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李庄:重庆黑打..
·孙潮:请看重庆..
·何三畏:重庆草..
·李庄在“依法治..
·依法治国需要直..
·反思重庆教训,..
·童之伟:重庆逆..
·陈有西:反思重..
·何兵:从重庆教..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研讨会 >> “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研讨会
何兵:从重庆教训思考中国道路
作者:何兵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时间:2012-12-07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在中国改革论坛“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 ” 研讨会上的发言

  

  今天因为谈重庆的问题,教训比较深刻,我觉得要反思重庆有几个问题:

  1 、思想路线的问题,不解决这个根源问题根本就不行。为什么薄熙来要在重庆唱红?这显然是反对普世价值。我们在政法指导思想上,就提所谓三个至上,这本身就出了问题。几年前,我在中央办公厅的一个会议上就告诉他们:第一,普世价值是不能批的,为什么?因为所有的普世价值,已经被共产党写入宪法。宪法是党领导人民制定的,怎么能批普世价值呢?假如要和西方争论的话,应该承认普世价值是存在的,但普世价值的表现形式是可以不一样的。普世价值是要实现的,但是实现普世价值的道路是不一样的。这种争议才可能是真实的,但批普世价值是错误的。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必须要澄清它。昨天我们看到习主席说: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这个问题不是个虚问题,是个实干的问题。

  2 、要提法律至上,不是三个至上。我当时也跟中央办公厅说过了。为什么这个“三个至上”不能提?所谓“党的事业至上”,他没有想到,有党的长期事业和党的阶段性事业。党的地方事业和党的全国性事业。这个口号提出以后,在地方已经被地方领导用来把地方的事业凌驾于党的全国性事业,把党的短期事业凌驾于长期事业。所以我们现在谈重庆教训的时候,首先要提出这个国家只有一个至上,那就是法律至上。

  这是我讲的第一点。

  第二点,应该法治先行。我们在办一些案子过程中发现,实际上现在政法已经在崩溃,非常危险,必须加快整治。民主需要一段时间,许多立法没解决,比如选区划分、选举诉讼。这些需要一段时间建设、当务之急,党一定要在法内,这个问题是不需要争议的。党制定的法律,一定是个好法,一定要自己遵守。

  第三点,对重庆这个问题,不能仅仅看到是重庆一个地方的法治沦落。重庆对中国的教训是,一个地方可以摧毁一个国家的法制。比如我们在贵阳,小河审判我参加的。薄熙来事件出来之后,贵阳小河法院竟然还那么黑打,深层次就可以看出了。摧毁法治,有两股力量是非常高兴的:一个就是体制内的当权派。对薄熙来这种搞法,我们体制内有很多人,是内心深为认同的。一当上一把手,他就想爽。什么最爽呢?人治是最爽的。我想干嘛就干嘛,是最爽的。所以这在中国能实现人治最主要的内因。“权力使人腐败”,大家都知道这句话。权力如何使人腐败的呢?首先是权力使人格腐败。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有一颗赤诚洁白的心。为什么后来变了呢?首先是人格腐败。第二,就是底层有这么一股力量。底层现在图变,只要听到有人折腾就好,为什么?他苦了几十年。你如果一直不变,他就没有希望。你变了,他总还有一点希望。在乱中可以获得一些东西。至少还可能得到一套房子啊。这是一股力量。

  再一点,我们要反思这个国家,为什么薄熙来在那干的时候,没有人抵抗?我今天也暴露个事实。李庄审判,我是第一个跳出来说话的。

  李庄:没错。

  何兵:你们都是后面说话的。当天做节目,媒体已经很自律了。主持人跟我说,何老师你今天悠着点。我说,我知道。我还是有点政治水平的,我会的。但是一看片子,不行啊。所以我就这么说:根据目前的证据,我不能断定李庄犯了伪证罪。我就放了一个口子,如果有新证据,可以定罪。就这么个事,薄当天晚上给电视台打电话,开了几个会,把人家 1+1 制片人给换了。

  李庄:把董芊也给免了。

  何兵:那个被免的制片人叫王力军。我们在喊司法独立,但最高人民法院都不让你喊司法独立。我们是为最高法院争权利,但最高法院他自己都不想要这些。所以克强同志说,要有政治责任和政治理想。政客是非常麻烦的,中国现在就是政客多,真话少。我去年毕业典礼一个致辞,后来传遍了全世界。不过是说了点真话。司法独立是常识,在古代就是包公是亲自判案子的。可是我们现在法院领导不判案子,不写判决。这样的法官,有一大批。

  审判怎么独立?大家都在谈。我认为,中国的民主应该从审判民主开始。我喊了多少年,把人民陪审员、陪审团搞起来。这是个真实的民主,你那个选举民主,还有很多年的建设。香港回归的时候,香港人说,只要我们陪审团存在,我们就不怕回归大陆。陪审团如果没了,我们回归就怕了。刀把子掌握在别人手里了。如果审判独立不配以审判民主,是非常危险的。再看英国历史,是人民陪审团推动审判独立的。什么样的力量推动了审判独立?那就是人民,你要把人民调动起来。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郭道晖:用以宪治国审视重庆肿瘤
李伟东:关于重庆模式的反思
胡德平:给人民一个有安全感的环...
雷颐:从历史遗忘症到重庆黑幕
何兵:从重庆教训思考中国道路
孙潮:请看重庆黑打网上展播
何三畏:重庆草民在薄王黑打中的...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