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中央书记处关于..
·军委关于我军改..
·中央书记处给项..
·中革军委关于野..
·中央关于反对敌..
·中央政治局关于..
·中央政治局关于..
·一切为了保卫苏..
·中国共产党中央..
 
 
·一切为了保卫苏..
·中央政治局关于..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与长征胜利70周年纪念特辑 >> 关于长征的中央文件
中央局关于目前形势与我们的任务的提纲
(1934年12月15日)
作者:      时间:2007-03-16   来源:中国党政信息网
 

一 目前国内形势的特点

  过去一年来的事变,完全证明并证实了国际十三次全会与党五中全会关于中国形势估计之正确,“革命,战争与干涉”的形势,不但继续存在,而且更向前发展着。这表现于:

  (一)帝国主义侵略的加紧与民族危机之加深;不管卖国叛国的刽子手蒋介石,怎样无耻地宣称“列国在华的权利,不独未有增加,而且不断的归还于中国”(蒋与日记者谈话)。事实证明,在日本和一切帝国主义猛烈地侵略中国中,民族危机是愈益严重而深刻化了。日本帝国主义垄断了华北半壁的领土,通车,设关与通邮,料清了承认满洲伪国的一切手续,平市的扩大,河北省府的南迁,华北驻军的全部开拔南下,何应钦刽子手的离平,以及最近黄郛之入任南京的内政部长,在在证明了日本帝国主义对华北的统治之愈益巩固与其在南京的势力愈益取得优越的支配地位。日本帝国主义在华北的这种新的地位之获得,使它更积极地向苏联作挑衅的行动,在满洲,日本帝国主义公开虐杀苏联的公民,并重新派遣两万部队到北满,在蒙古,日本帝国主义公开进行军事的行动,企图在取得西蒙作为进攻外蒙古共和国与苏联的初步;察哈尔的军事行动,现在是愈益明显了。日本帝国主义不仅在华北,积极地扩大它的侵略,而且更伸展其触手到华中与华南各处,驻华武官的上海会议,公开宣言日本军部之一贯的侵略中国的政策,而对于国民党广东政府的勾结与操纵,现在是更加明显了(见日本铃木武官的谈话及其大亚细亚主义论)。日本帝国主义独占中国的宣言,在这数月中是更加具体化了。

  英美法等帝国主义对中国的进攻亦更加急进了,帝国主义间的争夺战亦愈演愈剧了。英帝国主义不仅在中国的边境伸展其侵略的步骤(新疆,西藏,西康和四川,云南等),而且深入到中国的内地(如夺取湖南锑矿的独占权),英国议会与《泰晤士报》的高唱同南京的“合作”,英使开度甘在南京,上海,福建与广州的“漫游”,不仅获得了大批的投资权(如广东的一千万借款),而且准备了它进一步侵略中国的布置。美帝国主义继续加强其通过南京来独占中国的政策,而且由于提高银价而掌握了南京的以及全中国的经济命脉。法帝国主义经过安南总督侵入与勾结广西军阀等。这一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争夺战之急进,使帝国主义间的冲突也日益剧烈,伦敦海军预备谈话的失败,与日本帝国主义废止海军与华盛顿条约之决定,使太平洋的风云日益紧迫。这一切都是卖国叛国的国民党的无耻的投降与出卖所造成的!

  (二)经济浩劫的继续加甚,由于万恶的国民党统治之穷凶极恶的搜括与剥削,造成了全国国民经济的总崩溃:(1)今年空前的大旱水灾,更加重了农村的破产与死亡的深度,据正式统计,全国旱灾区域达十四省二百六十余县,损失十万万元,灾民一万万人以上,而惨死于饥饿冻毙者已达二百万人之上;苏浙皖三省今年农作物之损失为稻百分之四〈十〉六,高粱百分之三十四,玉米百分之三十六,小米百分之十四,棉花百分之四十九,大豆百分之三〈十〉七,而其他水灾,虫灾与兵灾的损失,尤不计在内。农村的浩劫,到今年是更加深刻了。(2)工业的破产亦更形急剧化,全国工业的支柱纺织工业之非民族化,是一天天地加深了(纺织大王荣宗敬的打击及其依赖外国资本之加增等),而其他工业之“不景气”与破产倒闭,更成为普遍的现象,资本为转其浩劫的重担于劳苦群众,对工人阶级的压迫与剥削是更加残酷了,从法西斯蒂国民党的强制调解,禁止罢工,屠杀罢工工人一直到资本家大批的开除,解雇与关厂,没有一事不在加重对工人的进攻,压迫与剥削;普遍的关厂与减工(上海一市,工业的减工统计,纺织业为百分之二〈十〉五,制帽,洋灰为百分之三十,洋伞,化装品业为百分之一〈十〉五,染色,罐头业为百分之四十,印刷业百分之四〈十〉五,涂料业百分之四十,电气业百分之四〈十五,珐琅,铁器业百分之五十,火柴业百分之五十,制药业百分之四〈十〉五,热水瓶,牙刷百分之五十,制油业百分之三〈十〉五,橡胶业百分之三十,铁工业百分之七〈十〉五,制丝业百分之八十),形成了巨大的失业和半失业的大军。饥饿,死亡与流离失所,这是国民党统治给予群众的“赐予”。(3)同时国民党中央与地方财政的破产,到现在是更进到了绝望的深渊,国民党穷凶极恶所搜括的民众血汗,还不够它用费于“剿匪”军费之四分之一,而号称富甲全国的浙江省库,到现在连一元的余存都没有了。国民党政府中央与地方的大批的公债的发行,以加重对民众的掠夺,在这几个月中,单以“救济”灾荒为名的已不下二万万元,而纸币的无保证的滥发,虽暂时弥缝着公开的破产,然而白银的无止境的外溢(最近四个月中输出了二万万元以上),对外贸易之继续不断的入超(今年十个月已入超四万万元),公债市场之继续恶化(即在南京最“得意”的五中全会开会的一周中,公债猛跌到二元到四元之多)与大小银行之倒溃与挤兑(五华银行与永安银公司等之倒闭与英帝国主义“金城汤池”的汇丰银行之挤兑等),将使金融财政的破产,走到现银全消的纸币的洪水泛滥中去!

  (三)反动统治之疯狂及其无耻的投降出卖,由于群众的反帝反国民党斗争的高涨,我们党政治的影响的扩大与苏维埃红军之伟大的胜利,使国民党的统治日益动摇与崩溃,而这又使反动的国民党法西斯蒂进行其命的绝望的最残酷的恐怖统治,在最近几月以来,国民党法西斯蒂的疯狂的屠杀与镇压是更加无耻与残暴了。它对群众的革命斗争,进行其最凶暴的法西斯的恐怖手段,屠杀灾民,扫射罢工工人,尤其对于我们党的进攻,极其刽子手的能事。而对于进步思想家和青年甚至地主资产阶级的反对派,亦施行其惨酷的白色恐怖之暗杀手段(如最近枪毙华北反法西斯大同盟分子,暗杀史量才等)。对于苏维埃与红军之进攻,是更在中国历史写下了最残酷的一页。刽子手蒋介石在其声述“剿匪”的“功绩”中说:“三省‘剿匪’皆如穷边之地,百物荡尽,一望荒凉,无不焚之屋,无不伐之林,无遗留之鸡犬,无不杀之耕牛,但闻野哭,不见炊烟!”这就是卖国叛国的刽子手调动百万大军的“围剿”的“功绩”!这样的残酷的屠杀与镇压所维持的垂死的反动统治,尚欲掩盖其凶暴的面目而武断的说:“剿匪之胜利,是全国民众一致痛恨赤匪,誓不两立的一致无二的心理”所造成,“是中国民族复兴的起点”!这真是最无耻的谰言!国民党对国内的革命民众与中国革命唯一的领导者与组织者的我们党和苏维埃与红军,这样最凶暴地来屠杀与镇压,然而对于日本和一切帝国主义,则真是一只最驯服与忠诚的走狗!它在无耻地露骨的投降中,在对帝国主义有求必应的出卖中,取得了和取得着帝国主义的欢心与物质的援助,来尽量地进攻革命,替日本和一切帝国主义清除瓜分中国的障碍。可是,国民党的疯狂的恐怖统治,不是证明国民党统治的巩固与安定!疯狂的白色恐怖与镇压,适足以反映群众的革命斗争的尖锐与我们党和苏维埃红军的威信与影响之扩大与深入,使国民党除了依借屠杀,监禁与疯狂的暴行以外,再没有其他方法,足以维持其崩溃的统治!疯狂的恐怖统治,是不能继续维持下去的,愈是疯狂,愈显示出它没落与死灭的接近!事实上,国民党各派军阀间的矛盾与冲突,日益尖锐,更使中国四分五裂,完全被帝国主义宰割与瓜分。

  (四)革命斗争的继续高涨与尖锐化,国民党法西斯蒂的疯狂的屠杀与白色恐怖,不但不能镇压住群众的革命斗争,反而更使群众愤恨与起来斗争,全国反帝反国民党的斗争,继续高涨着。首先是我们党领导下的满洲人民革命军之迅速壮大与其政治影响之扩大与巩固,在满洲的辽吉黑三省获得了千万工农群众的热烈的拥护与援助,在与日本帝国主义军队的作战中,屡次获得了伟大的胜利,这一反日反满的继续壮大的力量,影响了全满洲到处的东北抗日义勇军,他们找寻我党的领导,而愿与人民革命军一致对日作战。现时的满洲义勇军,已不象过去那样在东北军阀或虚伪的“抗日英雄”的领导之下,而是逐渐地在我党与真正抗日的分子的领导之下进行着艰苦的反日战争。第二,是我党所发动与领导的民族武装自卫运动及对日作战纲领之普遍与深入,在满洲,在华北,在河南以及在南方各省,广大的工农和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民众,一齐起来拥护对日作战的纲领与组织民族武装自卫的斗争。第三,全国工人阶级反对资本进攻与国民党镇压的斗争,是一天天普遍扩大与尖锐化着,比较落后部门的工人,现在亦积极起来斗争,而华北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唐山数万矿工,更在帝国主义国民党的严厉的白色恐怖之下发动并继续顽强的斗争。第四,广大灾民,农民的吃大户,抢米抢粮一直到反对国民党的骚动,暴动与游击战争,更是普遍全国地发生着,而这一斗争,在冬荒与严寒中更将汹涌地瀑发出来。第五,全国到处的士兵群众,因为苏维埃红军之影响,因为国民党反动军阀的压迫与剥削,尤其是曾经抗日的士兵之反对帝国主义国民党之五次“围剿”,投到红军与兵变,开小差,杀死反动长官的斗争等等,在各个部队中经常的发生着。白军士兵的动摇与革命化,现在是愈益急剧了。最后苏维埃与红军在新的正确的策略之下,开展了惊人的活动与获取着伟大的胜利,这更推动着广大的工农群众的革命斗争的情绪与决心。

  (五)苏维埃与红军所采取的新的策略与新的活动,由于苏维埃与红军在新的情势与新的策略之下,退出了若干城市与红色中华的临时首都瑞金,帝国主义国民党法西斯蒂是用了最大的力量来宣传其“剿匪”的“胜利”了,大开其庆祝“胜利”的大会与游行了,同时并散播最无耻的武断宣传:说“剿匪胜利是人心的归向”,说“红军已经消灭”,说“赤区已经荡平”,和以“观于历代著匪巨寇,无不以入川黔之日,兆其末路而归崩亡”的历史的迷信来咀咒红军,并以此自欺和欺骗广大的群众。更可耻的,是企图以所谓“剿匪胜利”来掩盖其卖国叛国的罪恶,说什么“剿匪胜利,是中国民族复兴的起点”,说“苟以过去对于剿共之一致的心理,用之于救国,敢信任何危急之国家,无不可由我民众一致的心理,为之挽救”,于是散播“政局安定,人心异常振奋”,今后可以“和平建设”,“可为国家立一新基础”的无耻的谰言,企图以此动摇群众对红军的胜利信心,缓和其反对帝国主义国民党的斗争,以维持其垂死没落的反动统治:但是,不管国民党法西斯蒂怎样宣称“胜利”,怎样咀咒红军已被“消灭”,而铁一般的事实,却证明国民党法西斯蒂的欺瞒与武断宣传。

  是的,我们退出了若干城市与瑞金,但这并不是象法西斯蒂的挑衅者所说那样,是我们红军已被,消灭”,或“江西赤区已被荡平”,而是我们在新的策略之下的有计划的自动的退出:就是〈第〉一,由于万恶的国民党刽子手为了尽其帝国主义清道夫的走狗任务,集中全国所有的反动力量,以优势兵力,进攻中央苏区与红军,特别以其飞机毒瓦斯之轰炸与烧毁,用包围封锁与持久消耗的战术,企图消灭我红军主力以窒杀革命运动,我苏维埃与红军为了避免牺牲和突破敌人包围封锁形势,所以采取了新的进攻策略,集中主力打击敌人的一面,向敌人弱点进攻,以创造新的根据地,更适当的与其他红军取得配合与一致的行动,争取苏维埃新中国道路的胜利。这就是我们所以退出若干城市的原因。〈第〉二,这是不是象敌人所说的,是他们“剿匪的胜利”,是我们被其“消灭”了呢?不是,绝对不是!连敌人自己都不敢不承认他们不能打击我们的红军主力,西征大军,在敌人口里都是十余万人之多(实际要更多!),在退出长汀之时,我们英勇红军曾经消灭了敌人二十团兵力,在兴国之战,我英勇红军不仅毙敌万余人,而且击落了敌机四架,使刽子手蒋介石战惊皇,而西征途中的战报,更是疾风摧败叶地把国民党军队,打得落花流水,扩大了我们的新阵地于湘南桂北与黔东。这就可知道,法西斯蒂国民党狂吠什么“残匪”,什么“漏网西窜之徒众”等等是何等无耻呵!第三,我们红军主力退出来的中央苏区,是不是象无耻的法西斯蒂国民党所狂吠的那样,尽被敌人荡平了呢?不是,绝对不是!我们的中央苏区,除若干城市外,依然在英勇的红军与数百万工农劳动群众的手里!他们为保护苏维埃区域,为保护已经从帝国主义国民党统治解放出来的独立自由的苏维埃领土,作着神圣的革命战争!闽西,闽北,闽东,赣南,赣西,和皖浙赣边境的英勇红军与赤色游击战士,是到处地袭击着国民党刽子手的部队,使敌人,虽在夸耀“胜利”的今日,亦不敢把敌十万大军调开江西!这证明什么呢?这证明苏维埃统治非常巩固,土地革命澈底深入的地域,国民党刽子手难以从群众手中夺回革命的果实!屠夫们虽以优势兵力,压迫我红军主力退出瑞金,然而他梦里也不能“荡平”我们苏维埃的影响及其地盘!第四,至于其他苏维埃区域,则正是一日千里地发展着。鄂豫皖英勇的红军战士,对十数万“围剿”的白匪,正是势如破竹地连连击溃了敌人的主力部队,恢复与扩大着从前苏维埃统治的版图,而南下之师,曾经攻下潜山与太湖,使安庆震动,就在目前,安庆的国民党刽子手都不得不大修城墙与碉堡来防御我英勇红军之进攻,而鄂东豫南等处的战斗,更把张学良卖国大将的军队,打得一败涂地,一部分红军已经横跨了平汉路以西,扩大着我们的阵地。在川鄂湘黔边区,则英勇的红二军团与红六军团已经会师酉阳,占领了川南黔东鄂西湘西的广大区域,着着树立着苏维埃的巩固区域,近更大军南下,占大庸,辰州,不久便可与西征红军主力取得密切的联络与汇合。至于红四军团,则在川陕边境创立了十数县的苏维埃版图,击退了川陕五路联军,现正整军南下,将直捣夔,万与重庆!苏维埃红军之这一伟大的集中与汇合的形势,使国民党法西斯蒂战发抖着!第五,但是我们并不掩盖我们的困难,我们的被迫退出若干基本的城市,自然对我们是一个大的挫折,苏维埃与英勇的红军战士不能不用全力来创造新的根据地,使我们在争取苏维埃新中国胜利战争中增加了不少的困难与艰苦。但是,这一困难,是我们在发展中的困难,我们有充分顺利的条件,可以迅速地克服这些困难:我们党的正确的领导,英勇红军之健在与壮大,千百万工农劳动群众革命之热情与创造性,以及我们有熟习于苏维埃工作与建设经验的巨大的革命战士,这些使我们可以在更短缩的时期中创造出广大巩固的新苏维埃区域。这一切的条件与可能性,是敌人所不能占有的,敌人之困难,是没落中的困难,是无法克服的。第六,一切悲观失望的情绪与倾向,以为退出了瑞金,苏维埃与红军已经“失败”,已经“无望”,这完全是国民党法西斯蒂在党内的应声虫,完全是敌人的武断宣传的俘虏。对于这种悲观失望与动摇的情绪和倾向,必须给予无情的打击。苏维埃与红军,我们已经指出,不仅没有“消灭”,而且正在开展着新的进攻,获得了新的胜利。谁以为在多年国内的革命战争中锻炼出来的铁的巨大的红军,在党的布尔什维克的正确的领导之下,在千百万群众的热烈的拥护与爱戴之下,而会遭受“失败”,会被没落崩溃的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力量所“荡平”,谁就是革命战争中的垃圾与渣滓,不配成为一个英勇战斗的布尔什维克!鄂豫较苏区,就是最好的例子,鄂豫皖的英勇的红军战士,就是最好的榜样!在敌人十数万大军的“围剿”之下,我数千英勇的战士,竟以寡敌众地在击溃敌人的血战中壮大了自己的队伍与武装,扩大了苏维埃的统治区域,到现在是已经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了。谁敢想象数十万铁的红军主力,会被国民党法西斯蒂所“消灭”呢?这是没有的事情!而且军事上的得失,在革命战争中是常有之事。当苏联英勇的红军,在国内战争时期,曾经因为白色的反动军队与帝国主义干涉十字军之联合进攻而被迫退守莫思科周围之狭小地带,然而布尔什维克党的正确的领导与千百万工农群众之热烈的参加与拥护,终竟是胜利地争取了革命在全国的伟大胜利!只有刽子手蒋介石才敢面地狂吠“历来著匪巨寇无不以入川黔之日,兆其末路而归于崩亡”的历史的迷信!但是,对于“左”的空谈论者,不去积极地发动并组织群众的反帝反国民党的革命斗争,以配合红军的作战,而只是口头上纸面上来高唱红军必然胜利的定命论者,我们亦必须给予无情的打击。这种定命论者,在“左”的空谈之下,不去实际进行造成红军获得胜利的工作与条件,而只以口头的言辞来掩盖其实际的消极怠工,完全是右倾消极的另一种表现,是助长悲观失望的因子,我们必须给予无情的打击!红军主力之所以不得不退出若干城市,亦正是因为白区党的工作的薄弱与落后,使粉碎五次“围剿”的重担,完全加在中央苏维埃与红军的双肩之上而增加了他们的困难。这固然由于帝国主义国民党集中力量,破坏我们白区党的首脑机关,使我们党忙于恢复组织,未能开展群众的革命斗争来实现我们的预定计划,但是我们必须领会这一深刻的教训,巩固我们的组织,特别是巩固我们党的首脑机关,加强我们的组织力量,在领导并开展群众的革命斗争中,来配合红军的新的进攻与活动。第七,但是,目前的主要危险,是悲观失望的右倾,我们必须在党内开展深刻的政治上思想上的动员,集中火力打击右倾的情绪,同时向广大的工农劳动群众指出目前革命斗争的形势与我们有利的条件,告诉广大的劳动群众,红军的胜利,就是群众的胜利,红军的困难,就是广大群众自己的困难,揭穿国民党法西斯蒂的无耻的武断宣传,揭穿国民党为了做帝国主义的清道夫,用最大力量,压迫红军主力退出基本苏区,这是千百万工农群众的血汗和万恶的国民党投降出卖的“代价”,特别是数十万士兵群众的头颅的牺牲,而群众所换得的是处悲痛的境地与更残酷的压迫,是饥饿,死亡与窒息!而不是无耻的法西斯蒂国民党所说的“是中国一线的希望”!

  总上所说,可知第一,国民党法西斯蒂的武断宣传之无耻与狂妄!国民党无耻地声言今后可以“和平建设”,“和平统一”了,事实如何呢?国民党不但不能统一,而且使中国更四分五裂地被帝国主义去瓜分宰割!中国民族的危机与全国民经济的浩劫,国民党不但不能克服,而且是更使之加深着!国民党之投降出卖,使一切帝国主义更倾其全力来掠夺中国,更制造它各自的忠实走狗,来巩固其各自的地盘与势力范围,反动的国民党各派军阀间(如北方军阀与南京军阀,西南政府与南京政府间的)的冲突,也是加剧着!国民党不能统一中国,不能解决中国民族的危机与全国民经济之浩劫,只有苏维埃旗帜,只有我们党,真正能够争取独立统一与解放的苏难埃新中国之胜利。第二,目前的客观革命形势,对于我们是更有利地开展着,广大群众反帝反国民党的斗争,继续的高涨与扩大着,由于我们党工作的薄弱与落后,使这些斗争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而且斗争没有成为顽强的有组织的广大群众的行动,但是客观的顺利条件是存在着,只要加紧我们的工作,发挥布尔什维克的战斗力量,我们可以在极短的时期中,克服我们的落后,克服我们的困难,我们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第三,我们党的影响是更扩大而深入了,我们苏维埃红军之力量也壮大了,敌人可以攻占我们的若干城市,但对于整个的苏维埃与红军,它是无法“消灭”的,这是我们获得最后胜利之主要基础。第四,但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我们的困难是更加多了,在两条道路的决胜负的战争中,需要我们更大的牺牲与艰苦的工作,我们反对一切悲观失望与消极怠工,反对一切“左”的空谈的定命论者,我们必须脚踏实地地进行艰苦的工作,来完成我们光荣伟大的历史任务。

二 敌人对我们的新进攻

  由于我党的正确的布尔什维克的领导,在新的情势之下,有计划地自动地退出了若干城市与瑞金,使敌人不能给予我们以严重的打击,反使敌人处于防堵困守的被动地位,使我们主力红军得以自由地采取攻势而进攻敌人的弱点,我们现在是掌握了主动地位。这一形势,使敌人惊惧,拼命地布置对我们苏维埃与红军之新的进攻,企图消灭我们红军主力。敌人虽在大开其“庆祝剿匪的胜利大会与游行示威”,捏造伪报,散播武断宣传,以欺骗广大群众,企图缓和群众拥护苏维埃与红军之运动与斗争,但其内心的焦灼与忧惧是溢于言表的,全国反动舆论与黯淡的色彩,就是一个证明。他们忧惧我们各处红军之大联合与配合的行动,他们优惧我们又在中国西北部创立起广大地域的苏维埃新中国。帝国主义是为此而忧愁着,所以极力援助南京刽子手来进攻我们,而中国的反动舆论,更是恐慌万分,说“朱毛主力若就歼于追剿之际(这是梦想呵!),剿匪军事即大部成功,若不幸竟遂其入川之愿,与徐向前,贺龙,萧克之众合而为一,……则今后之剿匪军事将加倍棘手矣”(《大公报》),因此,造出各种谣言,说什么“罗明路线与国际路线之冲突”(说什么“罗明”是国际代表),“国际路线之失败”一类无耻的谰言,企图中伤我党中央布尔什维克的统一的领导,然而这是徒劳的。清楚地估计敌人对我们的新进攻及其步骤,粉碎敌人进攻的步骤,在目前是有非常严重的意义。敌人对我们的新进攻之步骤是:(一)继续加紧对中央苏区的进攻与烧杀,由于闽赣中央苏区广大工农群众的拥护苏维埃政权与土地革命,红军与赤卫队游击队的活跃,万恶的国民党必更残暴地施行轰炸与屠杀,他之不调开闽赣数十万大军,其目的就在于此。(二)对于西征红军主力部队之“追剿”,将更疯狂地进行。南京国民党对西南之让步,延期反动的五代大会与王宠惠,孙科之南下,其主要目的便在干获取西南在“剿共”战线上的继续合作,对于两湖军阀则进行大规模的军事的与财政的援助,一方使其尽量地出卖利权(如何健〔键〕出卖湖南的锑矿权),来取得帝国主义物质上的大批援助,使张学良,何成等军阀积极进攻川陕黔湘的红军。(三)对于四川与西北,必更疯犯地进攻红四军团,承认刘湘滥发大批公债,积极进行其所谓开发西北的计划,以实现其反苏联与进攻川陕红军之计划(蒋介石之巡游西北,杨虎城,孙蔚如之南下等)。(四)值得我们最大警觉的是在政治上思想上进行大规模的各式的武断宣传与运动,散布各种的欺骗与谣言,特别是利用群众对国民党的不满处所,进行各种无耻的运动,企图散布一些小惠与幻想来阻碍群众的觉醒(如最近举行所谓防空演习,防灾演习,哄骗群众,以为国民党是要“对外,的,又如举行救灾募捐运动,散布一些小惠来愚弄广大的灾民难民与贫民!),以遂其孤立我们党的阴谋,来更残酷地进攻革命与党的组织。(五)对帝国主义的更无耻与罪恶的投降出卖,企图取得帝国主义的物质上与精神上的一切援助,特别在破坏我们党这方面,上海市市政府与工部局间的勾结与联合,是更加紧密。(六)加紧镇压白区的革命运动与破坏党的组织,使群众失掉革命的领导。最近党首脑部的几次破坏,完全是法西斯蒂国民党进攻苏维埃与红军之全部计划之一部分。他们集中力量,企图一网打尽我们党首脑部的活动干部,集中力量包围上海,造成最残酷的恐怖手段,动员成千成百法西斯蒂特务队来追踪党的干部,并与帝国主义密切“合作”,施行其随意搜查与任意绑架的凶暴手段,同时对于一切革命的群众组织,亦利用叛徒与奸细,进行其摧残与破坏的阴谋。,在这种空前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下,我们党虽然遭受了重大的打击与损失,但由于全党同志的布尔塞维克的坚定性与积极性,党首脑机关的布尔塞维克的传统的保存与承续,使敌人不能达到全部的目的。

三 党的现状与今后的工作

  (一)由于党首脑机关的迭遭破坏,使党不能按预定计划进行领导并组织群众斗争,开展广大反对帝国主义国民党的革命斗争,我们虽处在万分困难的环境之下,但坚决地进行了各种工作,获得了一些成绩,这些成绩表现于:(1)民族武装自卫运动的扩大及其纲领的深入,自第二次的反帝指示信⑴发出以来,外省的党,在开展反帝工作中有新的进展与成绩,河北,满洲,河南,山西及厦门,广州等处,开展了签名运动,并成立了分会筹备会,而反日作战的基本纲领是在工农群众中更扩大而深入了。(2)在组织并领导工人反资本进攻与帝国主义的侵略上,曾经领导了几次大罢工(如稍久的唐山矿工,上海的美亚斗争,稍近有海员斗争等),工会工作在有些地方有了相当的转变(如最近在北方),获得了不少宝贵的经验与组织上的收获。(3)在领导士兵斗争中,开辟了很大的基础,由于我们有计划有系统地进行着士兵工作,使广大的士兵群众更加动摇与革命化。(4)对苏维埃与红军给了许多物质上的帮助并与个别苏区联系之改善。(5)在改造组织上获得了初步的成功,使敌人不能达到其进攻阴谋的全部目的。

  (二)但是,必须指出的是我们的工作,远远地落在顺利的客观条件之后,我们不曾获得了应有的成绩,严重的弱点依旧存在着。这主要的是:(1)工会工作仍是党的工作最弱的一环,五中全会所指出的弱点,不仅没有克服,在有些地方反而更加严重了。在最近期间,我们没有领导一次大规模的罢工斗争,使党与群众的联系不能进一步的改善。(2)民族武装自卫的反帝运动的严重现象依然存在着,还没有成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在组织上没有巩固我们的影响,全国没有实现一省或一市的代表大会成立正式的群众的分会。(3)在战略上军事上有决定意义的游击战争,不曾预定地组织起来,就是发动了的区域(如××和××等),亦没有加强它的领导,广大的灾民难民的斗争,大部分还是自发的。(4)在士兵工作中,基本上没有实现我们的计划,这是加重中央苏维埃与红军的负担之一个重要原因。(5)在巩固组织上,亦没有达到全部的目的,党遭受几次破坏,损失了很多干部,外省党亦遭受了部分的破坏,而群众的组织亦有大的削弱。因此,为巩固组织,为党的生存而斗争,是目前最严重而最迫切的问题。

  (三)总括历次破坏的经验与教训,我们必须清楚的认识:(1)敌人用最大力量,肉搏进攻我们党的组织,而我们巩固组织的工作并没有提高到敌人进攻紧张的程度。(2)组织上的改造,还不澈底,使破坏的规模不曾减少。(3)工作方式之恶劣,公开与秘密的联系之不适宜,敌人得乘机进攻。(4)工作技术过于落后,没有迅速的转变与改善,且袭用敌人所熟知的方法。(5)忽略秘密工作之基本原则(如戒备不迅速,不充分,××××)。(6)在启发下级同志的积极性与独立工作上非常不够,使上下混淆和过于接近,使敌人易干进攻上级。(7)领导并组织群众斗争的薄弱,使党太露面。(8)最后是没有切实开展反叛徒与检举内线的斗争,对内奸的警惕性不够,致许多的破坏,都有叛徒与内奸的牵线。这种血的教训,必须使每个同志清楚认识,开展最残酷的反法西斯蒂反叛徒斗争,检举内奸,反对“左”右倾机会主义,提高全党同志的政治水平与阶级警惕性,严守铁的纪律的精神,来扫除一切暗藏在党内的不良分子与内奸,来巩固并壮大我们党的组织,以开展向敌人最大的进攻。

  (四)根据前面的分析与我党现时所处的地位,我们必须在新的环境之下来担负新的任务。在国民党白色区域内,领导并组织群众经济政治的斗争,开展广大的群众运动,配合英勇工农红军的行动,粉碎帝国主义国民党的五次“围剿,”争取苏维埃新中国道路之胜利,这是我们的总任务。为了要实现这个任务,在目前必须集中力量,冲破敌人包围的形势,以取得攻势和主动地位,因此:(1)必须在重要阵线上,加强我们的力量,集中地向敌人突击,以回答和粉碎敌人的进攻。(2)加强工会,反帝和青年团和其他的群众组织,领导并开展群众斗争,以反对和冲破敌人破坏我们党的组织。(3)加强地方党的组织,启发各级党的积极性与自动性,开展各地工作,造成分散与包围敌人的形势,来拱卫党的首脑机关。(4)巩固组织,保存干部,为维系党的布尔什维克的传统而斗争。(5)坚决地改变与改善工作方法,提高工作技术,这在今天有特别重要的政治意义,提高秘密工作的纪律,与一切破坏秘密工作原则一切表现作无情的斗争。(6)培养并提拔干部,坚决实现党已经定下了的干部政策。(7)加强并创造苏区周围的党组织,尤其是××,××与××,以加强对苏区和红军的帮助。

  为了完成上述的任务,首先必须在思想上政治上动员白区整个组织,在党内开展这一提纲之讨论,使全党同志清楚地了解:两条道路斗争中决定胜利的取得,首先要靠全党同志的毅力,积极性与布尔什维克的工作,向广大群众宣布国民党的残酷的烧杀与轰炸封锁政策的罪恶,指出红军主力被迫退出江西之后,国民党更加重了对群众的压迫,更加深了民族危机,饥饿与死亡,便是国民党所给予群众的“赐予”,这祥来组织并领导群众起来作反帝国主义国民党的斗争。(二)必须一刻不容缓地揭穿并暴露国民党法西斯蒂的一切武断宣传,指出国民党卖国投降,造成中国民族不可挽救的危机与不可克服的经济浩劫,国民党的存在,使中国四分五裂,永远不能统一,只有打倒帝国主义国民党的血腥统治,只有苏维埃与红军能够真正统一中国与解放中国民众。指出红军在西征中的伟大胜利,与各苏维埃区域红军之活跃与汇合的形势,我们的前途之光明与伟大。(三)必须开展反对一切机会主义的动摇,开展两条战线的斗争,首先反对悲观失望与消极怠工的情绪,为党的总路线而斗争,为苏维埃新中国在全国的胜利而斗争!                                       

                        中央局⑵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十五日

(此文件根据1935年1月18日出版的上海《斗争》第77期刊印)

注 释
〔1〕指1934年7月25日《中共中央局关于开展武装自卫运动的指示》,下同。
〔2〕本文是中共上海中央局的文件。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中央局关于目前形势与我们的任务...
总政治部关于准备长途行军与战斗...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给中央分局...
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
中央政治局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
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
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