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的战友—..
·华炳啸:反宪政..
·袁绪程:关于中..
·秦晓、陈志武、..
·华炳啸:宪政社..
·张曙光:“马克..
·童之伟、秦前红..
·陈有西:中国司..
·陈有西:宏观调..
 
 
·国务院:去年30..
·两会前瞻:监察..
·为全面深化改革..
·郭树清:抓住“..
·农业供给侧改革..
·多地出台户籍新..
·中国公布8大领..
·报告:30岁以后..
·国企改革2016年..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视点
郑异凡:“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的争论与苏维埃政权的政府危机(上)
作者:郑异凡      时间:2019-04-16   来源:《新视角》
 

    1917-1918年之交俄国发生两件大事:1917年10月25日[俄历,下文中日期皆为俄历——编者注]布尔什维克举行武装起义,推翻了临时政府;1918年1月6日,布尔什维克驱散了立宪会议。通常认为这两件大事决定了俄国今后的命运,其实在这两者之间还有一场争论决定了以后俄国发展的方向,这就是布尔什维克党内外就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问题展开的争论和斗争。布尔什维克夺得政权后到底组织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是“清一色布尔什维克政府”,还是由当时俄国实际存在的各社会主义政党组成的“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对这个问题布尔什维克党内有分歧,布尔什维克党同其他社会主义政党(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以及工会组织之间也存在严重的分歧。

 

  俄国的社会主义党派

 

  20世纪初俄国存在两大社会主义政党——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和社会革命党,它们都是恩格斯创立的第二国际成员党,此两党内部后来又各分化出两派,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分化出激进的布尔什维克派和温和的孟什维克派,1917年布尔什维克派召开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孟什维克则继续沿用原先的党名“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社会革命党也分化出左右两派,左派在1917年底正式分裂出去,成为独立的政党。两大党内部的分裂是革命的策略的分歧,是激进与温和的分歧,两党的社会主义性质并没有变;无论是俄国社会民主工党,还是社会革命党,其内部的两派都曾长期共处于同一党之内。顺便说一下,布尔什维克并不是像《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所说的那样在1912年党的布拉格代表会议上宣布为独立的政党。除此两大党外,还有一些小的党派,如无政府主义者、崩得、人民社会党等,也属于社会主义党派。

 

  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在二月革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成立了彼得格勒苏维埃,在苏维埃中占据多数,成为实权派。推翻沙皇政权后在第一届临时政府中立宪民主党和十月党还占优势,但从第二届联合临时政府起,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开始主导政府,他们在政府中的作用越来越大。这时候社会革命党约有100万党员,孟什维克约有20万人。而布尔什维克起初只有两三万人,后来才增加到十几万人。

 

  以两届联合政府为例,其组成如下:1917年5月5日成立第一届联合临时政府,两名社会革命党人、两名孟什维克、一名人民社会党人和一名劳动派进入政府;9月25日成立第四届联合临时政府,入阁的有两名社会革命党人、三名孟什维克、一名劳动派、一名独立人士,四名立宪民主党人,两名军事专家。社会革命党人克伦斯基掌握政府大权,出任总理兼总司令。

 

  这就是说,十月武装起义之时,临时政府是一个社会主义者占主导地位的政府,布尔什维克推翻的不是别的,而是主要由社会主义者组成的政府。

 

  1917年11月21日(公历12月4日)列宁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就罢免权做了一个报告。他说:

 

  “在我国,不同政党相继掌过权;当政权最后一次由一个政党转到另一个政党的手里时,发生了一场政变,一场相当猛烈的政变,然而,如果有罢免权的话,只要进行一次投票就可以了。”

 

  列宁所说的1917年相继掌过权的政党是立宪民主党、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最早掌权的立宪民主党在5月政府改组中被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所取代,后者在10月又被布尔什维克发动的“猛烈的政变”所推翻!此处“政变”俄文为переворот,《列宁全集》译作“变革”,不确,应是“政变”。

 

(1)社会革命党的部分成员。.jpg

 

社会革命党的部分成员

 

  清一色布尔什维克政府

 

  1917年10月25日晚10点40分,全俄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由唐恩(属孟什维克)宣布开幕。此时布尔什维克武装已经控制了彼得格勒全城,但尚未拿下临时政府所在地冬宫。出席代表大会共有649名代表,其中布尔什维克390人,社会革命党160人,孟什维克72人,统一国际主义者14人,孟什维克国际主义者6人。农民代表苏维埃和军队委员会拒绝参加代表大会的活动。

 

  大会开始后各党派之间展开了激烈斗争。由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选出的中央执行委员会发表声明,认为第二次代表大会没有举行,现在召开的会议仅仅是布尔什维克代表的单方面的会议,它的决定是非法的,对地方苏维埃和军队委员会没有约束力,一旦时机成熟,中央执行委员会将召开新的苏维埃代表大会。它号召各地苏维埃和军队委员会团结在中央执行委员会周围,捍卫革命。

 

  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的代表谴责布尔什维克搞“非法政变”。孟什维克谴责布尔什维克的十月发动,称之为“布尔什维克通过军事阴谋夺权”。孟什维克马尔托夫指出,通过武装起义手段建立的政权,一党政权,是不会得到国家和民主派的承认的。

 

  大会选出由布尔什维克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组成的主席团之后,温和派社会主义者孟什维克、右派社会革命党人和崩得抗议布尔什维克发动武装政变,退出了代表大会。他们回到市杜马,成立了“拯救祖国和革命委员会”。温和派社会主义者的退出使布尔什维克得以完全控制代表大会。

 

  既然宣布推翻了临时政府,夺了权,下一步就是组织新政权,成立新政府了。按照程序,先改选中央执行委员会,然后成立对之负责的政府。

 

  10月26日凌晨3点10分,布尔什维克加米涅夫宣布拿下了冬宫,逮捕了临时政府的部长们。他本来是反对搞武装起义的,所以他说,好吧,干了蠢事,夺得了政权,那就必须成立内阁。

 

  全俄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选出了中央执行委员会,共101名委员,其中布尔什维克62人,左派社会革命党人29人,加米涅夫当选为主席。

 

  大会随即组织了政府,是“清一色布尔什维克政府”,没有其他党派参加。列宁当选人民委员会主席,托洛茨基任外交人民委员。虽然改名为“人民委员会”,但布尔什维克还是声明这是“工农临时政府”,在立宪会议召开之前,暂时管理国家。这给人的印象是布尔什维克政府仅仅是接替第四届临时政府,同样有待立宪会议批准。

 

  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积极参加了武装起义,是布尔什维克夺权斗争中的亲密战友,因此组织政府时布尔什维克邀请他们加入。但他们不想同退出代表大会的右派社会革命党人分裂,拒绝了入阁的建议。他们声明,立即加入布尔什维克政府会在他们与退出代表大会的革命大军之间造成一道鸿沟,这一鸿沟排除了社会革命党人在布尔什维克与这些集团中间进行调停的可能,而他们把居中调停看作是自己的主要任务。需交代一下,为区别于左派社会革命党人,本文使用了“右派社会革命党人”的说法,实际上右派社会革命党人的政党正式名称仍然是“社会革命党”。

 

  右派社会革命党人在社会革命党中央委员会中占多数,1917年10月27日该党中央通过决定,把所有参加布尔什维克“冒险行动”而拒不退出苏维埃代表大会的党员开除出党,11月底社会革命党第四次代表大会批准了这一决定,结果社会革命党彼得格勒组织大部分成员被开除,社会革命党正式分裂。

 

  全俄铁执委会等要求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

 

  二月革命后就不断出现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的呼声。最早提出的是无政府主义者,后来社会革命党人切尔诺夫也提出过。

 

  布尔什维克夺权并成立布尔什维克政府后,1917年10月底全俄铁路工会执行委员会(以下简称“全俄铁执委会”)正式提出了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的主张。全俄铁执委会共40人,主要是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只有两名布尔什维克、两名区联派以及一名布尔什维克的同情者。全俄铁执委会宣布,全俄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不合法,孟什维克党团和社会革命党党团退出后代表大会已经失去法定多数,因此也不能承认其选出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以及由之组成的政府。布尔什维克否认大会缺法定多数的指责,但在全俄铁执委会的压力下,第一届人民委员会中的铁道人民委员暂时空缺。

 

  10月27日全俄铁执委会宣布保持中立,要求“停止内战”,成立“从布尔什维克到人民社会党人在内的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为此决定在10月29日召开各社会主义政党会议,进行协商。

 

  布尔什维克中央决定派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加米涅夫、中央委员索科尔尼科夫、中央执行委员会代表梁赞诺夫、斯维尔德洛夫和李可夫出席协商会议。这时布尔什维克内部存在严重分歧,对妥协、谈判所需要坚持的纲领,甚至是否值得参加谈判,都缺乏一致的观点。

 

  10月29日19点各政党协商会议在铁路工人大楼举行。除全俄铁执委会,有26人与会,代表8个政党、9个民主组织。他们是:左派社会革命党人马尔金,孟什维克唐恩、埃尔里赫,孟什维克-国际主义者马尔托夫、马尔丁诺夫、阿布拉莫维奇、谢姆科夫斯基,社会革命党中央代表雅科宾、亨德尔曼,等等。还有一些较小的党派也派代表与会,如统一犹太人社会党、波兰社会党等,此外还有彼得格勒杜马、拯救祖国和革命委员会的代表。

 

  孟什维克起初拒绝同布尔什维克谈判。10月28日孟什维克中央通过决议,在完全消除布尔什维克冒险行为之前不同布尔什维克谈判,建议拯救祖国和革命委员会同临时政府、预备议会以及各工人组织就组成新政府进行谈判。稍后孟什维克中央改变主意,决定参加谈判以争取成立包括布尔什维克党在内的所有社会主义政党组成的“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权”。但是11月1日,反对谈判的10名孟什维克中央委员声明退出中央委员会。11月2日,他们发表致普通党员书,强调原则上不能允许同实施暴力的政党进行谈判。他们的立场不仅反对布尔什维克,而且也反对工会组织。

 

  协商会议开始后,全俄铁执委会代表A•马利茨基宣布全俄铁执委会持中立立场,主张成立从布尔什维克到人民社会党人在内的“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但会上只有布尔什维克代表支持这一纲领。

 

  接着发言的拯救祖国和革命委员会代表、孟什维克护国派瓦因施泰因和人民社会党人兹纳缅斯基宣称,可以接受的纲领是成立没有布尔什维克参加的内阁。拯救祖国和革命委员会认为不能派代表参加有布尔什维克代表参加的会议。赞同此立场的还有公务员工会中央理事会、社会革命党中央的代表亨德尔曼,他说:“认为总能够谈妥的,并非如此,在民主派中间也会有需要武器解决争端的时刻。”

 

  孟什维克唐恩在会上针对全俄铁执委会代表的发言说:“当我听说无产阶级组织保持中立时,我看到该组织在自杀,直接为反革命谋杀服务。”他宣布支持拯救祖国和革命委员会。

 

(3)孟什维克的三位领导人。.jpg

 

孟什维克的三位领导人

 

  孟什维克和右派社会革命党人都要求列宁和托洛茨基退出政府。

 

  10月29日全俄铁执委会向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提交关于政权的声明,同时发布告全国书,其中写道:国家没有政权,彼得格勒成立的人民委员会只依靠一个政党,不能得到全国的承认和支持。需要成立新的政府。全俄铁执委会主张成立从布尔什维克到人民社会党人在内的所有社会主义政党参加的“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它以将会举行罢工、中断铁路运输相威胁。

 

  那时各党派的态度立场是同形势的变化息息相关的。士官生的叛乱被镇压后,孟什维克的立场放缓和了,不再排除布尔什维克参加政府了。现在问题变成了政府成员的比例和人选。

 

  右翼社会主义者建议由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市杜马、军队委员会以及其他组织一起成立“人民苏维埃”(Народный Совет),政府对之负责。唐恩建议宣布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未曾召开。他们坚持“十月政变的祸首”列宁和托洛茨基不得参加政府,提议切尔诺夫或者阿弗申奇叶夫任政府首脑,让布尔什维克在政府中处于少数,最多40%,或者在18个部里占5席。

 

  布尔什维克在这些建议中看到右翼社会主义者并不准备妥协,在11月1日的布尔什维克党中央会议上争论的已经是继续谈判以争得较可接受的条件,还是停止所有的谈判的问题。会议以多数票决定当日晚进行最后的谈判尝试,以最后通牒的形式提出先前提出过的条件。中央执行委员会中的布尔什维克党团以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托洛茨基的继续谈判的提案。与此同时,列宁和托洛茨基否定了妥协的方针。

 

  谈判的最后努力没有结果。社会革命党领袖切尔诺夫不在彼得格勒,没有参加谈判,他在《俄国大革命》中写道:切尔诺夫的成立“劳动者政府”的计划时而被否定,时而被搁置,最后才被接受。社会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在切尔诺夫缺席且没有受到他的压力的情况下,一致投票赞同这一计划:“认为必须立即成立由所有社会主义政党代表组成的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这是1917年11月14日通过的,显然已经太晚了。由此看来,社会革命党人在开始同布尔什维克谈判的时候(10月底)对谈判并无确定的立场。

 

  克伦斯基-克拉斯诺夫进军彼得格勒失败使列宁和托洛茨基得以把中央委员会的多数争取到自己方面来,列宁对主张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的同仁说:如果你们占多数,那就把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权拿去并开展活动好了,而我们则到水兵那儿去!列宁的威胁发挥了作用。此后同全俄铁执委会谈判的条件变得严厉了。

 

  11月3日整日,会议各方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只有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尽最后的努力去缓和参加者的情绪。

 

  11月3日夜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表示主张缓和纲领,支持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的立场,布尔什维克也支持此立场。但右翼社会主义者没有做好妥协的准备,没有能达成协议,全俄铁执委会发起的谈判走进了死胡同。对立双方不妥协不仅造成社会主义队伍的分裂,还造成工人组织内部的分裂。

 

  11月4日,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卡列林在全俄铁执委会会议上这样说明当前的出路:“或者是列宁和托洛茨基坚持自己的专政,或者是主动权完全转入温和派布尔什维克、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孟什维克-国际主义者之手。”

 

  感到自己的调和路线毫无结果,铁路工人开始同当局合作。全俄铁执委会看到布尔什维克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结成了政府联盟,于是通过专门指令,承认新一届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同意和人民委员会合作。

 

  工人群体要求国内和平

 

  当时广大工人的情绪也是要求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停止兄弟相残的内战,实现国内和平。

 

  全俄铁执委会召开的会议拖了两天之后,彼得格勒的普梯洛夫工厂的工人深夜来到会场,有老人,有年轻人,他们直截了当地宣布:“够了!你们开了两天会,讨论妥协问题,但你们好像并不着急。我们不能允许内战继续下去。让列宁和切尔诺夫见鬼去吧!把他们两人吊死!我们要你们结束纷争,否则我们会自己直接同你们算账的!”他们要求国内和平,反对同室操戈兄弟相残。工人波尔曼托夫表示:他们工厂的工人们站在全俄铁执委会一边,全力支持全俄铁执委会。

 

(4)俄国的铁路工人。.JPG

 

俄国的铁路工人

 

  10月30日,彼得格勒印刷工会理事会通过专门决议,要求立即停止兄弟相残,恢复出版自由,由所有社会主义政党缔结关于政权的协议。他们威胁说,如果不满足要求,彼得格勒的工人将采取所拥有的一切手段施加压力。

 

  莫斯科印刷工会机关报《印刷工人》在布尔什维克武装起义胜利后的第二天的社论中指出,布尔什维克的胜利还不是工人的胜利。社论的作者格里涅维奇强调,政权转归苏维埃之手仅仅是形式上的事,实际上是落入一小撮党棍手里。莫斯科印刷工会的领导认为,以工人的名义完成了一项历史上空前可耻的欺骗,剥夺了俄国人民以流血牺牲争得的政治自由。布尔什维克的胜利是工人运动软弱造成的,是工人运动组织的上层脱离工人群众的结果,背离了工人阶级运动的传统;其他工会对布尔什维克的支持从根本上阻碍了工会运动的继续发展。瑟亭印刷厂的工人拒绝印刷布尔什维克的传单。10月30日该厂工人通过决议反对内战,主张工人统一,要求建立“革命统一战线”。决议以1000对30票通过。库什纳廖夫印刷厂以全票通过类似决议。

 

  莫斯科孟什维克的报告中写道:“莫斯科各报纸的工人和职员仍然忠于工人阶级和民主派的习惯和传统,认为出版自由是民主国家最起码的权利,是革命的基本成果之一。”

 

  1917年11月7日,另一大工会——水运工会——执委会发表《告各区委员会书》,其中写道,国内出现可悲的局面,究其原因:1.“彼得格勒布尔什维克领袖”不负责任的策略,在立宪会议召开前两周发动叛乱。2.拯救祖国和革命委员会采取的不妥协立场。冲突双方的行为导致国内对抗,结果使得如期召开立宪会议的可能性大为降低,民主派的力量完全瓦解,反革命抬头,各党派动员力量,而前线和国内生活被置之脑后,濒临完全崩溃。国内没有得到全体民主派承认的有威望的政权,取而代之的是一小撮不负责任的抢夺者和无政府状态,革命成果和国家沦入死亡的边缘。不能再等了,需要采取行动,需要拯救国家与革命。国内需要什么样的政权呢?公告书认为,“只有清一色的政权,从布尔什维克到人民社会党人所有社会主义政党组成的清一色政权,能够使俄国回到革命秩序的道路”。这个政权应当实施一般民主性质的措施:1.召开立宪会议。2.保障“民主和平”的胜利。3.把土地交给土地委员会。4.对生产实施监督。5.坚决反击正在来临的反革命。

 

  这几点几乎同全俄铁执委会的要求完全一样。还在民主会议期间,水运工会就提出过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权”的口号。11月7日通过的公告书强调,委员会仍持此立场,如果争斗双方忘记对祖国和革命的义务,水运工会执委会将号召水运工人像铁路工人一样停止工作,实行罢工。执委会要各地方工会成立罢工委员会,如果向人民委员会、拯救祖国和革命委员会的呼吁无效,则展示力量迫使双方服从革命民主派的意志。公告书表示同全俄铁执委会以及地方上的陆路交通、电讯等部门的工会合作。

 

  不仅那些对布尔什维克持反对立场的工会,而且那些支持布尔什维克的工会也都主张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如已经布尔什维克化的彼得格勒五金工会表示:“巩固无产阶级-农民革命胜利成果的唯一手段,就是成立所有社会主义政党代表组成的政府。”莫斯科五金工会也主张成立联合所有苏维埃政党的政权。

 

  彼得格勒工会委员会(ПСПС)1917年10月31日声明,主张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政权。这一天召开的会议热烈讨论了国内形势。比施托克和纳扎尔耶夫发言主张由工人监督政府。会议以36票对10票通过洛佐夫斯基起草的决议,其中强调必须顾及退出苏维埃的各政党的利益,要求成立“从布尔什维克到人民社会党人等所有社会主义政党组成的”政府。这被看作是全体工会的行动纲领。

 

  劳动人民委员施略普尼柯夫是人民委员中唯一来自生产第一线的工人,知道工人的情绪和要求,他担任人民委员后继续主张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认为成立这样的政府是克服经济危机、改善工人物质状况的最现实的办法。

 

  支持社会主义者联合的还有工人自治和工人监督的机构——工厂委员会(ФЗК)。奥布霍夫工厂委员会给全俄铁执委会发去支持电。11月9日福罗姆尼工厂召开工人大会,会上孟什维克提议恢复民主派统一战线和成立全体社会主义者政府,工人们通过决议支持这一主张,此决议被叫作“孟什维克决议”。

 

  11月初,莫斯科工厂委员会联合委员会要求立即成立统一的民主政权。工厂委员会中央理事会及其领导人即知名工会活动家德尔贝舍夫(属布尔什维克)在同其他社会主义政党关系问题上不同意布尔什维克中央的主张。1917年10月31日,该委员会通过的关于政权的专门决议指出,“必须在苏维埃纲领的基础上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政权”,要求各方立即达成协议,认定那些不愿妥协者为革命和国家的叛徒。

 

  1917年11月2日,普梯洛夫工厂通过工人泽科夫提出的决议,要求“在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纲领基础上成立由所有社会主义政党组成的内阁”,并提出如下和解的具体条件:

 

  1.承认苏维埃政府的纲领。

 

  2.要求同克伦斯基、科尔尼洛夫、卡列金以及其他反革命和投机分子进行无情的斗争。

 

  3.承认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是“政权的唯一之源”。

 

  决议认为,对工人来说,政变的性质问题已经解决,不打算再回到这一问题上去。所有不支持苏维埃行动纲领的组织,均应被排除在新的最高权力机构之外。与此同时,建议扩大监督政府活动的组织,由“全俄农民代表苏维埃”中央(条件是经过改选)、全俄工会、工厂委员会联合会、全俄铁执委会、邮电工会选出代表充实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这些要求与彼得格勒工会理事会、五金工会以及其他工会理事会的主张相近。

 

  图拉是大工业中心。10月30日召开了新一届图拉苏维埃代表大会。卡敏斯基代表布尔什维克做关于彼得格勒和莫斯科事变的报告,阿尔瓦托夫和阿赫马托夫代表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做报告。会上提出两个决议案——布尔什维克的决议案和反对派的联合决议案。投票前,布尔什维克维普里也夫声明:鉴于在政权转归苏维埃问题上同布尔什维克党团有分歧,他将反对布尔什维克的决议案。结果布尔什维克的决议案以147票反对、109票支持和8票弃权被否决,通过了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的联合提案:“图拉苏维埃党团致革命民主派双方:坚决要求为建立清一色的民主政权寻求妥协之道,这样的政权能够反击反革命同有产阶级的联盟。党团坚决要求民主阵营双方恢复革命统一战线,以避免士兵、工人和农民流血牺牲。”

 

  从各工会组织的表态可以看出,当时在工人群体中普遍存在一种期望——期望国内和平,避免内战,各社会主义政党达成妥协,成立一个由所有社会主义政党和组织参加的“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认为这是摆脱国内危机的唯一出路。

 

  铁路工会和水运工会是国内强大的工会组织,掌握着全国的交通命脉,它们如果真地发动罢工完全能够使全国交通陷入瘫痪。实际上,它们持中立立场,只求各派妥协,成立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避免内战,求得和平,并没有发动全国性的总罢工。

 

  作者系中央编译局研究员。本文首刊于《新视角》杂志总第85期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郑异凡:“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
郑异凡:“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
汪仲启:互动与聚合:当代中国基...
刘晓峰:监察制度50年:历程、 趋...
刘尚希:经济活力来自于产权
徐显明:把尊严和权威还给教师—...
李娜:基层社会的秩序生产能力—...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