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的战友—..
·华炳啸:反宪政..
·袁绪程:关于中..
·秦晓、陈志武、..
·华炳啸:宪政社..
·张曙光:“马克..
·童之伟、秦前红..
·陈有西:中国司..
·陈有西:宏观调..
 
 
·国务院:去年30..
·两会前瞻:监察..
·为全面深化改革..
·郭树清:抓住“..
·农业供给侧改革..
·多地出台户籍新..
·中国公布8大领..
·报告:30岁以后..
·国企改革2016年..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视点
张维迎:经济学家真正关心的是人类怎么能更好地合作
作者:张维迎      时间:2022-01-20   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我是搞经济学研究,从反传统而言比较窄,有些人批评经济学家看问题看得窄,我这不是犯错误,请大家谅解。

  凯恩斯讲过一句话,从长远来看真正可怕的是思想、理念,而不是利益。这个观点在他的对手哈耶克、米塞斯完全赞同,哈耶克说“凯恩斯唯一正确的是这句话。”在往前看,休谟说“尽管支配人行为的是利益,但利益本身由理念支配。”这个连起来一样。所以我现在越来越感觉到理念的理念、思想的力量无论好坏都被我们低估了。

  从大的历史来看,塑造人类有两次大理念转变:第一次是2000多年前的轴心时代,就是公元前550年左右的轴心时代,全世界无论东方、西方伟大思想都出现在那个时候,从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到犹太教的盛行,包括印度释迦牟尼到中国孔子、老子,人类今天的文化根基,行为方式很多还是轴心时代伟大思想家塑造的。第二个时期是最近几百年,特别是在启蒙运动后。英国光荣革命后特别是19世纪英国真正开始民主化,英国第一个改革方案在1832年真正实现民主化,有选举权的人扩大到14%,这受到很多观念的影响,更不要讲前面讲的法国、美国、俄罗斯、中国等,过去几百年人类的变化就是一个理念的变化,大家可能说我夸大了这个。我现在要强调的第一点理念的力量、思想的力量远低于我们这部分,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利益的力量,这可能受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影响比较大,这是第一点。

  第二,把所有有思想、理念的人叫做知识分子,秋风可能会批驳,但请原谅我,我认为稍微有点文化的都叫做知识分子,当然会有更严格的定义,在此不争论。我想说的是,知识分子也会犯错误,这本书有一篇我认为比较重要的文章,文章中说人类犯错误有两个原因:一是无耻,二是无知。无耻是为自己利益损害别人的利益,给别人带来灾难;无知是好心,天下为公,要拯救世界,但因为我们无知所以犯了很多错误。知识分子也会犯错误,因为也是人,犯的无耻错误不多,但犯的无知错误绝对少数,比如不能说马克思不是知识分子,无论按什么标准我认为马克思都算知识分子,这很重要。

  再比如法国卢梭,他的自由、思想、人民主权现在还在用,但极端的平均主义最后会导致专制。包括法国大革命暴力,平等放在自由之前也定会走向暴力,包括启蒙运动的很多人后来所犯错误很多。这种错误到中国变得更明显,比如大跃进,这种大跃进从一开始就是无知导致的错误,“计划经济”是知识分子创造的一个概念,这是一个无知的错误,这是我们在早期无论是苏联还是重要,我觉得实行计划经济是无知导致的错误。我说这篇文章可能不新鲜,哈耶克特别谈到人类的无知,我自己觉得有点进步的是,人类最大的灾难是少数人的无耻和多数人的无知结合在一块,这个灾难太可怕了。怎么避免由少数人的无耻和多数人的无知结合起来导致的灾难是关键。知识分子会犯错误,但知识分子能够使一种体制包括政治的、经济的,即使自己错了,人类也不会因为他的错误而灾难,这是最重要的。如果知识分子自以为说的都是对的,希望人类按照这样的方式做,人类真的跟随你,最后导致灾难,怎么避免这个问题?我想到亚当·斯密的伟大,这是我讲的第三点。

  第三,市场经济可以避免由无知和无耻导致的巨大灾难,这是最为重要的,看中国的文化革命还是大跃进,坚持私有产权制度跟人民自由的话,这种灾难不会出现。市场经济有很多灾难,但这种灾难不断调整,至少不会对人类生命本身形成太大危害。这是亚当·斯密《国富论》提出抗辩的最伟大地方,当然你也可以说亚当·斯密有可能错了,但现在实行市场分权化的体制不会给人类带来太大的灾难。很多人误解经济学家赞成市场是因为能把蛋糕做大,其实这是误解,最大的是自由,相信市场就应该相信自由,赞成自由就应该承认市场,因为它是建立在每个个人基础之上,每个人给自己带来幸福才能变得幸福。

  第四,经济学家在人文社科里经常受到挤兑,还有很多笑话,好多笑话很有意思,可进行反思。但有一点可以说一下,现在社会活动家以及知识分子把损人利己、道德败落归结为经济学所做的假设,这种假设是理性假设、经济学假设或者人性自私假设。这个假设与人的行为有多大关系?我反思的结果恰恰相反。如果假设人是理性的,哪怕是经济人,这个社会会变得更有爱,更可以合作,为什么?这可以倒过来讲,大家讲到中国的专制,中国专制两千多年至现在阴魂不散,为什么?我们做一个假设,皇帝是圣人,所有当官的都是贤臣为人民服务,所以我们才有这样的灾难。

  如果皇帝是理性的,会谋私利,官员是理性的人,会贪污腐化,就会有一种新的体制,凡是民主制度的国家都是最早承认国王是理性的、国王是自私的人,承认官员是一个谋私利的人,比如英国最早以什么样的限制与法律约束官员、国王不干坏事。我的意思是,不能假定他是大公无私的,这会导致人类的灾难包括人为的道德堕落。另外很多人批评,亚当·斯密在理性人的基础上证明市场的有效性,凡是相信亚当·斯密的国家,这个国家的道德水准比较高,合作精神比较高。反对亚当·斯密跟他对着干的国家,道德比较堕落,行为上比较自私。现在很多道德宣传家完全看错了,两千多年都假定皇帝是大公无私的,经济学才不过200多年历史都变坏了,这说不过去,这点非常重要,我坚持为经济学做一点辩护。

  最后,很多人误解经济学效力、资源配置有经济上的责任,我认为经济学有一个问题,即理性人如何合作。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囚徒困境,每个人为自己好,最后对大家都不好。经济上研究,理性人怎么变得逃离囚徒困境,怎么变得合作,我们需要自由产权制度、市场、民主、法治以及其它文化、社会、道德、规范等,所有东西都是怎么逃出囚徒困境,这也是经济学家真正应该研究的东西。当然不是所有经济学家都这样认为,已经认识到重新看亚当·斯密我相信大家会同意我的观点,经济学家真正关心的是人类怎么能够更好的合作。借此我也预告一下我的一本书《博弈与社会》,里面系统地介绍了博弈的核心思想和方法,另一方面分析了很多社会问题,但贯彻于全书的核心思想是理性人怎么可以更好的合作。

加入收藏夹】【关闭
 
 

   
 
张维迎:经济学家真正关心的是人...
葛兆光:重新思考“世界之中国”
邓晓芒:我不愿意度过一个虚假的...
孙立平:一点逻辑推理:后疫时代...
何中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
罗萨 郑作彧:新年新议:如何对...
石肖雪:多机关参与决策程序研究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