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在探求真理的..
·胡耀邦与《“一..
·沈宝祥:胡耀邦..
·胡耀邦:年轻的..
·胡耀邦与苏区青..
·“吾爱吾师,吾..
·“吾爱吾师,吾..
·胡耀邦与有关“..
·胡耀邦党建思想..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耀邦研究 >> 生平与思想研究
我炕头写的调查 胡耀邦批示“极有说服力”
作者:李锦      时间:2018-03-13   来源:
 

提要 1982年12月,我的老百姓炕头写的白集村调查,报告市场经济在中国出现的信息,是市场经济报晓第一声。胡耀邦总书记在我的调查报告上批示“极有说服力”,还认为“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思考。”胡耀邦总书记要求胡启立、万里、杜润生、刘毅研究。显然,农村正在从自给半自给经济向着较大规模的商品生产转化。我的观点很快出现在一个月后的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上了。

10年后的1992年,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市场经济调查比中央确立市场经济早了整整10年。

这时候,我已经立足于历史发展趋势调查,也习惯理论思维。而这个调查,是我首次触及国有企业的改革,当然是以批判眼光出现的。

这两天,看到高尚全的改革开放十个故事,看了很受启发。我如果写10个故事,这个市场经济调查也应该算一个。

我的老百姓炕头写的调查 胡耀邦批示认为“极有说服力”

---- 发生在 1983年春节前的农村改革故事     

1980年下半年开始,农民便走向市场,闯商品经济“禁区”,揭开农村改革新的一幕,到1984年,这场改革被推到历史舞台中间来了。山东省商河县张坊公社白集大队农民从1980年秋天开始,从事羊肉购销,开始向统购派购制度和国营商品部门一统天下的局面发起冲击。应当说他们是改革开放时期第一批打破商品经济“禁区”的中国农民。

我是1982年11月20日在骑自行车采访过程中了解到这一线索的。我从乐陵县骑车到商河县境内的赵奎元,被公社派出所扣留了。

为了解夜间收购实况,大队安排我住在羊油收购点李凤英家。人家男人出去收购了,就一个女人在家。怕不方便,大队会计白云龙陪着我过夜。

我在炕上听大队会计啦呱。商河县商业部门国有企业与白集村农民的竞争经历了三个阶段:压制──对阵──撤退。反之,白集人经历了冲破──对阵──进攻的过程。商业局食品公司收购站是国有企业,为什么斗不过白集的老百姓?不能怪他们无能,也不是白集人“太狡猾”了,而是因为计划经济造就的统购统销制度太“死”了。

流通领域的改革,关键在于竞争。长期以来,市场竞争受到种种限制,流通越搞越死,国营商业丧失了活力。包购包销,“包得死”;独家经营,“统得死”;按行政区划组织商品流通,“管得死”;环节过多,迂回曲折,“卡得死”;统一物价,“定得死”。这些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不足年深日久,已经系统配套,国营商业部门官商作风浓厚,在与农民流通队伍的竞争中,一触即败。

县里担心白集冲击了社会主义计划体制,100个致富先进单位却没有白集的名字。

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观点看这件事,觉得这个典型可以回答以下几个重大问题:一、农民已经成为农村发展市场的微观基础,有着旺盛而篷勃的生命力。农民已成为自负盈亏的独立经营者与管理者,不再是一般的生产者。二、农民致富的方式,不仅局限在土地上,而是着眼于市场,已经从自给半自给的自然经济走向商品经济与市场经济。三、农民已经以农工贸一体化的新型经营体制代替人民公社垂直领导生产的体制,已经抛弃生产队建制,开始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四、农民在合作组织中已形成平等竟争的运行新机制。从白集经济发展过程来看,农民已经走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只是没有打出旗帜,挂出牌子而已。

我力陈看法,于是南振中支持并决定发内参。总社向中央呈报了。

胡耀邦总书记在12月24日作出批示:“启立同志看后,转万里、润生、刘毅同志。这是一个极生动、极有说服力的例子。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在农村改革的许多关头经常首先表态的胡耀邦同志。他这里用“极生动、极有说服力”,是他批示从来没有用过的。这里,给我的稿子上用了。我是在老百姓的炕上写,语言生动,情景逼真,你在城里编也编不出来。

应该说,这是中国第一个市场经济典型,发现时间是1982年。从市场经济角度立意,我的报道可能是第一篇。

我是这样认为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为发展农村商品经济与市场经济开辟了道路,农村正在从自给半自给经济向着较大规模的商品生产转化,市场经济将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要内容的改革引向深入。这是互为因果的互动过程,也是一种自然发展的过程.

1978年到1992年间经历了一系列变革。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在拨乱反正和反对“两个凡是”,确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思想之后,经济体制改革实际上已经开始进行,只是城市经济体制改革一直难以实现,最终改革在农村开始了,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上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改革经济体制的决定》,这个决定提出,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基础上的商品经济,商品经济和资本主义没有必然联系,那么社会主义发展商品经济也是可行的。从而以“放权让利”为起点,开始了城市经济体制的改革。

到十三大的时候经济体制改革已经开始取得重大突破了,特别是认为市场和计划是内在统一的,计划和市场只是经济调节的方法,只要对经济发展有好处都可以利用,这时市场经济与经济制度之间的关系已经开始变得清晰了,这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开始扫清了道路。

1992年,经过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很多改革的成果得到认可。从这里开始,我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开始正式建设和完善。

所以,中国农村的商品经济是农民从事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又一伟大创造。如果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对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次变革,那么,农民走进流通渠道不仅是对统购统销制度,也是对计划经济体制的一次“造反”。这种新生事物一经出现,就与国营商业发生冲突,代表计划经济体制的国营商业的管理体制、思想观念,都对农民从事商品生产形成阻力。然而,白集农民在这种重压下冲出来了。改革是从农村走向城市的,白集便是证明  

白集是第一个浪头,预示着中国农民新一轮改革大潮的即将到来。以后发展的历史证明了农民的创举是成功的。这个调查比中央确立商品经济早了22个月,比中央确立市场经济早了整整10年。

这是我的调查第一次对计划经济体制的冲击,也是第一次对国有企业的调研。

就在胡耀邦批示的五天后,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见到了胡耀邦同志。我是从胡耀邦总书记口中直接听到他讲批示内容的。

新华社记者骑车采访 被派出所当“假记者”扣留了

我是1981年11月24日开始骑自行车采访的,晓行夜宿,从济南出发,经齐河、禹城、茌平、平原、夏津、高唐、陵县、宁津、乐陵,乐陵的孙书臣把我送到郑店就回去了。1982年11月20日到了商河。

在路上,了解不少情况。在乐陵县杨安镇,我骑自行车住进了辣椒专业村安子李大队。这个村过去只有五户在自留地种辣椒。实行承包后,全村家家户户种开了辣椒,导致辣椒滞销。村里有个青年在甘肃当过兵,他记得当地辣椒很少,就将辣椒粉运往西北,赚了钱。于是,这个村很快出现由12人组成的辣椒粉加工组,又出现运输组,产品销西北、东北六省区,使得这个村收入23万元,农民人均收入由76元增加到450元。这显然是农民在主动走进流通渠道 ,依靠自己的力量走进市场,打开局面。

然而,女房东则一直埋怨,政府不关心农民的事,工商局的人说, “土里到食”就是你们的命,哪能办企业呢?明明是投机倒把嘛。这位经营辣椒的大嫂说,政府工厂不也是这样赚钱的吗?为什么农民干就成坏分子了。

随着形势发展,农村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推动历史发展的主角仍然是那些普普通通的农民。在1980年,农民便走向市场,闯商品经济“禁区”,揭开农村改革新的一幕,到1982年,这场改革被推到历史舞台中间来了。山东省商河县张坊公社白集大队农民从1980年秋天开始,从事羊肉购销,开始向统购派购制度和国营商品部门一统天下的局面发起冲击。应当说他们是改革开放时期第一批打破商品经济“禁区”的中国农民。

我是1982年11月20日在骑自行车采访过程中了解到这一线索的。我从乐陵县骑车到商河县境内的赵奎元,被公社派出所扣留了。

当时天寒地冻,路上很少行人。眼看着天要黑了,我见公社就在路边,想进去讨口水喝,如果有地方住,就明天再赶路。没想到,进去便被扣留了。我申明自己是新华社记者,公社书记把我的记者证接过去看了又看,又用手扣了扣,问我记者证上怎么没有公章,我告诉他凹进去的钢印便是章。公社书记说了声“没有见过”,便拿着记者证出去了。                   

当时,北风刺骨,我用围巾围着头,然后从头顶上拉下来,在下巴打个结,又掖到怀里,行李包挂在自行车车头上,是一副农村人赶集的样子。何况,没有一个人陪着,谁能相信你这个跑单帮的是记者呢。一会儿派出所长来了,他盘问了一阵说,现在什么人都有,冒充公家收购羊肉的出来了。收购粮食的也出来了。胆大的,敢冒充记者了。看来他了解不少“反面”的典型事例,这正是了解新闻线索的极好机会。我们在一起闲谈开了。他告诉我,张坊的白集人野得很,收羊收到内蒙古去了,再跑就出国了,这不成土匪了,还要不要国家?这个村出了百十个万元户,都是赚的国家钱。这是造反呀。

到了晚上八点,他们的电话接通了,县里人讲新华社有个叫李锦的,到商河来过,还讲了我的容貌,是个蛮子,带眼镜的,常带着照相机,说话很和气。他们看我是真记者,这才放我走,派出所长有点解释味道说“新华社记者哪有骑自行车的”,“没有当官的陪,哪能是记者呢?”,他觉得扣着我,不怪他的意思。我是一肚子气,也没法说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还能说什么哩。从他嘴里了解农民贩羊肉的事情,还得谢谢他呢。不是他扣我,我哪能了解到这样有意思的事呀。

他把我送到大路边,告诉我顺着大路,到张坊,就十多里路,可是我摸了两个小时,快到县城又往回走。我饿着肚子摸着黑赶路,天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公路很窄,路边有积肥堆,也看不见,好几次骑上去,被甩了下来,眼镜也被摔飞了,满地摸。

特别是对面有汽车过来,车灯打得眼睁不开,车一过去,眼前黑古隆冬,车把一摇晃,险些撞上车后尾。从中午离开到夜里十点,一点饭也未吃,又冷又饿,加上被派出所扣着,心里窝着一肚子火。但是派出所所长讲的土匪窝白集却引起了我的兴趣。这里人跑到内蒙古收羊,要冒多大的风险,路上要闯多少红灯?

天很冷,夜很黑,路也难走。可是,我想到能摸到一条大鱼,心里有点小激动,感到发烧发烫,什么也不在乎了,有一股力气顶着往前奔。

白集农民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伟大

到了白集,满村的膻味。夜里十一点,还有嗯嗯的羊叫声,大概是因为路走得太远了,羊也哼得累了,声音沙哑而低沉。

奔波一天的农民不断地相互打着招呼,互报自己购羊的只数,声音很大,让人听得出喜悦。我摸到大队会计,他知道新华社是北京的,他也常到北京大红门去。他陪着我在村里转悠。

在收购站,59岁的社员白立贵一天收杀山羊32只,看到会计把60元收入记在他账上,他笑了。说照这个干法,累死了也心甘。

大队会计白云龙是村里文化最高的人,向我介绍了白集村发展的来龙去脉。我问,白集人到内蒙收羊是不是真的。白云龙说,也到内蒙去过,但重点在河北沽源县,那里回民村在大山沟里,白集人大都是在国家购销没有下达计划的地方活动。他还介绍了在山东省临清县设点的事情。临清有不少回民,可是国家给那里下的收购计划很少,羊多了卖不出去,白集人去设了一个收购点,使那里养羊数翻了一番。现在,白集人已在山东、山西、河北的10多个县的30多个村子设立收购点了。

白集人是怎么走出这条路的呢?他回答了五条理由:一是家庭承包后,地里用不着那么多劳力;二是社员会养羊、宰牛,副业搞了好多年了,农村羊也多了;三是专业户多了,分工越来越细;四是农民自己说话算数,独立经营,自负盈亏;五是农民能比公家干得好。

1983年中央1号文件对整个农村改革的趋势作出了科学的判断:我国农村正在从自给半自给经济向着较大规模的商品生产转化,从传统农业向着现代农业转化。显然,中国农民开始走进流通渠道,t特别是冲破计划经济的体制是伟大的创举。然而,白集人没有意识到自己所从事的事情的伟大,和具有的历史意义。

我是一听到新东西就来精神的,尤其是新思想、新观点就睡不好觉的人。里面还有东西可挖,跑了一天也不觉得累。觉得是逮到一条大鱼,心里很高兴。半夜里在老百姓炕上想,这件事情,总书记肯定不知道,应该让他了解基层的最新动态。

李凤英家炕上写农民与官商对阵

为了解夜间收购实况,大队安排我住在羊油收购点李凤英家。人家男人出去收购了,就一个女人在家。怕不方便,大队会计白云龙陪着我过夜。

李凤英家收购羊油直到夜里两点。到3点半汽灯又亮了,火苗子刺刺的响,熬羊油的声音与膻味一齐传到屋里来,使人睡不着。我推醒白云龙,在炕上啦起白集农民与收购站对阵的情况。炕上,有一个小方桌,我们点起煤油灯,把灯擦得亮亮的。他讲,我听;后来是我写,他在旁边算数字,提供材料。

商河县商业部门国有企业与白集村农民的竞争经历了三个阶段:压制──对阵──撤退。反之,白集人经历了冲破──对阵──进攻的过程。

商业局的食品收购站与白集农民对阵时,把每斤羊肉收购价由0.65元提到0.70元的海报贴到白集村口,等于对白集人下了战书。白集人毫不含糊地迎战。跑到公社食品收购站的对面摆个收购点,白集人手拿着大喇叭喊“每斤7角5分”,比公家贵5分。食品站的人气恼了,架起喇叭,进行政治宣传,说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要支持国家计划收购,还说党的文件规定不让农民经商。同时公布了一条消息,公家每斤羊肉增到7角8分。

白集农民的手提喇叭也响了,“我们每斤8角钱!”

商业局的大喇叭又炸开了:“报告社员一个好消息,公家收购每斤8角1!”仅仅加了1分,看来他们心疼了,加这1分,他们保险会亏本。

白集农民不买帐,用喇叭喊“8角3”!

那边,商业局收购站喊“8角4!”这边马上又迎战上去“8角5”!

收购站长气恼了:“太放肆了。“可是收购站的大喇叭不再响了,每斤上涨1分,全公社收购就要倒赔近万元。”

白集人放开了鞭炮,年轻人高喊胜利了!情绪像那冲决闸门的浪头欢跳着。

白云龙向我绘声绘色地介绍了对阵的激烈场面,使人听得入迷。

我问他:县商业局收购站最后是怎么收场的。他介绍县收购站的领导要下面职工也像白集人一样,走村串户收购。在一个农民家,收购站的人巧遇白集收羊的姑娘,白集这位只有十六七的姑娘也没带磅秤,用手捏一下羊身子,又提了一下羊后腿,说“16块”。农民找来秤一秤,是18斤9两,只差1两。卖羊人目瞪口呆,收购站的人倒吸了口凉气,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回去向站长汇报,说公家的人腿没有白集人勤,起床没白集人早,嘴没有白集人巧,头脑没有白集人灵。气得站长发火说,早就让你们学习白求恩,对技术精益求精,你们不听。最后收购站来个大撤退,只留下一个人,也改行收鸡蛋去了。

商业局食品公司收购站是国有企业,为什么斗不过白集的老百姓?不能怪他们无能,也不是白集人“太狡猾”了,而是因为计划经济造就的统购统销制度太“死”了。

流通领域的改革,关键在于竞争。长期以来,市场竞争受到种种限制,流通越搞越死,国营商业丧失了活力。包购包销,“包得死”;独家经营,“统得死”;按行政区划组织商品流通,“管得死”;环节过多,迂回曲折,“卡得死”;统一物价,“定得死”。这些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不足年深日久,已经系统配套,国营商业部门官商作风浓厚,在与农民流通队伍的竞争中,一触即败。

白集大队农民走进流通领域,在市场与农民间搭起桥梁,有效地增加了收入,一年向市场提供100万公斤新鲜羊肉,其中运销北京市的就达75万公斤,闯出一条发展商品经济的新路。

他们是通过发展养羊到形成收购加工、运输和销售羊肉一条龙的经营方式,闯开商品经济禁区的。

冲破计划经济体制的一台好戏

白集大队是个回民村,385户,1900人。只有2400亩耕地,且有一半是盐碱地。在承包土地后,较多的剩余劳力无法按排。这个村家家户户会宰羊,公社书记张士清鼓励他们宰羊上集去买。全村只养几百只羊,肉源没有了。有的社员到附近村买羊杀,宰一只羊,能赚2~3元,赶一个集能收入20来块钱,全村很快发展到200多户收购专业户。

羊收多了,卖肉成了难题,只好由大队出面把肉交售给公社食品收购站。一次,大队会计白云龙到北镇冷库去送羊肉,碰到北京市食品公司的业务员。才知道公社收的羊肉,要经过县和地区的食品公司,再成批往北京送。经过两次周转,出自己手是0.65元1斤,到北京就变成1.2元。白集人想,要是自己直接把肉送到北京,中间这两道关口卡去的钱,不都归自己了么?于是他们马上赶到北镇与那位业务员通融关系,直接挂钩,签订了一年供应50万公斤羊肉的合同。

白集农民卖羊宰肉搞长途贩运,抢了县食品公司驻公社收购站的饭碗,县食品公司出面干涉了。他们先是指责白集人不务正业,弃农经商,脱了轨。白集人说你们赚的钱还不够自己发工资,对国家没啥贡献,光扛着牌子。你们干得,我们为啥干不得。公司扬言“赔上十万,也要把‘投机倒把’挤垮。”

食品公司找到县长孙贞先告状,商业局长找到县委书记王晓华。这时公社书记张士清出来打抱不平了,也找到县委书记,为白集农民辩护说:“他们一不套购国家统购物资,二不高价牟取暴利,怎么能说是投机倒把”?

这场对台戏,把县长书记都引到白集来了,他们经过一番了解,认为白集农民的做法胆大了些,但好处不少,农民富了,城市食品丰富了,便决定让这场对台戏继续唱下去,谁能得买卖双方拥护,谁就站住脚。

官做起羊肉生意后,白集劳动力结构发生两次分离。第一次,全村720名劳力,有420人从农业转到买羊、宰羊、卖肉上,都是各干各的;第二次,为适应长途运销需要,又分离出33名劳力,专门从事经销。白集大队原有9个生产队,在流通领域作用消失了。3名大队干部(支书、大队长、会计)变成经理式的人物,负责总的经销业务,包括与北京市食品公司签订合同,结算账目,为社员提供市场信息,派出收购组、交纳税款,包括协助解决收购运销中出现的问题。有一个干部在北京做常驻“大使”,负责办理交货在内的各项事宜,费用从集体提留中解决。

他们的内部经营体制是:

440人的收购队伍,有380人在当地串乡赶集,早出晚归。有30多人自愿结合成若干收购组到外县、外省回民集中聚居的地方设点收购,就地宰杀,直接运送北京。

33人组成的运销组,负责收购本村人交上的净肉,租国营公司的车辆运往北京,运销费用由他们自己承担。

白集农民运销公司盈利分配方法是独特的。在当地串乡收购的社员,每交给运销组一斤净羊肉,得款9角5分。一只能出7.5公斤净肉的活羊,一般收购价在20元上下,交净肉得款14元,羊皮可卖6元多,羊内脏可卖2元多。这样每收购1只羊,可得净收入2至3元,一般每户一年收购300~400只,多的达5000多只,年收入达1万多元。

联户运销组交北京食品公司的羊肉,每斤得1.2元,全年运销100万公斤,毛收入230万元,支付各户肉款172万元。除去运费、损耗、日常开支和向大队交提留,余下的由各户分配。

负责总运销的大队干部,每人年工资1000元,从提留中支付。大队一年从经销羊肉中得提留款10万元左右,留作集体积累。

──在“农民羊肉销公司”中,每一户都是独立经营者,自负盈亏;又是合作经营者,相互帮助。带有新型合作组织特色,大家既有个人积极性,又能得到集体组织的支持,双层经营,统分结合。

──流通解决,生产发展。在白集大队收购的地方,羊的头数增长很快。张坊公社原来有羊不到2万只,现在有5万只。商河县两年间养羊由20万只增加到32万只。河北沽源偏僻山区的回民村,离当地收购站有60里,收购站不去。而远在1600里外的白集大队派一个收购组去,就地收购加工,直销北京,促使这里养羊迅速增加。

──活跃市场,解决买肉难问题。北京食品公司不再需要派业务员出去联系,也不要经过公社、县与地区食品站周转,现要随宰、随装、随送。只用10个小时就把新鲜羊肉送到北京大红门牛羊肉类加工厂,过去要用五六天才运到北京。

──发展商品经济,迅速致富。由于经销羊肉,白集大队农民收入大幅增加,全村收入过万元的户达64户,占总户数的17%。由于有资金投入到农业上来,又增加大量羊粪,庄稼也长得好,粮棉双增产,粮食总产由19.5万公斤增到43万公斤,棉花总产由1.4万公斤增长到9万公斤。仅农业总收入就由15万元增长到63万元。

县里100个致富先进单位却没有白集的名字

白集农民向我反映不少问题,希望上面能有个答复。一是发展道路对不对?白集大队收入是全县冒尖的,村里各项工作也很好,可是县里100个致富先进单位却没有白集的名字。农民说,中央文件允许农民搞副业,但不允许经商,这样改革不彻底。二是体制对不对?现在生产队已没有了,大队也不敢挂羊肉购销公司的牌子,偷偷摸摸地干。如果亮明白集或者商河县羊肉购销公司,业务上就好开展了;三是经销范围能不能扩大?现在不光是羊肉,就是替各村各户收运棉花、粮食,能帮各村各户的忙,也能帮政府的忙。

我在撰写调查报告时考虑如果政策再放宽点,农村经济发展就可能再上一个台阶。县委为什么不敢表态,恐怕与白集做法偏离当时的政策太远有关系。特别是违背了统购统销政策,直接冲击了社会主义计划体制。如果把购销由农民自己来做,显然是把政府部门的生意让给农民,政府便会减少收入。国家如果让农民来干,是对农民的让步,如果暂时不这样做,必然是其考虑。当时,县委书记、县长们自然考虑不了那么多,不管钱是部门赚,还是老百姓赚,都是在自己这个锅里。但是鼓励白集村这么做,黑集村,红集村便跟着起来了,县委把白集村评为先进,就意味着倡导这样做,大家起而仿效,局面控制不住怎么办?特别是冲击了国家统购统销政策与计划经济体制,在政治上是要冒风险的。

县委没同意白集这么做,还有一个理由,就是白集的体制不伦不类。像这样下去,是叫公司,还是叫大队好,大队干部也不像领导了,倒像是搞服务的。现在生产队已被冲掉了,发展快了,大队会不会再被冲掉,公社能不能管住。

县委同意白集人这样干,不表态,不制止,便是很开明的了。使人感到欣慰的是,我的调查材料是请县委办公室打印的,县委书记王晓华看了稿件。他对记者写上不评白集先进的事,也没有提出异议。我想这个问题本来便是他们难以回答的。写上去,让中央领导参考吧。

从白集情况看, 市场是资源配置的一种方式。市场的四大作用表现得清清楚楚:1、分配收入。在市场经济中,生产者的收入高低和盈亏状况首先取决于市场价格,价格的高低决定着生产者之间的经济利益。2、传递信息。市场通过价格机制向商品生产者传递经济信息,价格上升表示供不应求,反之则供过于求,生产者可根据价格信息自主调节生产。3、刺激生产。市场在分配收入和传递信息的同时,又可以刺激商品生产者不断改进技术,加强经营管理,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推动生产的不断发展。4、调节供求。在市场经济中,生产和需求的平衡,是通过供求和价格的相互作用来实现的。供大于求,价格下降,生产减少;供不应求,价格上升,生产增加;供求平衡,各个部门的生产比例得到合理分配,资源配置实现合理化。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主要有:1、市场经济是自主经济。市场主体不管是人还是企业,必须具有独立的产权,有独立的经济利益,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商品生产者或经营者。2、市场经济是平等经济。由于价值规律的作用,商品交换只能在等价的基础上进行。3、市场经济是竞争经济。由于商品的价值取决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商品生产者都力图使单位产品的个别劳动时间低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因而必然存在竞争。4、市场经济是效益经济。市场经济是以盈利为目的的经济。 白集的身上都有了。

这是一个极为典型的市场经济案例。但是当时连商品经济也不敢提,更不敢想市场经济了。我只能把这个情况向中央报告了,把意思写出来,为中央提供参考。

胡耀邦总书记认为“很多问题值得思考”

我写的调查报告在新华社内部刊物发出,专送中央政治局领导同志。

胡耀邦主席在12月24日作出批示:“启立同志看后,转万里、润生、刘毅同志。这是一个极生动、极有说服力的例子。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在农村改革的许多关头经常首先表态的胡耀邦同志。他这里用“极生动、极有说服力”,是他批示从来没有用过的。这里,给我的稿子上用了。

中央办公厅把这个批示转告山东省委。山东省政府很快以文件形式,将胡耀邦的批示精神与调查报告转发全省各县,要求各地学习白集农民经销羊肉的经验,引导农民搞好流通,把农村改革引向深入。当然,参观的人自然就上来了。

《人民日报》对这个调查是重视的。农村部编辑肖俊熙同志打电话来,要我立即把调查改写成一条消息。1月20日《人民日报》第二版头条刊用了,很醒目,加了编者按,配了图片。仅仅标题便用了61个字。编者按指出:白集大队一年向市场提供100万公斤新鲜羊肉,说明农村有很大的经济活力,只要按照商品生产的规律办事,打开思路,疏通渠道,就可取得显著的经济效益。白集羊肉入城进京,是一个很生动、很有说服力的例子,值得农业、商业、交通运输业等部门领导认真思考。这个编者按,也是少见的长。

《人民日报》记者段存章写了一篇言论,题目叫《赞“庄稼搅买卖”》,在概括地介绍了白集农民的做法后,他写到:白集大队这种既种田又经商的致富之路,用一句老话来说叫“要想发财快,庄稼搅买卖”。这句话,当年的“大寨人”也曾经说过,但后来被批掉了,现在,白集大队用生动事实证明了“庄稼搅买卖”的做法是值得赞扬的,富了自己,方便了卖羊人与买肉人,何乐而不为呢?不仅仅是白集大队,山西昔阳县的大寨大队现在也办起了醋坊、酒坊、酱坊,干起了“庄稼搅买卖”。

“庄稼搅买卖”虽然是农民致富的一条好路子,但并不是那么畅通无阻,“左”的思想和重农轻商习惯势力的影响和阻挡,使得农民既种庄稼又做买卖不那么容易。有人就对这种形象看不惯,说白集大队是“脱轨户”。请问:农民在种好责任田的同时,进行国家政策许可的经商活动,利国利民,脱了什么“轨”呢?持这种观点的人,还是把自己的思想从“左”的和习惯势力的轨道上脱离出来为好。

我觉得,当时人的理解都不到位。我的意思,则在更大更远的地方。

当时,副社长南振中与采编主任陈雨明商量,他们也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胡耀邦同志作为党中央最高领导人对一个大队的材料做出批示,可见农村流通问题的重要。而且他批给的是中央书记处、国务院负责同志及国家农村政策研究部门、商业部门的负责同志。他认为这个事例的“极生动、极有说服力”,显然是对思想解放与保守的斗争感兴趣。使人值得琢磨的是胡耀邦认为“许多问题值得思考”这句话。

我觉得这个典型可以回答以下几个重大问题:一、农民已经成为农村发展市场的微观基础,有着旺盛而篷勃的生命力。农民已成为自负盈亏的独立经营者与管理者,不再是一般的生产者。二、农民致富的方式,不仅局限在土地上,而是着眼于市场,已经从自给半自给的自然经济走向商品经济与市场经济。三、农民已经以农工贸一体化的新型经营体制代替人民公社垂直领导生产的体制,已经抛弃生产队建制,开始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四、农民在合作组织中已形成平等竟争的运行新机制。从白集经济发展过程来看,农民已经走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只是没有打出旗帜,挂出牌子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新华社山东分社采编主任陈雨明是位非常敬业、非常严谨的老同志。我滔滔不绝地陈述我的观点。他看过稿件,推敲一遍说“有意思,很有意思”,他修改稿件后,曾经提出把稿名改为“一个有实无名的农民羊肉经销公司”,就是指实质上已经走到这一步,而招牌没有打出去的意思。意图引起中央领导的重视,能够予以“正名”。这实质上,就是公司制的体制了。

从白集村农民走向市场的过程看。他们在1980年便开始自发地走进流通渠道,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促使他们迈向市场经济的道路。因此,可以这样认为,农村改革在一开始就是市场取向的,只是我们当时我们党没有自觉意识到。但是,胡耀邦已经想到这一层意思了,他说很多问题,这个“很多”,说明他的感觉已经出来了。

首先,农村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农民已经从单纯的受支配的劳动力变成独立的自负盈亏的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从而为农村商品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最重要的前提条件。白集农民敢于与县商业局食品公司对阵,不为政治口号与强权所慑服,义无反顾地走上发展商品经济的道路,充分地展示出主人翁的志气与勇气。这与三两年前一切听从生产队长安排的状况相比,形成多么明显的对比!

其次,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极大地激发出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农副产品迅速增长,从而为发展农村商品经济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商河县所在的德州地区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农民生活困难,物质极为贫乏,一片穷困凋零景象。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出现经济持续增长的状况。棉花总产量1978年只有36万担,1984年棉花总产达724万担,粮食总产由1978年的12.21亿公斤增长到1984年的19.97亿公斤。同时,水果、畜牧、蔬菜、水产品产量都得以得大幅度上升。这些产品大量增加为商品经济发展提供极为重要的物质基础。也正是因为商河及周围地区养羊业的快速发展,才使白集大队农民的大量购销成为可能。

再次剩余劳力与资金为发展商品生产提供条件。德州地区在1978年人均收入只有47元,群众说:“辛辛苦苦干一年,一天只挣一毛钱”,到1984年农民年人均收入增加到456元。特别是农民中40%变为剩余劳力,为发展商品经济提供丰富的人力资源。

还有,农村改革为进一步专业化、社会化及商品生产提供了条件。在1982年,农村出现的三个新趋势都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带来的。专业户篷勃兴起;经济联合体涌现;农民向公社所在地靠拢,使小城镇成为农村发展商品经济的中心,也是联结市场与千家万户的纽带。

因此可以这样认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为发展农村商品经济与市场经济开辟了道路,市场经济将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要内容的改革引向深入。这是互为因果的互动过程,也是一种自然发展的过程。

所以,中国农村的商品经济是农民从事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又一伟大创造。如果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对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次变革,那么,农民走进流通渠道不仅是对统购统销制度,也是对计划经济体制的一次“造反”。这种新生事物一经出现,就与国营商业发生冲突,代表计划经济体制的国营商业的管理体制、思想观念,都对农民从事商品生产形成阻力。然而,白集农民在这种重压下冲出来了。  

白集是第一个浪头,预示着中国农民新一轮改革大潮的即将到来。以后发展的历史证明了农民的创举是成功的,并且得到中央的认可与支持。在开始,农民强烈要求取消统购统销,减少工农剪刀差,这势必为国家财政与城市职工带来困难。国家在一段时间只能采取折中调和的方法,逐步推进。从中央文件可以看出这种逐步推进的过程:

1983年中共中央1号文件指出:“对重要农副产品实行统派购是完全必要的,但品种不宜过多。”1984年1号文件又指出,要着眼生产和市场供给的改善,继续减少统派购的品种与范围。到1984年底,统派购品种从1980年的183种减少到38种(其中24种是药材)。实行了32年的“统购统销”开始瓦解。1985年,“统购通销”政策正式取消。

当然,从更远一点看,白集是第一个浪头,预示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萌芽的出现,这便是胡耀邦指出的“很多问题”。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在拨乱反正和反对“两个凡是”,确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思想之后,经济体制改革实际上已经开始进行,只是城市经济体制改革一直难以实现,最终改革在农村开始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一时间极大地鼓舞了农民的生产热情,“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全是自己的”,这个口号实际上就是让农民占有了“地租”以外的劳动收益,实际上并没有改变太多,但是由于农民生产积极性的长期遭受压抑,出现了报复性的反弹,1984年农民人均纯收入比1978年增长了2.49倍,每年的增幅都在15%以上,而 1985年之后,农民的人均纯收入同比增幅都只有5%左右,这可以说明一定问题。农村经济体制的改革并没有改变土地集体所有的所有制,而只是改变了使用权和使用方式,带来的效果显而易见,这坚定了改革经济体制的决心,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上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改革经济体制的决定》,这个决定提出,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基础上的商品经济,商品经济和资本主义没有必然联系,那么社会主义发展商品经济也是可行的。从而以“放权让利”为起点,开始了城市经济体制的改革。

到十三大的时候经济体制改革已经开始取得重大突破了,特别是认为市场和计划是内在统一的,计划和市场只是经济调节的方法,只要对经济发展有好处都可以利用,利用市场调节不等于是资本主义,应该建立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经济运行机制,这时市场经济与经济制度之间的关系已经开始变得清晰了,这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开始扫清了道路。

1992年,经过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很多改革的成果得到认可,十四大明确提出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但是具体措施并不明确,建立的方向也是不很明确,总体来说,需要探索着前进。但是这次提出标志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正式提出和形成。从这里开始,我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开始正式建设和完善。

10年后的1992年,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市场经济调查比中央确立商品经济早了22个月,比中央确立市场经济早了整整10年。所以,10年后,我住在青岛双星集团调查市场经济道路,提出市场经济体制的第一个模型,那个调查获得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从此,我走上经济理论研究的道路。从农村调查转向国有企业调查,是有个过程的。1982年春节前的白集调查是个开始。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我炕头写的调查 胡耀邦批示“极有...
马文瑞同志支持和参与真理标准问...
邓小平同志支持真理标准问题讨论...
胡耀邦一贯坚持实践标准
胡耀邦发动和推进真理标准问题讨...
为改革开放历程留下重要史料 ...
胡耀邦与80年代的国防建设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