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总书记和少数民..
·一枝一叶总关情
·回忆胡耀邦同志..
·回忆胡耀邦同志..
·胡耀邦视察怒江..
·胡耀邦三到大瑶
·胡耀邦高平之行
·1982年胡耀邦福..
·胡耀邦同罗马尼..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总书记诞辰93周年纪念 >> 外交风范与视察各地
胡耀邦三到大瑶
作者:陈怀奇      时间:2008-11-19   来源:湘潮
 

  1962年,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经毛泽东同意,到湖南省委挂职,任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兼湘潭地委第一书记。此后两年时间,胡耀邦把家乡浏阳作为自己工作的联系点,并多次来大瑶区进行调查研究,与普通干部群众生活在一起,留下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群众听不懂你的话,你讲得再好也等于零”

  1962年11月的一天,下午3点半,胡耀邦一行乘坐的军用吉普驶进大瑶区公所。由于区委书记和区长一大早就到生产队劳动去了,机关里只有区公所党委秘书陶久淦和伙房赖师傅值班。陶秘书快步迎上去,向车内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车子缓缓停下,从车上下来3个人。先下车的年轻人身着黄呢军大衣,高大威武。陶秘书忙伸过手去,说:“首长,您好!”年轻人笑着说自己是胡书记的警卫员,并把胡耀邦及其秘书介绍给陶久淦。
  陶秘书知道自己认错了人,窘得满脸通红。他马上向胡耀邦三到大瑶胡耀邦道歉:“首长,对不起。”
  胡耀邦却拍着陶秘书的肩膀,笑呵呵地说起了浏阳话:“嘛哩(什么)对不起呀?你又没犯错误。”
  陶秘书的心情这才平静下来。这时,他才发现:胡耀邦中等身材,头戴棉帽,身穿旧青衣青裤,朴素得真像个中年农民。他对胡耀邦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陶秘书一边回答着关于自己的姓名、年龄、家庭情况等问题,一边领胡耀邦一行来到了区公所党委办。刚落座,胡耀邦就问道:“小陶,区公所有多少人?今天都搞嘛哩去了?”
  当得知区公所共13个干部职工,有11个下生产队参加劳动后,胡耀邦很高兴,接连说:“咯(这)很好,咯很好。”今天晚上,我想召他们开个会,想了解了解大瑶的一些情况,你能把他们都请回来吗?”
  “可以。”陶秘书立即通知赖师傅开火做饭,自己去通知区委书记张耀彩等人回来。
  区公所下队劳动的11名干部职工全都准时赶回。饭后,大家进入区公所的八角门,来到会议室。首先,胡耀邦告诉大家:“我是受毛主席的委托,回家乡浏阳作些调查研究工作,向毛主席提供第一手资料的。今天召大家回来,我想听听大家各方面的情况。”
  区委书记张耀彩、区长易桂存把当前的冬修、冬种以及干部下队参加劳动等情况向胡耀邦作了汇报。
  胡耀邦满意地点点头,说:“咯很好。共产党的干部不是短工,也不是长工,更不是官。他们是人民群众中普通的一员,必须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同吃同住同劳动。”
  市场管理干部黄求清,也是浏阳文家市人,复员军人,平时工作踏实负责。见到老乡胡耀邦,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只见他突然立正,向胡耀邦敬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军礼,用非常不标准的普通话说:“报告首长,我叫黄求清,市场管理干部。下面我向您汇报大瑶区的市场管理情况……”
  胡耀邦听到这里,立即打断他的话,问道:“你是哪里人?”“报告首长,我是浏阳文家市人。”
  “哦,我哩(我们)还是老乡哩。你平时与群众打交道,也是讲咯样的普通话吗?”
  “报告首长,是讲普通话。”
  “不要报告了,群众能听懂你的话吗?”“报……不,我不知道。”
  “黄求清同志,我建议你讲浏阳话。”
  “我在外当兵7年,已讲不转浏阳话了。”
  “咯怎么可能呢?”胡耀邦有些惊讶,“我在外20多年了,现在还能讲地道的浏阳话。浏阳话并不丑呀!我看,讲什么话并不能体现身份的高低,得贵贱之分。黄求清同志,我不是反对你讲普通话,国家现在还提倡讲普通话哩。但你要能使对方听懂你的意思,就像我们在外不讲浏阳话一样。如果群众听不懂你的话,你讲得再好也等于零啊!”
  “人的一生,哪一天哪一时能离得开木材呀”
  胡耀邦这次在大瑶住了3天。3天时间里,主要是下队走走、看看、谈谈。他不坐车,只步行。不带警卫,也不要地方干部陪同,以免惊动百姓。
  第三天,他和秘书来到大瑶街后的一个生产队,有一农家正在做道场。
  胡耀邦观看了一会,颇有感慨地自言自语道:“大瑶的风俗还没改啊!死了人还是打道场,跪呀拜呀!”
  接着,他找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老者,讲了移风易俗、丧事从简的道理。他理解土葬,但他主张火葬。
  “火葬不行。”一老者当即反对。他不认识胡耀邦,以为他是外地客人,或者是个新来的公社干部,所以说话一点不拘谨,“平时我哩烙猪毛烙狗毛,就晓得火烧的痛苦。如果人死了,还要把他烧掉,咯太恶了,太没良心了。”
  胡耀邦笑了笑说:“那你听过西藏的天葬没有?天葬就是人死了,死者的亲属就把尸体剁碎,然后吹号,叫老鹰来吃掉。咯也叫鸟葬。你说恶不恶?恶!我知道你会咯样回答。可他们却认为咯是亡者最好的归宿——亡者随鸟升天了,进入了天堂。相反,他们认为我们的土葬太不人道了,人死了,还要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
  见老者若有所思,胡耀邦又接着说:“其实,地狱和天堂都不存在。人死了,他的精神也就得了。至于如何葬法,当然各地有各地的习俗,但习俗也是可以改变的。我认为,天葬和火葬,都比土葬好。它既节省木材,又节省土地。”
  “那是的,那是的,”另一老者答道。
  结束谈话后,胡耀邦就和秘书去杨花人民公社了。杨花是大瑶区的重点林区。胡耀邦一到,就发现不少社员在大肆砍伐林木。经打听,大部分社员是砍伐林木运出山外换钱,还有部分是烧木炭,或运回家里作烧柴。
  “砍得好厉害啊!”胡耀邦摸着一个个还流淌着树汁的树蔸,痛心地感叹着,然后,对秘书说:“赶快下山,回区公所,”
  回到区公所,天快要黑了。区上干部都在食堂等着胡耀邦回来吃饭。“吃饭莫急!”胡耀邦对张耀彩书记说:“先通知各公社书记和社长,马上来区公所开会。路程远的,用吉普车去接。”
  个把钟头之后,公社书记和社长风尘仆仆赶来,与区公所干部一起在会议室听胡耀邦讲话。胡耀邦说:“同志们,今天是我来大瑶的第三天了。三天中,我去了大瑶、澄潭江、大圣、杨花几个公社,总的情况还好,尤其是冬修、冬种工作很出色。可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如乱砍滥伐现象严重。这问题在大圣和杨花比较突出,山上的那一片片还流着树汁的树蔸,真是惨不忍睹啊!”
  会场开始骚动。人们一齐把目光投向大圣和杨花两社的领导,并纷纷交头接耳起来,两社领导已是坐立不安。为缓和气氛,胡耀邦立即提了一个问题:“黄求清同志,一根树苗成材,一般要几年?”
  “大约要……10年吧。”黄求清用浏阳话答道。“10年真不容易啊!所以,大瑶必须采取措施,坚决制止乱砍滥伐。怎么制止?我看一是要做耐心细致的教育工作,二是要采取切实可行的封山措施。山不封确实不行了,全砍光了我们还怎么活?大家想想,人的一生,哪一天哪一时能离得开木材呀?人一出世,就要用脚盆洗澡吧?以后困摇篮、睡床铺、坐凳子、住房子,哪一天哪一时不需要木材?森林还可以涵养水分,我们浏阳不是有句俗话‘升筒大的树,谷箩大的水’嘛。”胡耀邦说着说着,竟激动地站了起来,挥舞着右手,“就说你不住房子,不吃饭,不喝水,而到野外去喝西北风吧,那风和新鲜空气,不还是森林给你提供?”
  胡耀邦当时那番生动而富有激情的话,人们至今还记忆犹新,也正是这一句句忠言,才刹住了大瑶区当时的乱砍滥伐歪风,保护了珍贵的森林资源。

“我不听假汇报”

  1963年8月18日,胡耀邦又一次来到大瑶,他没去区公所,而是直接去了团结水库。
  团结水库是大瑶人民1958年新建的,库水浇灌着大瑶数万亩良田。“大瑶区的晚稻能否丰收,团结水库是关键啊!”胡耀邦在路上对随行人员说。到达水库,水库管理所的老陈在值班。老陈不认识胡耀邦,胡耀邦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县委派来的,想看看水库。
  老陈领胡耀邦绕水库看了一遍。这里,堤坝牢固,蓄水丰富,胡耀邦很满意。看着说着,不觉到了中午,老陈要胡耀帮等人在管理所吃午饭。
  饭后,胡耀邦等人与老陈分别时,秘书大意,口里吐出了“胡书记”3个字,老陈一惊,赶快追上胡耀邦:“啊?您是胡耀邦书记?我早听说过了,您去年来过大瑶。”老陈很激动,手在口袋里掏着什么,似乎还有什么情况要谈。
  胡耀邦见老陈掏出了一张党费证,忙说道:“老陈,您有话就直说吧。”
  “胡书记,我是共产党员,有个情况我一定要向您报告。”
  胡耀邦要秘书和司机先等等,自己和老陈又回到水库管理所。老陈告诉他,团结大队自1958年修水库以来,一直是社、区、县三级的先进单位,可今年社员的集体观念非常淡薄,不少人“出工磨洋工,收工打冲锋”,早稻已减产,晚稻也不行。其它大队也可能有类似情况。
  胡耀邦心情很沉重。他决定到团结大队部分生产队去看看。下午两点,刚下山来到水库下面的一个生产队,队长吹响了出工的哨子。吹哨子的队长在田埂上站了一会儿,见无社员出工,就返回家,挑起粪桶舀了几担粪在自留地里施了一通肥。之后,又去吹了一遍哨子,这才懒懒散散有几个人来出工。接着,胡耀邦又来到另一个生产队。人虽然已经到齐,可田间的杂草比禾苗的长势还猛。“老陈反映的情况不假啊!”胡耀邦对秘书说,“草比禾高,这还要不要吃饭呀?”
  晚上,在区公所召开的干部职工会议上,胡耀邦要求干部职工谈一下生产情况。团结大队是全区的老牌先进,张耀彩书记向上汇报工作,几乎每次都把“团结”作典型。这回向胡耀邦汇报,也不例外:“团结大队真是干部社员团结一条心,早稻夺丰收,晚稻长势良好,力争晚稻超早稻……”
  “你去看过吗?”胡耀邦突然问道。
  “我……”张耀彩书记停止汇报,不知所措。
  “草比禾高,这样的晚稻能超过早稻吗?”胡耀邦一下变得很严厉,“我不听假汇报,大家还是谈谈真实情况吧!”
  会场的气氛立即凝固,大伙面面相觑。

“就算我请家乡人民吃顿狗肉吧”

  1963年冬,胡耀邦第三次来到大瑶。他与秘书在大瑶麻石街上走了一趟,发现大瑶的经济已见生机。街上小摊小贩、国营供销社、百货店、伞铺等店铺,也陆陆续续有些生意。看到这些,胡耀邦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胡耀邦走在狭窄的麻石街上,不住地向一些熟悉和不熟悉的面孔点头微笑,还向秘书介绍一些浏阳的风土人情、历史典故。
  谈笑之间,区公所陶秘书来叫他们吃午饭了。没有酒,也没有鱼肉,只有黄豆、芋头、萝卜、白菜等几个小菜。胡耀邦习惯性地先观察一下,发现两桌伙食标准一样,区公所并未给自己搞特殊,这才安心入座,边吃边称赞蔬菜含维生素多,营养丰富。
  饭后,胡耀邦对大伙说,下午大家都写个年终工作总结,分析一下工作中的得与失,谈一谈自己的心得与体会。明天,他要把材料带回去。
  这下,人们知道胡耀邦要走了,要离开大瑶了。大伙都觉得有些难舍难分。
  伙房的赖师傅为感谢胡耀邦在大瑶的辛苦工作,早已向文家市的朋友打听到,胡耀邦喜欢吃火焙鱼和狗肉。他准备用自己的“手艺”,为胡耀邦饯行。
  当赖师傅把这一想法告诉张耀彩书记时,张表示赞同,但他要求赖师傅把“工作总结”的任务完成:“这样吧,胡书记交给我们的任务,谁也不能打折扣。当然,你情况特殊,但你可以把心得和体会跟小陶秘书说说,让他替你笔录。”
  赖师傅向胡耀邦交了“工作总结”后,就立即跑回离区公所1公里的磊沙生产队的老家,邀来一个儿时伙伴,来到南川河边钓起鱼来。钓了约个把钟头,鱼儿没钓上一条。赖师傅很着急,可越是着急,鱼儿越是不肯上钩。后来还是用网捕了一两公斤杂鱼。
  伙伴帮赖师傅把鱼送到区公所,赖师傅立即一边着手火焙鱼的制作,一边委托伙伴再帮他买只狗来。
  “狗就不要买了,我家那只黑毛狗就送来慰问胡书记吧!”伙伴说。伙伴的诚意让赖师傅感动,但赖师傅说:“区公所有制度,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伙伴还是把家中的黑毛狗牵来了,有10公斤。赖师傅按市场价付了他5元钱。
  晚饭前,胡耀邦阅看了区公所干部职工的年度工作总结,很高兴。
  张耀彩趁此机会,笑着向胡耀邦“先斩后奏”:“胡书记,今天的晚餐我们杀了一只狗,还弄来了几斤红薯酒。一是想年终打个牙祭,二是为您饯行。”
  “打个牙祭可以,辛苦了一年,搞个总结吧!但饯行就不必了。”
  开餐了。胡耀邦的兴致仍很高,他吃火焙鱼和狗肉,吃得额头冒汗,摘掉棉帽,头上还直冒热气。边吃,边连连称赞赖师傅的手艺好极了,但酒却喝得不多。席间,他对大伙说,两年来,他3次来大瑶,大瑶人民在工作上给了他很大的支持和配合,在生活上给了他很多的关心和照顾。明天,他就要离开浏阳回北京了,去准备团中央代表大会的工作报告。以后欢迎同志们到北京去做客。
  大伙纷纷表示感谢。
  饭后,胡耀邦把赖师傅喊住,给他20元钱伙食费。赖师傅一愣,一时不知所措。张耀彩书记和易桂存区长异口同声道:“那怎么行?”他俩要赖师傅赶快把钱退给胡耀邦。胡耀邦笑了笑说:“钱,就不要退了。20元钱聊表心意,就算我请家乡人民吃顿狗肉吧!”

加入收藏夹】【关闭
 
 

   
 
外交舞台上的胡耀邦
宽容而又有人情味
回忆胡耀邦同志和外宾的三次谈话
胡耀邦同罗马尼亚领导人的几次会...
1982年胡耀邦福建行
胡耀邦高平之行
胡耀邦三到大瑶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