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的六个春..
·胡耀邦在“抗大..
·“我们是垦友!..
·胡耀邦和我谈下..
·30年代的少共刊..
·胡耀邦博学 科..
·「文革」期间成..
·父亲工作狂 爷..
·胡耀邦子女 四..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特辑 >> 清明缅怀耀邦同志 >> 清明缅怀耀邦同志
“我们是垦友!”——胡耀邦难以舍弃的“共青”情缘
作者:辛明      时间:2010-04-02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0年3月5日
 

  图片说明:1956年10月1日,上海垦荒队员在用松枝、毛竹搭起的“共青社”门前合影。

1955年,98名上海青年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来到鄱阳湖边的一个荒滩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梦想:苏联青年人在西伯利亚造了一个共青城,我们也能行!陈家楼就是其中的一位。
55年,弹指一挥间。
  现今,76岁的陈老时常徜徉在繁华的中国共青城大街上,看着行人如织、车水马龙,露出欣慰的微笑。
  当年的梦,实现了。
  陈老是共青城的见证人,老人思路清晰,听他讲共青城的奋斗史,是一种享受。
  “你想听多长时间?共青城的故事,听10分钟,有10分钟的讲法,听半小时有半小时的讲法。我怎么讲,主要看你想听多长时间。”陈老说。
  “两个小时吧。”
“好,那就从给陈毅市长写血书讲起!”陈老打开了话匣子……

一、第三封血书打动陈毅市长

  1951年,陈老上到高中二年级,失学了。当时年轻的共和国百废待兴,上海的粮食等生活物资严重短缺。“陈毅市长说过,上海的柴米油盐都要依靠全国调配,光每天的卫生纸都需要运一火车。”陈老讲,上海困难重重,130万青年人中,失学失业未婚的占了30万。
  陈家楼当时是上海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失学后,他在街道积极工作,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还当选为上海民主青年联合会执委。1953年6月,他来到北京怀仁堂,参加了全国第二次青年代表大会。“我看到了毛主席、周总理,还有团中央的胡耀邦书记,还看到了宋庆龄、郭沫若,见到了很多战斗英雄。心情非常激动,当时就想,我们青年人一定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建设好自己的祖国。”
  回到上海之后,陈老在街道负责青年工作,他组织青年人读书。当时看到描写苏联青年人赶赴西伯利亚、白手起家建立共青城的小说《勇敢》和电影《第一个春天》时,青年们热血沸腾。
  大家都感觉,与其在上海等着分配工作,还不如要求组织上海青年去垦荒,像“二战”胜利后苏联青年到西伯利亚垦荒那样,为国家排忧解难,用自己的双手去垦荒,去创造一个“中国的共青城”!
  说干就干。
  陈家楼马上联络了10多名青年给陈毅市长写了热情洋溢的信,但是没有回音。后来,陈家楼分析,前两封信写的都是如何学习英雄,如何建设祖国,可能有点虚,于是第三封信就改了思路。他们认真地分析了上海青年人的现状,分析了如果走出去能为上海减轻多少负担、能安排多少人就业,咬破手指,写下了血书。
  很快,他们收到了回信。一位年轻的秘书来告诉他们,“首长要见你们。明天早上7点半,到办公地来一下。”
  第二天早上,7点20分,他们5人来到政府办公地。一位年轻的秘书告诉他们,见面时间只有10分钟,注意时间。说话间,陈家楼看到了一位身材魁梧的领导走了过来:“这不是陈毅市长吗?”陈家楼在北京曾经见过陈毅,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陈毅市长接见了这群可爱的年轻人,并转告秘书,要延长这次会见:“我很赞赏你们,可以说你们是帮国家挑担子,是帮我陈毅挑担子,你们参加建设是件大好事。但是到边疆去不是上海能办得了的事情,要报请中央批准。大家去垦荒就是要吃很多的苦,会遇到许多意料不到的困难,你们想过吗?你们怕吗?”
  “不怕!”陈家楼和他的同伴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那行,我就要调中央工作了,你们决心那么大,我一定向毛主席、党中央汇报这事。”陈毅市长被他们的热情感动了。
陈毅调中央工作后,陈家楼等人天天翘首盼望有好消息。

二、万名上海青年报名开荒
  
不久,团上海市委书记从北京带回了好消息,党中央和毛主席、周总理批准了去垦荒的要求。
  1955年8月31日,从首都北京传来了“北京市率先组成青年志愿垦荒队到黑龙江萝北开荒”的消息。上海的青年们再也坐不住了。9月11日,上海市召开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陈家楼代表其他4位青年在会上向1000多名代表宣读组建垦荒队的倡议书。9月12日,团上海市委一致决定接受社会青年陈家楼、吴爱珍、石成林、韩巧云、吕锡龄的倡议,组织第一支上海青年志愿垦荒队,到江西垦荒。
  倡议书在上海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十几天的时间内,陈家楼收到来信五六百封,都要求跟他去垦荒。
  一万多名各界青年川流不息,把报名点围得水泄不通。
  报名的人数超出了想象,共青团上海市委从一万多人中严格挑选1000多名青年,经体检、政审合格后,到上海华东团校学习一周,再到市郊区进行农业劳动锻炼,练挑担、插秧、耙田……
经过一段时期的考验,1955年10月15日,第一支由团市委挑选的98名上海热血青年组成的志愿垦荒队,在队长周文英、副队长陈家楼的带领下打着“向困难进军,把荒地变成良田”的队旗,来到鄱阳湖畔的九仙岭下创业。

三、“这不是胡耀邦书记吗?”
 
 他们不怕吃苦,搭房子,开荒地,干劲儿十足。
  有一天,县里突然来人通知:“明天有首长来考察。”
  第二天,98名上海青年在农场旁的火车道边列队,小火车停下来,大家眼前一亮“这不是胡耀邦书记吗?”大家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
  当胡耀邦同他们一一握手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胡耀邦忽略了一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试着问胡耀邦书记,能否与胡耀邦书记握一次手?胡耀邦走过来对小姑娘开玩笑说,“你看上去还是小姑娘,我真没想到你也是开垦队员。”当两人握手的时候,这个姑娘的手一下子缩回来。
  胡耀邦问:“你怎么了,把你的手给我看看。”
  她伸出了满是血泡的手,胡耀邦被感动了。接着,一双双满是血泡的手亮了出来,胡耀邦动情地对大家说,“你们辛苦了!”
  胡耀邦踏着草丛中的小径,健步登上山城,参观了垦荒队的宿舍、饭堂、牛棚、猪圈和新开垦的梯田,告诉他们,牛棚过不了冬,茅棚还要加上盖草。那天,县里一早派人担来一点肉、鱼和蔬菜,交给垦荒队食堂管理员,让加工一下,好招待耀邦同志。胡耀邦巡视到食堂,得知后,坚决不让做,要求和大家吃一样的饭菜。开饭了,是炒黄豆和稀饭,他招呼炊事员坐到他身边。炊事员既高兴又不安,说:“你不让我做县里送来的肉,偏要跟我们一起喝稀饭,我真不好意思。”胡耀邦笑着说:“小鬼,你没有给我做那个饭,我表扬你,做那个饭我就要批评你了,你很好。”他一边抓炒黄豆,一边与队员拉家常:“我今天吃你做的稀饭、炒黄豆、萝卜干,等你们把这里建设好了,我再来吃酒席。”青年们抢着回答:“那时我们一定请耀邦同志来我们这里做客。”
  “茅棚住得惯吗?”胡耀邦问。
  “住得惯!”大伙儿异口同声。
  “茅棚是我们亲手盖的,我们要永远住下去。”有个同志一激动,喊了一句“茅棚万岁!”
  “为什么要永远住下去?”胡耀邦爽朗地大笑着说,“茅棚终究是临时的,我们只能让它3岁,不能万岁!”“你们将来要把这里建设得像上海一样,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那才行。”胡耀邦还仔细询问大家的生活、家庭、学习、婚姻、劳动等情况。
  队员们请他为垦荒队创办的合作社起个名字。没有毛笔,大家想出了一个办法,用小山竹夹着药棉,做成了临时的毛笔,胡耀邦饱蘸了浓浓的墨汁,题写了“共青社”三个大字。共青城有了自己的乳名。垦荒队员们拿出自己的日记本请耀邦书记题词。胡耀邦当即掏出钢笔在队员们的本子上题写了“决心为共产主义而奋斗”,“努力做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分子”,“做祖国的好儿女”等勉励的话。后来,垦荒队将胡耀邦题写的社名做成立体字,竖在队部门楣上。
  一个以垦荒青年为主体的“共青社”――江西省德安县第一个高级合作社在沉寂千年的荒滩野岭上诞生了。此后又先后有第二、第三批上海和全国各地的青年来到江西德安,先后建立起“中国青年社”、“曙光”、“八一”、“红星”等农业合作社。
胡耀邦回京后,用自己的稿费买了二胡、唢呐、三弦、篮球等文体用品邮寄给共青社。他在信中写道:用稿费为你们买了几件乐器,供你们开展文娱活动使用;买了书,供你们学习;买了一只闹钟,愿你们和时间赛跑。

四、全国青年支援“共青”
  
1958年初,为了纪念耀邦同志题字命名“共青社”,德安县委决定将共青社与金湖农场合并(包括中国青年社、红星社等农业生产合作社的部分垦荒队),并改名为“德安县共青综合垦殖场”,一大批来自安徽、江苏、浙江、湖北等地的青年,纷纷到共青垦殖场落户。从此来自全国各地的“共青人”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开始了一项历史性的火热的青春开荒事业。
  当时,这里没有住房,没有人烟,蓬蒿遍野、钉螺密布。这群满怀豪情的年轻人就在湖畔搭起了简易的茅棚。开荒,没有机械,粮食也不够。他们硬是手握锄头一锄一锄地挖。饿了,拿着萝卜就着稀饭充饥。这群从没干过农活的年轻人个个肩膀都压起了馒头似的肿块,手上打起了一个又一个血泡,锄头把都染红了。可他们却乐呵呵地相互比起了谁的“光荣泡”多。
  有一次,队员们抓到了一些鲫鱼,炊事员不在,一个队员临时上马,但错用桐油煎鱼,结果队员们全部中毒,幸亏抢救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女青年陶金娣晚上起床小解,穿鞋时,感觉软绵绵、滑溜溜,借着微微的月光看去,“妈呀,一条蛇”,吓得她大叫起来,把垦荒队员都惊醒了。大家起来把蛇赶走了,但小陶半个多月才缓过神来。
  还有一次更是惊险,大家晚上听到树丛里哗啦哗啦地响,一位有些经验的同伴说,听声音,应该是老虎,于是大家纷纷起来敲脸盆,大声喊叫,吓走了老虎。
  第二天,他们果然发现了老虎留下的粪便,这件事情让大家很是后怕。
  但是,重重困难没有难倒这些青年人。
“生是上海人,死是共青鬼!”虽历经磨难,这群年轻人却没有气馁,为“共青”奉献出自己的力量和才智。

五、困难面前,坚定信念

  1969年夏到1970年春,共青社被迫解散。眼看着自己亲手创建的基业荒废了,共青人想不通:这里有我们的青春、汗水,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呀!垦荒队员们想起了当年的血书、誓言,想起耀邦书记语重心长的嘱托:“我们面前还有两条大河,这就是愚昧和贫穷。这两条大河,我们还没有闯过去,但我们一定要闯过去!”
  听说胡耀邦已挨了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共青人把“向困难进军,把荒地变成良田”的队旗缝在棉衣里,穿在身上,决心把这面光荣的旗子永远扛下去。10年后这面宝贵的队旗才重见天日。
  “文革”前,陈家楼便因为批评地方干部挪用垦荒工作经费,被打成了右派。处分决定开除他的党籍,里面有一条:经本人申请可以回原籍上海。陈家楼对工作组坚定地说: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我坚决不做共青的逃兵。陈家楼不但没有走,还动员家人和他一起来到共青。
  无情的岁月考验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共青社也历经磨难,天灾与人祸致使“共青”非常困难,这时,陈家楼一些仍在上海的亲戚纷纷责怪他:“哪个不想往城里去,你倒好,城里不住,让一家子跟着你到乡下去受罪!我们帮你想办法弄个回城指标。”陈家楼郑重地宣布:“这里就是我的新故乡了。我要做一辈子的江西老表!”就这样,一阵又一阵的“砍场风”、“解散风”、“回城风”,都再也未能把这位年轻人刮走,他的心已经深深地爱上这个地方。时至今日,当人们问起这位令人尊敬的老人对“共青”和上海哪边感情深时,他诙谐地说,生是上海人,死是共青鬼!

六、共青城有了自己的名字

  1985年,“共青”经济发展后,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的钢材,可是钢材奇缺。陈家楼和几位垦荒队员主动请缨,陪同共青城有关领导来上海找宝钢集团。坐公交车来回跑了48趟,找到党委书记张浩波(当年的共青团上海市委副书记),为共青城争取到1000吨的计划内钢材,节省了200多万元。按规定,共青城当时要给他们发奖励。但他们都推辞了,说:“能争取到钢材也是整个垦荒队的荣誉,‘共青’的发展到处都需要钱,就用这些钱去支援建设吧。”
  “共青”的事业在许许多多热血青年的奋斗中走向辉煌。经过三次搬迁、三次开荒,共青社规模越来越大,形势越来越好。1978年9月26日,胡耀邦同志在北京再次为“共青”题词:“共青垦殖场”。
  “共青”人永远惦记当年耀邦同志的承诺,耀邦也没有忘记他们,18名“垦友”终于又相聚在一起。日子开始越来越好,但是在陈家楼等人的心中始终有一个夙愿没有实现,那就是当年胡耀邦同志答应过他们要来“共青”吃酒席。1984年春节期间,共青城的领导就开始合计,明年就是“共青”垦荒和建场30周年了,是否能邀请耀邦同志再次来“共青”看看这里的变化呢?他们决定给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写信,汇报“共青”这30年的巨大变化,并希望他能抽空再次来“共青”做客。
  1984年12月12日,是“共青”人的大喜日子。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第二次来到“共青”看望全体新老建设者,当见到30年前的老垦荒队员时,耀邦同志亲切地称他们为“垦友”、“棚友”。一句简单的称呼一下子就拉近了共青人和总书记的距离。当看到“共青”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时,耀邦同志感慨万分,欣然第三次为“共青”题词“共青城”。
  胡耀邦第一次视察“共青”时,“共青”人只能让他吃稀饭、炒黄豆。大家一直想还个愿,请他吃一顿“共青”的酒席。在胡耀邦与大家谈心时,招待所的同志忙开了。从湖中捞上了养殖的鲫鱼、准备了“共青”自产的板鸭、猕猴桃酒、全汁葡萄酒,用瘦肉型猪肉包了饺子。胡耀邦不喝酒,可是在“共青”却破例畅饮,“这是你们用自己种的葡萄酿的酒啊,我愿意用它为你们的事业干一杯!”胡耀邦愉快地招呼老垦荒队员共进午餐,他问:“这里还有多少老垦荒队员?”“17名。”
  胡耀邦说:“那好,把17名同志都请来,我们合个影。17个加上我一个,共18人,18棵老松!我们是垦友,是棚友。”
  1985年10月15日,在“共青”建场3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给“共青”新老建设者写了一封信,对“共青”所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并鼓励新老建设者们一如既往地发扬坚韧不拔、艰苦创业、崇尚科学、开拓奋进的“共青”精神,把“共青”的事业不断推向前进。胡耀邦对“共青”的关怀无微不至,但是几十年来却从未给过“共青”一点儿特殊的照顾。他倡导的垦荒精神是几万名共青人的精神财富,是无价之宝。
  今天的共青城已是一个充满活力、富有个性、有着深厚文化品位的城市。今天的“共青”人依旧秉承着半个世纪以来坚持的垦荒精神创建着这个城市。
  2005年12月10日,共青城再次吸引了青年人的目光,由共青团江西省委、共青团上海市委、共青城开放开发区管委会共同举办的“共青精神与青年创业――纪念共青城创业50周年青年企业家论坛”在共青城隆重举行。来自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以及上海、江西的149名青年才俊在此相聚。目前正深入开展的“弘扬共青精神,加快二次创业,实现跨越发展”一系列活动,更是凝聚人心,鼓舞士气,积极创新创业创优,推进二次创业的进程。“共青”的明天依然会为有这样特殊的人、特殊的发展史创造更多的奇迹。
  现在,陈老等老垦荒队员还经常到共青城的街道上走一走,“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我们相信共青城的未来更加美好。”老人们说,“记得当年苏联共青城有地铁,我们的共青城也会有地铁的,而且还会有自己的飞机场。”
  大家又有了新的梦想。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子女 四人三姓 (之一)
父亲工作狂 爷爷帮起名 (之二)
「文革」期间成「走资派」后代 (...
胡耀邦博学 科学家也敬佩(之四)...
30年代的少共刊物与胡耀邦
胡耀邦和我谈下台前后
“我们是垦友!”——胡耀邦难以...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