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对团中央和中央..
·胡耀邦巧改标语
·挺 过 去——胡..
·胡耀邦为红军题..
·耀邦同志在湘潭..
·深切怀念我诚挚..
·杨勇踏上长征路
·1931年至1936年..
·胡耀邦:从贫苦..
 
 
·胡耀邦:从贫苦..
·深切怀念我诚挚..
·挺 过 去——胡..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与长征胜利70周年纪念特辑 >> 长征中的胡耀邦
耀邦同志在湘潭专区
作者:唐 非      时间:2007-03-16   来源:
 

(一)

  1962年7月,中央为了发展农业生产,从国家机关和中直机关选派了一批领导干部到地、县和基层去,调查研究,贯彻政策,帮助那里的工作。耀邦同志被派往湖南,担任省委书记处书记兼湘潭地委第一书记,主持湘潭地委工作。

  湘潭在湖南是工作基础较好的地区,但1958年以来也受到相当的损失,当时同全省、全国一样,正处在调整时期。虽然形势有所好转,但在生产队体制建设,恢复和发展生产、农村购销政策、干部作风等方面,仍有许多矛盾等待解决。人民群众渴望建设家园,要求切实落实关于恢复生产的各项政策,干部们有的疑虑较多,工作措施也一时跟不上。前一时期在生产上和心理上留下的后遗症,对打开局面是不小的障碍。耀邦同志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来到湘潭的。

  11月间,耀邦同志到省委报到,他以谦虚的态度向省委领导同志请教,了解情况,交换意见。他坦诚地表示,自己已多年不做地方工作,今后工作中一希望省委经常指点,二依靠广大干部,三依靠人民群众,这样就有信心做好工作。其时恰值中南局书记陶铸同志来湖南视察,耀邦同志到蓉园拜望了陶铸同志。陶铸说,湘潭地区粮食生产潜力很大,只要粮食搞上去,人心就会稳定。他又说,振奋干部精神,改进干部作风是一件大事。一个是人,一个是物,这两者互相促进。他还建议耀邦同志要“从容不迫”。耀邦同志很认真地听取了这些意见,回来以后赞佩地说,陶铸同志敏锐啊!就这样,在听取各级领导意见之后,他开始在湘潭展开工作,前后为时两年。

  在耀邦同志到任以前,省委书记处书记华国锋同志兼任湘潭地委第一书记,耀邦同志来后,他改任第二书记。耀邦同志听取了华国锋等地委领导同志的详细汇报,传达了八届十中全会精神,反复研究了下一步工作。地委机关干部久闻耀邦同志大名,见他到这里来当第一书记,莫不欢欣鼓舞。然而有些同志又有顾虑,不知他对这里前一段的工作作何评价。耀邦同志了解到这一情况,第一件事就是做机关干部的工作。他同地委全体干部见面讲话,向大家介绍全国形势,引导大家放开眼光看大局,抖擞精神为人民。他充分肯定了湘潭的工作,指出对前几年工作中的问题,不要背包袱,他愿意同大家一道鼓起劲来干。他热情洋溢的语言和诚恳的态度,一下子缩短了作为新来的第一书记同原有干部之间的距离,解除了大家的思想顾虑,增强了人们的信心。

  在经过找干部谈话、阅读有关文件之后,耀邦同志就着手对全地区情况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他不是把各县领导找到地委来汇报,而是下很大功夫,亲自到下面去跑。当时湘潭地委所辖10县,北边有洞庭湖滨的临湘、湘阴、岳阳以及湘潭;南边有平江、浏阳、醴陵以及罗霄山脉西麓的攸县、茶陵、酃县。这是一个广大的地区。耀邦同志轻车简从,风尘仆仆,一个县一个县,甚至一个公社一个公社,一个大队一个大队地跑。每到一地,他都要把当地各方面情况了解得充分而具体,包括人口多少,田土多少,稻插几季,亩产若干,养猪养牛几许收入,有无自留地,征购情况等等。在听取干部汇报时,他不时提出问题,特别是老百姓生活安排、干群关系等方面的问题。他也不断提出一些解决问题的思路来同干部们探讨。在听取汇报的同时,他常常把秘书和警卫员都“撤”下去,直接找老百姓谈话,掌握第一手材料,回来再同干部的汇报相印证。他自己也利用各种机会直接同群众攀谈,有时还就某些问题请农民群众座谈,听取农民意见。有时在路上遇到群众,他会跳下车来,走到群众中去,问这问那,有说有笑。无论同干部还是同群众谈话,他都认真作笔记。他有深思的习惯,坐在车上常常沉默不语,一支接一支地吸烟,沉浸在对于各种情况的思考中。有时候兴致上来,也同身边工作人员们议论,听取他们对一些情况的看法。他同时也细心观察,走到哪里都注意庄稼的长势,人们的衣着、脸色甚至神情,从中作出分析判断。他在干部和群众中没有架子,甚至有种特殊的精神抖擞、活力充盈的魅力,能够使人们受到强烈感染。交谈当中,他提出一个个题目,引发大家思考、争辩;他提出各种方案,要大家比较、选择;他风趣的谈吐常常逗得人们哈哈大笑,使得最老实的农民也消除了拘谨感,极自然地表达了自己的思想意愿。他一路奔波,走到哪里就住哪里。农村有些地方条件还很差,土壁纸窗,甚至没有电灯。但他对这些毫不在意,总是兴致勃勃地邀人来谈情况,研究问题,直到深夜。他常常说,毛主席要我们解剖麻雀,光开肠破肚还不算解剖,一定要把五脏六腑都弄清楚才算解剖。就这样,跑过北部各县,略事休息,又跑南部各县,差不多用了一个半月时间,跑遍了整个湘潭地区的大部分区乡。

  耀邦同志经过广泛调查研究,并同地委同志统一了认识后,着手制定各项工作措施。他以很大精力做基层干部的思想工作,分析形势,指出有利和不利条件,鼓励大家总结经验,振奋精神,努力工作。他根据“人民公社六十条”精神,着手调整农村生产关系,落实自留地政策等。他了解到农民群众恢复生产时耕牛不足、资金短缺甚至负债,就同有关部门商量设法扶植。他在各处都因地制宜提出一些开辟生产门路的措施。在南部山区,鉴于许多地方还是单一种植粮食,产量不高,难以富裕起来,他大力倡导利用山区资源开展多种经营,例如发展药材、竹木、器皿加工、栽种果树等等。几乎在每次干部会上,耀邦同志都强调一定要关心群众生活,克服瞎指挥,尊重群众种植意愿。他发现岳阳的毛田是个好典型,干部作风艰苦深入,农林牧副业全面发展,改变贫困面貌很快,立即帮助总结经验,向全地区推广。他还用“电话通讯”这种方式,及时把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和一些想法向全区各地通气。经过艰苦努力,各地生产迅速得到发展,工作有了新的起色。

(二)

  1963年5月,毛主席在杭州召开会议,部署在农村开展以“四清”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耀邦同志参加了这次会议。会上,毛主席再一次讲了阶级斗争问题,制订了《前十条》。

  回到湖南以后,耀邦同志向省委和省直机关领导干部作了详细传达,并同省委、地委认真研究了杭州会议精神和下一步工作。此后一个时期,把工作重点就放在农村社教运动铺开之前,他同地委领导同志对农村形势作了认真研究。根据各地汇报上来的材料,农村干部贪污、盗窃、投机倒把、多吃多占、超支挪用情况普遍的严重。据此,有的同志认为,这说明农村阶级斗争越来越激烈了,也有的同志认为现在干群关系空前紧张。耀邦同志反复强调不要从概念出发,一定要作细致的具体分析。他说,如果对形势判断得不准确,那就会影响把握运动方向和制订相关政策。过去的一些运动在这方面有很多教训,务必不要重复。他说,农村有阶级斗争,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干部的“四不清”就是反映。但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呢?还要作更细的分析,经过分析就可以看出,绝大多数干部只是手脚不太干净,还有一些人有较大的贪污多占行为,而有严重贪污多占行为的人,用百分比一比,只占极少数。对此既不能无视阶级斗争,又不要夸大,这一点务必要保持清醒头脑,不要打击一大片。

  耀邦同志还非常强调掌握政策界限。他提出,属于一般的纯粹的“四不清”问题,必须严格按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法从思想上解决问题。因此他强调启发干部的自觉性,促进他们及早自动清醒自己,叫“早自清”。这样,在提法上就避免“斗争”过关这些字眼,而使用“洗手洗澡”、“放包袱”的提法,使干部易于接受,免除紧张心理。工作队对于有错误的干部要采取批评、鼓励、帮助的态度,即严肃批评他们的错误,当他们有悔改表现时给以鼓励,对如何提高认识和改正错误同他们好好商量。这样,就可以争取把最大多数干部团结起来。当然对问题极其严重、属敌我矛盾的人,也不能姑息手软,该处理的也要坚决采取组织措施。

  耀邦同志语重心长地一再强调要爱护农村干部。他说基层干部工作辛苦,不容易,群众一旦发动起来,有些干部可能一次两次检讨过不了关,下不了楼,只要他们的检讨是真诚的,就要搬梯子帮他们下楼。绝对不许捆绑打骂,不能实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那一套。退赔要干净,这也要有些政策规定,不要使他们走上绝路。他说,我们的基层干部大部分出身于贫农、下中农,经过启发教育和政策感化,很快就会唤醒阶级觉悟,觉悟提高之后,各种问题都可以顺利解决。

  耀邦同志还指出:本着一手抓生产,一手抓运动的精神,旱情特别严重的地方,可暂不开展,集中精力抗旱。

  明确思想之后,各县的运动相继开展,地委也组织了工作队下去指导运动。耀邦同志亲自到浏阳、醴陵、平江等地调查、指导,并深入到大队蹲点,总结经验。在浏阳,根据运动开展起来发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他帮助县委制订了一个《关于“四清”工作的决定》,更进一步规定和划清了政策界限,包括不允许把范围扩大到社员群众中去;凡属群众性的集体隐瞒私分,一律不作清理,社员拿了集体工具、农具的只许通过维护集体财产的教育,号召公物还家,不搞坦白检举;教育干部放包袱,发动群众向干部提意见,首先是“背靠背”地进行,在双方都有了充分思想准备后,再由干部在会上作检讨,并提出退赔方案,由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审查评议,避免顶牛现象和简单粗暴的做法;一切赃款赃物,原则上都要退出来,但是退多退少,一次退还是分期退,则要经过群众讨论通过,做到合情合理等等共10个方面的内容。由于这个决定把运动的政策、步骤、方法规定得清清楚楚,贯彻下去之后,使干部和群众都心中有数,有所遵循,就将运动纳入了在省委领导下有序进行的轨道。浏阳的经验后来在全地区推广,对全地区稳妥地开展运动,起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运动从试点到推开,进展得迅速而顺利。这虽然是一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但没有发生乱斗的混乱现象。绝大多数干部放下了包袱,得到解脱,精神振奋,群众也感到满意,干群关系有所好转。有的干部说,这回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真是突出了“教育”二字。

  耀邦同志是在参加了八届十中全会之后下来的,接着又参加了杭州会议,“四清”过程中又来了《后十条》,但他对农村形势的看法和对运动的具体操作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他部署工作和提出政策思路都反复思考,极为谨慎,总是体现着对基层干部的关怀和爱护,对人民群众的信赖和依靠。他有辩证的观点,善于作具体分析,能够按事物规律办事,因此在复杂的形势面前,他能够坚定灵活地掌握方向。

(三)

  在湘潭期间,耀邦同志始终保持着他固有的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而且由于身处基层,这种作风显现出更加朴实和深刻的特色。

  他喜欢直接到群众中间去。他对群众有一种非常质朴的感情,没有那种“首长”的架子。他待人亲切,跟不同层次的群众都有广泛的话题,而且善于根据不同对象采取不同的谈话方式。跟干部谈工作,他往往提出很系统的见解,一二三四地层层深入,特别是常常运用数字算帐说明问题。跟知识分子谈话,他善于抓住和阐述一些重要观点,同时广征博引,也时而对某一传统观点提出自己看法同大家商榷,他的思维活力和思想深度能令满座受到感染和启发。跟农民谈话,他往往围绕一定主题多方设问,结果是大家议论纷纷,热闹非凡。对群众一些好的意见,好的语言,他会牢牢记住,不但付诸实施,而且会作为精辟之词不断引用。耀邦同志的心,同群众是相通的。

  1963年春天,他来到浏阳,晚间县委请他去看浏阳花鼓戏。到剧场落座好久,但迟迟不开演。一了解,原来第一出剧目是“胡大回门”,有人提出,胡书记离家几十年后回来,对着他演这出戏太不尊敬,剧团负责人正在作难。耀邦同志听后哈哈大笑说,我们是共产党干部,不是封建官老爷,不要有那么多忌讳。于是马上开锣,台上台下一齐欢欣。秋天,又来到浏阳,听说老艺人们正在县里开会,并且了解到老艺人们或是由于历次运动中被审查,或是由于生活清苦而情绪低落。他于是径直去同这些老艺人们见面。一开头他就引了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李龟年是乐师,杜甫又恰好同他在潭州相遇,有他乡知己之感。他刚一吟罢,大家立即鼓起掌来,气氛顿时轻松而亲切。有的老艺人激动地拉着他的手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官竟这么随和。

  还有一次,大概是在平江,适逢农历九月九日,他邀请了县城里70岁以上老人来,开了个“敬老会”。一见面,他就向老人们深深鞠一躬,为老人们祝寿。然后他发表了讲话,要求整个社会继承中华民族的尊老传统,同时他还征求老人们对县里工作的意见。老人们都被他的真诚和热情所深深感动,大家畅所欲言,尽欢而散。

  在湘潭县中路铺,小学生们听说他来了,都想见“胡伯伯”。他欣然来到学校,坐在教室里跟孩子们“畅谈”起来。他向孩子们提出许多问题:你们长大要干什么呀?你们知道中国有多大吗?等等,而归结到一点,就是启发孩子们从小就要有志气,有理想。孩子们对这些问题感兴趣极了,回答非常踊跃。他跟孩子们也有共同语言,也能够相互交流。

  耀邦同志无论到了哪里,要求见他的人都很多。他们有的反映情况,有的倾诉冤情,有的出于仰慕而来求教。不论是哪一种情况,只要他能抽出身来,他都要会见,耐心听取他们的陈述。如果他没有时间,也一定让秘书接待,记下来向他汇报。一次,在湘阴县某个公社,天已经很晚了,耀邦同志正同身边人员研究工作。突然警卫员来报有人求见,话还没说完,那人已经闯进来了,须发脏乱,衣衫褴褛,进来就问哪位是胡书记。耀邦同志让他挨近自己坐下,问他什么事。那人词不达意,说了半天没说清是什么事,但耀邦同志一直认真听着,弄了半天才明白原来是一桩债务纠纷。耀邦同志和颜悦色地劝导他,并且答应请公社调查,帮他解决。第二天,就把这件事布置给了公社。

  耀邦同志真诚待人,不矫情,不虚饰,闻善则喜,闻不善则争辩,但不是训斥或乱扣帽子。因此,下边的人也敢于同他争论。如果他觉得对方确有道理,是自己不对,就会从争论时的激动状态迅速平静下来,甚至高兴地笑起来赞许。即使别人对他唐突、冒犯、甚至顶撞,他也并不在意。一次他向身边一名工作人员布置一件任务,那位同志不同意他的意见,两不相认,争执起来,控制不住,竟对他拍案大叫,他也盛怒拂袖而去。过了一会儿,他却又折回来,和解地说:同志啊,你急什么嘛,我们再商量一下。这使得那位同志深为感动。他对工作人员的工作、学习、作风,既严格要求,又关心爱护。夏天,他见秘书起草文稿时热得难熬,会拿了扇子来给秘书扇。如果发现工作人员做事不认真,他也很尖锐地提出批评。

  1962年冬,耀邦同志来到浏阳。他阔别家乡已经30多年了,此番归来,他吟着“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感触良多。他多次提到当年随同冯文彬同志去江西投身革命的情景。在县里,他多方打听故旧师友,特别是在县中学教过他的教师,可惜多已谢世或移居他乡,令他不胜感叹欷嘘。在文家市,他听说一位小学教师生活极为困难,他立即拿出自己的收入,去解这位教师的燃眉之急。对自己家里,他却要求很严。春节时期他乘便回了一趟家。他哥嫂一直在家乡务农,生活清苦,希望他能有所资助。他只给了一点钱,说:现在国家有困难,老百姓生活水平都不高,要靠把生产搞上去来改变。不要依靠我来接济,更不要给政府添麻烦。

(四)

  耀邦同志长期从事党的工作和青年工作,十分重视思想教育工作。到湘谭后,他也同样如此。每次部署工作,都要把思想教育工作考虑进去。那时候仍处在困难时期,他每次对干部讲话,几乎都要分析国家形势,讲明前途,号召大家艰苦奋斗,克服困难。他说,现在有些老百姓骂娘,不要一股脑儿地批评人家,要看到我们的工作确有缺点和错误。他又讲到,对待困难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咬紧牙关,坚定不移,硬是挺过来;一种是被困难吓倒,那就完了。他多次谈到一个例子:在长征中,过雪山时有一座大雪山叫梦笔山。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一个很要好的战友已经疲惫不堪,觉得这座山难以攀越,看不到前途和希望,掏枪自杀了。其实这座山爬过去,后面的路就好走多了。他说,这个战友的事情给他的震动很大,触动也很深,使他一直记得:困难是可以克服的,我们的事业是有前途的。他鼓励大家任何时候都不要丧失信心和前进的勇气,世界上不存在不可克服的困难。他了解到有些干部由于在“反右倾”运动中受到了批判,有委屈情绪,便对大家说,革命斗争是很复杂的,我们有时整错人,有时挨错整,常常身不由已。整错了人的要总结教训,以后尽量实事求是;挨错了整的也不必委屈,要向前看,更不能记仇。他说在延安整风时也有人批他,要凑几大罪状,实在凑不齐,因为他姓胡,就凑了一条“糊涂主义”。给他扣帽子的同志后来见到他时很不好意思,他说没关系,我们还是好朋友。

  针对一些基层干部常常就生产论生产,开起会来只报生产数字,下乡工作只派任务而不讲清道理的状况,耀邦同志强调“虚实结合”,开会要谈观点,下乡要讲道理。他说,同样一件事情,对老百姓讲清道理,这叫作启发开窍。如果生摊硬派,就可能是强迫命令。虽然都可以完成任务,在群众里的影响却大不一样。

  初次到南五县时,耀邦同志来到茶陵,这里与江西省永新县毗邻。耀邦同志少年时参加革命,曾在设于永新的少共国际师工作过。陪同他一道来的华国锋同志知道这情况,提议他去永新看看,还可以上一次井冈山。耀邦同志也有这个愿望。于是跨过界化陇,来到永新县。一别30余年,旧地重游,耀邦同志感慨万分。他向大家讲述任弼时同志在这里工作时的情景,讲述当年同国民党的战斗。随后,又到了井冈山。他虔敬而兴奋地参观一处处革命旧址,详细询问了有关情况。在黄洋界,他兴致勃勃地吟咏了《西江月·井冈山》,看了朱德同志担米歇息处。在茅坪毛主席故居外面,有一块大石头,据说当年毛主席常常坐在这里读书,耀邦同志于是坐在这里让人拍张照,说是要补上井冈山这一课。这次井冈山之行,使他思绪万千。下山之后,他在几处给干部作报告,都谈到继承和发扬井冈山精神。他说,我们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形成那么多那么好的传统,是教育人民和青年的极好的精神财富。别的可以丢,马列主义不能丢,革命传统不能丢。他说,井冈山的传统之一,就是同群众密切联系,鱼水之情,而这几年来恰恰是这个观念淡薄了,许多错误都来自于此。他同时也强调了保持艰苦奋斗的传统。一直到回到地委,他还多次谈到这次井冈山之行。

  耀邦同志虽然下放到地方工作,但他对青少年工作仍然十分关注。1963年,雷锋的事迹在报上发表,毛主席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耀邦同志认为雷锋是体现共产主义精神的完美典型,毛主席的号召具有深远意义,青年团应该迅速响应毛主席号召,以雷锋为榜样,对全国青年进行共产主义教育。于是他立刻撰写一篇文章,论述他对雷锋这个典型的认识以及如何向雷锋学习。那时候他正忙于下乡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但仍抓紧时间认真思考,很快有了整体构思。经过几易其稿,写成了题为《把青年的无产阶级觉悟提到新的高度——谈广泛开展学习雷锋运动的深远意义》的文章。文章里他热情颂扬了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和集体主义精神,批判了个人主义、唯利是图思想。该文在《人民日报》发表之后,引起强烈反响。

(五)

  耀邦同志的勤奋学习精神是许多人都知道并深为钦佩的。少年时他只读到初中就参加了革命,在几十年斗争生涯中,他正是以刻苦的学习和思考,不断提高文化素养,积累广博知识。在湘潭期间,只要空下来,他就孜孜不倦地读书,他读书范围很广,政治的、经济的、历史的、哲学的、文学的、科学的无不涉猎。听到别人称赞一本新书,他一定要找来翻阅。他读书精神非常集中,在重要的地方都画上标记。打开他读过的书,从头到尾都可见到这里那里用红笔划的红杠,甚至连《辞海》的词语分册这样的书,他也是一个条目一个条目系统地读到底,可见他读得用心并从不中途而辍。到外地出差,他也要带一大批书,有空就读。而且每到一地,他还觅寻当地典籍,津津阅读,甚至吟咏背诵。每到一县他都要索取县志来熟读,因此对当地历史沿革、风土民情、山水地形、气候物产都很了解。初去岳阳,渡江时他在船上背起了《岳阳楼记》,词句基本无错。在酃县下乡,路过炎帝陵,陵庙已毁于火灾,只剩断瓦残垣,他在这里盘桓很久,说前人对我们中华民族有这份感情,这种能力,建造这样规模宏伟的庙宇,我们也应当有这份感情,这种能力去修复炎帝陵。求知中遇有疑难,他一定设法弄通,决不含糊过去。杭州会议上,有一次毛主席讲到哲学家,列举了王充、范缜等人,其中还提到一个“傅奕”。耀邦同志回到湖南整理笔记准备传达时,起先把这个“傅奕”当作了东汉的傅毅。但转而一想,傅毅是文史学家,会不会另外还有个“傅毅”?他派人到省图书馆去查核,查到了“傅奕”,隋唐时人,无神论者,毛主席讲“傅奕”时,是放在王充之后,柳宗元之前,可见就是这个傅奕了。经过一番“考证”,弄清一个疑问,他非常高兴,还特地给参加杭州会议的几个朋友写信,向大家作了介绍。

  耀邦同志读书广泛而又重视系统攻读马列著作。他从北京带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一卷卷地通读。在湘潭县楠竹山蹲点的时候,有几个空闲,他安排来专门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那几天他足不出户,除进餐和午休之外,整天整天披着大衣围着火盆,兀坐不动,聚精会神,边读边画杠杠和作摘记。大家跟他开玩笑说,耀邦同志这样坐下去,头上要长草了。他感慨地说,光读有什么用,用不上还不是白读?要求学以致用之情,溢于言表,事实上,他总是力求以马克思列宁主义观点分析阐述事物,所以在新鲜感和理论色彩上,总有他独到之处。

  耀邦同志十分注重从实际生活中、从生产实践中学习。他思想敏锐,思考问题极认真,记忆力也特好,遇到什么新事物新知识马上捕捉和研究,加以吸收。一次,一个学过农业的干部谈农业生产时,提到庄稼需要“微量元素”。这“微量元素,立即吸引了他。他详细询问其中都包括些什么,起什么作用。当时没有完全弄懂,回去又查了有关书籍,直到弄明白为止。在醴陵,听到汇报瓷器生产的“釉下彩”,他也饶有兴味地好一阵钻研,把每个细节都问了个一清二楚。

  耀邦同志在湘潭地委工作两年,走遍了湘潭的山山水水。这里所记述的片断,远不能反映出耀邦同志当年的政绩、思想、作风以及广大人民群众对他的爱戴之情。斯人虽逝,遗泽长存。人民会永远纪念他、怀念他。

  (作者系1930年出生,山东省掖县人,曾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成员,高级编辑,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就这样“挺过去”
长征中,胡耀邦在遵义被炮弹击中
胡耀邦长征记略
胡耀邦巧改标语
胡耀邦:从贫苦农家娃到浏阳红小...
对团中央和中央青委的回忆
1931年至1936年团中央领导机构和...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