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德平谈中国梦..
·德平同志给史料..
·德平同志给史料..
·没有原罪民营企..
·温故知新 开拓..
·耀邦同志在“真..
·耀邦同志在“真..
·耀邦同志在“真..
·中国民营经济的..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德平同志专栏
胡德平:建国后的青年工作——学习毛泽东著作的一次群众运动(续)
作者:胡德平      时间:2022-07-15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胡德平:建国后的青年工作

——学习毛泽东著作的一次群众运动(续)

  三、团中央为何提倡学习毛泽东著作

  1958年团的三届三中全会上,做出团的系统学习毛泽东著作的决定,这是团中央的集体决定,就个人来讲,耀邦同志做为第一书记,他的积极作用可想而知。首先要澄清一个较为流行的观点:耀邦是位好的领导同志,他是共产党内一个异数,一个例外。此话欠妥,其实真正的异数是党内那些死官僚和已经异化蜕变分子,党内真正的共产党人大量存在,他只是其中一份子。耀邦同志对科学社会主义有终身信仰,同时又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不断清理在自己头脑中的乌托邦思想,因而在中国共产党开启的改革开放伟大事业中才能成为一个坚定份子。团中央为何开展学习毛著活动呢?

  首先,从青年人的信仰入手,而不是宣传迷信。确如耀邦同志在1960年2月说的那样:学习毛著“会不会发展个人崇拜?对这个问题要作分析。我们党是不是反对个人迷信呢?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反对的,但是,一种叫迷信,一种是信仰,信仰一种学说,政党和它的代表人物,不能算迷信”。(《团的文件汇编》1960年)人类的精神活动,信仰是个理性问题,它占据着人生观的核心地位,人们从有自我意识开始起,就受各种信仰的影响。共青团通过学习毛著,使先进青年的政治信仰及早认识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共产党的性质、承担的历史任务,分清对党的代表性人物是迷信还是信仰之间的区别,我认为是十分必要的。

  其次,中国共产党第八次代表大会制定了新的党章,在党团关系上,党章突出了党对广大团员的共产主义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育问题。此时,团中央在团的教育工作上加入了学习毛著的内容,这是符合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一种创新的实际工作,并引起党中央的极大关注,这从中央书记处多次批示可知。

  早在1953年,共青团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拟定的团章草案稿,曾经把“毛泽东思想”写在团章上,但在6月15日的第十二次的修改稿时,被毛泽东划掉,这是早于苏共二十大之前的事,让人意想不到。但反对个人崇拜,不等于不学习毛泽东等领袖人物的理论著作。1958年,团中央提出的学习毛著的运动,看来毛泽东还是满意欣慰的。

  第三,关于学习毛著问题,他还多次敏锐提到,不管是马克思、恩格斯,还是列宁,都没有亲自领导过社会主义建设,也不可能更系统,更完整总结出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而斯大林虽然领导了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他后期思想方法存在片面性,甚至还有个别错误的方面。这在耀邦同志1960年的“共青团三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和在江苏省青年向“三荒”进军誓师大会上的讲话,都有明确的表达。我想他的意思是,这是中国共产党应该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创造出更好的经验,在建设社会主义道路上走出一条新路,这是他对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寄于的莫大希望。

  第四,1956年苏共二十大公开批判了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并非是秘密报告。此事对中国共产党影响极大,毛泽东当时的心理认知是:“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崇拜,如对马恩列斯正确的东西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得了。真理在他们手里”;“另一种是不正确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从,这就不对了。”(《毛泽东文集》P.369)毛泽东带方向性的话语给耀邦同志极深刻警示。他认为毛泽东的观点是正确的,他也愿意公开予以宣传,特别指出:“现在有些人利用‘迷信’两个字同我们做斗争,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有些是恶意的,有些是糊里糊涂的,我们要适当地把这个问题驳斥一下,现在看来还没有驳好。”(《团的文件汇编》1960年)从以上讲话中可知,耀邦同志同意毛泽东关于“正确的崇拜”的讲话,所以他积极号召共青团学习毛著,但他未用“崇拜”二字,而是用的“信仰”一词。为什么共青团对“个人迷信”“没有驳好”?一是理论水平不足,二是谁也不清楚个人崇拜的泛滥何以有那么大的破坏性。

  第五,耀邦同志在革命队伍中,在工作实践中,深知知识和思想武器的重要性,自然想以自己受益者的身份,动员、鼓励年轻的青年干部以及团内的积极分子学习毛泽东著作。他一定记住了毛泽东多次给抗大学生演讲动情时的“约定”期许:“我们一开始就要以抗战建国的面目相见。”“我们将来要永远以革命面目相见,……我们一定要建立一个自由幸福的新中国。”我想这些都是他的思想资源,也是他做团的工作,想把这些思想资源留传给青年团的一份精神财富。他是红军队伍中成长起来的年轻干部,“红小鬼”出身,资历浅,战功少,所以处事还知谨慎二字。学习毛著工作,他一直强调自觉自愿,“不能图快,不能靠竞赛。这些都是人为的办法,是从屁股后头给人灌牛奶的办法,而这种办法所取得的知识是不牢靠的”。

  四、学习毛泽东著作的感言

  1958年6月2日,团中央三届三中全会开幕。6月28日,全会作出学习毛泽东著作和少先队工作的两项决定。其后,会议却用46天的时间批评项南等同志的错误,并把问题提高到对团要起到绝对领导的高度。耀邦同志也对自己工作中的“先锋主义苗头”的倾向作了检讨。很快,1959年2月在团中央三届四中全会上,邓小平又作了一次给共青团鼓劲的报告,对党团的领导关系,给予了肯定的回答。总的来看,毛泽东对青年团学习毛著的活动也是满意的,他不单出席团的“九大”,而且在他当年过生日时,还请了各界代表和他同庆,坐在他身旁的就是邢燕子和董加耕,两人一边一个。他们既是团“九大”的代表,又是全国人大的代表,同时也是学习毛著的先进代表。不可否认学习毛著的初始年份也带有总路线,“大跃进”的运动色彩。幸好,团中央在改进工作的同时,对学习毛泽东著作又提出了做“冷静促进派”的号召。但仍未解决如何在正反两面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进行学习,也就是结合人民事业,家国情怀目标的学习。庸俗化的学习也是一种愚民教育,尤其是当“文革”骤然来临之时,青年团又被更为革命的青年学生——红卫兵所代替。试想,“文革”的狂潮和对领袖盲目崇拜的风暴,当时学习毛著的积极分子能抵御吗?我想全党和全国健康、理性的全部精锐力量都难以阻挡。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轰轰烈烈的学习毛著运动现在已经结束了,但不用运动的方式学习毛泽东著作,而是认真学习毛泽东思想精神实质的党建学习、青年学习和学术活动并未结束。这是中国未来活力的重要表现,也是极为令人深思的历史现象,每个共产党员都应珍视。

  在团中央号召学习毛著初期,有人向耀邦同志:“提倡学习毛泽东著作会不会带来坏处?”(《团的文件汇编》1960年)问话的人如果是在“文革”期间不被斗死,也会处以极刑。耀邦同志回答:“没有坏处。”“讲这种话的人要不是有恶意的,就是不了解情况。”但“文革”确实带来了意想不到坏处,事与愿违的坏处,究其根源不是学习带来的坏处,而是“文革”带来的,个人崇拜带来的坏处。好在全党已有定性的《决议》,历史的一页已经翻过。

  现在人们谈到毛泽东思想时,常有一种疑惑,什么是全党智慧的毛泽东思想,什么是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思想?这个问题,第二个《历史决议》已经很好地解决了。但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这是《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反映出来的问题。

  《毛泽东选集》共四卷,已经历史实践的检验,并被全党接受,完全可以称作毛泽东思想,为全党遵循的指导思想。但第五卷1977年出版后又停止发行,此举证明全党并没有把《毛选》第五卷著作接受为毛泽东思想,但也不能一概视为毛泽东晚年的错误。其中可能有错误的地方,也有党内不同意见分歧的反映,还有正确观点,或有益的探讨摸索。如《论十大关系》,就是一部经典名著。就是未经修改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也是极为重要的历史文献。毛泽东这部分的理论著作、讲话,对党内不同意见的反映,都是他亲历亲为的总结抽象的思想结晶,全部都应纳入他的“学说”名下。“学说”是伟人的思想理论体系,但同时也是可以容人提出问题的,只要是批评不倒的,社会实践证实了的才叫科学学说。其实毛泽东经常把马恩列斯的著作称为学说,最著名的一段话就出在《毛泽东选集》第三卷《整顿党的作风》一文中,他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曾经反复地讲,我们的学说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把毛泽东本人的理论著作做为一种学说,一种人生的指南进行学习,可以受到多方面的教育,更有公信力,未必不受青年欢迎。

  再说完整一点,毛泽东学说既占毛泽东思想的一大部分,也有他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方向正确的探索,但仍不成熟的一部分,还有他晚年错误思想的一部分。鉴于毛泽东是我党、我军、我国最重要的创始人和缔造者,他一生独创性的理论著作都应完整出版。我党在理论建设方面,有相当一个时期是把“主义”和“学说”是作为同等事物来看待的,过分强调“主义”意识形态的凝固性是建国以后的事情,这对解放思想,打破迷信极为不利。而学说的思想理论视野则宽广得多,也体现了科学学说的指南作用。

  建议继续出版《毛泽东文集》八卷以后的著作,让毛泽东的著作像《马恩全集》一样全部出版,全党一定有能力对他的学说作一公正评价,其中一个重要意义即是对人们认识我国改革开放的战略转向,有着巨大的相反相成作用帮助。上世纪五十年代中,部分干部、青年学习毛泽东著作还处在一个初始阶段,又失之于群众运动的形式,今天全面学习毛泽东著作,勿需运动,也勿需人海战术,勿需影响当下的学习中心,只要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全党均持一种全面、开放、分析创新的学习态度,并落实在有组织的、自觉自愿的、小型的学习小组上,全党全民的思想认识水平就会不断提高,彼此之间思想交流的气氛也会多一点祥和之气。

  恩格斯、毛泽东都提过这样的问题,人的思想是从哪里来的?青年人对科学学说的起源、发展、与实践的关系总归都是充满兴趣的。

  2022年6月26日一稿

  2022年7月6日二稿

  2022年7月9日三稿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德平:建国后的青年工作——学...
胡德平:建国后的青年工作——学...
胡德平:政府要了解市场主体的心...
胡德平:延安时期的青年工作——...
胡德平:民有经济发展的第一个突...
胡德平:再言顾的《国家赔偿决定...
胡德平:人人都有一本母爱的家书...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