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写诗填词发新声
·胡耀邦诗语辑录
·耀邦诗语
·胡耀邦同志的诗..
 
 
·胡耀邦同志的诗..
·写诗填词发新声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同志诞辰91周年特辑 >> 耀邦与诗
写诗填词发新声
作者:张黎群      时间:2007-03-16   来源:张黎群《胡耀邦最后27个月》
 

  耀邦同志素来爱好诗词。现在赋闲在家,他有机会来吟诵唐诗宋词,并且把练字与读诗词结合起来,抄写了很多首。他尤爱杜甫的诗和辛弃疾的词,赞扬杜诗充满忧国忧民的情怀。吟诵之余,他也情不自禁地写诗填词。胡耀邦诗兴发自内心深处,诗言志,“君子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他是“达”“穷”都一心念念不忘“兼济天下”。他注重诗词的思想内涵,而不太重视格律和平仄。他知道李锐同志对于诗词格律颇有造诣,就把自己初草而成的诗词送请李锐同志指正。他与李锐同志晚年成了诗友。我读到他《戏题李锐〈论三峡工程〉》那首古风,深深钦佩他的才华,更钦佩他的自我批评精神。因为他原来不赞成李锐同志《论三峡工程》所持的观点,所以曾经不同意此书的序言在报上发表。如今他仔细读到李锐《论三峡工程》一书了,认为言之有理,所以着意作了这首诗,借巫山神女之口,委婉道出了莫立石壁的切切情意:

妾本巫山女,含怨侍楚王。
泪滴三月雨,愁染六年霜。
泪愁应随东逝水,乘风直下太平洋。
乞君莫作断流计,天地灵药八千方。
石壁立,平湖望。流水永使妾断肠。

  我读过耀邦同志写的三首诗,创作于1987年9月25日,是他卸下重担8个月之后写的。诗曰:

(一)

霜月皎皎到中庭,弱女浓妆理素琴。
窗前嘎然一声响,料是孤鸿落寒汀。

(二)

世事匆匆各浮沉,风云叱咤多女英。
死神面前犹奋笔,君是巾帼罕见人。

(三)

沧桑变化寻常事,人间悲欢最牵魂。
谁能偷得蟠桃果,怜取卿卿锦绣文。

   这是多么真挚感人的诗啊!

  有一次,耀邦同志向我展示了他书赠文怀沙教授的一首古风:

骚作开新面,久仰先生名。
去岁馈珠玉,始悟神交深。
君自九嶷出,有如九嶷云。
明知楚水阔,苦寻屈子魂。
不谙燕塞险,卓立傲苍冥。
闭户惊叶落,心悲秋草零。
心悲不是畏天寒,寒极翻作艳阳春。
艳阳之下种桃李,桃李芬芳春复春。
哲人畅晓沧桑变,一番变化一番新。
如今桃李千千万,春蕾一绽更精神。

  原来这是耀邦同志答楚辞专家文怀沙教授的一首诗。1987年耀邦同志辞去总书记后,文怀沙教授从陆游集中采撷五言两句,写成对联一副以赠耀邦。联曰:“民望藏饥渴,公行胡滞留。”文教授这两句五言是从陆游寄朱熹的诗句中采撷来的,加以新构,实比陆之赠朱熹更微妙合体。自作一联不难,借“诗”还魂不易。句中的“胡”字,一语双关。至于那“滞留”,屈原《离骚》有曰:“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卷(加虫旁)局顾而不行。”陆放翁用“公行胡滞留”五个字,把屈原这四句浓缩凝固了。以之刻画耀邦同志对祖国人民的眷恋,以及“忍而不能舍也”的心态,真是既含蓄又深沉。
后来我在一篇文章中读到文怀沙教授对耀邦同志那首古风的体会。他说:“耀邦同志这首诗中所展现的苦苦追求、坚定信念、伟大预见以及寄希望于中国青年的乐观主义精神。”“我多少能理解屈原,也多少能理解耀邦同志。所谓骚作的传统,实为一条贯穿至今的民本主义的线。把屈原精神现代化,使祖国富强,人民幸福,在继承发扬这种“民为本”以至“民为主”的思想。所有肩负着历史重任的人,请听听屈原的告诫:‘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岂其有他故兮,莫好修之害也。’耀邦同志所苦寻的屈原魂,今日而言,就是建设四化中这种与民共呼吸的芳草品格。”

  文教授满怀深情地说:“诗是写给我的,字面上写的是我,更深刻的内涵是耀邦同志的自我展示。他高尚的人格无疑是九嶷山上的云。耀邦心中则埋着屈原的魂。他才真是‘不谙燕塞险,卓立傲苍冥。’的光明磊落人物。近两年他‘闭户’‘心悲’,沉默――其实是沉思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不畏‘天寒’,坚信‘寒极’之后的‘艳阳’之‘春’。他热情欢呼即将来临的艳阳之下,桃李千千万的‘芬芳’世界。明确指出‘一番变化一番新’,‘春蕾一绽更精神’。这是人世间更为晓畅的哲理,更是对中国青年的热情礼赞。因为任何时代,总是由青年代表着新生的活力和前进的方向。”

  文教授赞曰:“名垂青史的胡耀邦,即以这首必传之作,也定将名垂诗史!他无愧是当代真正的大诗人。”

  耀邦同志 9月中旬离烟台,回来途中经济南,很想与中央苏区的老战友谭启龙同志一聚,不料谭去上海治病了,耀邦同志怅然若失,提笔命诗一首:

年逾古稀能几逢,逆交难忘六十春。
蒙冤 AB双脱险, 战处南北俱幸存。
牛棚寒暑相忆苦,开拓岁月倍感亲。
遥祝康复更添寿,寿到雏声胜老声。

  回想当年苏区肃反扩大化,怀疑胡耀邦和谭启龙这些十七八岁的小红军都是 AB 团分子,险遭厄运。耀邦同志是很想同 60 年前的战友重新抒怀的,但是命运竟然让他们失之交臂,从此再也未能晤见。

 (节选自:张黎群《胡耀邦最后27个月》)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同志的诗联情
耀邦诗语
胡耀邦诗语辑录
写诗填词发新声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