩群众的消费,强制发展生产”,并不是“真正根据人民需要来搞的”,胡耀邦那时就断言其“不能成功”,要求中国改革苏联模式,“用五年、十年的时间找出一条新的道路来”。

  这时的胡耀邦还没有出访过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他也不完全认同为追逐高额利润而“互相兼并,进行你死我活竞争“的资本主义模式,认为经济活动中的过度竞争、国际金融资本的巧取豪夺同样不利于经济发展。联系到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胡德平认为,现在回过头来看,他父亲当年的观点是成立的,他的顾虑并非毫无道理。

  不破除垄断利益集团,改革将为人作嫁

  30年前,在建党60周年时,胡耀邦对刚刚发起的全面改革和现代化建设有过一个形象的比喻:好比登泰山,已经到了中天门,前面还有一段要费很大气力的路—三个“十八盘”;爬过这段路,才能到达南天门;再往前,就可以比较顺利地向最高峰玉皇顶挺进了。

  据胡德平新书披露,当时为加深与会者的印象,胡耀邦打破常规,在讲话文本中附了一张三个“十八盘”的登山路径图,告诫大家改革“要准备走曲折的路”。

  “父亲登泰山时意气风发,雄心万丈,他这个比喻主要是给改革鼓劲。”谈起这个细节,胡德平承认,胡耀邦当时对改革复杂性和艰巨性的认识,恐怕没有想得很多,后来随着改革的深入推进,才有了更深的理解。

  30年后,如果套用这个比喻来回顾改革历程及现状,中国又处在什么位置呢?对此,不同的人会做出不同的思考,给出不同的答案。对一些极端观点,胡德平都不认同,他更倾向于“战略机遇期”与“矛盾高发期”的说法。

  “当前,各种社会矛盾很尖锐,牵扯范围很大。”他说,30年改革虽然成绩巨大,但存在的问题同样不容乐观,社会心理普遍浮躁,人们没有安下心来搞建设,特别是中国社会姓资姓社的问题仍没有彻底解决,而且一时间似乎还看不到清晰的解决办法。

  诸多问题中最让胡德平忧虑的,莫过于在改革中崛起的利益集团,正在形成特殊的群体,企图独占资源,垄断市场,独享改革成果。他在书中不无忧虑地写道:

  1983年中央政府对国有企业实行利改税以来,国企并未上交利润给政府,只是最近两三年才把利润的5%或10%上缴给政府。能否以政府的名义代替全民?能否以政府财政代替全民的权益?我想都不可以。

  我国的国有企业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它占有的资源是全民的资源,利润的一部分就应给全民。国有企业绝不能以给国家上交税收而回避对全民应尽的义务,同时应受人民代表大会的监督。

  这些文字并非无的放矢。财政部刚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国企盈利19870.6亿元,同比增长37.9%,全年共上缴红利440亿元,仅占5%左右。

  国企红利上缴比例过低,“体内循环”的结果是,国企员工享有的高额工资、奖金和福利,不断加剧收入分配差距;国企财大气粗的产能扩张、资本扩张,不断挤压民间资本的发展空间。对此,社会上早已群言鼎沸,但仍难以撼动国企的强势地位,更有甚者,有些行政垄断企业的高管甚至还想设立期权,入股国企,将垄断红利收入私囊。胡德平一针见血地说:“如果此风一起而不止,中国的改革就要为他人做嫁衣了。”

  在“全民所有”的国企问题上,胡德平这些观点与他父亲一脉相承。早在1969年上书毛泽东时,胡耀邦就大胆直言,全民所有制企业必须要改,要有实际内容,如果害怕破除“那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全民所有,反而落得个全民皆无,或者全民皆困”。

  胡耀邦主张给地方、集体共享全民所有的资源,发展地方经济和社队企业,不再拘守“空空洞洞的全民所有”,“实实在在地比较迅速地使全民皆有,全民皆富”。

  回顾30年改革,应该说,改革早期,一大批地方乡镇企业和民营企业得益于中央的放权让利和资源共享,迅速崛起,带动了中国经济的持续高增长;但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正如某观察人士所指出的,改革逐渐被利益集团劫持,随着两极分化的加剧,“改革”一词在公众心目中开始变味,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险。

  重温胡耀邦:我是一个过渡性人物

  中国改革在今天所遭遇的现实困境和尴尬,肯定不是胡耀邦那一代领导人所能预料和愿意看到的。

  30年前发起改革时,胡耀邦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称自己“有局限性”,是特殊时期、特殊岗位上的一个“过渡性人物”。他绝对不会想到,现代中国的这个过渡期竟然如此漫长——30年了,13亿中国人还在共同过渡。

  在胡耀邦眼里,过渡期的任务非常清晰,就是改掉“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改掉以“一大二公”为标准衡量社会纯净度的社会主义模式。生前,他曾和胡德平探讨宋朝的积贫积弱问题,“为什么西北边地一个小小的西夏国,都把大宋打得落花流水?”他思考的结果是集权在作怪,“宋朝边将的前线布阵,都要中央朝廷批准通过,不打败仗才怪哩。”

  在推动改革的过程中,胡耀邦特别看重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希望工人阶级作为改革的主力军,在改革最前沿发挥主导作用。“他很少讲无产阶级专政,讲得比较多的是民主与法制,强调执政党要对全民负责,保障全民利益。”胡德平说,1986年打破铁饭碗的时候,他就提到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问题。

  改革什么都可以改,就是不能改变人民群众的主人公地位,不能改变党和政府对人民群众社会保障的承诺,这是胡耀邦一以贯之的改革思想。这一思想体现在他1983年深圳题辞上,就是16字诀—“特事特办,新事新办。立场不变,方法全新。”

  “立场不变,方法全新。”胡德平的理解是,改革可以尝试所有新的方法,学习所有好的东西,但是为人民的立场不能变,“改革如果不讲立场,方法上又不择手段,那就糟了!”

  反映到中国的现实问题上,就是政治体制仍过分集权,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不足,维护自身经济利益的手段不够。对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胡德平认为“不管何时改,怎么改,决心一定要有”。因为很多经济问题,例如前面提到的小产权房问题、国企红利问题,看起来似乎是个经济问题,但又牵涉到宪法,牵涉到所有制问题,都与政治体制改革密切关联,无可回避。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传奇人生:恋爱时魂不守舍...
胡耀邦与吉安难以割舍的情结
胡德平:思忆父亲耀邦与中国改革
胡耀邦胡德平父子隔空对话
胡德平:父亲胡耀邦和他的改革年...
中国为什么要改革?
胡德平:改革需要大思想大智慧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