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的战友—..
·华炳啸:反宪政..
·袁绪程:关于中..
·秦晓、陈志武、..
·华炳啸:宪政社..
·张曙光:“马克..
·童之伟、秦前红..
·陈有西:中国司..
·陈有西:宏观调..
 
 
·国务院:去年30..
·两会前瞻:监察..
·为全面深化改革..
·郭树清:抓住“..
·农业供给侧改革..
·多地出台户籍新..
·中国公布8大领..
·报告:30岁以后..
·国企改革2016年..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视点
孙立平:灾难之下的穷苦人更需得到关注
作者:孙立平      时间:2022-01-20   来源:“老孙退休三件事”微信公号
 

  再繁华的地方也会晃动许多艰难的身影

  朋友圈里,很多朋友在转北京市朝阳区一位无症状感染者的流调。很多人都在附带的留言中感叹人们生活的艰难。确切说,是底层人生活的艰难。

  我的一位朋友,是财新的记者。她在留言中写道:穷苦人的艰辛用这种流调的方式才能被看见。一位到北京来找丢失的儿子的临时清洁工,在凌晨一点、二点、三点、四点的海淀、朝阳、顺义多个区劳作。终于攒够钱买回家的火车票过年,又核酸阳性被隔离了。

  朝阳,是北京很富裕的一个区。著名的CBD和使馆区就坐落在那里。朝阳区给人们的印象是,高楼林立,灯红酒绿。很多富人住在那里,高档商店和酒楼也在那里。也正因为如此,朝阳那些警惕性极强的大妈们才有的可举报的。但我们一定不要忘记,即使是在繁华之地,也会晃动着许许多多艰难的身影。

  这位感染者就是这艰难身影中的一个。他因寻找失踪的儿子来到北京打工。他在黑夜里辗转在各个区的工地,搬运装修材料。有人归纳了一下:从1月1日到14日,连续14天,没有休息。最晚工作时间是凌晨5点40分。他经常在夜里工作,因为夜里才方便搬运。1月10日,从半夜12点开始工作,一直到早上9点,然后开始白天的工作。

  就在他在做完核算,准备回老家过春节的时候,他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这位打工者具体是在哪里感染的,我不得而知,但从他这些天的行踪看,更大的可能或是在他工作的场合或是在往返的途中。

  穷人更脆弱,在美国也是如此

  不同的社会阶层与疫情防范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系统数字。为了叙述的安全与方便,我们还是使用一篇关于美国的报道吧。反正逻辑是一样的。

  在2020年4月的时候,美国疾控中心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报告分析了美国3月份的住院患者数据,其中非裔美国人占三分之一,死亡率高达70%。

  报道说,为什么黑人感染率这么高?一个重要原因是,黑人收入低,很多人饮食不健康,生活不健康,长期患有各种慢性病。另外,当限制社交活动的禁令出台后,白人的工作很多是可以在家里用电脑完成的,但是黑人和其它人种的很多工作都必须去单位。他们大多从事的是在杂货店、疗养院、工地或者医院看护等低收入工种,靠着微薄的周薪度日。

  报道说,他们每天上下班主要靠公共交通工具,地铁、巴士,也增加了互相传染的几率。下班后他们也很难在家里,而是很多人聚集在街角聊天说笑,因为他们居住的房子一般都比较小,而且很多居住在一起,比室外更容易传染病毒。

  相反,精英阶层的情况如何呢?报道分析说,富豪们可以远离自己在城市的家,来到度假胜地或者自己的豪宅,或者临时租下的别墅,远离人群。他们一次扫货就能购买1周的食物和用品,不用频繁地去商场。普通金领白领呢,住在自己的独栋别墅或公寓里,基本上很少外出,很多工作可以在家里的电脑前完成,被感染的机率自然也大大减小。

  其实穷人更需要国泰民安

  下面,我们可以从去年底浙江的一些流调报告中,具体看看穷人的工作生活与疫情防范的关系。

  一位出租车司机。他住在绍兴上虞的城中村里。已经52岁的年纪,却一连多天从清早6点,一直开车到第二天凌晨2点。偶尔用餐,就是去途经的快餐店匆匆扒了几口果腹。每天工作长达20小时,生活中,除了出车,就是菜市场、快餐店和家。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多久。出租车竞争太大,他只好卯足了劲多跑、多接单,压榨自己的时间。却没想到自己起早贪黑地工作、拼命挣钱,就因为去了两趟菜市场买菜,不幸感染。

  一位清洁女工。一个57岁的女士,在确诊前的一个星期,每天雷打不动地要上12个小时的班,包括周末。她工作的地方,是一间游乐场,每天晚上9点才能下班。仅有的两天休息日,也只是去楼下的超市转了转,买了点菜。回到家,或许又是不停地忙碌家务。她想避开高风险的场所也很难。

  一位卖菜的商户。50岁的女士,在确诊前的9天,她每天基本上都是在凌晨3点,最晚不过凌晨5点,就离开了家。之后花费1小时的时间去市场进货,再回到生鲜超市上货、营业。一整天,她都在摊位上忙活。傍晚,还要抽一点时间去上虞中学,或许是接放学的孩子,随后又匆匆返回摊位,一直忙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家。

  这些案例告诉我们,身处底层的人,在疫情面前是脆弱的,他们往往缺少避开风险的条件。但多少年来,在我们的舆论场中,有一种很奇怪其实也很坏的现象。他们总是力图给人们传递这样的一种观念: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穷人是不怕灾难的,因为没什么可失去的。于是,似乎他们可以更心无牵挂地在灾难中看着富人的损失而幸灾乐祸,似乎他们可以比一般人更心无牵挂地欢呼战争。

  一定要知道,在灾难面前,穷人更脆弱。因此,我们一定要懂一个道理:穷人更需要国泰民安,天下太平。

加入收藏夹】【关闭
 
 

   
 
孙立平:灾难之下的穷苦人更需得...
张维迎:经济学家真正关心的是人...
葛兆光:重新思考“世界之中国”
邓晓芒:我不愿意度过一个虚假的...
孙立平:一点逻辑推理:后疫时代...
何中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
罗萨 郑作彧:新年新议:如何对...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