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的战友—..
·华炳啸:反宪政..
·袁绪程:关于中..
·秦晓、陈志武、..
·华炳啸:宪政社..
·张曙光:“马克..
·童之伟、秦前红..
·陈有西:中国司..
·陈有西:宏观调..
 
 
·国务院:去年30..
·两会前瞻:监察..
·为全面深化改革..
·郭树清:抓住“..
·农业供给侧改革..
·多地出台户籍新..
·中国公布8大领..
·报告:30岁以后..
·国企改革2016年..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视点
向松祚: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从官本位到企业家本位
作者:向松祚      时间:2018-08-10   来源:
 

作者:向松祚,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

2018(第十二届)中国品牌节于8月7日-9日在四川成都举行,主题为:定力与奋进,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出席并演讲。

向松祚多次在不同场合提起,“房地产的政策是中国过去十多年以来最失败的政策,对中国经济造成长期巨大的伤害。”他认为,北上广深的房价伤害了年轻人的积极性,“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父母的帮助根本不可能买房,能沉下心来研究数理化吗?”这是中国高精尖产业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

以下为演讲摘编:

向松祚:

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国家经济的强大,一个国家经济的富裕,主要体现在或者标志是这个国家要涌现出一大批世界级的品牌。在过去40年,中国的的确确涌现出了一大批非常著名的品牌,很多全国知名品牌,也有很多世界叫得响的品牌,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所以每年的品牌节,正是对中国各个行业最优秀的企业最著名的品牌的一次检阅。

我认为品牌主要分三个方面,一个是制造的品牌,一个是科技的品牌,另外一种品牌,很难用一个名词来形容,我姑且把它称为文化品牌或者品位品牌,我们今天可以数出很多很多的制造品牌,奔驰、宝马、通用、丰田等等,我们有很多著名的技术品牌,比如中国的华为,苹果、谷歌、腾讯、百度等等,我们还有很多文化品牌、品位的品牌。

就我个人来看,中国经济转型还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我们的经济转型应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才刚刚开始,没有取得成功。中美贸易战从今年年初开始,全国人民都在讨论,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按照我的了解,中美贸易战这件事情,从一方面是显示了中国经济的优势和强项,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又充分曝露了我们中国经济的劣势和我们的弱项。

我们的劣势和弱项在哪里呢?我想就我前面讲的三个品牌概念,就可以概括我们今天中国经济面临的最重大的缺陷,最重大的劣势和我们的弱项,我们的软肋。

第一个软肋,我们缺乏掌控世界产业命脉的真正的核心的技术。

这个核心技术是什么呢?我请教过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先生,我们有时要多多倾听企业家特别是最优秀的企业家他们的观察,任正非先生讲,我们中国和美国最大的差距是两个字,各位朋友听清楚,这两个文叫软件。我们今天所谓的信息科技时代,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所有这一切靠什么来支撑呢?就是靠软件。我们今天的手机、电脑,背后都是软件,是它最基础的科技。软件背后是什么呢?软件背后是算法。算法背后就是数学。

我想这个简单的原理告诉我们,我们要追赶美国,追赶这些先进国家,不是我们今天这个玩法就能玩出来的。在座各位,我想请教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身边的朋友,你的小孩,你的朋友的小孩,有多少人沉下心来静下心来研究数学、研究化学、研究物理学、研究宇宙学,有多少?

第二个软肋,是在最尖端的制造、高精尖的制造。

我们和德国、日本的差距非常的巨大,所以任正非先生讲,我们和欧美、日本的差距是三个字,叫高精尖,在座的各位要知道,我们今天生产手机也好,生产汽车也好,生产几乎所有的东西,我们很多最尖端的设备我们没有,最根本性最尖端的材料没有,最尖端的工艺我们没有。最近参观很多厂,包括几家手机生产厂,包括电池厂家,基本上都有一些实现自动化的生产线,但是大家去看一看,在那些自动化生产工厂里面,都是谁的设备呢?包括华为的手机生产厂,里面的机器手,大部分都是国外品牌。

我前不久在北京热电厂去参观,让我非常震惊,我们热电厂里面的内燃机这个设备,中国业生产不了。更不用说飞机发动机,我们完全没有办法生产出世界先进水平的发动机,这个东西就是什么?就是材料、就是工艺,就是设备。所以非常坦率的说,如果我们今天我们的企业家朋友,年轻的,我们天天还是玩什么商业模式创新,天天玩这些虚拟经济,我们的高精尖制造,我们什么时候会赶上呢?

第三个软肋,就是缺乏真正能够引领世界的品牌。

我有时候在想,中国是一个有数千年传统文明的国家,为什么奢侈品牌一窝蜂的仍然是欧洲的,有少部分是日本、美国的,为什么中国就没有一个世界上站得住、立得稳、有名的品牌呢?我想根本原因就是中国人投机取巧,假冒伪劣,坑蒙拐骗。一个热衷于假冒伪劣、坑蒙拐骗这样的国家、民族,不可能建立起一个真正让世人相信的品牌。

朋友们,我们在这方面吃的亏已经太多了,所以中国经济的转型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关键因素是什么呢?我想从我的理解,未来中国经济转型要取得成功,至少有四个方面我们要下最大的决心,我们来改革,我们能不能做到,如果做不到,我认为中国经济转型不可能成功。

我说得悲观一点,第一个最关键,中国能否建立起企业家本位的社会。中国是一个什么社会?中国是一个官本位社会,官本位与创新、创造从根本上来讲是格格不入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重大文件,当时看了以后我们非常兴奋,因为十八届三中全会重大决议明确讲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我不在座各位朋友怎么理解这句话,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就是一句话,让企业家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是我们今天做到了吗?我们今天没有做到。

我跟很多企业家交谈过,今天我们的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感到非常焦虑,感到非常困惑,感到非常苦恼,感到非常的忧虑,为什么?他们担心财富的安全,他们担心产权的安全,他们甚至担心人身的安全,他们的权利能不能得到最有效的保护?

我多次讲过,中美贸易战我们的对手是美国,我们有没有思考过,美国为什么会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当然有它的问题,但是有一条,朋友们思考过没有,在任何时候全世界只要有风吹草动,全世界的资金财富有相当一部分甚至是绝大部分都要跑到美国去,我想请问各位,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美国会成为全球财富的避风港呢?中国要真正成为一个富裕发达的国家,我们必须要健全我们的法制,让中国真正成为财富的避风港,不仅让中国的企业家、中国的富人能够安心在中国投资,安心把财富方到中国,而且要让全世界的企业家、投资者都能够安心到中国来投资理财,这个国家才能变成真正的富裕强大的国家。

这样的社会怎么能建立呢?那就是要尊重宪法,建立真正的法制独立的社会和经济体系,建立一个企业家为本位,充分尊重企业家,保护企业家产权,保护企业家所有权利的法治社会。今天我们做到了吗?今天我们离这个很远,甚至越来越远。

很多企业家敢怒而不敢言,一个小小的科长都可以到企业去刁难一番,甚至设置很多杠杆。我们每年财政收入飞速增长,仍然不够养这个庞大的官僚机构。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建立企业家为本位的社会,这个国家要富裕强大,几乎不可能的,经济转型也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关键点,就是教育和科研体制,能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鼓励独立自主、独立思想、独立研究的创造和教育科研体系,如果朋友们问我对中国经济、对中国社会最大的担心是什么,毫无疑问就是教育,我没有办法展开这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很多人认为说中国是最重视教育的国家,我并不同意这个说法,你们到中国的神州大地去看一看,最漂亮的楼绝对不是大学,更不是中学小学,是什么?是政府的办公大楼。政府的办公大楼比所有大学、中学、小学都要漂亮,你能说这个国家是重视教育的国家?

第三个,我们怎么解决我们经济脱实向虚的问题。从短期来看,制约中国经济转型最麻烦的问题就是脱实向虚,什么是脱实向虚,就是大家都玩虚的,都想玩金融,都想炒房子。我举一个数据大家知道中国脱实向虚到什么程度,三千多家上市公司,2017年年底的利润,银行板块+房地产板块,这两个板块上市公司净利润占到全部上市公司净利润差不多80%。这样的经济结构是合理的吗?这样的经济结构是正常的吗?一个金融机构一个银行动辄赚几百亿、几千亿,中国有哪一个制造企业哪一个科技企业赚几千亿啊?一家都没有。所以我们看到很多上市公司把钱拿去炒房子,最近有官方数据,A股上市公司炒房资金超过一万个亿,全部是玩虚的,全部是想赚快钱。这不能怪企业家,这应该怪我们的政策,这应该怪我们各级政府的政策。

我在很多场合讲过,房地产的政策是中国过去十多年以来最失败的政策,对中国经济造成长期巨大的伤害。北上广深包括成都这么高的房价,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父母的帮助根本不可能买房,我们二三十几岁的年轻人能沉下心来研究数理化吗?我们什么时候解决脱实向虚的问题,什么时候让做实业的做科技的能够赚大钱?亲爱的各位朋友,这个问题不解决,什么经济转型、什么创新驱动发展,就将是一句空话。

最后一点,是说给我们企业家朋友听的,我们能不能安静下来,我们企业家朋友能不能安静下来,我讲的很多话很多朋友听了以后不高兴,我们今天所有的很多创新,在什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旗号下所搞的创新,我敢说90%都是伪创新,玩玩商业模式,急于套现,今年创办,明年估值五个亿十个亿二十个亿一百个亿,今天中国的社会就是一个急于套现的社会。

前面讲到新材料、新工艺、高精尖设备,不是玩商业模式可以玩出来的,所以中国经济转型能否成功,我们的投资者我们的企业家,能否沉下心来,我们能不能坚守十年,坚守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而不是去玩商业模式,去玩估值。我现在看到这些投资界的情况,我作为一个独立的旁观者,我看得是心惊胆战。

现在很多企业你根本不用去问这个企业是做什么的,你根本不问这个企业的业务是符不符合法规,有没有真正的价值,而是问他估值在一年之内涨到五倍还是五十倍,我想这样一种风气,如果不能根本的调整,我们的经济转型怎么能成功呢?所以我想今天这个品牌节,感谢王永先生邀请我参加,我想我们建立品牌和经济转型的道路是一样的,我们需要长期艰苦的努力。

最后我想说的一句话,一切的成功无论是当官的还是企业家,还是学界,还是我们所有的中国人,经济转型的成功取决于一句话,我们能不能安静下来。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向松祚: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从...
徐忠:新时代背景下现代金融体系...
张新等:居留决策、落户意愿与社...
张睿莲:基层治理视角下村级监督...
陈晓运 李惠珊:寻求承认:性别权...
张乾友:寻找公平的决策权分配方案...
邹广文:技术时代的人文关怀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