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之女满妹
·《胡耀邦传》五..
·永远的沉默:满..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耀邦研究 >> 研究信息 >> 研究学者
胡耀邦之女满妹
作者:张意轩      时间:2007-02-13   来源:
 

  北京嘉里中心北楼,8层,一间标有“公共事务部李恒”的落地玻璃办公室。

  房间不大,很精致,物品摆放井井有条。阳光洒在绿色盆栽上,百合花束和水竹比肩而立,让房间充满了生气。

  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就是胡耀邦的女儿———满妹。她个头1.6米左右,一袭藏青色的职业装套在橘红色毛衣外,很喜欢笑,一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2005年,一本《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让李恒走进了公众的视线,但她却一直不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我一向都特别低调,千万别把我当什么名人。”

  不惧挑战的完美主义者

  “L”形大办公桌上,十几份厚薄不一、中英文兼有的文件,分横竖两排一字码开,“都是今天要处理或学习的,处理完一份拿开一份,一天一般还要处理几十封E-mail。我的原则是今天的工作绝不拖到明天。”李恒说。

  李恒是1994年来到这家医药行业的外企公司的,为了说服她加入,公司整整用了一年时间,“我的第一个老板第一次见到我时,我正在同时处理3件事情,他觉得我是个高效率的人;而老板的老板,则认为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工作中,外形瘦小的她是一个统筹全局的核心人物。这位总是以完美作为标准的企业领导,工作起来既专业又敬业,连标点符号、打印字体这样的细节,都容不得半点马虎。李恒常说,“谋其上而得其中,谋其中而得其下。任何时候都不要把自己的要求降低,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从小受父母忘我工作习惯的耳濡目染,李恒原先也一直认为工作就是生活,“加班加点对我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加入公司的前两年,通常一天工作14至16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半。工作多时不觉得累,没活儿反倒觉得累。”

  后来,在公司的一次培训会上,李恒发现只有她认为“生活的目标就是做好工作”,而其他人都说“工作的目标是要有更好的生活”。这给了她很大的震动,“我开始意识到,工作不是目的,只是生活的重要部分。”她开始重新审视和安排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工作时,会听音乐、游泳、看电影或演出,或者跟朋友聊天散步。”她还开始养花,“这对自己的性格也是一种调整。”

  负责任的“烧火丫头”

  “每次忙活儿、重活儿、难活儿,不管是家里还是单位,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会首先想到我。我就是烧火的丫头,干粗活儿的。”李恒笑言道,“‘文革’时,哥哥们聊天、侃大山时,我常常是在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织毛衣。”

  职业女性、母亲、女儿、妻子,这是李恒的四个人生角色,“如果100分是满分,我应该可以分别打100、90、80和70,”李恒说,“我都尽全力了,说到底,这四个角色都是种责任。一个女人的幸福生活,应该是都兼顾到。”

  谈到儿子,李恒说自己是有愧疚的,因为一直没有怎么照顾他,“很少陪他玩、很少管他的作业,只开过几次家长会”。儿子4岁那年,李恒上夜校学英文,一周有3个晚上和一个周末都在学习,儿子问她:“为什么别的妈妈不读书,而你要去读书?”李恒说自己听了心里也很伤心。

  李恒忙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她常要承担很多分外的工作,但她从没想过推掉一些,“我们一家都很‘克己’,我父母也是这样。工作从来都是不计名利、不问收获,不管是不是自己的事,不管多难多累,只要事情重要,就自己克服困难去做,”李恒说这是一种很自然的反应,“从小受到的理想主义教育,已经融化进我的血液了。”

  以“随便你”为口头禅的“李总”

  在医药行业做了12年总监的李恒,被业内人士尊称为“李总”,公司同事则更习惯亲切随意地招呼她为“Betsy”,说她“是一个特别好说话的人”。李恒与人为善,很注重与下属的沟通,“有事商量着来,他们觉得我不对的,我也会先听。”她常和下属一起凑份吃饭,也会一起散步,聊聊房子装修、孩子教育等日常话题。

  李恒办公室的窗台上,摆放着一件瓷器———大肚弥勒佛,“已经摆了六七年了,在我困难和不愉快时,它的宽容和笑容,可以让我保持愉快的心情、正向的思维和宽容的态度。”“与人无争,与世无求”,这是李恒一贯的处事原则,“我的经历比较坎坷,但我一直能比较轻松地面对,关键就在于内心的这种平衡。”

  满妹这名字是婆婆给取的。出生时婆婆说,“孙儿、孙女都有了,满足了,也满意了,就起名叫满妹吧。”父母先前曾有戏言,为了体现男女平等,儿子跟父亲姓,女儿跟母亲姓。后来,满妹便随了母亲,姓李。

  工作和生活中,李恒从来没有主动提过自己的家庭,“我觉得没有什么好炫耀的。与其说我刻意隐瞒,倒不如说我是在刻意约束自己,要做得更好,对人更平和,对工作更努力。”“做清清白白的人,这是父母对我影响最深的一点。”

  采访札记:我眼中的李恒

  很青春:一口流利的英语,会开车,还谈论星座,她说自己“比较传统,也能够与时俱进”。确实如此。

  很细心:电话约定地点,特意告诉我,办公室是在北楼;辞行时,帮我把压在包带下的外衣帽子拽出来,“整理得舒服一些再出门”。

  很女性:右手戴着紫水晶戒指,“是他给我买的,是我的幸运石”,左手戴着叶子形状的戒指,“是自己慰劳自己的,女人要学会找到生活的乐趣。”

  满妹小传

  满妹,现用名李恒,1952年出生于四川省南充市,1968年参加工作,1980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医疗系。大学毕业后先后担任《中华内科杂志》编辑、编辑部副主任,中华医学会副秘书长,兼任过中华医学会杂志社社长和北京华康广告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后在北京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工作,自1989年被选为中华医学会理事、中华医学基金会理事至今。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永远的沉默:满妹回忆父亲胡耀邦
《胡耀邦传》五位作者简介
胡耀邦之女满妹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