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燃烧吧,火红的..
·大陈岛,400多..
·悲欢离合说大陈
·胡耀邦情系大陈..
·涛声依旧,却换..
·探望李昭奶奶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心系大陈岛 >> 情系大陈岛
燃烧吧,火红的青春
——重读50年前大陈岛垦荒记
作者:潘秀慧      时间:2007-07-31   来源:《温州日报》
 

  题记: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昨天,椒江市政府隆重召开纪念大会,纪念温州青年志愿垦荒队支援开发建设大陈岛50周年。半个世纪弹指一挥间,这些年届古稀的老垦荒队员仿佛又回到了那青春燃烧的垦荒岁月……

2005年12月23日下午,大陈岛垦荒队的代表在赴椒江参加纪念大会前的合影,当年这些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的青年如今都已年近七旬。

1956年1月29日,温州市民在市区安澜亭码头欢送垦荒队员的情景。

当年,垦荒队员在给小猪喂药。

1956年2月2日,垦荒队员迈开垦荒第一步。

  1956年1月29日,距春节仅12天的一个寒冬清晨,近3万温州市民在人民广场为207名平均年龄不足18周岁的大孩子举行了热烈的欢送会。他们是响应团中央“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号召前往台州大陈岛垦荒的志愿者。在次年的2月、5月和1960年的4月,相继又有永嘉四海山林场、平阳宜山区白沙乡和洞头的80多名青年来到大陈参加了垦荒队。

  1960年7月1日,温州青年志愿垦荒队宣告完成历史使命,并宣布撤消垦荒队组织。在近300名温州籍垦荒队员中,除了部分直接返乡参加工作外,还有100余名队员选择了继续留在大陈支援海岛建设。他们是怎么度过那整整4年半的艰苦垦荒岁月的?垦荒精神在现代又意味着什么?记者近日走访了部分垦荒亲历者,听他们讲那海岛上的故事。

挑战,一切从头学起

  被驻岛部队一舢板一舢板接到大陈岛上时,垦荒队员看到的不是预想中风光旖旎的海岛风情,而是一片废墟、满目疮痍与荒无人烟。1955年1月18日,我军解放一江山岛,盘踞在大陈岛的国民党部队在尽掳岛上居民、破坏渔船和房屋,并埋下大量地雷后仓皇逃往台湾。经历了“大陈浩劫”之后的大陈岛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荒岛,垦荒队员是它解放后的第一批居民。

  “最难的是,我自己也完全不懂农业、渔业、畜牧业那一套,却要带领一群年纪轻轻的城市青年在岛上垦荒生产,一切从头学起,这是第一关。”在原垦荒队队长王宗楣的记忆里,海岛垦荒的第一年无疑是最为艰难的。因为都是城市生活中成长起来,不少还是刚出校门没什么生活经验的孩子,让他们种田养猪,自然就发生了许多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不会?就得学!垦荒队员们几乎每天都是6点多钟就起床去田头边学边做,晚上则聚在一起点着煤油灯交流劳动经验。不久,这些本来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五谷不分韭麦不辨的年轻人学会了犁田、配苗、养猪等本领,不少在城里看着挑粪工人就捂着鼻子远远躲开的人,现在却眉头也不皱一下地抢着收集起粪肥来。因为农业生产基本稳固下来,垦荒队还办起了畜牧队和渔业队,丰富生产。

  “出门就是山,挑肥锄地全要爬山下岭的,岛上风大天气干旱,自然灾害又多,劳动强度大是第二个难关。”从带领队员来到岛上第一天起,王宗楣就一直思索着,怎样让大家保持热情把任务完成好,这包括安排好大家的业余生活、采用各种方式激励队员克服困难、做好畏难队员的安抚引导工作等。为了给垦荒队员树立高度荣誉感和责任感的榜样,让大家安心劳动,1960年初,时年27岁的王宗楣将新婚不久的妻子胡逸萍也接到了大陈岛,直到1973年才相继调回温州工作。

信念,在艰难中闪耀

大陈岛上垦荒生活的艰苦是生活在今天的人们难以想象的。四面环海、交通不便、没有街市,一封信常常要等上十天半个月。年轻的垦荒队员当年曾把这种生活编成一首顺口溜:走路高低不平、夜里电灯不明、急事电话不灵、遇风航船常停、生活单调苦闷、环境艰苦冷清。“刚开始的大半年每晚都睡不好,岛上的风会叫,海浪打在岩石上像打雷一样,又没别的事可做,心里偷偷想,这样的地方还有什么荒可垦,自己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回想当年少年时,两鬓斑白的老垦荒队员池德杰不禁失笑出声。

  当时正值从瓯海中学毕业后留校做自学青年指导工作、兼任夜中学团专职书记的池德杰。在负责动员本校青年报名参加垦荒队的同时,19岁的他也毅然决然地辞别了辛苦抚养他长大的老祖母,满怀喜悦地奔赴海岛。“船一靠岸,心就凉了,大陈与脑海里的苏联式大农场完全不一样。”遍地是尚未打扫的炸弹碎屑,满眼是荒芜的山头,大陈岛的现实条件,一度让他陷入思想矛盾中。不过,这种内心短暂的犹豫很快就被自责打倒了,“我是动员人家来垦荒的,怎么能先走?祖国对垦荒队有这么高的希望,既然我来了,就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

  留下来的池德杰很快就被推选为垦荒队团支部副书记,负责关心、帮助队员们解决思想顾虑及其他困难。有队员装病不出去劳动了,他就耐心安慰开解;有队员想家偷偷掉眼泪了,他就嘘寒问暖做工作。毕竟都是年纪轻轻、思想又很积极纯洁,而集体垦荒生活在极为艰苦中也充满着奋斗的乐趣,大多数队员都像池德杰一样克服了生活不便的困难,安心开始垦荒生活。“‘把大陈建设好’的信念是我们大家坚强的精神支柱,即使在最困难的岁月里。”70岁的池德杰说,“我一直告诉自己,大陈岛这条路没有走错。”

青春,在考验中磨砺

  半白的头发、朴素的衣着打扮、可亲的笑容,走在街头,年过6旬的金育育看上去是个绝对普通的温州大妈。然而在半世纪之前的大陈岛,她却是垦荒队里的传奇人物。作为岛上第一艘机帆渔船上的唯一一位女轮机员,她以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与男队员一起驰骋东海、斗风斩浪,为大陈岛渔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奠定了基础。“我去垦荒还是‘开后门’才报上名的咧。”曾经长年生活在海上的金育育一开口就格外爽朗。原来,当年才14周岁的她听说要招垦荒队员,就吵着要去报名,家中父母拗不过幺女的软磨硬逼只好同意,因为年龄不合,便让她在团委工作的姐姐去“变通”,硬是把她说成了能肩挑30公斤的女力士才通过了报名。为了这,金育育还在家练了许多天的挑沙子。

  1956年下半年,垦荒队开始组建渔业队。不服输的金育育抢先报了名,随后被批准进渔业队到海上“垦荒”,直至1960年垦荒队结束时,她足足过了4年大海生活。“第一回上船,苦胆都吐出来了,熬了半个月终于适应了。”船上没有厕所,唯一的便溺处也没遮挡,想小便只能憋到男队员们都不在附近时;一出海打鱼就要三两个月,因为船上没淡水可供洗澡,回岛时身上随手就能抓出虱子来;一年中有大半年在海上,船遇大风或坏天气发生生命危险的不止一次两次……大海并没有因为金育育这个正像花一般的青春少女而变得温柔一些。“那时根本不知道怕,出海回来看到很多队员在岛上冲我们满载的渔船欢呼,就格外自豪。”金育育笑称,自己现在坐船还时时在想,要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又在农业垦荒中磨练过,恐怕当年真是没勇气开着轮船满大海去的。

  据统计,当年近300名温州垦荒队员中,共有120多位年轻女孩,她们中年纪最大的才20岁出头,最小的年仅14岁。

爱情,在劳动中绽放

  即使在最艰苦的生活和劳动中,爱情也从未在大陈岛上缺席过。经过磨练的青春和共同奋斗的经历既产生了许多终生不渝的友谊,也催生了不少甜蜜而真挚的爱情和婚姻,老垦荒队员金荣光和狄莲霞就是其中一对。1958年,担任垦荒队畜牧中队负责人的金荣光奉命到大陈岛的外岛——竹屿小岛养猪。因为刚分娩的母猪需要特别仔细的看顾,金荣光就向队部要求支援一个女队员帮忙,结果“养猪三姑娘”之一的狄莲霞就来到了金荣光身旁。过了一段时间后,两个年轻人宣布结婚。出于他们那一辈人特有的保留,金荣光并未向记者透露当年谈恋爱的具体经过。

  垦荒队队部给了小两口一个小小的房间,金荣光拿几张旧报纸四处糊了糊就当作了新房。双方妈妈都特意从温州赶来了,再叫上几个队里的好友,吃一顿比平时稍微丰盛点的晚餐,给大伙分一些驻岛部队指导员送的几斤喜糖,这就是金荣光和狄莲霞的全部结婚仪式了。简朴是当年这些垦荒婚姻的共同特点,另一位垦荒队员张寿春也是用几杯白开水和新娘张莲女带过来的1斤纸包糖办了喜事,4张长凳架一副木板就成了婚床。“看看现在这些年轻人气派的婚礼,我和老伴常常就会想起自己当年结婚的情形。”金荣光笑了。

  据王宗楣回忆,当年大概有20多对温州青年在大陈岛上结下了良缘。许多垦荒队员还在大陈岛上迎来了自己的下一代。为了纪念这段难忘的岁月,很多人给自己的孩子取了海英、海勇、海云、海萍、海峰、海建等蕴涵着别样意义的名字。“‘艰苦创业、奋发图强、无私奉献、开拓创新’,这个大陈岛精神在这些老队员身上一直没有消失过。”曾经于1960年上岛报道温州青年志愿垦荒队事迹,随后又一直关注大陈岛垦荒事件的本报老新闻工作者戚俊伟深有感触地表示,当“垦荒”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与我们距离越来越远时,那种体现着坚强意志和信念的垦荒精神却值得敬佩,更加值得代代相传。

  也许,只有燃烧过的青春,才是无悔的年华!

(来源:《温州日报》 2005年12月25日)



加入收藏夹】【关闭
 
 

   
 
探望李昭奶奶
涛声依旧,却换了人间
胡耀邦情系大陈岛
悲欢离合说大陈
大陈岛,400多温州青年曾种植理想...
燃烧吧,火红的青春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