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在探求真理的..
·胡耀邦与《“一..
·沈宝祥:胡耀邦..
·胡耀邦:年轻的..
·胡耀邦与苏区青..
·“吾爱吾师,吾..
·“吾爱吾师,吾..
·胡耀邦与有关“..
·胡耀邦党建思想..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耀邦研究 >> 生平与思想研究
盛平:西藏汉族干部内调失误的责任问题(中)
作者:盛平      时间:2023-01-06   来源:百年耀邦
 
  四、干部内调出现混乱的责任问题

  1、干部内调的原则规定

  1980年6月13日,由阴法唐参与起草的自治区党委和政府上报中央之内调方案规定:

  内调方案第二条规定,内调对象主要是:(1)党政群机关的汉族干部,除留少数必要的领导骨干外。一般都可以内调;(2)专业技术干部要保留,确系体弱有病,不适于继续在高原工作的,或家庭有实际困难需要照顾的,或其专业在藏无法对口的,可以内调;(3)精简机构、编制,厂矿企事业中关、停、并、转的单位,以及调整管理体制后,可以离得开的汉族干部、工人,都可以内调。

  内调方案第四条规定:内调工作的步骤,第一步,先由自治区各系统和地、市提出精简机构、编制,调整、整顿厂矿企事业,以及改进管理体制的方案,报经自治区党委和人民政府审批后执行。第二步,各单位采取领导和群众相结合的办法,决定去留人员名单,提出计划,经自治区有关部门汇总审核后,报党委审批,再分别报中央组织部、国家人事局和国家劳动总局。今年走一批,明年大批走,后年全部完成。

  8月6日,中央批复同意西藏内调方案的《请示报告》。中央61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西藏自治区党委和人民政府<关于大批调出进藏干部、工人的请示报告>的通知》明确指出:

  对继续留藏工作的同志及其在内地的家属、子女,要给予关心和照顾,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支持、鼓励他们为建设新西藏作出新贡献。要做到走者愉快,留者安心,进一步发展西藏的形势,调动广大干部、工人和文教、卫生、科技人员的积极性。在大批干部、工人内调中要注意搞好交接,促进各方面事业更好地开展,决不能影响各项工作。中央责成中央组织部会同国家人事局、国家劳动总局召开专门会议进行研究,作出具体安排。今年调回一批人员后,要总结经验,然后再部署明年、后年的内调任务。

  在9月下旬召开的中央三部委西藏内调干部工作会议上,赵振清副部长指出:

  西藏自治区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提出了一个内调的计划,中央已经批准,按照计划,从今年起,在两三年内,要调回内地的干部有2.1万人,工人2.5万人,连同他们的家属、子女,共9.2万多人,内调的对象主要是党、政、群机关干部、部分专业不对口或体弱有病不适应在高原工作的专业技术干部;厂矿企业中关、停、并、转单位及精简机构编制、调整管理体制后可以离得开的汉族干部和工人。

  赵振清在会议上又说,热地同志向大家介绍了西藏各级党组织、各级人民政府做的大量工作,并且提出要继续认真负责地做好工作,绝不掉以轻心,绝不草率从事。要教育留下的同志安心工作,鼓励他们为西藏建设立新功。……内调人员离藏前,要做好交接工作,站好最后一班岗。各单位要召开座谈会,听取内调人员的意见和建议。对内调的各项工作要普遍进行一次检查,没做好的抓紧弥补。

  上述多个重要文件明确规定了内调工作的有关原则、程序和规定:

  (1)胡耀邦进藏宣布的6件大事与中央31号文件的精神和实质是一致的;31号文件的8项方针和胡耀邦讲的6件大事,总的精神是为了使西藏有计划有步骤地尽快兴旺发达、繁荣富裕起来。这些方针和任务是党在新时期总任务在西藏的具体化。

  (2)西藏自治区区委和政府认为,自治区已经具备了将进藏的汉族干部、工人大批调回内地的条件:29年来,我区已经有了一大批优秀的、能干的、同群众有密切联系的民族干部,可以逐渐把建设新西藏的主要责任承担起来。因此,在两三年内使国家脱产干部中的藏族干部占三分之二以上,将进藏的汉族干部、工人有计划地、大批地调回内地,已经具备了条件。中央据此批复同意西藏区委、区政府上报的内调方案的《请示报告》。16年后出版的《当代西藏简史》也同意自治区的上述提法,《简史》指出:随着民族干部的逐步成长,干部队伍结构必须作相应调整。周恩来总理生前曾要求西藏做到汉藏干部比例为“三七”开,逐步实现汉族干部占西藏干部总数的30%,藏族干部占70%。西藏自治区党委十分重视贯彻总理指示精神,采取各种措施大力培养民族干部。经过多年培训,实现总理生前遗愿有了一定的条件。

  阴法唐在区党委二届五次全体(扩大)会议讲话指出:经过29年的培养和锻炼,我区大批能干的藏族干部和其它少数民族干部已成长起来了,已经基本具备了以藏族干部为主体的条件。建设新西藏的历史重任已主要地落在他们的肩上。

  6月12日,中组部副部长赵振清在自治区党委召开的自治区直属单位干部大会上指出:

  毛泽东同志早就指出:“要彻底解决民族问题,完全孤立民族反动派,没有大批从少数民族出身的共产主义干部是不可能的。”周恩来同志在60年代就指示我们要把汉族干部占三分之二的状况,逐步改变为民族干部占三分之二,把藏汉族干部的比例颠倒过来。什么时候能够实现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的遗愿呢?我认为现在就是时候了,现在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条件。

  9月23日至10月4日,中组部、国家人事局、国家劳动总局三部委按中央指示,召开西藏内调干部、工人工作会议。中组部副部长赵振清在会议上就内调工作发表讲话。赵振清说:毛主席指出:"要彻底解决民族问题,完全孤立民族反动派,没有大批从少数民族出身的共产主义干部是不可能的。"周总理在六十年代曾指示我们,在西藏要把汉族干部占三分之二的情况逐步改变为民族干部占三分之二,把汉、藏族干部的比例颠倒过来。现在条件成熟了,已经到了实现毛主席、周总理遗愿的时候了。

  所谓干部内调“已经具备了条件”,“实现总理生前遗愿有了一定的条件”,“现在条件成熟了,已经到了实现毛主席、周总理遗愿的时候了”,是指内调工作各个方面的条件、形势已经成熟,即内调工作具有了一定的历史必然性,是在一个时期必须要实行的政策,此后数十年来,干部内调成为西藏干部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3)上述文件明确规定了汉族干部、职工内调的程序:必须经过自治区、地区、县、县以下机构及企事业单位、本人及群众的同意,经自治区有关部门汇总审核后,报党委审批;还必须上报中央组织部、国家人事局、国家劳动总局及征得内地接收内调干部的省市同意。

  (4)军队干部不在内调范围,党政群干部离得开的可以内调,专业技术干部要保留(除非3种情况者可以内调),关停并转的机构及企事业单位的干部职工、体制调整后可以离得开的干部职工,可以内调;所有内调人员必须经过内调程序审核批准。

  (5)本次内调3年完成,第一年走一批,取得经验后,第二年大批走,第三年全部完成。

  (6)做好交接班工作,站好最后一班岗。准备不充分,宁可慢些。中央要求,要力争做到:走的愉快,留的安心,藏、汉族更加团结,社会更加安定,生产有所发展,工作有所加强。(见《赵振清同志在西藏内调干部、工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认真对中央31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转发<西藏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西藏自治区内调方案的《请示报告》、中央61号文件即中央对西藏地区内调报告的批复、中组部三部委10月21日关于西藏内调工作会议报告的通知分析研究后,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央关于西藏汉族干部内调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是西藏干部工作的重中之重,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内调工作的原则规定、整体步骤也是完备、翔实、可行的,中组部等部委的指导也是及时、到位的。

  2、内调工作的过程

  1980年9月23日,赵振清代表中组部等三部委,布署中央各部委和内地各省市与自治区同志关于内调工作的对接安排。自治区热地参加会议。按6月13日自治区上报中央的内调请示报告,今年走一批,明年大批走,后年全部完成的设想;及8月6日中央批复:要做到走者愉快,留者安心,调动广大干部、工人和文教、卫生、科技人员的积极性。在大批干部、工人内调中要注意搞好交接,促进各方面事业更好地开展,决不能影响各项工作。今年调回一批人员后,要总结经验,然后再部署明年、后年的内调任务的指示,赵振清副部长强调,内调出藏工作应在做好思想工作的前提下。搞好交接工作,今冬明春有序进行,确保内调干部、职工安全回到内地。赵振清在谈到内调工作的具体问题时,强调指出:关于“内调手续问题。西藏自治区把内调人员名单和审批表交给各有关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部门后,要尽快把档案送去。有些省、市任务大,西藏要派工作组协助他们安排内调干部、工人的工作。要本着先易后难精神,落实一批通知一批,最迟要在今年12月以前把第一批内调人员的通知全部发到西藏。西藏由县以上单位直接介绍到接收省、市、自治区指定的单位报到”。但到10月中旬,自治区却已放走了一大批汉族干部、职工,其中包括胡耀邦明确指示要留下的干部骨干、专业技术人员、医生、教师等。

  9月底,西藏大批内调干部、职工已经开始离开西藏。据《中国共产党西藏历史大事记》9月30日条目记录,甘肃柳圆火车站负责人就西藏内调人员行李托运等问题答记者问:

  《西藏日报》报道,在全区汉族干部、工人开始成批内调之际,甘肃省柳园火车站负责人就行李托运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火车站负责人在回答了货运采取的措施、对托运货物的要求、客运等问题后说,大批西藏干部、工人内调,在客货运上都给我们带来了很大困难。我们急切希望西藏有关领导部门尽快在柳园派驻一个工作组或成立一个转运接待站,具体联系客、货运中亟需解决的问题,以便及时安排好车辆运输。

  这段报道说明,到9月底大批内调干部、职工已经离开西藏,因为走得仓促,造成客货运拥挤,甘肃柳园火车站因此向西藏有关部门呼吁,要尽快在柳园成立转运接待站。中央批准的自治区内调方案规定,今年走一批,明年大批走,后年全部完成,在实际内调工作中,由于自治区操作上的失误,形成蜂拥而上的局面。(见《当代西藏简史》第318页)

  10月18日,阴法唐在区党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做题为《进一步解放思想,切实转变作风》的讲话,阴在讲话的结尾部分明确坦承道:“内返工作搞得还不够好,由于把关不够,放走了一些领导骨干和专业技术骨干。”阴法唐检讨说:“上述这些问题是前进中的问题,从区党委来检查,有些工作还抓得不紧,做得不细,对有的问题发现以后,纠正不力。只要我们坚决按中央的指示办事,问题是不难解决的。”阴法唐在党的常委会议上的讲话,明确了内调工作中失误的责任在区党委。阴法唐该报告的第四部分《继续做好调整配备领导班子、精简机构和内调干部职工工作》一节,在该报告收入《阴法唐西藏工作文集》时被略去,这部分文字应该是关于汉族干部、职工内调,精简机构、压缩人员编制的重要内容。读者会猜测,这些被略去的重要内容,应该涉及到阴法唐对汉族干部、职工内调工作失误的详尽分析和检讨批评。

  12月22日,在第一批内调工作基本结束的情况下,西藏区党委研究干部内调工作中的主要问题。区党委常委与中组部、国家劳动总局杨志海、张长林二人就内调问题交换了意见,指出内调涉及面广,任务重,时间急,加之缺乏经验,有的同志把复杂的问题看得太简单了,出现了一些问题。自治区内调工作中,大讲走的光荣是正确的,但强调留下来是工作需要的方面不够;有的认为放的多、放得快就是思想解放,强调了自下而上的报名,忽略了自上而下的把关,不该走的走了,该走的不走;思想政治工作没跟上,确定走的有怨言,留的有后顾之忧。而上述这些问题,在中央8月6日批复中,在9月23日开始的中组部三部委内调工作会议上,都已经三番五次强调要认真做好上面谈到的这些工作了。之后,区党委和中组部同志共同研究了解决问题的方案。区党委确定:下一步第二批干部内调时,对领导骨干要慎重控制,对业务技术人员内调要把好关,进行通盘考虑,要加强组织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加强精简办公室工作(以上见《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1949-1994)》,西藏自治区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

  1981年1月3日至8日,西藏自治区党委召开常委扩大会,阴法唐传达中央工作会议精神,研究搞好西藏经济调整工作,会议决定将1981年西藏基本建设投资从上年的1.82亿元,压缩到0.8亿元以内,并继续搞好企业的关、停、并、转和汉族干部、职工内调工作(见《中国共产党西藏工作五十年》)。关于这次会议的内容,西藏党史大事记也有少许文字记叙,可以肯定,在内调工作上,只会严格要求,不会有放松少调的松懈。因为上年底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强调调整的压力持续加大。

  6月4日,在自治区人民政府直属机关县以上干部大会上,兼任自治区政府主席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阿沛讲话。西藏区政府专门发出学习这篇讲话的通知,这篇讲话可以看作是一份对去年第一批内调工作的总结报告。阿沛高度赞扬中央31号文件和胡耀邦进藏,阿沛指出:去年中央发了关于西藏工作的31号文件,5月耀邦和万里同志到西藏考察,作了重要指示。党中央对西藏工作的重要战略决策,使西藏工作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汉族干部、职工内调决策即是落实“党中央对西藏工作的重要战略决策”的措施之一。

  阿沛充分肯定了汉族干部、职工内调工作,他说,内调工作,这是中央根据西藏的实际情况做出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决策。去年以来,在区党委领导下,花了很大力气做了汉族职工干部的内调的工作,在短短的时间里,至少内返了汉族干部职工和家属3万多人,而且没有出什么事故,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也是区党委认真贯彻落实中央指示的实际行动。

  怎样看待干部内调工作,阿沛讲,要真正实现以藏族干部为主,需要一个过程,要有一段时间。……我们要积极创造条件,加速培养藏族干部,特别是要加强对现有干部的培养和提高工作。

  内调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年,阿沛讲话指出:但西藏精简机构、精兵简政的工作仍然不令人满意,阿沛批评说:目前西藏精筒机构,精兵筒政仍然是很紧迫的工作,我们要做好这项工作,以便把有效的资金,用到确实最必需的地方。西藏人口才180多万,而内地大的县就有上百万人口。因此,精简机构一定要从西蔵的实际出发,绝对不能硬搬内地的经验,也没有必要在中央有什么部门,我们西藏也设什么。西藏的机构和编制,应该从西藏的实际需要出发,贯彻少而精的原则。

  阿沛在讲话中实事求是的对干部内调工作中的错误,进行了严肃地批评,阿沛说:在这次内调中,也不是没有缺点。在我看来缺点主要有两点,一是干部骨干,专业技术人才、医生、教师等走的多了些,一定程度上对工作有些影响。二是,因为走的急,工作粗,政治思想工作和有些措施没有跟上,使我们原定的一些规定和财经制度受到破坏,有少数汉族职工帯的箱子越钉越大,听说有的把箱钉的卡车车箱那么大,而且把公家的东西也带走了。败坏了汉族职工的声誉,影响民族关系。

  阿沛进一步总结指出:总的说,第一批比原计划是走的多了些,具体看,有些该留的没有留,而该走的却又没有走。听说现在有的机关,有不少人没事干,还听说有的有事也不干,这样的人多走一些有什么不好呢?在内调问题上,我要强调三条,第一内调工作的政策没有变。第二西藏需要的人除个别特殊情况外,一个也不能放走,对他们的实际困难要逐步加以解决。第三对内调的同志,我们要努力使他们得到合理的安排。现在区党委正在总结内调工作的经验,使以后的内调工作做得更好(以上见《阿沛•阿旺晋美同志在自洽区人民政府直属机关县以上干部大会上的讲话》,《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1980年4月-1982年》)。

  内调工作开展约一年后,时任自治区政府主席的阿沛副委员长在总结内调工作存在的问题时明确指出:内调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是“干部骨干,专业技术人才、医生、教师等走的多了些”,第二是“因为走的急,工作粗,政治思想工作和有些措施没有跟上”。这些问题和错误显然都是自治区有关机构和部门工作中的问题,与中央和胡耀邦的决策没有任何关系。内调方案明确指出:(1)党政群机关的汉族干部,除留少数必要的领导骨干外。一般都可以内调;(2)专业技术干部要保留,确系体弱有病,不适于继续在高原工作的,或家庭有实际困难需要照顾的,或其专业在藏无法对口的,可以内调。但在实际内调工作中,中央和胡耀邦及自治区内调方案中强调的必须保留一定的党政干部骨干和充足的专业技术干部这几个界限,都被突破了。自治区有关机构为什么不按内调方案的有关规则办理?阿沛指出:“现在区党委正在总结内调工作的经验,使以后的内调工作做得更好”。据后来出版的《当代西藏简史》指出:自治区在组织内调工作时,“区党委没有及时地制定出调和不调的具体政策,致使各单位没有把关依据”。阿沛的讲话明确指出了内调工作中的错误和问题,责任在于区委、区政府,区委、区政府正在总结经验,弥补不足,以利二批、三批内调工作。

  8月7日,西藏区党委召开自治区地、市委书记座谈会,研究了进藏干部和工人第二批内调问题及其他问题,3天后区党委发出座谈会纪要。《纪要》指出:关于干部、工人内调问题,第一批内调工作已基本顺利结束,内调工作的主要问题是:思想政治工作做得不够;有些内调人员定得不准,专业技术人员和领导骨干走得多了;有的单位3批内调名单一次宣布,人心浮动,领导班子未定就搞内调,影响了工作(见《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1949-1994)》,西藏自治区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上述内调问题,责任显然是自治区有关内调工作机构的。为什么会出现上面的问题?多年后《当代西藏简史》针对这些问题回答道,在组织内调工作时,“区党委没有及时地制定出调和不调的具体政策,致使各单位没有把关依据,有申请就批准,把一批西藏急需的教育、科技、专业人才和领导骨干也调走了。一些单位急于完成任务,把内定三批内调名单一次公布,一时出现某些混乱的现象”(见《当代西藏简史》第318页)。中组部向自治区提出了改正的意见。在中组部等中央部门的帮助下,从6月12日中组部副部长赵振清在西藏干部大会上讲干部内调的多重意义、9月23日中组部三部委举办的干部内调工作会议、12月22日自治区党委常委与中组部等同志讨论干部内调工作中的失误问题,及1981年8月7日中组部同志参加西藏区党委召开的第二批干部内调工作会议,中组部等有关部门的同志一直在协助自治区的内调工作,但仍然产生了上面批评的内调工作失误。

  据《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1949-1994)》一书记述:根据中组部意见和西藏情况,第2批内调工作要做到稳、准、细,人数控制在1万至1.3万人(干部4至5千,工人6至8千);内调工作步骤要做到“先定班子,后定走留,先定留,后定走”,坚持县以上领导骨干和业务技术骨干“两个基本不调”。把县以上党政领导骨干和各部门业务骨干、专业技术人员留足留准,保质保量,成熟一个单位落实一个单位。

  中组部提出上述内调工作改正的意见之后,胡耀邦也曾对阴法唐约50天后有关阿里问题的报告作出批示,赞同中组部等提出的改正措施,自治区第二批、第三批干部内调工作避免了上述问题的产生。遗憾的是,这些措施自治区此前疏于制定,否则内调工作中一时出现的某些混乱等现象就会减少甚至杜绝。

  阴法唐在其回忆录中写道:他在给胡耀邦的电报中提出建议,西藏全区第二批内调要从严掌握,坚持县以上领导骨干和业务技术骨干基本不调,“先定班子,后定走留;先定留、后定走”。行政干部汉族同志留的比例可低于20%,科技人员不限比例等原则。其实,阴法唐的这些建议都是中组部向自治区提出的意见和建议,阴法唐掠美而不实话实说。据《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1949-1994)》一书记述:根据中组部意见和西藏情况,第2批内调工作要做到稳、准、细,……内调工作步骤要做到“先定班子,后定走留,先定留,后定走”,坚持县以上领导骨干和业务技术骨干“两个基本不调”。把县以上党政领导骨干和各部门业务骨干、专业技术人员留足留准,保质保量。阴法唐的回忆录确有其特色。

  3、内调工作中某些混乱现象的责任问题

  1991年出版的《当代中国的西藏》一书指出:1980年至1981年大批内调干部时,由于任务急、数量大、时间短,工作比较粗糙。一批西藏社会主义建设急需的人才也被调走,使西藏各项工作,特别是业务性较强的科学技术、教育、医疗卫生、财政金融部门受到很大影响。

  内调工作中出现的若干失误和混乱现象的责任问题,是不言自明的,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和中央31号文件决定西藏干部配备以藏族干部为主的干部民族化政策,中央和胡耀邦汉族干部、职工内调的决策,是正确的决策,内调工作中存在的不足之处,因为经验不足,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明确是谁的责任,则是不能含糊的。

  据1996年出版的《当代西藏简史》披露:在组织内调工作时,“区党委没有及时地制定出调和不调的具体政策,致使各单位没有把关依据,有申请就批准,把一批西藏急需的教育、科技、专业人才和领导骨干也调走了。一些单位急于完成任务,把内定三批内调名单一次公布,一时出现某些混乱的现象,个别地区留下的进藏干部占干部总数不到百分之十,工作受到严重影响”(见《当代西藏简史》第318页)。《简史》明确无误地回答了内调工作中产生某些粗疏、混乱现象的原因和责任。第一,《简史》指出:区党委没有及时地制定出调和不调的具体政策,致使各单位没有把关依据,有申请就批准,把一批西藏急需的教育、科技、专业人才和领导骨干也调走了。第二,内调工作为何混乱?因为一些单位急于完成任务,把内定三批内调名单一次公布,一时出现某些混乱的现象。自治区上报中央的内调方案明确提出:今年走一批,明年大批走,后年全部完成。中央在8月6日批复中明确指出,今年调回一批人员后,要总结经验,然后再部署明年、后年的内调任务。中组部等三部委10月21日联合发出的《关于批转<赵振清同志在西藏内调干部、工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的通知》中强调:内调工作计划今年走一批,明年大批走,后年扫尾,全部完成。但是,由于区党委没有制定明确的规定,致使有些地区、单位如阿里地区,三年工作一次完成,造成某些混乱。第三,关于“百分之十”,个别地区留下的进藏干部占干部总数不到百分之十,工作受到严重影响。中央和胡耀邦一直强调汉族干部要占西藏干部的三分之一,即33%左右,个别地区留下不到10%的汉族干部,显然是错误的。这个问题应该是指阿里地区的内调失误。下面“阿里内调失误的责任”一节专门谈这个问题。

  请问:自治区内调失误应当由谁负责?自治区其他地区如果也有此类问题,应当由谁负责?如何回答《当代中国的西藏》上文提出的失误现象?根据自治区内调有关规定和《当代西藏简史》所述,内调工作中的某些混乱和失误现象,当然应由自治区内调审批机构和自治区负责人负责。

  阴法唐在其新出版的回忆录《从泰山到珠峰——阴法唐回忆录》一书中一反多年常态,无端指责内调工作:“由于在干部内调工作的指导思想上出了偏差,脱离西藏实际,加之政策不配套等原因,出现了把西藏急需的教育、财会、卫生、农牧、工程技术等专业人才和领导骨干也大批内调的混乱现象,致使有的地方统计报表无人做,医疗手术无人做,学校缺教师,牧区缺兽医,商店不能正常营业,一度在社会上引起思想混乱,正在进行中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经济、文化建设也受到影响”(见《从泰山到珠峰——阴法唐回忆录》)。这种说法显然不符合历史事实,也与阴法唐多年来高度赞扬内调工作的大量言论大相径庭。

  关于阴法唐在上文中指责在干部内调工作的指导思想上出了偏差,脱离西藏实际,加之政策不配套一段文字,请读者翻阅本文引述阴法唐1980年6月3日和10月18日大量高度赞扬干部内调工作的言论,即可了解阴法唐当年坚决拥护内调决策、积极宣传内调工作意义的言行了,文字记录时代是有记忆的。当然,自治区在进行内调工作时,由于经验不足,也致使内调工作发生了一些出人意料的混乱现象。

  《当代西藏简史》一段关于汉族干部内调后西藏干部队伍发生巨大变化的内容,有助于读者理解阴法唐上述指责的偏颇,《简史》指出:大批汉族干部内调后,自治区各级领导班子的调整和干部的配备,坚持了德才兼备的原则和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方针。按照这一方针,对自治区直属部、委、厅、局、各地、市、县党政班子分别规定了人数限额和年龄限界,经过调整后的地级干部平均年龄45岁,县级干部平均年龄40.5岁,中青年干部占70%,藏族等少数民族干部占60%。领导班子的调整对大批进藏干部内调后,保持各条战线工作的连续性和持续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真不明白,40多年后阴法唐的态度为什么有如此的变化?阴法唐上述文字中后面一段是批评阿里地区内调工作中放走一批干部骨干、专业技术干部、教师、医生这件事;1980年6月3日,阴法唐曾在二届五次党委扩大会上传达胡耀邦一段重要指示,他说:根据耀邦同志指示,尽管有大批干部职工要调回内地,但根据需要汉族干部还是要留下一部分同志,医生、教师、科技人员要多留一些。遗憾的是,自治区在内调工作的初期,对该指示并未认真执行。阴法唐在其回忆录中对此事也作了明确的交代:在自治区党委二届六次全委扩大会上,他参加了阿里地区小组的讨论,从一些同志的发言中,感觉到有的领导干部对怎样贯彻中央对西藏工作的指示,如何加快建设团结、富裕、文明的新阿里,思路不是很清楚。他们回去后,大刀阔斧地放走了大批汉族干部,我们还表扬了他们,并通报全区。

  关于阿里地区内调工作混乱的情况,请看本文下面“阿里内调失误的责任”一节的分析。

  2022年11月15日

  (未完待续)
加入收藏夹】【关闭
 
 

   
 
盛平:西藏汉族干部内调失误的责...
盛平:西藏汉族干部内调失误的责...
沈宝祥:对“真理标准大讨论代表...
徐庆全:胡耀邦和臧克家关于是否...
徐庆全:关于胡耀邦就任中央主席...
徐庆全:1984年胡耀邦审定的“胡...
沈宝祥:胡耀邦一贯坚持实践标准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