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燃烧吧,火红的..
·大陈岛,400多..
·悲欢离合说大陈
·胡耀邦情系大陈..
·涛声依旧,却换..
·探望李昭奶奶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心系大陈岛 >> 情系大陈岛
悲欢离合说大陈
作者:杨卫敏      时间:2007-07-31   来源:《时代潮》
  这是一幕揪人心肺的拔根迁徙

  这是一部撼人心魄的创业者史

  这是一曲动人心旌的骨肉亲情

  ————悲欢离合说大陈

  想要抹去却无法抹去,每当提起又最怕提起。岁月的流逝,或许已渐渐冲淡了人们的记忆;然而,历史不会忘记,这块弹丸之地曾留下现代中国众多名人的足迹;大陈岛不会忘记,沧海桑田,几经风霜,几易其主,几度兴衰;十万海内外大陈人更不会忘记,这里持续着一场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悲欢离合……

  大陈岛,昨日的故事

  故园不堪回首月明中

  海内外大陈人永生难忘公元1955年2月7日的夜晚。恰逢元宵佳节,月是圆的,海是蓝的,然而大陈人的心是沉重的。夜是那样沉寂,港湾内的军舰在月光下激闪着寒光。岛上户户通明,有人彻夜难眠,有人独饮独斟,有人捧土吻别。在大陈住了30多年的王大娘依依不舍,独自默默绕着住所转了一圈又一圈;病入膏肓的薛老鼠为了不拖累老婆儿子,于是夜投环自尽;八旬老人孔江坡病魔缠身,家人正在赶做棺材;此时此刻,以通共嫌疑被关在附近洋岐岛上的王其昌父子、王香花母女等10多人正饱受一场亲人生离死别却不能相见一面的煎熬。

  明天就要告别世代居住的故土,迁往台湾,大陈人不禁百感交集,想了许多许多……

昙花一现的“海上小桃源”

  “几家渔户傍山涯,网罟高悬石径斜,落日苍波金万点,归帆阵阵绕飞鸦。”这首诗说的是当年大陈千帆归晚的情景。大陈岛青山起伏,绿树成荫,空气清新,冬暖夏凉,奇石怪洞,引人入胜,四周的海里有捕不完的鱼,当时曾有“欠债如牛毛,只要海上一夜潮”的说法。民间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姓陈的渔夫,因为忍受不了官吏的欺压,带领一批渔民来到岛上,从此过上了安乐的生活,以后,人们为了纪念那位渔夫,便把这个岛取名为大陈岛。然而,元明以来,倭寇骚扰,海盗猖獗,土匪盘踞,大陈岛太平日无多。直到抗战胜利后才略有转机。捕鱼生涯虽然艰辛,却难得有一份安宁的日子,大陈人知足矣。勤奋的大陈人利用山坡上的荒地种些果蔬,养些家禽,从大沙头到南坑还有一条1里余长的狭窄街道,几家店铺中可沽酒买百货,自给自足,颇有几分世外小桃源的气息。

  好景匆匆。1949年夏,浙江大陆解放,国民党残兵败将退踞沿海岛屿。昔日宁静的大陈岛驻进了荷枪实弹的士兵,田园式的渔村筑起了堡垒、炮台,拉上了铁丝网。尤其是1950年5月舟山群岛解放后,大陈岛成为国民党在浙东沿海的唯一据点,其战略地位更加突出。1951年6月,曾有“西北王”之称的胡宗南被派往大陈,任“江浙反共救国军总指挥”,翌年在大陈成立“浙江省政府”,亲任“省长”。国民党正规军第67军也调防大陈。弹丸之地竟汇聚了35,000人口,军民比例达1∶1,几乎每家都住有六七个士兵。期间,蒋介石曾3次视察大陈列岛,蒋经国更是频频来岛,先后达20余次。

  1955年1月18日,人民解放军首次海陆空三军配合作战,一举解放大陈之屏障———江山岛,大陈遂完全袒露在攻势之中,指日可下。

“金刚计划”———拔根行动

  “大陈撤退”是台湾当局的既定方针。1954年8月,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史敦普上将到达大陈,会晤大陈防卫司令第67军军长刘廉一。经商讨研究,台湾“国防部”制定了“金刚计划”———全体大陈人弃岛迁台。这一计划后来被称为“拔根行动”。

  1955年1月30日,一架“蓝天鹅”水上飞机缓缓停泊在下大陈海面,从机上走下一个身穿皮茄克的中年人,他就是国民党“政治作战部主任”蒋经国。蒋此行的目的是部署“金刚计划”的实施。同机前来的还有“国防部长”俞大维、装甲兵司令蒋纬国、保密局长毛人凤等军政要员。30余名中外记者亦闻风而来,蒋经国“走访”民众后,岛上开始登记户籍。不久,担负“护航”任务的美国庞大的第七舰队驶进了大陈港湾和附近海面。残酷的“金刚计划”开始了!成簇的渔船被炸毁,成堆的家具、成捆的渔网被浇上汽油烧掉,只是由于老百姓的苦苦哀求,才保留了稍好的民房……

  天终于渐渐地亮了,人们又回到了无情的现实之中。一群群大陈人背着神位,抱着孩子,扶着老人,挑着行李,从四面八方向预先指定的3个码头汇集。下午1时起,一艘艘运输船驶出大陈港湾,甲板上哭泣声、喊叫声顿时交织在一起,真是一幕令人心碎的场面。等到大陈渐渐地消失,海浪愈来愈大,人们才依依不舍地进入舱内,而惆怅和失落却一齐涌上心头……

  这次“金刚计划”从2月8日到12日共花了5天时间,岛上17132名民众除了3人因病和14人以通共嫌疑被关押外,悉数迁往台湾,留在大陈的是一片废墟、荒土和不尽的思念。

大陈人,中国吉普赛?

  17000多大陈居民迁台后,被当局按原村镇亲属关系分散安置在花莲、台东、宜兰、屏东、高雄5县的十几个“大陈新村”里。所谓“新村”,却是一排排军营式的低矮平房。当局还成立了就业指导委员会,专门调查大陈人是愿意从事捕鱼、农耕还是做工。但是,人生地疏,语言不通,水土不服,立足谈何容易?台湾东海域水深,西海域沙丘多,不像大陈周区鱼多易捕,4户一条船,终日辛劳却难得一家温饱;从事工商业者由于当局缺乏计划,本身管理不善也纷纷破产;务农者大多分到偏远或低洼贫瘠土地,加上台风袭击,收获甚微,大多数只能靠做码头苦力及家庭手工维持生活,连官方也不得不承认,“直到民国五十三年(1964年),安置在各地的大陈民众的生活亦未获得改善”。

  然而,大陈人并未向困难和命运屈服。艰苦的环境须用强韧的生命力去克服,在乡下还不通行国语的年代,大陈人最早克服了跟本地人沟通的障碍。现在,他们与浙籍和外省籍台湾人通婚的情况很普遍,所从事的行业也不再局限于务农、捕鱼或做工……

大陈,城市青年上岛举步维艰

  “50年代,中国有两支青年垦荒队,一支去了北大荒,一支去了大陈岛。”
———胡耀邦

  1956年1月,也就是在大陈居民迁台近一年后,在团中央书记胡耀邦的倡导下,一支由200多名温州市青年组成的垦荒队带着50年代青年的理想和憧憬来到岛上。此时的大陈一片凄凉:残垣断壁,沟壕纵横,弃物遍野,岛上还留有数以千计的地雷。大年除夕夜,城市家人正是欢聚的良辰,他们却蜗居在又黑又
潮的陋室里,就着咸菜,喝黑糊糊的番薯粥。五谷不分的城市青年样样都得从头学起:学种番薯,却头朝下———种倒了;学养兔,错把小兔当老鼠;学捕鱼,上了船人都站不稳,呕吐不止。刚有了收获,即遇30年不遇的强台风袭击,庄稼刮倒了,树连根拔掉了,房顶掀飞了,猪跑散了……

  然而,随着时光的流淌,垦荒队员40年的青春和热血改变了大陈的面貌。今日大陈,已拥有水产、造船、发电、家电、橡胶、塑料等行业,总产值达1.626亿元,人均收入6300元,居民普遍住上了2至6层的楼房,地毯、壁纸、吊灯、彩电、卡拉OK、VCD、高档家具已进入渔民家中,程控电话普及率名列全区各乡镇前茅。

美国,热血男儿赤手空拳闯天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立志须自强。”———几位创业者

  70年代初,台湾的大陈青年开始了第二次迁徙,他们远涉重洋,来到美利坚,凭着勇气和毅力,学会了英语、粤语,扎下了事业的根基。由于大陈人忠厚老实、吃苦耐劳,成为各行各业争相揽聘的对象;又由于大陈人的聪明才干,使以广东菜及川湘菜为主流的美国中国餐馆出现了稍加改进后的浙式辣味菜,名声大噪,大陈人也由杂工、跑堂跃升为大厨,并逐渐与店东合营而当了老板。如牟呈华、周春友、汪冬富等人开的中国餐馆已遍及美国许多城市,跻身百万富翁行列。此外,还靠救济和奖学金出了上百位博士和硕士。

  从大陈到台湾,从台湾到美国,迁徙总是伴随着大陈人;面对新环境,开拓—挫折—再开拓—成功,两岸大陈人走过的路是那么不谋而合。在世界各地,吉普赛人依靠当地居民为生,大陈人却靠自己一双勤劳的手开辟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海之韵,两岸大陈人的对话

  1992年春,台湾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凌峰为拍摄系列风光片《八千里路云和月》登上了大陈岛,他带回了海外大陈人梦中的热土和大陈岛人民对他们不尽的思念。

大陈人迁台屈指已有43载。不少人已经作古,葬在异域他乡,活在世上的第一代大陈人也大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乡音未改,鬓毛已衰,回首故乡千里外,别离心绪向谁言?多少个月明之夜,他们遥望故土,供起了一座座祖宗的神位。陈郑东领,这位105岁高寿的老太太临终前还断断续续念叨着“大陈,大陈!”看君已作无家客,犹是逢人说故乡——旅居美国的大陈人成立了大陈同乡会,每逢中国传统节日都要济济一堂大聚餐,以增乡情……

  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大陈岛的人们何尝不在思念海外的骨肉?孔江坡,那位家人迁台时正赶做棺材并放在床前让他死前自己滚进去的八旬老人,被上岛的解放军战士救活后又活了16年,1972年他带着终生遗憾离开人世,真可谓死不瞑目。老大陈人迁台时留下的民房,屋顶已长满野草,墙壁上已爬满青苔,谁知道哪一天,流落异乡的亲人会突然归来叩开自己的家门?每到台风季节,当地政府和群众总是满腔热情地接待前来避风的台湾同胞。逢年过节,大批的贺卡、礼物飘洋过海,从大陈岛到台湾,到美国,海底电缆更是牵动着多少海内外大陈人的心。

  历史似乎开了一次大玩笑,它让世代依海为生的岛民上岸从事工商,而让不安分的城市青年上岛捕鱼垦荒。然而,风风雨雨几十年过去了,他们丢掉了多少幻想、屈辱和怯懦,却从未给大陈丢过脸。半世总为天地客,一家今是故乡人——今天,大陈的子孙遍布世界各地,有的已事业有成,有的依然贫穷,但不管天涯海角,无论贫富贵贱,世代莫忘:根在大陈!

(来源:《时代潮》第74期)

 

加入收藏夹】【关闭
 
 

   
 
探望李昭奶奶
涛声依旧,却换了人间
胡耀邦情系大陈岛
悲欢离合说大陈
大陈岛,400多温州青年曾种植理想...
燃烧吧,火红的青春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