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德平谈中国梦..
·德平同志给史料..
·德平同志给史料..
·没有原罪民营企..
·温故知新 开拓..
·耀邦同志在“真..
·耀邦同志在“真..
·耀邦同志在“真..
·中国民营经济的..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德平同志专栏
胡德平:再言顾的《国家赔偿决定书》
作者:胡德平      时间:2022-02-21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1994 年 5 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国家赔偿法》,后经 两次修正,现已实施二十七年有余,我有三点学习体会。

  第一,国家依法保护一切公民、法人和有关社会组织的一切 合法财产。第二,公民、法人的合法财产受到侵害时,除民事、

  刑事赔偿之外,现在还可以得到行政赔偿的权利。第三,《国家

  赔偿法》法定中级以上人民法院均设立“赔偿委员会”,并有权 做出具有法律效力的赔偿决定。其诚恳、坚决的立场令人感动。

  这是 1994 年以来,我国法律制度进步的一大明显标志。根据广 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顾雏军下达的《国家赔偿决定书》,再言几点看法,错误之处,敬请观者批评。

  1.广东高院下发的《决定书》是否有充足的公信力?

  因为 2019 年 4 月,国家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做出提审判决,否定了广东佛山法院和广东高院对顾的两项判决罪名,并改判刑期五年,故此广东高院承担起对顾的国家赔偿责任。广东高院既是司法审判机关,又是义务赔偿单位,自己判罚自己,这绝对是部分纠正错案一件可喜可贺的好案例。但不赔偿其财产,其公信力仍受质疑,因为广东高院既当了运动员,又当了裁判员。

  正义的法治建设应有严格的审判机关和义务赔偿机构的分工。顾案中应有更为超脱的国家机关,根据顾要求赔偿的财产标的很多,也应有多个义务赔偿单位,只把广东高院一家列为义务赔偿单位似不公允。

  2.为什么广东高院回避赔偿格林柯尔系的合法财产?

  广东高院对顾下达的《国家赔偿决定书》认为:“本院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八条第一项规定的侵犯财产权应予以赔偿的情况。”但这一项明明规定:“行使国家侦查检察、审判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都有赔偿义务。《国家赔偿法》第十八条第一项的律条和广东高院《决定书》对第一项的引用和决定显然有重大的矛盾。第一:广东高院似乎表明,只要“本院不存在”侵害顾的财产,就无人侵害了顾的合法财产。这种法律认定显然非常片面。因为还有公安、检察等机关有无侵害顾的财产的问题。第二:如果从佛山公安直到广东高院,在法律文件中都没有对顾的财产非法性质的指控和判定,那么免责的就应该不止是广东高院一家,而就应包括广东公安和司法的各级机关。若非如此,顾的巨额财产是如何一夜之间就完全消失了呢?第三:中外司法领域中,都隐藏着一些案中案的奇案,这才是案件身后最神秘的部分,“案中案”中真正的利益操盘手是谁?这点不能不让人警觉。

  3.关于顾案财产,“义务赔偿机关”第一源头是谁?

  格林柯尔系公司在工商局有明确的注册地点、有厂址、有产品、有专利、有市场、有税收、还交了土地出让金。顾的企业财产客观存在,无人否认;他本人于 2005 年 7 月 31 日被佛山公安局逮捕,佛山公安局并在当年 8 月就将广东格林柯尔名下全部公司的账目、公章悉数没收,财产全部冻结,并把全部企业的大门封门上锁,导致全部公司无法经营。佛山检察院于 9 月 1 日才下发对顾的“逮捕证”。我认为这是一件法外执法侵吞公民合法财产的掠夺行为,这种非法行为不可能反映在顾案 120 件案卷中,广东的检察、审判机关也可能对这一法外执法的内幕,不甚了解。

  我认为造成这些财产损失的第一源头却是明确的,应是佛山市公安。

  4.三家上市公司中顾名下的股权应如何处理?

  经国务院相关协调会授权,全国工商联对顾名下的公司股权 处置问题,提出过一些具体建议并牵头做过一些实际工作。全联 法律部至今还保留着自 2005 年 3 月 17 日至 2006 年 11 月 7 日全部工作记录。除广东格林柯尔系的企业财产之外,顾名下还拥有扬州亚星、合肥美菱两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分别占股份为 60.67%、20.03%和收购上市公司襄轴股份已付的两千万人民币。自顾被佛山公安逮捕后,以上股权、资金全部被法院冻结。以下引文悉数出于全联的工作记录:

  2006 年 2 月 9 日:(顾)表示意愿接受(扬州)政府用 1.65 亿回购亚星;并再次请求工商联尽力帮助申请取保候审。

  2006 年 7 月 13 日,顾在江苏亚星公司和扬州格林柯尔的《股

  权转让协议》上签字。

  2006 年 7 月 17 日,亚星客车股权回购款1.65亿已存入最高法院指定账户。

  2006 年 7 月 20 日,“亚星客车已公告”。

  请问亚星的 1.65 亿回购款是否应当归还顾雏军。扬州政府自始至终准备的1.65 亿回购格林柯尔股份,尽管价钱还可以再 议,但坚持亚星公司重组的市场信用值得令人尊敬。

  合肥政府也持赞成美菱重组的态度。但 2006 年 4 月底后,态度变化很大。

  2006 年 5 月 18 日,美菱集团与四川长虹电子集团有限公司及四川长虹签署《美菱电器股份转让协议书》:对于收回美菱电器 82,852,683股股份(以下简称标的股份),美菱集团将其中的 45,000,000 股股份转让给四川长虹,占本公司总股本的 10.88%,将其中的 37,852,683 股股份转让给四川长虹控股股东长虹集团,占本公司总股本的 9.15%……。(笔者注:此两笔股份转让合计为20.03%,正好是原格林柯尔持有的美菱股份额。)

  我认为美菱“收回”20.03%的股份,其实这既是侵吞了顾的20.03%的股权,又赚了四川长虹 20.03%的股权收购资金。

  另外,顾为收购襄轴股份而支付的 2000 万元也未见归还,是不是也被没收了?

  以上证据,全悉出自全联法律部的工作记录,但也反映了顾案中历史的真实情况,有时间、有地点、有证人、有数据、有具

  体情况,真实的历史也能成为“实质正义”的一个源头,能否采 信。望国家赔偿委员会、法院予以裁定。

  5.看不到“赔偿委员会”的作用

  《国家赔偿法》在各中级人民法院以上都设立了“赔偿委员会”。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的广东高院赔偿了顾的人身自由和精神伤害的损失,确实履行了自己的赔偿义务。试想一个丧失了自由的企业法人,怎么维护自己的合法财产?况且在他被逮捕之前,广东格林柯尔系的全部财产都被佛山公安没收处理了,顾有什么抗拒能力?广东高院似应正视这一事实,有必要启动“赔偿委员会”的法定程序,由公安、检察、监狱等机关检查自身有无侵害顾名下的财产问题,然后做出终局决定,而不能仅仅从自身改变刑期天数赔偿费用出发。顾的财产损失,也是国家财富的损失,它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亚星、美菱、襄轴等并未被立案调查,为何经营、财产也被冻结?是否国家赔偿,也应有明确态度!

  6.有无主动担负起顾案财产赔偿义务的行政机关?

  有。在天津市领导体贴民情,敢于解决问题的前提下,天津市工商管理局于 2015 年 3 月发还了顾名下的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的经营执照,并将执照年限延长至 2070 年。天津工商局其主动性、积极性完全是义务责任感使然。此公司已列入顾的上诉申请书和广东高院下达的《国家赔偿决定书》,实际已经部分解冻了。在明晰法律制度的前提下,政府部门、司法机构似应主动作为,天津工商局就是一例。

  7.顾案涉及的司法部门可否行使“执行回转”责任

  天津工商局,无形之中行使了财产“执行回转”的法律责任。所谓“执行回转”就是法院把判错了的财产,执行交还原主。法 院可以做,政府也可以做。我大胆认为格林柯尔系下各公司的所

  在地政府都可以主动担负起这一义务赔偿责任。因为顾名下的财

  产只要仍是合法财产,法院又没有任何法律判决,地方政府将顾 的财产交还原主,应比“执行回转”的责任还要小。国家的司法

  程序、制度固然严格,同时也要便民亲民,力戒繁琐哲学。当然 《国家赔偿法》实施期限很短,很多地方还需要完善、修正。

  8.顾案的意义何在?

  顾案从 2005 年到今年已经 17 年了,即使赔偿顾的财产一半,已过 200 亿。赔偿的钱最后还是由国家的国库中出。一批好好的企业非要把它折腾到垮台,再由国家赔偿,这真是破坏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聚集起来的一股巨大的负能量!真不知顾得罪了何方神圣?从顾案最终结局和过程来看,国务院相关协调会做 出的许多正确的决定,并未得到正确执行,而是大大走样了。

  顾案就其人身损失,赔偿四十三万元而言,能说是一起有全国意义的重大案件吗?其实,顾在佛山看守所中,就已经背上了不存在的两项罪名,十几家公司、三家上市公司和土地等财产均被侵害,已经伏法服刑了,还搭上后来被宣告无罪的七名公司职员。我认为顾案的真正意义还在于,在广东高院判决前,法外执法的暗局早已做足,其目的就是掠夺顾名下同时也涉及到国家财富的几百亿资产。这才是顾案能被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并给以国家赔偿的意义所在之处。否则,这也只是一件寻常案件而已。

2022 年 2 月 11 日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德平:再言顾的《国家赔偿决定...
胡德平:人人都有一本母爱的家书...
胡德平:共同富裕和市场、资本的...
胡德平:毛泽东讲“个性”与“人...
胡德平:为自由鸣炮
胡德平:“十四五”民营经济法治...
胡德平:陈独秀一个与时俱进的经...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