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将改革由..
·李尚志:向耀邦..
·周瑞金:胡耀邦..
·秦川:一九八三..
·站在时代的高度..
·朱厚泽:胡耀邦..
·李锐:全面改革..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98周年 >> 耀邦研究
李尚志:向耀邦同志“争新闻”
作者:李尚志      时间:2013-12-09   来源:
 

  1983年1月21日,首都各报和全国各地、各级报纸都在头版头条位置,大字标题刊登了新华社播发的一条振奋人心的重要新闻:《胡耀邦指出,搞四个现代化建设必须进行一系列改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各地各级电台也在当天反复转发这条消息。街头巷尾、办公室乃至一些家庭中,也在议论这则讯息,“改革”——尽管当时对人们来说还是个相当陌生的词汇,但自这一报道发出后,“改革”二字一时间成了国人谈论的最热门的中心话题,激发了人们的改革热情。
  这条消息通过新华通讯社的电波传到了地球各个角落,一时间,世界各大通讯社,各国其他新闻媒体也纷纷转载或转播。它向世界表明:中国要全面地实行改革,改革要贯穿于中国四个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东西方舆论界都瞪大眼睛看着中国,进一步密切注视着中国改革的动向。对一些国家的政要们来说,胡耀邦同志的这个讲话精神,可以说是放了一颗硕大的政治卫星。
  这是首次报道我国要实行全面改革的重要消息。
  作为当事记者,回顾80年代初期这条消息的发出,不禁感慨万千。
  那是1983年1月20日上午8点半,我办公室的红色电话铃声响了,我伸手拿起了话筒。
  “喂,尚志吗?有件事情要对你说,若有时间,请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
  我一听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邓力群同志的声音,便驱车到了中南海勤政殿中邓力群同志办公室。邓力群告诉我,当天下午,胡耀邦总书记要在全国职工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讲话,让我们准备发消息。他还叮嘱说:“耀邦同志下午这个讲话十分重要。”他给我一份胡耀邦的讲话提纲,说:“你先看一看这个材料,作好报道的准备。”
  我接过材料一看,标题是《四化建设和改革问题》。老实说,这九个字的标题就够吸引人的,我便问邓力群同志:“可以发消息吗?”
  “我觉得是可以发消息的,但我请示耀邦同志时,他主张不要发消息,他说这个讲话稿子没有经过中央讨论,是他开了几个夜车写出来的,在会上向大家讲一讲,算是征求大家的意见,等讨论定稿后再说。”邓力群回答说。
  “要不”,邓力群同志建议说:“你现在到耀邦同志办公室去,可以当面直接向他请示一下,免得准备不足或白费劳动。”
  当我来到耀邦同志办公室向秘书讲明来意后,秘书笑着向里一指:“他在,你直接问他吧。”
  看到耀邦同志正伏案工作,我便悄悄地站在一边等。他抬头见我站在那里,便和蔼地示意让我坐下。听我简明地讲明来意后,耀邦同志说:“我已告诉力群同志,今天我的讲话不发消息,因为这些精神都是小平同志多次同我们讲的,未经政治局讨论,是我自己归纳的,等中央讨论后再发吧。”
  从耀邦同志办公室出来,心里直犯嘀咕:多年的新闻敏感告诉我,这个讲话十分重要,是关系到全党全国全民的大事,这个问题又是党中央的总书记在全国性的会议上讲的,是应当公开发消息的。当我再次来到力群同志办公室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之后,邓力群同志说:“你先准备个报道稿,开会时再同耀邦说一说。”
  从中南海回来,我草草吃了点午饭,便跑到办公室里翻看耀邦同志的讲话提纲。耀邦同志在提纲题目下的括号里有这样的话:“提供同志们讨论,没有定稿前不要向下传达和印发。”根据这句话,我知道这个讲话他是不同意发全文的,所以只能准备个消息,在消息中摘用一些话。摘多了,怕他不同意发,摘少了,又觉得不过瘾,所以在准备新闻稿时,还真有点犯难。
  这个近万字的讲话提纲共分28条,用了“问题的提出”、“‘继续革命’和改革”、“我们的改革方针”、“机构方面的改革”、“经济方面的改革”、“其他方面的改革”、“共产党员必须具有勇于改革的思想”、“教育和动员工人阶级站在改革的前列”等8个小标题。
  提纲中关于问题的提出是这样讲的:这几年,小平同志一直在说,要搞四个现代化,必须进行一系列改革,没有改革,就不可能实现四个现代化,改革要贯穿四个现代化的整个过程。中央同志是完全赞成小平同志的这个见解的,并且认为,这个见解,提纲挈领,应该成为我党领导四化建设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指导思想。但是,不少同志对这个关系我们事业全局成败的问题,没有足够的认识,缺乏充分的精神准备和清楚的紧迫感。所以从现在起,我们要把这个问题特别突出起来,以便从领导到群众,从党内到党外,认清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
  提纲批判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论断之后说,从破除陈旧过时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某些环节来说,从解放生产力、推动社会前进这个意义来说,改革也是一场革命,而且是很深刻的革命。这个革命,不是什么“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不是要在国家的社会政治生活中制造什么激烈的震荡,而是要通过改革,打破“吃大锅饭”的局面,充分调动人们的社会主义积极性,使生产力较快地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创造出更多的新的财富,使国家和人民都能较快地富裕起来。总之,要以是否有利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否有利于国家的兴旺发达,是否有利于人民的富裕幸福,作为衡量我们各项改革对或不对的标志。现在,我们确定了在本世纪要力争达到的奋斗目标,不抓紧改革,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有落空的危险,这就增加了我们改革的紧迫感。
  关于改革方针,提纲说,改革的总方针,应当是:从实际出发,全面而系统地改,坚决而有秩序地改。什么是全面而系统地改?提纲中说,全面,就是一切战线,一切地区,一切部门,一切单位,都有改革的任务,都要破除陈旧的、妨碍我们前进的老框框、老套套、老作风,都要钻研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总结新经验,创立新章法。那种认为问题只存在于别人、别处,正确都在自己、本行的观点,是不正确的。
  为什么要提坚决而有秩序地改?提纲中说,大规模的改革,当然是一件很艰巨复杂的事情,需要深思熟虑,实事求是。正是鉴于这一点,中央决定改革要有步骤地进行,并且要经过典型试验,这就保证了我们不会来回折腾和产生混乱。全党都要按中央确定的步骤,坚决而有秩序地进行。
  提纲在讲了机构方面的改革、经济方面的改革之后强调,我们所面临的改革是一次全面性的系统改革,因此,除机构和经济方面的改革外,政法、外事、劳动、人事、宣传、科技、教育、文化、新闻、出版、卫生、体育,以及各人民团体,总之一切部门,都有改革的任务。只有改革的侧重点不同,没有要不要改革的问题。
  关于共产党员必须具有勇于改革的思想,提纲中说,我们共产党员是以改造世界为己任的。过去,我们把一个黑暗的中国改变成一个光明的中国。现在,我们要把一个落后的中国改变成一个富强的中国。我们改造的总目标,是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因为我们是革命者,我们的思想要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展。凡属符合人民利益和时代要求的新思想、新创造、新经验,我们都应当乐于吸收,凡属不符合新的历史任务和革命实践要求的老框框、老套套、老作风,我们都应当勇于抛弃。勇于改革是革命者的品格。
  谈到教育和动员工人阶级站在改革的前列,讲话提纲中说,我们应当坚信:工人阶级的绝大多数对改革是有强烈要求的,持怀疑和反对态度的只是极少数。持后一种态度的人中,大多数又是不知道如何改或者担心改不好的人。我们应当动员和组织工人阶级站在改革的前列,支持改革,参加改革,领导改革。紧紧地依靠工人阶级,依靠全国各族人民,我们的改革工作就能胜利实现。
  看了这份讲话提纲,我的思想为之大振,真是热血沸腾。因此,一口气准备了一篇新闻稿。
  当天下午,全国职工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在京西宾馆礼堂举行闭幕大会,党和国家的许多领导同志都在主席台上就座。胡耀邦总书记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基本上是按这份讲话提纲讲的。这天下午,会场气氛非常活跃,听讲的同志都很兴奋,在耀邦同志讲话的过程中,台上台下不时爆发出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散会后,我在东厅休息室里当场找到耀邦同志,问他可不可以发个消息。他说:“上午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这个讲话还未经中央政治局讨论,还要听取意见,进行修改,我看就不要发消息了。”
  顺便说几句:根据自己多年采访中央新闻的经验,这么重要的新闻,作为国家通讯社的记者,必须遵守政治纪律,中央领导同志同意发表才能发表,中央领导同志特别是当事的领导同志不同意发表,那是绝对不能擅自作主发消息的。这也是新华社的传统,是新华社对记者采写中央新闻的严格规定,是必须遵守的组织纪律。但是,也是根据自己多年跟随耀邦同志搞新闻报道的经验和对这位领导同志的了解,他非常平易近人,作风非常民主,而且遇事喜欢同别人商量,就是同我们这些新闻记者,也是有说有笑,不摆大首长的架子,有时甚至同我们这些晚辈、青年人开个玩笑,常常用商量的口吻同我们讨论问题,征求我们的意见,所以我们在他面前也不拘谨,有话愿意向他讲,特别是自己有些所谓的“想法”,也常常向他坦陈。这次,我也像往常一样,大胆向他陈述看法:“这次会议是中华全国总工会召开的重要会议,是公开的会议,不发消息不成了密而不宣的秘密会议了吗?”
  “我并没有说这次会议本身不发消息呀?那样的话,作为全总主席的倪志福不就有意见了吗?你可以发会议消息嘛,只是不发我讲话的内容就是了。”耀邦同志边抽烟,边和蔼地说。
  “耀邦同志(我们,包括他周围的工作人员都习惯这样称呼他,因为他不喜欢别人叫他的官衔),那样发消息就没有多大意义了。您是中共中央的总书记,您这个讲话十分重要,应当发消息,同时,现在应当增加改革的宣传,在舆论方面为改革开路。”
  听了我的意见,胡耀邦沉思了一会儿,笑着说:“你说得也有道理。好,那就发个简单消息吧。”
  我马上把写好的消息稿呈给他,请他审定。耀邦同志诙谐地说:“你们是先斩后奏哩!”他很快看完了稿子,表示同意。
  我多年的采访经验是:凡属重要的新闻,特别是引用中央领导同志的直接讲话,最好有这位首长的签字同意,便说:“请您签发。”耀邦同志大笑说:“好家伙,还得签字画押呀!”说着,接过我的笔一挥而就:“同意发稿,胡耀邦,1月20日。”
  稿子是发出去了,但总嫌过于简单了些,对这次全面论述改革的讲话,如果报道再详尽一些就更好了。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李锐:全面改革的初步纲领
朱厚泽:胡耀邦的全面改革主张
站在时代的高度推进全面改革的事...
秦川:一九八三年初风云中的胡耀...
周瑞金:胡耀邦将改革推向全面
李尚志:向耀邦同志“争新闻”
胡耀邦将改革由农村全面转向城市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