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正气长存天地间..
·正气长存天地间..
·胡耀邦与王稼祥..
·胡耀邦手书大观..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与黄湖农场“五七”干校特辑 >> 胡耀邦从黄湖归来
正气长存天地间(上)
作者:刘晋 王粹珍      时间:2007-03-16   来源:
 

  耀邦同志走了,走得那样突然,走得那样匆匆。正当人们期望他还能有机会再为人民做些事情时,他的突然离去,留给人们的是悠悠哀思,是无限的遗憾!

  直到写这篇悼文时,仍然难以相信一个火一样热情、不知疲倦的人真的去了。然而,会计司胡同吊唁的人潮,十里长街送别的人的汪洋……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真的他去了。

  有副挽联是这样写的:“耀邦为天下忧 天下为耀邦哭”。泪水是丰碑,耀邦同志活在人们心里。

  英姿笑貌已成遗容,宏声教诲犹在耳边。

忧国忧民

   1972年冬天一个雪后的上午,从“五七干校”回来的刘晋和-—位同志到关东店耀邦同志家去看望他。他的住所过去是前后两个平房院落,这次去时有所改变,前院住着军代表和其他干部,他只住后院。

  在一间只有十几平米的书房里见到他。耀邦同志见部下,不喜寒暄,常是突然地提出些他在思考的问题。

  “你们看过田中角荣的书没有?”接着他说:“我推荐你们看两本书,—本是《田中角荣传》,一本是田中写的《日本列岛改造论》。”他习惯性地站起来,踱来踱去,“日本战后也很困难,但是这些年抓科学、抓教育,经济发展很快,现在已是一个经济很发达的国家了。”他还介绍说田中角荣是建筑师出身,对改造日本有一套设想,当了首相,把他的设想付诸实施等等。他感慨地说,我们的国家经济状况不妙啊,一个大国,长期科学落后,经济落后,这怎么行呢!

  他是戴着团内“最大的走资派”、“黑帮分子”帽子发表这些忧国忧民的言论的。那时,“文革”还在疯狂地进行,火药味很浓,“四人帮”欲置他于死地而后快。

  我们那天去看他,怀着替他的处境担忧的心情,急切地告诉他:听说迟群在清华大学讲毛主席说搞社会主义要两年反一次“右倾”,又要“反右倾”了,风声又紧了。

  耀邦同志非常激动:“科学你能反吗?”“国家的经济建设你能反吗?”他虽身处逆境,想的却不是个人安危,他思虑的是科学落后,经济到了崩溃边缘的国家未来的命运。1975年他到中国科学院工作,为科研人员解决“五子登科”(房子、妻子、孩子、票子、菜篮子)一事传为佳话,他要为科学出力的思想这时已酝酿成熟。

  在动乱年代中,在铁桶一般的自我封闭中,老百姓整天在震耳欲聋的“经济形势一片大好”、“越来越好”的宣传中,几乎不知道外部世界已经发展到何种程度。耀邦同志虽然身处逆境,却依然以国事为忧。是啊,比之于国家安危、民族振兴,个人荣辱又何足多虑!
走出他的家门,我们的心情也为之开朗,不再老是戚戚然于个人的处境了。

骨头要硬

   这次去看耀邦同志时,他还问我们正在读些什么书。他说,他自己在重读《鲁迅全集》,“鲁迅文章中要学的东西很多,但是要像毛主席所讲的那样去理解鲁迅,即鲁迅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鲁迅在白色恐饰下,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可敬可佩。”话越说越激动,他站了起来,挥动着手臂。

  耀邦同志对鲁迅风格的景仰,使我们不由得回想起“文革”初期的一幕幕。

  1966年“文革”初期,中央工作由少奇和小平同志主持,把北京市中学“文化革命”的任务交给了团中央。团中央成立了北京中学文化革命工作团,各个区都成立了工作队,并向各中学派了工作组。7月28日,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内的阴谋家们,发起突然袭击,拿团中央开刀。江青派王力到北京展览馆,以工作组要求“复课闹革命”是压制红卫兵革命的罪名,罢了海淀区工作队队长周杰的官。次日,康生、陈伯达、江青、王力倾巢出动指挥、批斗工作队长,从而掀起一股各校学生赶打工作组的武装歪风。

  当天夜里,中学文化革命工作团团长胡克实同志带领工作团和海淀区工作队的负责人到耀邦同志住处,刘晋也在其中。耀邦同志虽为团中央第一书记,但已于1964年1月到中共中央西北局任第二书记兼陕西省委第一书记,当时正在北京养病。

  凭几十年的政治经验,耀邦同志敏锐地觉察到“中央文革”内的这些家伙的矛头所向。他斩钉截铁地说:“派工作组是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的,中央文革小组的做法很不正常。”他要克实同志当即打电话向小平同志汇报。

  松柏有本性,任尔东西南北风。耀邦同志的骨头是硬的!

坦荡做人

   耀邦同志1952年到团中央任第一书记,我们就在他的领导下工作,他那襟怀坦白、坦荡做人的风范,从一开始就给我们以深刻印象。记得他第一次和机关全体工作同志见面时,在宣布了他的“施政方针”后,操着浓重的湖南腔,举起右臂大声说,“我的工作要是干得不好,你们就到党中央去告状噢!”

  他的坦荡也反映在用干部上,搞五湖四海,不搞任人唯亲,就连过去在十八兵团、川北、团中央工作过的人,他也没有任何特殊“任用,或“照顾”。远的不说,就说“文革”后,1975年他到中国科学院工作,没带一个自己的人。他到中央党校任副校长时,团中央有不少干部刚从干校回来,尚未有工作岗位,可是当他看到党校领导人员的推荐名单中有自己过去的秘书时,就亲笔给划去了。后来,他到中组部当部长时,也没有带一个他的故旧。

  人民群众对他的评价是公正的:他是一个“透亮的人”!

一 身 正 气

   我们16岁的儿子刘石,因为天安门事件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想到了耀邦同志。

  大家都知道,1976年1月天安门事件中捕了许多悼念周总理的人。而1977年1月,周总理逝世一周年又捕了23位青年人却鲜为人知。我们的儿子,一个高中学生,参加了周总理逝世一周年的悼念活动,凭着他的政治激情和热情,连续6天,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上贴了9首诗。诗的内容除了悼念的,还有呼吁为“四五运动”平反,要求邓小平出来工作的。结果,被作为“现行反革命分子”遭到秘密逮捕,关进虎坊桥北京第—监狱.长达7个月之久。一直到7月22日中央电视台要广播邓小平出来工作的消息的当天下午,才通知我们到监狱领人。监狱向我们宣布,由于刘石攻击了中央政治局领导,定为敌我矛盾,因为尚未成年,以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我们当即表示抗议,监狱方面说“这是北京市委的决定”。

  更严重的是孩子回校后,被宣布监督劳动,不准读书。我们顶着酷暑烈日,一趟趟地到国务院上访接待站、中央办公厅接待站、北京市委信访处等地四处投诉,但四处碰壁,不予受理。老百姓投诉无门之苦,这次真是亲身体验到了。

  1977年秋天的一个上午,我们又一次去关东店敲胡耀邦同志家的门。当时,耀邦同志是中央党校副校长,我们进到他那极其简朴的小客厅刚刚站定,他就发问了:“你们研究什么理论问题啊?现在理论界对我国社会主义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争论,有的说从1949年,有的说1953年开始,有的说从1956年开始,你们怎么看?”因为在座的还有别的客人,陪我们去的中国青年报社社长佘世光把耀邦同志请到走廊上,说明我们的来意,问他“有客人方便谈吗?”耀邦同志说“没关系,进来谈”。

  他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为什么才来找我?”

  我们回答:“怕给你找麻烦。”

  耀邦同志说:“现在不是以前那个时候了。”他让我们尽快写3封信交给他,由他转交邓小平、叶剑英、华国锋同志。

  他非常气愤地说:“自己在天安门事件上有错误,还不让人家批评,连16岁的娃娃都抓,真不像话。”

  这天他谈兴很浓,从“找麻烦”引发出他一段话,他激动地说:“人总有一死,但是,是死在床上,死在地上,是被车撞死,还是……人死了总要在人们心中有个形象。要像贺老总、陈老总那样,活在人们心里。”

  按照他的嘱咐,第二天我们把3封信和儿子写的诗词底稿送到中央党校。他已在参加为康生在“文化大革命”中打成的63个“反革命分子”召开的平反大会。会后他又外出,就在汽车里一一看了这些材料。事后我们知道,耀邦同志不仅为我们转了信,而且亲自把信和诗词读给小平同志听。在耀邦同志的关怀下,我儿子终于得以彻底平反。

  今年4月,在德国留学的刘石回来探亲,曾要求我们带他去给耀邦同志拍几张生活照片留作纪念,我们出于怕打扰他的考虑未去联系,谁料到今天竟成了永久的遗憾,真是后悔莫及。(待续)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手书大观楼长联
胡耀邦与王稼祥的患难之交
正气长存天地间(下)
正气长存天地间(上)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