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尊重科学,从人..
·说说胡耀邦同志..
·不朽的精神,永..
·读万卷书,行万..
·足迹遍神州
·清明独家:耀邦..
·胡德平:追思追..
·一个总书记的年..
·胡耀邦为《苦恋..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缅怀胡耀邦同志逝世21周年 >> 缅怀胡耀邦同志逝世21周年
一个总书记的年代掠影
作者:龚倩倩      时间:2010-04-13   来源:
 

中组部的办公桌

  在胡耀邦同志故居陈列馆里陈列着一张看似普通的办公桌,这是耀邦同志在中组部的办公桌,这张办公桌可以说是牵动着几千万人的命运。在中组部的时候他顶住压力、冲破阻力,大规模平反纠正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调动了各方面的积极性,开创了组织工作新局面。在中组部上班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收到申诉信件有6麻袋之多,直到1980年改正右派分子问题50余万,平反冤假错案290余万。“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平反冤假错案,把林彪和“四人帮”颠倒了的是非功过纠正过来,是组织工作拨乱反正的重大任务,也是广大干部、党员和群众的迫切愿望。胡耀邦同志就任中组部部长刚开始,便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责任感,着手解决当时最敏感、最迫切的平反冤假错案问题。他旗帜鲜明地提出:“凡是不实之词,凡是不正确的结论和处理,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搞的,不管是哪一级、什么人定的、批的,都要实事求是地改正过来。”为了有力地组织开展落实干部政策,平反冤假错案和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工作,在胡耀邦同志的领导下,中组部成立了干部审查局。他坚持以客观事实为根据,走群众路线,亲自接待上访的干部群众,倾听他们的呼声,亲自主持和重新调查了一批有影响的重大案件,使一大批受迫害的同志得以平反昭雪。

知青福音书

  作为社会历史的一朵浪花,“上山下乡”成为过去,并将被遗忘。但是那些亲历者对自己的不寻常的历史却是铭心刻骨的,因为,他们把人生最美好的一段献给了她。他们并不是牺牲者,也不是碌碌无为的庸人,犹如将军戎马生涯一样,他们常常回味那段不寻常的“蹉跎岁月”。
  1965年7月,萧芸与千百万知青一样下放到湖南省湘潭县姜番镇知青茶场。知青茶场解散后,萧芸被分在湘潭县姜番乡老虎岩生产队落户。后来她嫁给了大队支书的弟弟李开彦并生有一女。知青大返城开始后,1979年7月,经过令人心碎的努力和等待,萧芸和女儿的农业户口转成了城市户口,萧芸被招工到株洲市湘江机器厂南华幼儿园当老师。
  当时大部分回城知青虽然有了一份工作,但在工资级别、住房分配、福利待遇方面都得从头开始。难道知青在农村劳动的成果就这样轻易地被一笔勾销?知青们聊天时,有人对萧芸说:“你有见识,文笔也好,你代表我们写一封信,要求把我们下乡的农龄改为工龄。我们都在信上签名,如果闯了祸,你坐了牢,你的孩子由我们大伙照看。”萧芸顾虑过后还是同意了。1982年国庆节当晚,她几易其稿。
  信中写到:在国家机构几乎瘫痪,生产停顿的动乱时期,我们8000万知青在农村,在边疆,自食其力,身居茅棚,荷锄担。粮棉油里,我们曾经洒下了多少汗水?……
  令人费解的是:在城里,复员军人的军龄算工龄,家属、闲散劳力转正前的合同期、临时期算工龄,而作为有组织、有号召、有计划的上山下乡运动的积极参加者──下乡知识青年的“农龄”却被一笔勾销了,这点我们无法理解……
  信的落款本是“湖南省湘潭株洲部分老知青”,但签名时,有人却露出了迟疑之态。萧芸看著绕了一圈一个名字也没签上的长达4页纸的信,一下子傻了眼。她知道,当时“文革”遗风尚存,大家担心惹祸上身啊!她决定就由自己冒一回险。她把信的落款改为“湖南省部分老知青”,加上“执笔人:株洲市湘江机器厂南华幼儿园萧芸”。萧芸决定将这封信寄给湖南人民出版社《美育》杂志社当编辑部主任的潘运告,他是萧芸当时认识的最大的一个官。寄之前,她对丈夫坦言,如果出事了,由他提出离婚,以免受到株连。这封信几经辗转终于呈现在胡耀邦总书记的案头,成了胡耀邦落实政策“六年两千件”中的一件,耀邦同志早这封信中看到的不仅仅萧芸个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问题,更看到的是全国上下八千万知青的命运,被后来被人们称之为“知青福音书”的信。

(特别的“家书”)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国民经济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胡耀邦同志的家乡——浏阳县文家市镇金星大队修建了一座小型水库,一来可以蓄水灌溉,二来可以解决发电生产和生活用电,但是由于物资紧张购买不到发电机,于是党支部找到了耀邦的哥哥胡耀福和堂弟胡耀简,请两人一同去北京,求助时任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帮忙购买发电机。去北京,总不好让他们空着手进耀邦的家门,何况耀邦的母亲已经在耀邦家住了十多年了,于是便捎上了一些耀邦母亲爱吃而又十多年未能吃到的家乡土特产:冬笋和芋头,这样也是按照家乡农民的习俗表达了家乡人的一点心意。
  耀福和耀简去了耀邦家,直截了当的讲了家乡大队领导的请求。耀邦认为修水库发电是件造福于百姓的大好事,同意帮忙买发电机,但是对于他们两人用公款作路费以及送来一些土特产这两件事情却十分生气。他当即提笔给公社党支部书记龚光繁同志以及金星大队党支部写了一封长信和一张便条,并按照市价退回了土特产的价款。 信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光繁同志:“我再次请求你们,一定不许他们来,因为:第一,妨碍生产和工作。第二,浪费路费。第三,我也负担不起。这次他们来的路费听说又是大队出的,这就更不对了。中央曾三番五令要求各地坚决纠正“共产风”,坚决严格财政管理制度,坚决退赔一平二调来的社员的财务。你们怎么可以用公共积累给某些干部和社员外出作路费呢?这是违反中央政策的啊!如果社员要追查这些事,你们是负不起这种责任的请你们党支部认真议议这件事!一切违反财政开支的事,万万做不得。做了,就是犯了政治错误。
  送来的冬笋和芋头.这又是社员用劳动生产出来的东西。特别是现在困难时期.大家要拿来顶粮食,你们送给我也做得不对。但是已经送来了.退回去又不方便。只好按你们那里的价值退回,交耀简带回去,请偿还生产这些东西的社员。在这里,我一万次地请求你们.今后再也不许送什么东西来了。
  时至今日,信纸已经有些发黄。另一张便条,更是别具一格,主要内容是:“去年七月带来:1、茶油15斤,每斤0.54元,共8.1元。2、豆子10斤,每斤0.1元,共1元。3、油饼60个,每个0.08元,共4.80元。4、熏鱼20斤,每斤0.7元,共14元。5、一共27.9元,已交胡耀福带回,务必退还公社。”并且很认真的说:“革命老区搞建设应该支持,但是应按照程序报告上级有关部门,不能找我。我不是家乡的总书记,不能为家乡谋特殊利益。
  是啊!胡耀邦同志身居要职,却没有利用职权给过家乡人一点特殊,也没有给过亲戚们一点照顾,对家乡送给他一些微不足道的只值27.9元的土特产,便深感不安,过了7个月,还折款如数退回。品读着这封特别的“家书”,让人感慨良多,那发黄的字迹折射出胡耀邦同志公私分明、坦荡无私的崇高品质。而这种严格要求自己,廉洁自律,一尘不染的高贵品质,正如他曾题写的这幅对联所言“心在人民,原无论大事小事。利归天下,何必争多得少得。”这是耀邦同志的人生追求也是他一生的光辉写照,人们将永远铭记在心。

(卧室)

  总书记的卧室,由屋及物,原以为该是十分的神秘,该是十分的典雅厚重,该是十分的高档“洋气”,但随了瞻仰过他卧室的人们的目光,竟发现堂堂的总书记的卧室竟是如此出乎人的意料。
  就一间14平方米房屋,不仅是堂堂总书记的卧室,还兼具了办公室、书房的功能,多少重大决策,多少不平凡的岁月,多少波澜惊涛,都被小小的14平方米包容,都由小小的14平方米书写,都随小小的14平方米见证经历。10亿人口大国的领袖,其卧室里竟是普通铁制台历、原来装咖啡的玻璃茶杯、旧的卧床、硬木板、打着补丁的褥子、填装着旧布的破旧的针织背心缝制的枕头、用了十几年灯口已碰裂的青瓷座台灯,而就是这样的简单,却开拓出了一个充满生机的中国,塑造了一个让世界惊奇的中国。不仅卧室简单破旧,它的主人的衣着更只能用破旧形容,洗得已经褪色的灰中山装、衣领已发黄的衬衫、旧线袜子、破洞的毛背心、两只棉织裤缝在一起的御寒棉裤、破了十几个小洞的背心。总书记破旧的衣饰,却没挡住一个党、一个国家前进的步履,没有挡住举世的尊重,没有掩住主人的高尚与伟大。
  虽然狭小,虽然简单,虽然破旧,虽然寒伧!但这样的卧室,丝毫没有影响其主人的运筹帷幄,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威信威望,丝毫没有这个国家的改革开放和迅速前进!
  襟怀的宽阔与卧室大小无关,人格的竣洁与他的享有无关,品质的伟大与他的衣着无关,这就是我们从胡耀邦卧室读出来的。

来源:胡耀邦故居管理处

加入收藏夹】【关闭
 
 

   
 
温家宝撰文:再回兴义忆耀邦
胡德平:追思追远语纷纷
清明独家:耀邦,思念依然无尽
历史绕不开的胡耀邦
胡耀邦提出开发西部战略构想 探求...
尊重科学,从人出发,回归正常
胡耀邦为《苦恋》解围的一着棋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