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伯乐相马:胡耀..
·一秉至公 山高..
·一分一秒都是宝..
·学以致用勇于创..
·博览群书 勤于..
·挽救我政治生命..
·一个“老共青团..
·鲜花泪雨祭耀邦
·心香一瓣慰忠魂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总书记诞辰93周年纪念 >> 怀念追忆
一个“老共青团员”与胡耀邦的深情交往
作者:龙山林      时间:2008-11-19   来源:《党史天地》2008年第2期
    延安“鲁艺”老学员、晋绥革命根据地文艺老战士、甘肃省原人大副主任李文辉,在解放后从事共青团工作中结识了胡耀邦同志,并在其后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里,与耀邦同志多次来往,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在不同的时期与胡耀邦同志的交往中,亲身感受到耀邦同志真实、随和、豪爽、光明磊落等多方面的人格魅力。他深情地告诉笔者,胡耀邦同志既是位充满活力和正义感的伟大政治家,又是一位亲切、和蔼、富有人情味的平凡人。

劫后余生,富强胡同平心静气聊形势

  据李文辉同志回忆,他第一次见胡耀邦同志,是胡耀邦在初任团中央书记一年后的1953年。当时,李文辉任甘肃团省委副书记、团中央候补委员,在北京参加第三次团代会时,他听胡耀邦作报告流利、生动和神采飞扬,那样年轻有才,充满朝气和活力,内心产生了很大的好感和敬意。而且,大会之余,他看到胡耀邦与代表们关系十分随和、融洽,站在院子里和他们说笑,还跟大家开玩笑,印象就更好了。
  后来,李文辉离开团省委,在省劳动局工作了8年,1963年又回到团省委,任团省委书记。11月,团中央派5人代表团参加阿尔巴尼亚国庆,团中央经胡耀邦书记亲自选定地方上甘肃和云南两省的团省委书记参加,李文辉有幸代表团中央出国访问。
  1964年6月召开第九次团代会,李文辉在会上被选为团中央常委。这次会议规模大、规格高,毛、刘、周、朱等国家最高领导人都出席了开幕式。胡耀邦作了《为我国青年革命化而斗争》的工作报告。胡耀邦作报告时,仍然像10年前一样充满活力,讲话铿锵有力,富有号召力和感染力,而且显得更为成熟和有气度。他和代表们一起吃饭,还多次到代表们居住的房间探望代表们。李文辉印象里,胡耀邦与他握手的时候,特别有力量,脸上是真诚而爽朗的笑,让人感觉到一种特别的温暖和亲切。
  后来,李文辉又离开团省委,到其它单位工作,不久“文革”开始,李文辉受到冲击和批斗,他的罪名是“三胡的黑干将”。当时胡耀邦也被打倒,剃了“阴阳头”,但他骨头很硬,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拒不交待有什么“罪”,所以受到很残酷的折磨。
  1976年,被“解放”的李文辉担任靖远矿区铁路指挥领导职务,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的宋平派他去北京汇报工作并申请投资。工作结束后,他想起了12年没有再见过面的共青团老领导胡耀邦同志,决定要千方百计找到他,见上一面,看他经过“文革”磨难后是否还好。
  经打听得知,胡耀邦这时已被邓小平点名“解放”出来,在中国科学院主持党委工作。
  听说胡耀邦还住在团中央家属院,地址是富强胡同5号。李文辉绕来绕去地找,终于找到了这个极普通的小四合院。小四合院很窄,有前后两个格,前院住的是耀邦家,后院住的是胡克实家。
  敲门后,是胡耀邦的大孩子德平来开的门。李文辉脚刚迈进门,耀邦就出来迎接。他穿着普通的蓝色中山装,灰色的布裤,神情还是当年那样爽朗和热情,但额头上和眼角已有了许多皱纹,也有了白发,显得憔悴了许多,想到他和自己一样刚刚经过一场“文革”劫难,李文辉立刻一阵心酸……耀邦紧紧握住李文辉的手,摇了又摇,笑着说:“老共青团员大难不死,又相见了。”
  耀邦让李文辉在狭窄的小客厅里坐下后,就拉抽屉、翻柜子,满屋子找东西。李文辉问:“您找什么?”耀邦指了指随李文辉同来的一个亲戚小女孩说:“我们喝茶,给娃娃找点吃的。’他后来终于从别的屋子里找到一个小罐,高兴地从里面倒出几颗桂圆,对小女孩说:“小娃娃,吃这个,这个比牛奶糖好吃!”
  这时,耀邦才坐下来,关切地问李文辉是不是也受到了批斗,现在出来工作没有,还有身体、家庭情况等等,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问这问那,关心至周。他还问到他认识的甘肃的其他一些人的情况,还有甘肃的经济形势。他听着,沉思着,很少插话,能感觉出他心中对国家形势担忧的一种沉重。听李文辉说完,耀邦沉思着说:“党的干部,要在有很多不利因素的情况下,看到一种转机,要做这种转机的推动者,党的干部应当做这样的人。”
  耀邦和李文辉聊了很长时间,但对当时北京的各种传言,如“四人帮”、天安门事件、毛的身后事及科学院的事,却只字不提。他没有一点怨恨,没有不平,更没有激愤的言辞,是那样坦然、宁静和平和,甚至他没有谈到他受过何样的磨难以及李文辉后来才知道的腰伤。大难过后,他那种宁静致远、受辱不怨的风度,令李文辉非常感慨和敬佩。李文辉想,只有胸怀宽广、不计恩怨得失、品格高尚的人,才会这样心静如水,他心里越发对耀邦多了几分崇敬。
  在告别的时候,耀邦一直把李文辉送到了小院的大门口,拉着李文辉的手好久不放,说以后有机会到北京来,一定来家里坐等等。回来的路上,李文辉想,耀邦率真、和气、一腔热情的性格一点儿都没变。

身居高位,邀“老共青团员”相聚中南海

  在李文辉这次拜访过耀邦之后几个月,毛主席逝世,“四人帮”被粉碎,国家政治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77年3月,耀邦同志出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8月在党的十一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2月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1978年,又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随后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兼中宣部部长。1980年,他在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1981年6月,在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耀邦同志当选为中央委员会主席。
  这一段时间,中央高层变动很大,耀邦成为一颗耀眼的星在迅速上升。国家变革,拨乱反正,他充当了中坚,非常忙碌。他先是在中央党校发起对“两个凡是”和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后在中组部顶着压力挑战禁区,亲自接待上访者,平反冤假错案,解救了大批干部、知识分子和各界人士,紧接着又在中宣部大搞“解放思想”运动。担任政治局高层职务后,又领导全党搞改革开放,抓经济工作。李文辉在这段时间里,只在耀邦任中组部长时见过一次,当时他去北京开会,顺便捎去省里几位老同志的申诉材料给耀邦。他说,耀邦当时还住在富强胡同,屋子里到处堆着各地来的上诉信函,客厅里坐着好多上访的老干部。因为见耀邦那么忙,见面后,与他简单寒暄了几句,转交了材料,李文辉就告辞了。
  又过了3年,李文辉年去中央党校学习,这时耀邦已是党中央主席。在学习即将结束的时候,一同在这里学习的当年的几位省团省委书记,很想看望一下耀邦,但知道他特别忙,不便打扰,就联名写了封问候信,托也在中央党校学习的耀邦的夫人李昭转递给耀邦。
  没想到第二天,耀邦的秘书打电话到学校,告诉李文辉让他们几个人不要出去,马上有车来接他们,耀邦同志要接见他们。
  李文辉记得那天是7月26日,北京的天很热,一辆小面包车接他们来到中南海。
  大家刚在一个小会议室里落座,耀邦就推门进来了。他笑呵呵地叫着每一个人的名字,一一和大家握手,还是那样有力地摇着,好久才松手,大家一下子仿佛又回到了在共青团工作的当年。
  坐定后,互相问候寒暄了一阵,耀邦指着湖南的同志说:“湖南上访人员最多,政策落实迟了,‘左’的东西消除得不够,思想扭转不快,落实政策阻力很大,给人家平反总要留个小尾巴,说人家‘你总还是有错误嘛’。我去年去了一次,说你把人家搞过头了,两相抵消吧!今年还不错,农业政策落实了,这样就好,对中央的精神不要打折扣。”
  接着,耀邦又谈到解决河北问题,说他专门去讲了一个话,搞了民意测验,走群众路线,决定了主要负责同志的去留。
  大家后来问到全国的形势,耀邦高兴地说:农业不错,工业不太理想,宁夏生产尤其不好,减产20%,他准备明年要去那里。他说,抓经济的事发了紧急电报,要求各省委书记亲自动手写3000字的报告,谈明年计划的安排,并要求抓好今年最后的4个月。李文辉说,接着耀邦掰着指头说各省的升降幅度,说得很快,数字、百分比记得清清楚楚,令大家十分惊讶。耀邦还郑重地说:“生产搞不上去,我们站不住脚。”又说:“我在六中全会上就讲两件事,一是要搞好经济生产建设,一是要搞好精神文明建设,包括治安,一年不懈地抓几次,人民群众就会满意。”
  耀邦那天谈话兴致很高,最后谈到农业土地承包问题,他神情有点严肃地说:“阻力很大,进度不快,很多地方包不下去,主要是有些同志思想转不过弯子。”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又说,“我们要求每个省的主要负责同志对这件事要下大力气抓,胆子放大,出了问题是中央的,你们只要包下去,很快就会看到成效的。”
  听到这里,李文辉问耀邦:“我回去后可否向省委汇报这个意见?”耀邦马上说:“可以呀!你就这样对宋平同志讲,你当通讯员。”
  不觉之间,3个小时过去,到吃午饭的时候了。耀邦看了一下表说:“一早上就接你们来了,我们这里星期天也是3顿饭,我请你们几位吃午饭。”于是大家跟耀邦来到一个简陋的小餐厅。坐定后,耀邦同志在服务员递过来的单子上用笔划了一个勾,一会服务员就端上来一个盘子,里面是4盘菜1盆汤。耀邦笑着对大家说:“四菜一汤,米饭管够,吃馒头也可以,来,大家动筷子。”菜是两荤两素一盘红烧肉、一盘芹菜炒肉、一盘虾米炒萝卜,还有一盘素炒油菜,汤是西红柿鸡蛋汤。菜可能是大锅菜,比较绵,但很好吃。5个人吃这么几个菜,勉强够。耀邦一边吃饭,一边和大家说笑,像几个好朋友聚在一起,一点儿也看不出他在高位。吃完饭,服务员收他们每人半斤粮票,钱是由耀邦付的。中央机关后勤管理的严谨和廉洁,给李文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吃完饭,耀邦让大家到中南海四处转一转。李文辉他们都是第一次到中南海,乐得耀邦如此体恤,就在中南海走了走,参观了毛主席办公和住过的“丰泽园”,还有光绪皇帝被软禁过的阁楼等。之后,他们就去与耀邦告别。耀邦正在与人谈话,急忙从会客室出来送他们,与李文辉握手道别时,他说:“甘肃,我还是西征时去的,以后一定要再去的。”
  回到甘肃,李文辉把耀邦接见他们时的谈话向宋平书记和省委做了汇报,甘肃按照耀邦同志对土地承包政策的意见加大了工作力度,取得了突破,在全国走在了前头。

深情沃土,大好人活在人心便永生

  1982年9月,胡耀邦同志在党的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之后几次视察西北,也特意重点走访了甘肃。他来到许多贫困山区,坐在田头和农民们亲切交谈,了解土地承包后的生产生活情况。特别是1983年7月,他西去甘肃、青海基层走访视察长达20天,行程近万里。当时已任甘肃省人大副主任的李文辉记得,已经68岁的耀邦,在甘肃期间,不辞辛苦,早出晚归,满满当当地视察了7天,先后访问了陇南、陇东、陇中许多县、乡和田野山村。所到之处,他非常动感情地拉着穷苦农民的泥手嘘寒问暖,了解情况。经过在基层的走访调查和听取农民的意见,最后他向甘肃省委明确提出甘肃治穷致富的战略思路应该是种草种树,发展畜牧,改造山河,治穷致富。他还提出了种草种树的10条具体办法和措施,要求甘肃“反弹琵琶”(借用敦煌壁画的启发),“动员群众大造声势,地动山摇地去搞”。他为此而郑重地为甘肃题了词:“种草种树,治穷致富!”“种草种树、发展牧业,是改变甘肃面貌的根本大计。”
  李文辉说,早在1956年3月,当时任团中央书记的耀邦就主持发起过陕、甘、晋、豫和内蒙5省(区)青年造林运动,后来扩展到全国拉开了大规模植树造林的群众运动。任总书记之后,在甘肃再次倡导植树种草,引导农民治穷致富,使甘肃大地迅速掀起一场绿化运动,并坚持了20多年,取得很大成果。甘肃人民感激耀邦,在兰州北山徐家山专为他立了一座碑,上面是当年他的亲笔题词:“种草种树,治穷致富”。
  1988年秋,李文辉去北京开会。这时耀邦同志已于1987年1月辞去了总书记的职务,赋闲在家一年多了,李文辉很想念他,不知道他心情可好,身体怎么样,于是想到再去看他。他约了国家计委办公厅主任、当年的“老共青团员”任景德一同去看耀邦。
  耀邦任总书记后,从富强胡同搬到了中南海东侧的会计司胡同,辞了总书记后仍住在这里。这里也是一套普通的四合院,院子不大,但却整洁有致,有很多绿色的花草植物。
  耀邦同志一听有客人来访,很快从书房里出来迎接:“噢,是李文辉你。”耀邦快人快语地说,显得很高兴。李文辉发现,这时的耀邦明显地瘦了,头上已有了不少白发,但看上去精神还好。台上台下一个样,耀邦任何时候给李文辉的感觉都是一样的,一见面,一样的握手方式,一样的亲切热情,一样的见老朋友式的问长问短。
  寒暄了两句,耀邦发现李文辉手里有个小纸箱,问:“这是干啥?”李文辉忙说:“百合,兰州的百合,刚上市的,给你补补身体……”耀邦感叹着说:“好远的路,不容易带啊!”随后把他们让进了客厅坐下。
  面对李文辉他们的问候,耀邦同志轻松开朗地说:“身体还好,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这个腿……”他轻轻地拍打了两下膝盖说,“估计还是关节炎呢,骨质增生可能也有一点。”李文辉说:“还有‘文革’中挨斗受的腰伤呢!现在怎么样?”耀邦无所谓地说:“也没大问题,每天按摩按摩,不要紧的。”他告诉李文辉他们,他已向政治局请了假,准备去湖南休养一段时间,顺便搞点调查研究,后天就要动身。“接到你们的电话,我就说,要来快来,不然就见不到了。”说完这句话,耀邦庆幸地向他们亲切微笑着。
  李文辉告诉笔者,在接下来的谈话中,他发现耀邦和过去有些不同了,他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永远年轻活跃、思维敏捷和十分健谈的胡耀邦,他说话不多了,也不太像过去那样一见面就问这问那,多时候是静静地听对方说,还时常不自觉地出现凝眉思索的表清。对个人际遇,他还是缄口不谈。李文辉见他这样,心里有点难过,知道他不能继续工作,心里不快乐。对于一个生性活泼外向、精力才华过人、责任感极强的人来说,不能工作,成天赋闲在家,是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啊!思索一定带给了他沉重的压力,他心中的煎熬和忧郁,从他的一颦一笑中淡淡地透露出来,让李文辉看着心中十分伤感。
  听李文辉他们谈当时的抢购风、飞涨的物价、银行的银根紧缩引起的人心浮动,及担心经济形势恶化等,耀邦陷入沉默,只是鼓励大家多为国家分忧。停一了会儿,耀邦弹了弹手上的烟灰,平静地说:“形势会好的,十三大确定的路线是继续走改革开放的道路,只要这一条不变,经济会走出低谷的,其他方面……”他笑了笑说:“很多文件不给我送了,看不到了,和你们一样,很多情况是从报纸和广播上知道的。”
  李文辉听耀邦说身体没什么大的毛病,就建议他每天多在院儿里活动活动,注意健身和保养。耀邦说:“闲下来也好,可以静下心来多读点书。马列全集‘文革’时就在读,后来挑起担子就撂下,现在又可以读了……重新读,又有了新的体会。”耀邦还告诉李文辉他们,他还读点史学著作和文艺作品什么的,还有《周恩来传》,有时他还练练书法,写写诗,感觉对静思养心很有好处。
  要告别的时候,耀邦要李文辉等一等,急忙跑到别的屋子里拿来两筒茶叶,硬寨给李文辉“你一定要拿着,我们都是老共青团员,我吃你的百合,你喝我的茶,大家都保重,这样就好……”
  从耀邦家回来的路上,李文辉忽然想到今天怎么没和耀邦合个影,觉得有点遗憾。同行的任景德说:“是啊……下回吧,等他从湖南疗养回来以后,你再来北京时。”李文辉伤感地对笔者说:“没想到这成了我见耀邦同志的最后一面,合个影的愿望也成了一个永远的遗憾……”他说,因为耀邦从湖南回到北京后的1989年4月15日,因心脏病突发而不幸去世了。李文辉说,他从电视新闻里得知这个噩耗,难过得几天都吃不下饭去,像病了一场。如今想起最后一次在耀邦家听他说“要来快来,不然就见不到了”那句话,李文辉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谶语。
  耀邦去世后,李文辉到北京去看望过两次李昭。每每谈起耀邦,李昭缱蜷之情难已。她曾对李文辉说:“你知道的,耀邦自认为他是一个过渡性人物,但他为党为人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而且他实实在在是一个好人,一个极其真实、善良、无私而心地透亮的人……他是我的丈夫,更是我敬爱的老师!”
  采访结束,想到楚辞专家文怀沙吊唁耀邦时的献联:“民望甚饥渴,公行胡滞留”;想到九旬著名儿童教育家孙敬修在耀邦灵前呼喊“耀邦,你是一个大好人啊”;想到一位诗人为抒写哀思献给耀邦的一支歌《好大一棵树》:“绿色的祝福,你的胸怀在蓝天,深情藏沃土”……觉得这些,不仅对李文辉老人,也让我们看到胡耀邦同志“活在人心便永生”。
加入收藏夹】【关闭
 
 

   
 
本站专稿:穿越历史的光辉——纪...
耀邦同志诞辰93周年纪念图集
凤凰网:浮沉宦海 真性情胡耀邦平...
高山仰止 耀国安邦
心香一瓣慰忠魂
鲜花泪雨祭耀邦
一个“老共青团员”与胡耀邦的深...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