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的战友—..
·华炳啸:反宪政..
·袁绪程:关于中..
·秦晓、陈志武、..
·华炳啸:宪政社..
·张曙光:“马克..
·童之伟、秦前红..
·陈有西:中国司..
·陈有西:宏观调..
 
 
·国务院:去年30..
·两会前瞻:监察..
·为全面深化改革..
·郭树清:抓住“..
·农业供给侧改革..
·多地出台户籍新..
·中国公布8大领..
·报告:30岁以后..
·国企改革2016年..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视点
孙立平:破坏规矩:宣示特权与制造区隔的一种手段
作者:孙立平      时间:2020-01-21   来源:孙立平社会观察
   

【年轻女子高调炫耀故宫驾车撒欢儿,成为舆论的焦点和众矢之的。接着,各种炫耀一一被扒了出来,从豪宅到名表,从名酒到豪车。有人说,这真是一个坑爹坑爷坑老公的主,甚至连母校也捎带给坑了。但这时候,人们也会有一种疑惑,她为什么要这样呢?难道就因为是个二百五?其实,真的不是这么简单,她如此这般的炫耀得瑟,一定是有一种很强的冲动的。这种冲动是什么?特别是为什么要用炫耀破坏规矩的方式来得瑟?这里重发一遍我在2003年非典期间写的一篇文章,也许会提供一些答案】

 

 

                果子狸与社会区隔 

                       孙立平 

             20030601  经济观察报

 

人类寻找非典病毒来源的努力日前终于有了初步的成果:从果子狸标本中分离的一株SARS样病毒与人类SARS病毒有九成九以上的同源性。这就证实了不久前人们的一个猜测:果子狸身上的SARS样病毒是人类SARS病毒的前体。人们可以进一步推断的是,具体的传播途径,可能就是人们曾经议论纷纷的捕杀和食用果子狸这种野生动物的过程。

 

于是,专家再次呼吁,不要捕杀和食用果子狸这样的野生动物。更有人证明说,果子狸的肉并不好吃,而且是有害的。

 

这就提出一个问题:既然价格那么贵,既然肉也不见得好吃,而且还伴随着法律的制裁与道义的谴责,人们为什么还要对此趋之若鹜?难道仅仅是由于他们愚昧无知?事实上,在严刑厉法之下还屡禁不绝,一定有巨大的动力存在。如果我们不明白这个动力在哪里,再强烈的呼吁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假如是法律都制止不住的现象,呼吁就会更加的软弱无力。而且,即使证明了非典病毒是来自于果子狸,那么,果子狸是不吃了,其他的野生动物还会照吃不误。

 

问题在哪里?在嗜吃野生动物这种习俗后面的背景。

 

法国有个著名的社会学家叫布尔迪厄,他在自己的《区隔:关于品味判断的社会批评》一书中有一个重要的发现:消费的趣味与偏好是社会结构或者是阶级结构再生产的一种工具。他发现,不同的消费趣味是与社会的阶级结构密切联系在一起的。统治阶级就餐的时候考虑的是餐饮行为的形式维度:灯光、音乐、服务、排场、菜肴的色香味,而下层百姓考虑的不是怎么吃,而是吃什么,是鱼还是熊掌,是青菜还是萝卜,以及吃得是否经济实惠等等;精英阶层欣赏作品时注意的是叙事技巧,是作品描述了什么,而工人阶级渴望的却是在作品中的一种感情投入,一种道德感的满足。这样,消费就有了很强的社会结构的特征。

 

更重要的是,人们往往利用这种消费的差异,来构造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特别是高等群体与低等群体之间的界限。按照一些当代社会学家的看法,阶级与阶层不仅仅是由生产关系生产出来的,同时也是由各种社会性的活动,包括消费活动得以维持和再生产出来的。消费的一个作用就在这里。正因为如此,布希亚说,在对某些物品进行消费的时候,我们是在表明,我们与那些消费同类物品的人是相似的,而与那些消费其它物品的人是不同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果子狸,也包括其它的被人类嗜吃的野生动物,就不仅仅是一种可以入口的食物,它同时也是一种文化符号,是一种可以作为区隔不同社会群体或者是可以用来表明自己上层身份的文化符号。去网上查一下有关果子狸的条目,我们可以得到许多关于果子狸的知识,而更多的条目是介绍如何烹调果子狸的。“果子狸是两广高级宴会上不可缺少的一道美味佳肴”。为什么许多人要钟情于野生动物呢?关键的问题是“高级”,也就是只有一部分社会身份比较高的人才能吃的东西。

 

什么是高级?在目前的中国社会中,显而易见的就是金钱了。可以说,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中,吃野生动物已经成为富人表明身份的一种象征了。这样一来,野生动物也就倒了霉。在中国古语中有“牺牲”一词,那是杀了用来祭祀的动物。但在今天,野生动物似乎也在成为标明高等社会地位的一种“牺牲”。当然,说高级仅仅是指金钱,也不尽然,权力有时是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有人不明白,既然吃野生动物是违法的,为什么有人还要吃?其实,道理很明白,恰恰是法律禁止的才要吃。吃法律保护的野生动物而又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更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一种比有钱还要高的身份和地位——蔑视法律也成为某些人炫耀特权的一种手段。

 

用象征符号进行社会身份的再生产,是一种在各个社会中都存在的现象。不同的是,在不同的社会和时代,人们用什么来做符号是不同的。在有的社会中,欣赏交响乐和歌剧这样的古典音乐可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在有的社会,打高尔夫是身份的象征;而在今天的中国,身份的象征有相当一部分还是要用吃来体现的。

 

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至少与三个因素有关:

 

第一,在一个社会中人们把什么看作是最有价值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与我们长期是一个农业社会,而且吃饭问题长期是个大问题有关。我们在宣传成就的时候常说,解决了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西方社会的人就很难理解,吃饭难道还是个问题吗?但在中国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的一些重要价值观念往往是和吃饭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吃贵重的东西,吃稀有的东西,在菜里洒金箔,就用来塑造人的身份了;

 

第二,这是一个爆发户社会的特征。凡伯伦有个概念叫“炫耀性消费”,说的就是用奢侈的消费来表明身份。一般地说,在爆发户群体中,这种习俗是最流行的。研究美国社会分层的社会学家发现,在美国社会中,爆发户的车往往是最豪华的,而那些Old money(即世代有钱的人)反倒在衣着和用车上比较朴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贵族可以用言谈举止来表明自己的身份,但爆发户不行,因为“三代出贵族”,可以标明高等身份的言谈举止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学会和养成的,而用奢侈的消费品来炫耀,可以立马就做到;

 

第三,文化的包装。作为表示身份符号的东西,总得有点文化内涵才能成其为象征符号。而在中国,野生动物倒霉就倒霉在多少年的传统文化认定它是可以滋补的,这样,野生动物也就成了中国食文化中的一部分。

 

可以说,嗜吃野生动物看起来是个很简单的小事情,其实不然。我们生存在大自然的复杂生态中,而现在,野生动物似乎也要生存在我们人类文化这个复杂的生态中了。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孙立平:破坏规矩:宣示特权与制...
许纪霖:互联网正颠覆等级森严的...
葛剑雄: 历史真实难求但不容伪造...
葛兆光:中国文化典型的五个特点
蔡拓:对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审视与...
贾康:财政可持续性的关键在于改...
陈志武:法人——现代公司是怎么...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