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在探求真理的..
·胡耀邦与《“一..
·沈宝祥:胡耀邦..
·胡耀邦:年轻的..
·胡耀邦与苏区青..
·“吾爱吾师,吾..
·“吾爱吾师,吾..
·胡耀邦与有关“..
·胡耀邦党建思想..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耀邦研究 >> 生平与思想研究
沈宝祥:反对个人迷信,胡耀邦讲得最深刻做得最得力——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106周年
作者:沈宝祥      时间:2021-11-08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个人迷信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漫延,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个人迷信急剧升温。

  1958年3月,在中共中央召开的成都会议上,提出要搞所谓“正确的个人崇拜”。上有所好,下必盛焉。有人发言提出:“我们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我们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在这样高层的会议上公然提倡迷信、盲从,竟没有受到任何批评,反而得到赞赏。这是个人迷信发展的一个标志。

  个人迷信的盛行,是“文化大革命”能够发动的一个重要条件。在“文化大革命”中,个人迷信更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推进拨乱反正,首先要破除个人迷信。

  

  粉碎“四人帮”以后,在拨乱反正中,胡耀邦很早就鲜明提出反对个人迷信。

1985年7月15日,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学员结业典礼上讲话。这是他最后一次在中央党校讲话。

  1977年12月,胡耀邦指导理论动态组编辑了《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反对对自己的不科学评价》材料,刊登在1977年12月25日的《理论动态》第33期。胡耀邦审阅定稿的编者导语指出:林彪、“四人帮”曾在这个极端严肃的重大问题上玩弄诡计,他们歪曲马克思主义关于个人和人民群众在历史上的作用的原理,用极端荒唐的高调来“颂扬”领袖,把领袖奉为神化的绝对权威,宣传中世纪的意识形态,同时把自己伪装“最忠于”伟大领袖的样子。

  这期《理论动态》选编的材料,提出了反对现代个人迷信:我们除了科学以外,什么都不要相信,就是说,不要迷信。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好,死人也好,活人也好,对的就是对的,不对的就是不对的,不然就叫做迷信。要破除迷信。不论古代的也好,现代的也好,正确的就信,不正确的就不信,不仅不信而且还要批评。这才是科学的态度。

这一期《理论动态》提出要反对现代个人迷信

  这期《理论动态》发出后,引起了强烈反响。这是粉碎“四人帮”后,反对个人迷信的第一个强音。

  

  胡耀邦发动的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从另一个角度说,也是破除个人迷信的大讨论。

  《理论动态》刚创办时,是用“完整准确”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进行拨乱反正。1977年秋,胡耀邦在同我谈话时提出,我们能否找出一个一通百通的东西来。这说明他的思考在发展。当时,我对此感到茫然。

  胡耀邦很快就找到了一通百通的东西,就是实践标准。

  1977年12月2日,胡耀邦在讨论“三次路线斗争”教学方案的校党委会议上提出:“这十几年的历史,不要根据哪个文件、哪个同志讲话。反面材料光看文件不行,林彪、“四人帮”还有许多没有形成文件的,还要看实践嘛”。 “你们的整个体系都是抄来的,要用真正的毛主席思想,通过实践检验来分析”。这些话,都是针对“句句是真理”的迷信而言。在“文革”中,毛泽东的话被奉为“最高指示”,实际上就是判断是非的最高标准,也是唯一标准。耀邦同志却说,这些不能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显示出他反对个人迷信的非凡勇气。

  胡耀邦以实践为标准,组织中央党校八百学员(高中级领导干部和理论工作者)讨论“三次路线斗争”。十天的讨论,使学员们 得到很大启发,他们开始对“文化大革命”提出质疑甚至否定。许多学员将这个讨论的信息传回本单位。胡耀邦组织中央党校八百学员的这个讨论,实际是在全党范围内对个人迷信的一次有力冲击。

  真理标准问题讨论,针对的是“两个凡是”,实质是破除“句句是真理” 的迷信。

  在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过程中,紧密结合实际,广泛传播了唯物主义认识论原理,批判了天才论、先验论等错误观念,确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权威。《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概括了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取得的认识成果:“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

  真理标准问题讨论把毛泽东请下了神坛,在全党全民范围较有力地破除了个人迷信,解除了长期禁锢人们的精神枷锁。

  

  胡耀邦指导理论动态组,从理论上剖析个人迷信。

  《理论动态》先后刊登两篇文章,阐述个人和人民群众在历史上作用的原理,从理论高度剖析个人迷信。

  第一篇是,《理论动态》第118期(1979年2月28)刊登的《坚持少宣传个人的方针》。

  鉴于新的个人迷信现象,总结历史结验,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少宣传个人的重要方针。《理论动态》为此而撰写文章。

  这篇文章指出,少宣传个人的方针,其实质是如何摆正个人与党、领导者与群众的关系。文章提出五个问题,进行拨乱反正:

  (一)我们的党是个人缔造的,还是集体缔造的?

  (二)党的领袖是一个人,还是一批人?

  (三)是人民应当忠于领袖,还是领袖应当忠于人民?

  (四)对领袖能否批评?

  (五)怎样理解权威?

  这篇文章作为《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发表(1979年3月11日)。

  第二篇是,《理论动态》第212期(1980年6月20日)刊登的《正确认识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这篇文章的题目是胡耀邦改定的。

  1980年2月,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有不许突出个人,搞个人迷信的规定。理论动态组决定就此再写文章。

此文在发表时胡耀邦将题目改为《正确认识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批语:我粗粗地翻了一遍。总的说,写得意气风发,能启发读者想问题。可以发。至于公开发表,那就得多请几个行家再仔细斟酌。

  这篇文章在讲了基本原理后,着重讲了“神化个人的深刻教训”。文章结合历史讲了:人是怎样成为神的?人们是怎样神化个人、迷信个人的?

  胡耀邦同志在文中加写了这样一句:

  “你什么时候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你的权威就能保持,上升,你什么时候停滞不前,甚至背离人民,你的权威就跌落,甚至为人民所不齿”。这是对严峻现实作的新概括。

  这篇文章作为《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发表(1980年7月4日)。

  

  胡耀邦推动制定《准则》,修改党章,使反对个人迷信成为硬约束。

  有感于党内政治生活长期极不正常,胡耀邦在理论动态组会议上一再讲,要撰写党内要有正常政治生活的文章。

  1978年8月23日上午,胡耀邦在中组部召开理论动态组和中组部《组工通讯》同志会议。他再次讲写党内要有正常政治生活的文章。他说:

  还有上次讲的党内必须要有正常的政治生活。国家要有正常的政治生活,首先我们党要有正常的政治生活。这几年破坏得一蹋糊涂。叶副主席去年讲了这个问题。政治生活最基本的准则,什么重大的事情总要经过集体的讨论,靠集体领导,集体智慧。一个民主讨论,一个不能随便打棍子。党内的正常生活有那么几条,要写清楚。按照党章,按照宪法。这篇东西很重要,要精雕细刻地写好。现在错误做法习以为常,把错误的东西当成正确的合法的,要说清这是不合法的。这篇东西是否由组织部写,要用“基本准则”几个字。这篇东西写好后给中央同志看一下再发。他稍作停顿后说:索性写一个文件。文件写出后再写文章,重申几条基本准则。这个文件要发到全党讨论,三四千字。这大概是制定党内政治生活准则这个重要文件的最早酝酿。

  在胡耀邦的主持和推动下,几经努力,1980年2月,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

  反对突出个人,不许搞个人迷信,是《准则》的重要内容。

  胡耀邦主持召开的十二大,对党章作了许多根本性修改,其中,写入了“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的条文。

  把反对个人迷信写进党的《政治生活准则》和党章,使之成为党规党法,具有重要意义。从此以后,再搞个人迷信,就不仅是党性不纯的问题,而且是触犯党规党法的问题。

  

  胡耀邦对中央党校学员多次进行反对个人迷信的教育。

  粉碎“四人帮”后,又出现新的个人迷信现象。拔高记述平凡经历,隆重展示生活用品,肉麻颂扬。对此,胡耀邦态度鲜明,尖锐批评。

  1978年12月29日,中央党校二部学员王立本,给当时的中央主要领导人写信,反映基层一些不正常现象。

  王立本信中说:“我们曾经参观了北京市一个机械化养猪试验场,场领导和职工兴奋地向我们讲了你关心人民生活,亲临该场视察和题词的动人情景,我们深受教育。

  在该场的会议室内,看到了广大职工对你的热爱,故将你在那里用过的物品,如热水瓶、杯子、椅子等,陈列在特意制作的玻璃柜中。这种爱戴之情,是无可非议。但对于这种形式,事后一直在脑中打转,有没有必要?不知你到过的基层单位,是不是有这种类似的形式?今后,你还要到千千万万的基层单位视察工作,假如也都模仿起来,在人们的精神中会产生什么影响?”

  王立本在信中进一步阐述:“对于这种形式,我认为不利于恢复、继承和发扬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这种形式,要是真的成风,如遇有地位的大唯心主义者,经过他们的利用和发酵,就有可能发展到从人变成“神”,把人民领袖和人民之间的同志关系变成封建关系,借此来破坏民主生活,镇压革命者,进行他的卑鄙勾当。”

  王立本的信提出:“我建议,从今以后,对健在的党、国家和人民的领袖,不要用这种方式表示敬爱”。

  这位领导人给王立本写信答复,表示接受他的建议。这件事,无论是一个干部给领导人写信提出批评建议,还是领导人给复信,接受批评建议并立即改进,都是可圈可点的。

  1月17日,这封信送到了胡耀邦那里。1月18日,耀邦同志在中央党校一、二部第二期学员结业会上就此对学员进行教育。

  耀邦同志说,党的三中全会在恢复和发扬党的光荣传统、优良作风问题上采取了一系列新的措施,其中一条就是不要突出宣传个人。我们必须执行。华主席批复的王立本同志这封信,很好。我们结合这件事认真考虑一下,我们党里还有哪些封建作法、封建办法需要改过来?改正这些东西,我的意见宜早不宜迟。比如说,上级干部到下面去,一定要称呼什么首长,一定要起立鼓掌,一定要欢迎欢送。可不可以改一改呢?

  耀邦同志接着说,这些年来,我们党内政治生活不健全,许多歪风邪气可得要下决心把它压下去。

  耀邦同志提出,希望同志们回去后,将这件事当故事讲,引起大家的注意。

  1979年2月28日上午,胡耀邦向中央党校全体学工人员传达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在这次讲话中,他也着重讲了反对新老个人迷信问题。他说,我们党的生活还有一条很重要。就是我们党内不能再制造迷信,不能搞特权,不要突出宣传个人。这一条非常重要。他说,我们吃了制造迷信的亏太多太大了。我们现在的宣传还在搞那个突出宣传个人。这是非常错误、非常危险的东西。不要以为这一套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是什么组织原则。恰恰相反,这个东西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是违背组织原则的。

  胡耀邦多次在理论动态组会议上向我们讲到个人迷信问题。他说,到处搞展览、纪念馆,坐过的石头也要搞成文物。我看人民不向往这些东西。我们向往的,就是四个现代化(1977年11月14日)。领袖要代表群众。一离开人民,人民就要抛弃他。这是马克思主义最深刻最普通的道理(12月27日)。我们是把他看作伟大的导师,不是伟大的天神。把人类一切颂扬的词都搜罗了,但离开了实事求是。

  “文革”期间,各省市自治区成立革命委员会时,都要向最高领导人发致敬电。这些致敬电,搜尽各种谀词,并挖空心思制造颂词,是个人迷信的登峰之作。胡耀邦提出,把当时的“致敬电”收集起来,哪个有心人批评一下,作为一种典型,教育我们的后代。

  

  胡耀邦告诫领导干部,危害之烈,莫此为甚,再也不能搞个人迷信,永远不要搞了。

  1980年11月23日,胡耀邦在省、市、自治区思想政治工作座谈会的讲话,着重讲了反对个人崇拜问题。他说:“多少年来,特别是林彪、‘四人帮’横行时期,搞个人崇拜,把个人封成神,认为谁谁说的做的是百分之百正确,不可能有错误。什么明察秋毫呀,洞察一切呀,大救星呀,那是封建愚昧的表现。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还搞了一段个人崇拜。危害之烈,莫此为甚。这样搞,第一,根本不可能有党的民主集中制;第二,根本不可能做到实事求是;第三,根本不可能解放思想;第四,不可避免地要导致一言堂、家长制等封建专制主义,并被某些坏人利用搞法西斯主义。所以,个人崇拜这种根本违反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必须严肃批判,以后再也不能搞了。我们共产党员,只有能力大小强弱之分,没有绝对行同绝对不行之分。不能说这个人的能力绝对行,那个人的能力绝对不行。”“这种封建性的个人崇拜,必然把我们的思想束缚得死死的,造成极不正常的政治局面。”个人崇拜“这几年扫了扫,但是不少地方还继续盛行。我们必须下最大的决心,把这种恶劣的风气纠正过来。不然,什么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什么朝气蓬勃的创造性,都起不来了。”(《胡耀邦文选》第233-234页)

  这年11月26日,胡耀邦在中纪委一个座谈会上又讲这个问题,他说:“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党风遭到空前破坏,个人崇拜登峰造极,达到荒谬绝伦的地步。党内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救世主,大大小小的奴隶。什么民主生活,什么实事求是,什么解放思想,根本谈不上。(《胡耀邦文选》第249页)

《胡耀邦文选》多处讲反对个人迷信问题

  后来,胡耀邦在党中央的另一次会议上,又一次严肃地讲了突出宣传个人这个问题。他指出,把个人同党的关系摆得不正确,同人民群众的关系摆得不正确,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问题,这是个大是大非问题。搞个人崇拜,第一,根本谈不上民主生活;第二,根本谈不上实事求是;第三,根本谈不上解放思想;第四,不可避免地要搞封建复辟。要永远禁止搞这个东西。

  胡耀邦深刻地揭示了个人崇拜的危害,是对长期盛行的个人崇拜所作的总结。

  第一,搞个人崇拜,根本谈不上民主集中制,根本谈不上民主生活。个人崇拜与个人专断密切联系。搞个人专断,必然要借助个人崇拜,把某个人说成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为他个人集权制造最强有力的舆论。另一方面,又为他集权制造强大的政治压力,可以给不听服者扣上各种罪名。其结果是,必然由民主集中制、民主制蜕变为家长制,蜕变为专制主义。

  第二,搞个人崇拜,根本谈不上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个人崇拜本身就是假,大,空,高,违背实事求是。个人崇拜,个人专断,凭一个头脑判断决策,必然脱离实际,犯主观主义的错误。在个人崇拜的氛围下,人们唯上是从,一切从领导者的意志出发,不敢从实际出发,独立思考,发挥创造性,更不会有不同意见,思想僵化,鸦雀无声,党和国家日益失去生机和活力。

  第三,搞个人崇拜,必然导致封建专制主义泛滥。个人崇拜本身就是封建主义性质的东西。邓小平对这种现象作了很具体的描述和剖析。他说:“从一九五八年批评反冒进,一九五九年‘反右倾’以来,党和国家的民主生活逐渐不正常,一言堂、个人决定重大问题、个人崇拜、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一类家长制现象,不断滋长。”权力不受限制,别人都要唯命是从,对他尽忠,形成君臣式关系。(《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330-331页)

  搞个人崇拜,造神造帝,对于共产党人来说,决不是小问题。

  搞个人崇拜,造神造帝,根本违背马克思主义。

  搞个人崇拜,造神造帝,严重违背了党章和党规。

  搞个人崇拜,造神造帝,倡导封建愚昧的一套,背离我们要建设的政治文明,害党,害民,害国。

  在中国社会,有个人崇拜的土壤。我们党内,历来有当吹鼓手吃饭的人,专门吹喇叭,抬轿子,讲令人作呕的话,干丑态百出的事。胡耀邦多次痛斥这种人,是奴才,是无耻之徒。

  

  不要突出宣传个人,胡耀邦严于律己。

  1981年6月29日,胡耀邦在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当选为党中央主席后,立即于下午四时半,约见宣传新闻单位负责人朱穆之、曾涛、张香山、胡绩伟同志谈话,要他们不要搞个人崇拜的宣传。他说:

  今天找你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你们注意,我们无论如何不要重复个人崇拜的错误。不要搞个人崇拜的宣传。请你们把好关,发现这方面的问题就告诉我。你们只要把好两年关,不搞个人崇拜的宣传,我想,我们党就会形成一股新风气。

  耀邦同志说:我还要向湖南打招呼,家乡不要出什么花样。

  胡耀邦说,还有一个问题很值得我们大家想一想:毛主席很早以前就是我们党的卓越领袖,但延安时期和建国初期,同大家一起开会、谈话、照像时,他并不把自己放在突出的位置上。譬如照相,他总是站在边上。一九四九年开政协会议,中共代表团的那张照片,毛主席和刘少奇同志就坐在第一排的两边,中间是四老。一九五五年团中央开全国积极分子大会时,布置主席台的坐位,毛主席、周总理亲自决定,要我们团中央的同志坐在前排,他们都在第二排。不知后来怎么搞的,开会、照像,甚至出场走路都要严格按等级次序办。这并不好,是我们党的风气上的一个倒退。能不能把这一套改变一下?我是主张改变的。

  

  胡耀邦反对个人迷信,一以贯之。

  胡耀邦不在其位了,还关注着党的建设,还关注着反对个人迷信的问题。1988年秋,他在山东烟台休养,9月1日,他在同一位同志谈话时,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党犯过错误,有的错误往往重复多次都没有接受教训,搞个人迷信,历史上大的有两次,结果都不好。但看来有的人至今没有吸取教训”。耀邦同志的这些谆谆之言,至今读来,仍然感人,仍然引人深思!

加入收藏夹】【关闭
 
 

   
 
沈宝祥:反对个人迷信,胡耀邦讲...
盛平:高层同志谈西藏汉族干部内...
盛平:胡耀邦与右派改正(之一)
盛平:关于汉族干部内调政策的若...
盛平:关于汉族干部内调政策的若...
盛平:关于汉族干部内调政策的若...
盛平:阿里风波探源—西藏汉族干...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