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李庄:重庆黑打..
·孙潮:请看重庆..
·何三畏:重庆草..
·李庄在“依法治..
·依法治国需要直..
·反思重庆教训,..
·童之伟:重庆逆..
·陈有西:反思重..
·何兵:从重庆教..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研讨会 >> “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研讨会
雷颐:从历史遗忘症到重庆黑幕
作者:雷颐 著名历史学家      时间:2012-12-07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在中国改革论坛“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 ” 研讨会上的发言

  

  我觉得重庆问题最重要的就是破坏法制,没有法制就是一个人说了算,所谓公检法完全成为一个人的家丁,我作为研究历史的,会想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一种历史遗忘症,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在文革结束后,从上到下都认识到,必须要有法制,许多国家领导人在文革中也深受无法制之苦,于是在 79 年到 80 年代,就提出来了民主与法制。 49 年后、尤其是反右后,再没有提出过民主与法制,而 79 年后痛定思痛,开始进行了大规模的法律建设,包括一些法制条文的颁布,后来还有个刊物就叫做《民主与法制》,我记得那刊物当时发行量特别大特别大。

  经过这 30 年的努力,离真正做到法制还差很多,离法制的路还很远很远,但毕竟在此之前,在一点一点的往前走,往法制的路上走,因为包括高层统治者,高层领导也知道,没有法制自己也是没有保证的。为什么这些年往后退,因为他们把那个惨痛的教训忘记了,本来法制的基础就很薄弱。回顾这 30 年的法制建设历程,一点点的进步都非常困难,每一个小小的进步,如关于是否要人权等,每点进步都很困难,但是,倒退却很快,很容易。如果薄的重庆模式搞成了可以说一夜回到改革开放前。所以,一定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没有法制情况下,包括给最高统治者领导人带来的惨痛教训。

  也就是说,之所以薄能实现他做的一切,跟长期不许谈文革有关,哪个刊物一谈文革就要封,包括现在。有时在媒体上,不许我说文革,那我就把文革改成“那个特殊年代”,他们不让讲文革啊。 30 年只有经济改革进展快、政治改革严重滞后,造成了大量的贪污腐败,而大学里的大学生形成了一个概念,很多人都觉得文革毛时代物质是贫困的、道德是崇高的,我说这哪里哪里啊?但你没办法,一个人演讲的影响是有限的。所以,一定要实事求是,把文革的事情要说清楚。包括薄在重庆做了些什么,不要隐瞒,不要考虑所谓的政治家办案政治考虑,如果完全披露出来会有什么政治影响?实际上在 1979 年对待文革就是这样,他们觉得如果全部公布会有什么样什么的影响。我觉得对薄的处理也应该公开,他做了什么,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一切都应该公开。如果再隐瞒的话,考虑到某种影响,实际上是对中国法制造成的隐患会更大。

  另外,我觉得还是重庆模式给了我们一个很深刻的教训,公安可以随便编个罪名任意抓人。所以说,人们现在都说,公安的权力过大,实际公安权力过大还是背后这个书记的权力,因为书记支持王立军,王立军才能这样为所欲为,如果没有这个强有力的书记强有力的支持,他也不敢这样到这种地步。所以说要限制公安的权力,根本上要限制一把手的权力,只有他的权力受到限制公安的权力才能受到限制。所以,所谓限制一把手权力也就是要实行宪政,宪政就是要限制最高领导人、限制公权力。

  所以具体来说,要有一种制度安排,公检法要承认它是一个互相制衡的、互相监督的,而不能为了效率,这好象形成了个传统,哪怕在 80 年代强调法制的时候,因为特殊情况严打,公检法就联合办案,这一定要废止掉,今后再也不要出现这种情况。另一个具体可以做的就是废除劳教,已经到这种程度了,应该废掉了,如果我说对新一代领导班子有什么期望的话,我想 02 、 03 年胡温上台不久的时候,废除的收容制度,当时是给人民欢欣鼓舞的。我觉得,新一代“十八大”领导班子可以把废除劳教制度作为体制改革或者政治体制改革,或者是法制改革、制度安排的一个给全国人民的见面礼,当然这一切还要配合着政治体制改革,包括舆论宣传,包括宣传的自由、言论的自由,都应该以这个为基础才能做到。

  如果没有公开透明,没有新闻、言论自由,很难实现这些。最近我刚刚看到一个某地的通知,现在由于很多地方的财政比较困难,所以在对一些企业征收明年的征收,这个通知说因为钓鱼岛的事情要打仗了,所以你们必须要把明年的税收先缴了,一个地方政府就可以有这样的理由,所以怎么样限制他?如果限制不了他,他可以以冠冕堂皇的钓鱼岛要打仗的理由向你征税,他说内部传达了,如果没有新闻自由,谁知道内部传达了?

  好,我就讲到这儿。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郭道晖:用以宪治国审视重庆肿瘤
李伟东:关于重庆模式的反思
胡德平:给人民一个有安全感的环...
雷颐:从历史遗忘症到重庆黑幕
何兵:从重庆教训思考中国道路
孙潮:请看重庆黑打网上展播
何三畏:重庆草民在薄王黑打中的...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