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我的思想导师胡..
·胡耀邦磨难黄湖
·胡耀邦在黄湖“..
·胡耀邦在黄湖“..
·胡耀邦在黄湖农..
·“五七”干校的..
·刘玉洁﹕他留在..
·孜孜矻矻死而后..
·孜孜矻矻死而后..
 
 
·我的思想导师胡..
·胡耀邦磨难黄湖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胡耀邦与黄湖农场“五七”干校特辑 >> 胡耀邦在黄湖
胡耀邦在黄湖“五七”干校的日子(下)
作者:张景      时间:2007-02-13   来源:
 

学习并思索着

  在干校同“老干部”相处的日子里,他那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和善于思考的习惯,也使我很感动。

  每天“老干部”总是睡得很晚,起得很早。当时我没有手表,说不准“老干部”夜里学到什么时候,我只知道睡醒一觉后起来小解时,“老干部”仍在读书。每年夏天的晚上,“老干部”几乎没有出来乘过凉。那间低矮、窄小的住室不但闷热,蚊子也很多。一叮身上就起一个红疙瘩。

  那个年月,“上头”既不准“干校”配蚊帐,又买不到蚊香,四面透风的窗子既没有玻璃,又没有窗纱,“老干部”被咬急了,就挑了一担水,把两只腿浸在水里,这样既可以抵挡蚊虫叮咬,又可起到降温的作用。我记得他经常写一些自勉式的座右铭之类的句子,有时压在桌子上,有时夹在书里,有“书读无厌念我任重道远,笔耕不倦任它飞短流长”、“寂寂廖廖茅草居,读读写写半床书”、“壮士腰间三尺剑,男儿腹中五车书”等等。

  一九七一年夏季,一连几天抢收小麦,活很重,“老干部”扛着几十斤重的麦捆子装牛车,就连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小伙子也吃不消。团中央一个年龄不大叫萧也牧的作家,就是扛麦捆子当场累死的。每当我们回到住室后,胡乱扒几口饭,就躺在床上休息。而“老干部”总是戴上小眼镜,坐在桌前,拿起了书本。有时,他病得一连几顿不能吃饭,躺在床上仍在看书。

  “上头”难得批准“老干部”回一次北京。我记得这两年多“上头”只批准了他两次,一次是他爱人李昭同志生病,一次是因为他便血不止到北京看病。临走时,除给李昭同志带少量农产品外,必带一小捆书,我问他干啥,他说路上读,我不解地问:“路上还有时间读书?”“老干部”笑了,“吕师傅啊,书作为人的精神食粮,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读一本好书就等同与一位高尚的人谈话,读书是在有限的时间内汲取人类数千年成就的不二法门。只要吃饭有时间,读书就有时间。再之,途中等车及在火车上都是读书的好时间啊。”他利用回北京的机会买很多书。每次回来,书自然不会少带,有些书有半尺多厚,我和孙师傅常称之为“枕头”,二年多时间,“老干部”的“枕头”换了一个又一个,很难计算出他读了多少书。

  “老干部”不但自己刻苦学习,而且还开导别人学习。连我这个农工也跟他喜欢上了读书,后来,我的孩子又受我影响也爱读书,有三个考上了研究生,现在分别在北京、昆明工作。

  还记得有一次他开导同来“干校”的一位较年轻又比较悲观的同志:“要利用这段时间多读书啊,‘顺时干事,逆时读书’,不仅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智慧。人有了学问,如同站在山上,可看到很远的东西,没有学问好像在黑沟里走路,只能摸索,我送你两句话‘读书有味忘身老,万卷古今智更长’。”

  我弟弟一次来看我们时,我同“老干部”正在稻场上往卷扬机里铲麦子,恰巧卷扬机因断电停了下来。人们自然要休息一会,“老干部”随手拿起了书读了起来——他下地时经常带着书,一有休息时间就读,我现在还清楚记得,当时勒着围腰子、头戴草帽的“老干部”,坐在麦袋子上一边喘气一边读书,看见了我弟弟,就一边摆手一边喊:“来来来!”我弟弟闻声走了过去,他俩很亲热地谈了起来。他教导我弟弟利用“三余”时间读书,他说:“年节,为岁之余,利用这别人欢庆的时间读书:雨雪,季之余,利用这别人闲暇的时间读书:早晚,天之余,利用这别人休息的时间读书。要力争做到‘书无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我弟弟在他的影响下,也爱上了读书,后来恢复高考后,还考上了大学。

  有一次“上头”听说“老干部”在思考国家体制问题,就气势汹汹地来“拿他是问”:“国家体制是你有资格思考的吗?”没想到“老干部”针锋相对,“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国家权力的根本是人民授予公职人员代表人民行使的,每一个公民就有权思考。人类文明的三层次是器物层文明、制度层文明、观念层文明,没有制度文明就没有人类的最终文明,我们党高层屡屡出现大问题,这就需要我们从制度层次去思考、探索。”“你不是公民,你是走资派。”“上头”“咆哮”道。“你们可以给我定任何罪名,但剥夺不了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后来“上头”又组织批斗了“老干部”一次才算了事。

  记得“老干部”有一次同青年报社的一个编辑谈读书要与思考并重,“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怠”,不要读死书,尽信书不如无书,如果书上说什么信什么,必陷入机械教条主义泥潭,越读越糊涂。记得他问那个编辑:“古书上有句话:‘人生识字始糊涂’是不是指我说的这种不思考的读书?”那个编辑连说几声是。“老干部”笑着说:“古人还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看书中什么都没有,只有知识,只有智慧,只有读书人自己特有的由知识智慧带来的精神之乐、灵魂之乐,当然这种快乐也是最重要的。”“老干部”还有个特点是“不动笔墨不读书”即读书与思考同步,不作书虫。记得他还说过读书有三个境界,“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读书不得法、不思考是会害“死”人的。

  由于“老干部”博览群书,他政治、经济、宗教、军事、工业、农业无所不知。“老干部”常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世界及我国各地的风俗人情,讲政治、经济、军事情况,讲宗教故事,常听得我们入迷。连谁生病也讲如何防、如何治,俨然一个博学的医生。

  “老干部”特别熟悉农村,熟悉农民,熟悉农时。懂得我们农村的许多土“规矩”。知道什么时令该种什么作物,知道水牛几个牙时最有劲。

人走真情在

  “‘老干部’要走了。”

  一九七一年末的一天,我刚收工回到住室,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复杂极了。真舍不得“老干部”走啊!我呆呆地立在那里,一时好象失去了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老干部”已经站在我的身边,安慰我说:“不要紧嘛,我们可以再见面的。我以后还来看你们,你们也可常到北京玩。”

  渐渐地,我明白了“老干部”回北京不正是自己——也是亿万中国人民的心愿吗?

  于是,我默默地为他收拾东西。

  “老干部”的家当主要是书,装满了一个箱子后还剩不少。我没去管这些不能吃、不能穿的东西,就把“老干部”的衣服等生活用品捆得结结实实。

  这时,正忙着同别人谈话的“老干部”指着那些书笑道:“吕师傅啊,请您把这些书也捆一下好吗?”我点点头,就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胡乱系了几下。

  过了一会,“老干部”走过来,提了提我刚才捆的书,见捆得没有衣服之类的生活用品结实,笑着说:“吕师傅啊,这个东西重要,比那些重要得多。”他指着书,又指着衣服告诉我,我领会了“老干部”的意思,又将书重新捆得结结实实的。

  “老干部”满意地笑了。

  “老干部”对我们也是很留恋的!他连说几遍感谢我们教给他建筑手艺、生活上的照顾,其实他照顾我们更多。他嘱咐我要注意身体,争取多学点文化;教导我要正确对待困难、挫折;叫我相信真理最终会战胜谬误;叮嘱我有什么困难一定写信给他。

  临走之前,“老干部”又把他的部分生活用品,送给了我和孙师傅。又特意送了几瓶蜂王浆,让我滋补身体。

  “老干部”走了。

  “老干部”提着几个包裹,坐公共汽车走了。

  “老干部”回到北京后,一直没有忘记我这个泥瓦匠。没有忘记同他劳动生活在一起的人,没有忘记同他建立了深厚感情的黄湖人民。

  一九八三年,“老干部”又委托一位同志给我们送了他的照片并让转告我们,他身体很好,让我们放心。

  一九八五年底,“老干部”又委托李昭同志向在他家做客的原黄湖农场的老同志,带信问候我。

  一九八九年四月九日,我又去中南海边的会计司胡同他的家,看望辞职后的耀邦同志,他中断了同一位海军老领导的谈话来陪我吃饭。没想到我回家没几天接到了耀邦同志治丧委员会的通知,让我作为他过去的故旧的代表去北京参加他的追悼会,当时我觉得天都塌了下来……

  耀邦同志去世后,李昭同志还常托人问候我,给我带东西。

  我总觉得“老干部”没有死,他永远活在我及黄湖人民的心中。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我给胡耀邦当秘书
“五七”干校中的胡耀邦
斯人虽逝 风范犹存
孜孜矻矻死而后已(下)
孜孜矻矻死而后已(上)
刘玉洁﹕他留在人民心中
“五七”干校的磨难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