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湖北咸丰发现胡..
·《思念依然无尽..
·观看浏阳花鼓戏..
·党史学界人士对..
·耀邦远见 锦涛..
·拨乱反正中的三..
·浏阳市耀邦同志..
·《思念依然无尽..
·拜望李昭奶奶纪..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最新
胡德平: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费(上)
作者:胡德平      时间:2009-02-18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耀邦同志于1982年5月19日召集了一次研读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的讨论会。这次研读讨论会是针对我国当时的经济问题,结合改革开放的现实而召开的。参加者有宋平、刘毅、李朋、袁宝华、蒒暮桥、马洪、郑必坚6位同志。这次讨论会,大家都发表了意见,气氛平和,畅所欲言。意见虽不能完全一致,消费问题引起党内高层的注意,并产生积极影响,可能还是第一次。会后,由马洪同志整理成文,在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作了学习、传达。
  该文是对那次讨论会的回顾,能否又对当前我国克服经济困难起到一些参考作用呢?这就是我执笔的出发点。
  今天中国居民的富裕程度、国家实力,远非30年前能比。虽然今年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还面临不少问题,但以我国现有的各种有利条件而言,只要我国抱以善于应战,又敢于胜利的智慧与决心,那么率先走出全球经济危机的阴影则是完全可能的。那次讨论会,作为真实历史进程中的一截横断面,愿它像一面镜子那样,可以让后人看到中国共产党人为民富国强目标所做的努力。

一、 改革初期国民消费的饥渴需求

  改革开放的初期,我国还是一个贫穷的国家,一个不合格的社会主义国家。几亿农民未得温饱,城镇职工的工资也少得可怜,1978年,我国个人储蓄余额210亿元,以当时10亿人口计算,人均21元。1982年,个人储蓄余额已达到570亿元,人均57元。不到四年,居民储蓄即增加到2.7倍,虽然绝对值还很小,但城乡居民的收入已大幅攀升,储蓄也成倍增长,已成可喜的事实,且发展势头方兴未艾。这是因为我党实行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工作重点的转移,明确了生产的目的,人们如饥似渴的生活需求开始逐步得到满足。
  在1982年5月19日的那次座谈会上,大家都对一个具体问题——啤酒生产问题展开了有趣的讨论。作为座谈会上的一个插曲,它生动的反映了当时生产和需求的尖锐矛盾,也算是一个经典的小故事吧。

  1. 啤酒生产的插曲

  1978年全国生产啤酒达到40万吨,李先念同志据此作出“把啤酒搞到50万吨”的重要批示,给啤酒行业鼓舞很大。那几年啤酒生产发展很快,但大中城市供需矛盾仍然突出,我国自产的大麦原料可做750万吨啤酒,但国家到1985年才安排了250万吨啤酒生产,可是国家却要计划管理,要进行调整,下达控制指标。耀邦同志说:

  这就把我搞糊涂了。既然材料不缺,供需矛盾又十分突出,各地积极性又很高,而且正在上马,为什么调整要调整到它的头上呀?

  结果1985年我国产啤酒310.4万吨,大大超过原来计划。超过计划是否就满足需求了呢?也未必。
  啤酒生产节节高攀,不是偶然的,新的所有制企业,根据市场需要,加快了发展速度。秦皇岛有家国营啤酒厂,供不应求。在它旁边又诞生了一家社队啤酒厂,取名“山海关”啤酒,很快在竞争中,“山海关”啤酒占据了秦皇岛啤酒的主要市场。国营厂不服,以“挖社会主义墙角”之名,向市委状告“山海关”啤酒厂。在两个厂打官司的前前后后,《工人日报》等 36家新闻单位都支持社队工厂生产的“山海关”啤酒,这些新闻报刊都参加过《人民日报》开展的“生产目的”的大讨论。认为生产要为需求服务,要为人们的消费服务。当时,国务院主要领导人看了对“山海关”啤酒厂是否“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各种报道之后,明确表示:谁代表新的生产力就支持谁,谁把生产搞上去就扶持谁,社队企业是新生力量。
  当时只是大中城市的供需矛盾突出,到底有没有算2200个县市的啤酒需求呢?进一步说,有没有计算8亿农民也终有一天要喝啤酒呢?现在50岁以上的人都记得,70年代中期很多人是拿着暖水瓶买啤酒的,80年代初,瓶装啤酒才多了起来;中央统战部在80年代中期开车到顺义燕京啤酒厂买瓶装啤酒,还要找关系才行。80年代末,在饭馆里喝啤酒还必须搭配几个小菜。直到90年代市场上才大量出现了“五星”、“青岛”等听装啤酒。现在啤酒生产到4000多万吨,已是1985年原计划的16倍还多。市场、消费对生产力的发展有着多么大的推动力呀!
  啤酒的生产和消费只是这次座谈会上的一个小例子,消费的观念就是市场的观念,就是民生观念,用生产和消费同一性的观念去指导生产,就有明确的目的性,各种方法也会层出不穷。

  2.山东超出预计37%的消费增量说明了什么

  自1978年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露头以来,农村形势发展很好,农林牧副渔全面铺开,多种经营、社队企业迅速发展,短短两三年的时间,人们的口粮多了,钱多了,几个人的活一个人干了,个别地方劳动力剩余了。我还清楚记得胡启立同志任天津市委书记时,一次兴冲冲地向耀邦同志说,城内黑白电视机积压,市委向各区县打了个招呼,农村的大爷大叔们赶着马车把积压的电视全部买走了。
  根据农村出现的这种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耀邦同志和国务院的赵紫阳、万里、姚依林等同志商量,从1981年起每年要递增300亿元的消费品,搞不了300亿,也要搞250亿。能否达到这个目标?1981年5月,他借休养的机会到了山东临沂、泰安考察,并和省委苏毅然等同志商量,山东能否每年增加20亿消费品生产?为此,他问山东同志到底需要什么消费品,原材料够不够?并说:

  紧紧抓住满足人民消费品的需要,抓住这一环,来推动工业的调整,工业的改革。

  一年过去了,在这次座谈会上,耀邦同志又回忆起此事,他说:

  1981年我先到山东,同山东的同志讲,按全国每年300亿的幅度长,你们山东按人口比例要18亿到20亿的消费行不行?他们算了3天,苏毅然同志跟我讲,他们搞不到。他说今年(注:指1981年)可以搞到16亿,明年可以搞到18亿。今年(注:指1982年)1月份他写了个报告来,他们去年完成了22亿。

  一年之内,山东群众对消费品的需求,竟增长37%以上。这使耀邦同志更加充满了大胆工作、继续学习的信心与决心。

  3.从人民的消费需求逼出改革需求

  苦人民所苦,爱人民所爱,福人民所福,都始终是耀邦同志从事革命活动和领导改革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属点。
  上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人民的需求如潮似涌、汹涌澎湃起来,极大的带动了我国经济的发展。这一时期的社队企业、“三来一补”企业、三资企业、城市的集体企业及个体专业户、雇工数人的个体经济,都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他们的产品以市场为导向,以民生产品为主,这支力量越来越强,大大填补了众多日用消费品生产的空白和缺口。
  全国人民开始接触、享用到了更多、更好、更新的生活日用品,有了日益充足丰富的农畜产品。当时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中,也夹进了许多生活的新元素。“太阳岛”、 “游泳装”、“六弦琴”和人们更新的衣着梳妆相得益彰;“少林寺”、“上海滩”、“澎湖湾”和社会多种的喜爱情味相映成趣;“四化”、“中兴”、“阿信”、“八十年代”和人民改革大潮的进程相互激荡。这一切固然有刺激、鼓励、引导消费政策的作用,但也不应忘记建国以来,我国建立起来的庞大的基础设施和工业化规模。问题是不能为重工业而重工业,不能为生产而生产,不能工业报喜而商业报忧。只要第一部类的生产为第二部类的生产服务;只要国家大力扶植民生产业,产业得到合理调整,我国的生产、消费、分配、流通就能在运动中平衡,在发展中适应。
  这就说明,我国人民的消费品短缺,并不是生产能力问题,而是经济体制问题。高度集中的旧计划体制有两个自身不能克服的痼疾,一是短缺,二是浪费。所有前苏联体制国家对此都有切身体会。匈牙利著名经济学家科奈尔把苏联式经济定义为“短缺经济”,波兰一个经济学家经过统计,认为苏联体制下的经济浪费率达到13%左右,超过一般资本利润率。这就是说,旧体制之所以不能生产出人民生活所需要的生活必须品,是因为那种体制不愿意也不能够这样做。
  要满足人民的生活需要,就不仅要从政策上调整经济政策,还要从体制上改革经济制度,这就是中国改革成功的最基本的经验,凡这样做的前苏联体制国家,就能走上平稳渐进的改革之路,如上世纪的中国和越南。现正在试探改革之路的朝鲜和古巴,也是从放开人民消费限制入手的。对这种从消费倒逼出渐进改革之路的探索,是中国共产党人对人类的一个重大贡献,耀邦同志为此付出了智慧和心血。
  在大力倡导合理消费的同时,耀邦同志于1983年1月在党内作了著名的《四化建设与改革问题》的讲话,把全面改革问题提到党的议事日程。在他看来,要满足人民的消费需求,必须改革高度集中的短缺经济体制,从家庭联产承包,放开农产品生产开始,逐步放开城镇商品流通环节,并且让“包”字进城,扩大工商业企业生产和销售自主权,这样还可以广开就业门路,鼓励青年自谋生路、自主创业。党制定的新政策又使数百万计的城镇青年、待业人员进入到餐饮业、零售业、服装业、建筑业、运输业等行业,从而使我国服务业快速发展起来。
  历史的进程,正如耀邦同志所预期的那样,经过几年努力,到80年代中期,我国经济呈现出国家、集体、个人一起上的局面,很快市场上的手表、自行车、缝纫机的老“三大件”就被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的新“三大件”所代替。人民群众如潮似涌的需求,就在前所未有的市场中,不断得到了满足。


二、 耀邦同志关于消费的几个观点

  在5月19日的座谈会上,与会人员谈了许多很好的意见,现把耀邦同志关于消费的几个观点介绍如下:

  1.  刺激消费,引导消费

  在耀邦同志看来,20世纪许多国家在准备战争、战争时期都鼓励人们储蓄,搞所谓“爱国储蓄”,购买公债,抑制消费。我党在江西苏区也大量发行过公债,延安时期提倡节衣缩食。这是一个阶段。
  建国以后是第二个阶段。我党仍然提倡居民储蓄。为什么呢?因为当时优先发展重工业,人们拿到钱、奖金买却不到东西,生活消费品非常匮乏。那时挂在每个人嘴上的“三大件”,也是人们心中朝思暮想的幸福指数。但有钱少货不能满足需要,只能把钱存入银行。另一方面,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也需要大量资金,而又不能多印票子,所以国家鼓励人们储蓄,并辅之以发公债的办法筹集资金。“文革”中,我国一度达到了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财政状况,但计划经济的生产仍然无法满足人们不断增加的物质文化需要,也就是说,无法解决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当时的社会主义就是这样一个贫穷、物质和精神都匮乏的社会。
  有鉴于此,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党中央号召全党、全国人民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由此揭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在这种形势下,耀邦同志提出了他对我国居民储蓄的看法。他说:

  请大家研究一个问题,按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劳动者创造的国民收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积累基金,另一部分是消费基金。……个人储蓄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应当起什么作用?如何起到这种作用?

  在请大家讨论发表意见的同时,他说了自己的意见:
  
  要研究一下,这两方面的比例关系怎样处理比较适当。如果处理不当,也不利于我们发展生产。我们当然要提倡艰苦奋斗的精神,但是过分的采取节衣缩食的办法来储蓄,这于促进生产的发展是否合适?我们不提高消费的口号,但是要适当地注意刺激人民的消费,引导人民正确地消费。

  耀邦同志主张在新形势下,既要刺激消费,又要引导消费,这是改革开放面临的一个新课题,他不主张城乡居民的收入过分集中在储蓄方面,过分地强调积累。那么群众有无自己消费的支付能力和支付欲望呢?

  2、社会主义经济如何满足人民的需求

  衣食住行用是人们最基本的生活需要。计划经济根据计划指令,安排人们的生活需要,市场经济则根据市场供求调节人们的生活需求。也就是说在市场经济中,要由人们的支付欲望和支付能力完成物质文化的消费。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也概莫能外,只不过以人为本的社会主义制度更要强调从全局利益、长远利益出发,考虑安排公共事业、公益事业、公共建设的财政支出。耀邦同志的话虽然没有用经济学专业术语,但也能说清问题。如1979年11月5日,耀邦同志在家中召开了一次中央党校理论动态组会议,他说:

  满足人民生活的需求,不是拿国家的东西给他,改善人民生活与满足需求是两个概念。……在这个问题上犯错误,过一二年后,人们会来算我们的账,说你们把生活来压生产。……生产热水瓶,在某种意义上是改善生活,但要用钱买。

  又如,1981年9月在中南海勤政殿,耀邦同志还是对中央党校理论动态组的同志讲:

  满足人民需要是一个方针,说是工业产品、布局、结构要从满足需要出发,但还是要用钱买,通过等价交换。

  计划经济要满足劳动者的需要很困难,因为个人的支付能力是极其有限的。改善生活,只能在政府、全民和集体企事单位的范围内进行。这就造成了平均主义带来的普遍贫困。市场经济则要满足劳动者的需求,即不断促进劳动者支付能力的提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责任就是要把满足劳动者需要和其支付能力统一起来。
  今天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人民的需求消费问题,完全正确,地方上也积极工作,为解决这一问题正不懈努力。如有的地方给贫困民众发购物券,澳门地区给居民平均发钱。虽然这种做法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消费,但这却是一种基于国民收入二次分配的一次性行为,对整体经济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缺乏可持续性的拉动作用,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消费和生产联为一体。生产、消费既是两回事,各有特殊性,又有同一性,脱离消费的生产和没有生产的消费都是无法想象的,都是不可能的。只有扩大就业、提高劳动者的生产率,才能在国民收入的一次分配上更好的解决劳动者的支付能力问题。

  3.为何强调消费

  重生产轻消费是我头脑中长期存在过的思想,没有用辩证的、动态的、平衡的观点去认识它。在中国、世界的经济史中,对消费就有许多深刻、精彩、甚至难于想象又很离奇的观点和论述。
  如孔子的消费观是知足、安贫、不耻“恶衣恶食”、“俭不违礼”、“用不伤义”。
  管仲的消费观带有主张节俭、同时又重视侈靡的两重性。如在特殊的产品积压,生产不振的“兴时化(货)”之时,就要提倡侈靡,他的浪漫、幽默竟发挥到极致——“雕卵然后瀹(yue音月,煮)之,雕橑然后爨(cuan音窜,烧)之”(雕刻鸡蛋然后去煮,雕刻木头然后去烧)。当然,即使是美国、澳门的赌场都不会侈靡到这种程度,但这一观点对那些不知消费也能刺激生产的人,倒是一例很好的历史教材。
  荀子的消费观承认人们的消费欲望,又强调节俭。他认为,只生产而不讲人们的欲望、需要的消费,无异于“人之情为欲富贵而不欲货也,好美而恶西施也”(有人想要富贵但不喜欢宝货,爱美而不喜欢西施,这是虚伪的)。他还睿智地指出,“凡语治而待去欲者,无以道欲而困于有欲者也。”我认为这句话对短缺经济其行不远的命运也是先哲早已有之的教诲。
  再则消费也是和生产目的、人们的需要、交换相结合的。墨子说过鞋匠做鞋,其目的绝不是要自己穿,而是为了让别人消费。亚当•斯密也说面包师烤面包也不是为个人吃饱,乃是让别人消费。马克思告诉我们:“说商品有使用价值,不外说它能满足某种社会欲望。”
  消费和生产、流通、分配是一个统一体。为何要强调消费,这只是针对旧经济体制的弊病而言,绝非要打破这一经济统一体中的内部平衡,独树“消费”一帜而罢黜百家。根据人们的需求发展生产,生产的商品又能货畅其流,让劳动者有合理的支付手段进行消费,并催生更新的需求,反复以往,周而复始,这是人间正道。
  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在这方面应更有魅力、吸引力。生产力不为人们的需求服务,也可以引用荀子那句话“好美而恶西施也”来回应。我们决不能“好美而恶西施也”,否则,我党宣传未来社会的理想——“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岂不真成为一场空想?当然这是很远很远的事了。

  4.消费与浪费的区别

  耀邦同志提倡消费,同时也提倡艰苦奋斗的精神,他反对的只是不合乎生产力水平和豪华奢侈的高消费。在这次座谈会上,他说:

  在延安时期,因为我们没有东西卖,拼命地提倡节衣缩食,什么打补丁啊,霓虹灯下的哨兵啊,拼命地讲节衣缩食。现在如果我们重新在人民当中提倡这个口号,说我们要节衣缩食啊,拿钱去储蓄啊,我觉得不适当。我们提倡的是艰苦奋斗的精神,同时要适当地提倡人民的消费,适当地刺激人民的消费。我们不搞高消费,高消费的办法是错误的。

  耀邦同志的生活是简朴的,仅举一例,他在外地视察工作,一直提倡吃四菜一汤的饭。为避免大吃大喝,他总是吃得很快,经常是不等饭菜上齐就离席而去。如果是晚饭,他还要给主人这样的“宽慰”:“我去看新闻了,先走。”用心良苦。
  耀邦同志十分看不惯生活上的大少爷作风,更痛心疾首地反对生产领域中的浪费。对浪费资源,盲目投资,不计成本,没有效益,不惜民力,长官意志的经济增长模式,他有着一种天然的恶感,并把它归之于体制问题。碰到一些反反复复、劳民伤财的胡子工程,他总爱说一句话:“张书记挖,李书记埋,王书记上台又重来!”
  在传统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下,国家主导的投资浪费的比例比较大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通病,计划经济无法避免这个问题。市场经济为取向的经济改革在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由于改革尚待深入,浪费性的投资还时有发生,例如,有些贫困地区不切实际的建设大广场,豪华办公楼等等。在党中央、国务院大力拉动需求的今天,尤其需要尽可能的避免浪费性的投资。
  中国经济的增长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消耗资源、消耗环境资源取得的,在当下拉动需求的投资大潮中,我们同样要避免这方面的浪费。罗马俱乐部1995年在《四倍跃进》报告中提出了“一半资源消耗,创造双倍财富”的经济增长模式,值得我们认真研究。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网上投稿
胡德平: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费
胡德平: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费(下...
胡德平: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费(中...
胡德平: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费(上...
胡耀邦慧眼相中温家宝
耀邦再也收不到我们的信件了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电话:010-82087305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