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对思想路..
·胡耀邦富民政策..
·胡耀邦以春天般..
·共产党给人民办..
·胡耀邦为何要反..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95周年 >> 〖怀念耀邦〗
胡耀邦以春天般的热情对待上访群众
作者:      时间:2010-11-19   来源:
 

历史不会忘记,一个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有巨大推动的领导人,一生胸怀坦荡,无私奉献党国,一生无私奉献,国之领袖,党之精魂,人民爱戴,铭记永存。一个值得尊敬的领导人,平反冤假错案并非胡耀邦一人之力,但胡耀邦对平反出力最大,两袖清风,刚正不阿,大义凛然,最有胆识,态度最坚决,断案最公正,这是无人能够否认的。为国家的发展呕心沥血,为正义平反招雪,人民和历史会永远记得他,古人曰;百年的人物成功论,青史他年有论评。

《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这本书老一代人看了,可以从中悟出更深更多的道理,年轻一代看了,可以从中认识到伸张正义的深远巨大意义,执政的领导看了,可以从中明了秉公执法,名垂青史,彪炳千秋,清正廉明与人命关天的重大关系!总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人都可以从中吸取了深有意义的东西。

  那时候,不但中组部大门前有许多上访者,就在东城富强胡同六号胡耀邦住宅前,也常常聚着一群上访人。胡耀邦早对住宅守门人员打了招呼:对找我申诉的上访人员,一律不要阻拦。

一天大清早,武汉钢铁设计院党委书记朱鸿翔,来到胡耀邦的家门前。他向守门人员说明了来意,就直奔后院,毫无阻碍地进了胡耀邦卧室。胡耀邦夜间与《人民日报》的同志研究修改一篇文章,深夜两点才睡觉,这时还没有起床。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他便一骨碌坐起来,忙问有何事。朱鸿翔表明了身份,说是上访要求申冤的。胡耀邦边穿袜子边说:你来找我可找对了。有什么冤苦,请说吧。

原来,朱鸿翔的妻子周苏是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处长,文革中遭到四人帮死党的残酷迫害,被活活打死,一直没有人为她平反昭雪。胡耀邦动情地说:我一定要为周同志彻底平反!

这时已早晨七点钟了。家里人招呼胡耀邦快吃早饭好上班。胡耀邦匆匆刷牙抹把脸,带着朱鸿翔来到小餐室。餐室里已有几位上访人。胡耀邦请他们一一在长条餐桌的两边坐下,自己坐在一头,边喝粥边说:时间紧,只能这样和大家说说话了,请同志们原谅!

他接着向朱鸿翔继续说:我们一定会为周苏同志彻底平反。但现在冤假错案积累如山,请你给我们一点时间。你看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行不行?如果过了三个月,周苏同志的冤案仍未平反,你不妨再来找我,你看怎么样?

朱鸿翔连连应声说:好好好。胡耀邦这才转向另一位上访者。等他放下早饭碗,和六位上访人都已谈了话。他与他们在住宅门前一一握手,才登车去中组部。

不到三个月,周苏冤案就被彻底平反了。朱鸿翔及其家人对胡耀邦家的这一幕幕,终身难忘。

又一个上午,一位年逾花甲的女同志扶着一位双目几近失明拄着拐杖的老人来到中组部大门传达室。他们只给胡胡耀邦留下一封信,没说几句话,就转身离去。

他们就是原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中央档案局和中央档案馆负责人曾三及其老伴沈义,此刻曾三已七十有二岁。

1924年,曾三十八岁,即在家乡湖南益阳县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蒋介石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工农革命群众,曾三奉党的指示到上海党中央特科培训班学习无线电通讯。1931年被派往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实现了中央红军与上海党中央的第一次无线电联系,并着手创建中国工农红军的无线电通讯事业,先后担任了中共苏区中央局电台政委兼台长和红军通讯学校政委,为二、三、四、五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中红军各部队的通讯联系作出了重要贡献。

1936西安事变,曾三被派往西安任红军联络处电台台长,继被派往新疆联络友军,1940年回到延安被选为党的七大代表和中央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

1946年冬天,胡宗南部队开始进犯延安。曾三奉命率领中央秘书处部分人员带着大批核心机密档案东渡黄河到达晋绥根据地,1948年又转到河北平山县西柏坡,胜利地完成了中央重要档案的安全转移。

新中国成立后,曾三历任中央办公厅秘书处长、秘书局长、中办副主任及新中国第一任中央档案局局长和中央档案馆馆长,先后被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党的八大代表,为全党和全党档案事业的开拓和发展起了核心领导作用。

1966613文革甫始,中央办公厅造反有理的人们突然向中央各部委办公厅发出了一个揭发档案工作中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的通知。同年1115日,又发出撤销曾三同志党内外一切职务的文件,给曾三同志扣上了里通外国盗窃扩散中央机密档案推行修正主义档案工作路线等等的大帽子,全盘否定了建国十七年全党全国档案工作的重大成就。接着国家档案局和很多地方的档案机构被砸烂,大量重要档案被任意焚烧损坏打砸抢,大批从事档案工作的同志被撤职的撤职,坐牢的坐牢,不少同志被打伤致残或迫害致死。尽管曾三本人自幼就有一目色盲和白内障,另一目因多年从事通讯报务和秘书档案而视力很弱,八大期间又夜以继日地整理文件以致眼底出血长期不愈,他和老伴沈义也还是被押往江西进贤县农村五七干校种地割草。

沈义也是一位老革命。1928年她十六岁,就在广东海陆丰根据地闹革命,文革前已担任国家档案局党委书记。

对待这么两位老同志,干校的军代表还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把他们也当做十八岁的小伙子、大姑娘用!

1973年曾三双目越发模糊,实在没法再干任何体力活,经中央办公厅批准回北京治病。老两口住政协礼堂东侧丰盛胡同原中央直属机关小招待所的一间小平房,自己买菜烧饭,挤车去医院,苦度残年。

粉碎了四人帮,曾三被恢复了正部级待遇。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房管处给这两位老同志在复兴门外三里河南沙沟部长楼大院分了一套房,但中央直属机关事务管理局政治部的人却横竖不让搬。曾三找了原来在一起共事多年并相当要好的中直管理局负责人,没想到这位老熟人竟一推六二五,说他不知道这档子事,没法管。曾三老两口又去找中直管理局政治部负责人。这位负责人说:虽然下了文件恢复了正部级待遇,但还没有具体分配正部级职务,咋能住部长楼?

万不得已,老两口只得上访中组部。虽然,他俩与胡耀邦、李昭都是几十年的老战友,他俩从五七干校回京治病时,胡耀邦与李昭还特地请他们吃了一顿饭;但他们考虑到胡耀邦现在日夜操劳,只给胡耀邦留下一封信,恳请在可能顾及的情况下,帮他们解决这个大难题。

  胡耀邦正在楼上开会。看罢这封信忙问:曾三、沈义同志呢?送信上楼的同志说:走了,放下信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胡耀邦叹了一口气,为没能和几年不见的两位老同志当面长谈而深感惋惜。他当即停下正在进行的会议,相当激动地向与会的同志宣读了这封信,然后说:现在硬是有这么一些人,不把许多老同志整个死,也要把他们整脱一层皮,处处事事都刁难至极!

他在信上写了几行字,请人即刻送给党中央副主席汪东兴。

汪东兴看了信和胡耀邦写的几行字,也批了几个字,曾三老两口才搬进了一座部长楼的三层楼。此刻曾三的视力只有零点一,上下三层楼有一回竟两次踩空,险乎摔断骨头。随后,他们调整到没有上下楼危险的一层楼的要求,也顺利实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国档案系统的冤案被彻底平反,曾三被恢复了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等原来的职务,并当选为中纪委委员、中顾委委员、十二大候补代表和十三大特邀代表,199011月因病去世,享年85岁。新华社发布的消息中称他为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这样一位老党员在多病缠身的晚年受人折磨刁难时,也在胡胡耀邦当部长的中央组织部得到了真诚的温暖和得力之助。如今他的现已八旬的老伴沈义向笔者说起这段往事,仍然感怀难已。

但在当时,类似曾三、沈义老两口在中组部传达室放下信转身就走的举动,早有多起。这加深了胡胡耀邦积思已久的考虑:很多迭经磨难的老同志的心都被整碎了!加上他们又一向谦逊自爱,对许多个人的困难和要求都是一忍再忍,轻易不愿麻烦别人;实在忍无可忍,也仅仅寄封信、送封信而已。

今天,党中央要求要解决好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问题,提出只有一心为公,立党才能立得牢;只有一心为民,执政才能执得好。关键是要坚持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胡耀邦同志对人民有那样浓厚的感情,为民众的冤苦而在自己的寝室接待群众;边喝粥边接待上访群众。胡耀邦同志为上访群众废寝忘食、日夜操劳,与打压、堵截上访群众的那些人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中华民族是一个特别重视正义的民族,在他们的心中,只有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得到实现,内心才能平静地生活,忍辱负重是建立在的基础上的,民众的冤情没有得到昭雪,他们会1年、数年、数十年去申诉。一个人的冤情带来的是几个人、几十个人的痛苦。如果冤案被压制,怎么可能有人民的幸福、社会的稳定呢?所以在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我们更应当牢记胡耀邦同志所倡导和坚持的实事求是的精神,以春天般的热情对待上访群众。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对思想路线建设的贡献
胡耀邦富民政策出台始末
胡耀邦以春天般的热情对待上访群...
共产党给人民办事 不是给一家一族...
胡耀邦为何要反封建专制主义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