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在探求真理的..
·胡耀邦与《“一..
·沈宝祥:胡耀邦..
·胡耀邦:年轻的..
·胡耀邦与苏区青..
·“吾爱吾师,吾..
·“吾爱吾师,吾..
·胡耀邦与有关“..
·胡耀邦党建思想..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耀邦研究 >> 生平与思想研究
周为民:渐进改革的逻辑与局限
作者:周为民      时间:2017-03-29   来源:
 

重读耀邦同志发展商品的文章,联系到中国改革的历程,确实有很多感慨——我们中国为什么要改革?改革是怎么发生的?怎么推进的?

   耀邦鼓励商品经济的这篇文章和他整个思想风格是一贯的,非常鲜明,表现出思想的开放和远见。这样的开放,这样的远见的确都是基于常识——这个常识当中包含的最深刻的,是耀邦始终对人民的正心诚意,包括对中国发展方向有一贯的清晰的方向感,而且是按照现代文明的趋势来认识问题。只要真是为人民着想,那一定有清晰的方向感;只有按现代文明的方向和趋势来走,才符合民众的利益。

   耀邦鲜明的提出商品经济,在当时那样的条件下,也很深刻的说明了所谓商品经济、所谓市场经济,实际上就是老百姓的自主经济,老百姓自主创造财富、自主获得财富的经济。

   在那样一种情况下,为什么耀邦能够摆脱那些狭隘落后的意识形态的束缚,能够有这样清晰的方向感提出保护和发展商品经济,就是因为他有这样一种思想,有这样一种基于常识的对于文明发展方向的深刻理解。“边缘革命”是科斯提出的一个概念。所谓“边缘革命”,就是我们通常讲的中国渐进改革的逻辑。什么叫渐进改革?不是慢慢来,也不是先改容易的再改难的;渐进改革的实质,就是在旧体制鞭长莫及的、笼罩不住的、控制薄弱的地方,先发展新经济关系的因素,然后一步一步由新体制、新经济关系的生长发育,逐步改变旧体制的生态,到一定的条件下再对旧体制的基础和核心部分进行变革。在这种情况下,当对旧体制的核心和基础进行变革的时候,初步生长发育起来的新体制已经有了能够吸收、消化这种在核心部分、基础部分进行变革可能发生的一些成本、代价。这就是渐进改革,也就是所谓“边缘革命”的逻辑。

  为什么中国能够进行这样的“边缘革命”或者渐进改革?为什么农民冒死分田,然后特区、开发区……这些“边缘”发展起来?这有一个条件:就是幸亏中国的计划经济没有能够真正达到把整个社会全都笼罩住、全都包揽下的程度。所以,农村保留着一种自发的市场经济,也就是过去要打击、批判地所谓自发式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把农民包下来,农民还得自己找饭吃。这是中国能够渐进改革的最基础的条件——所以中国的改革从这儿开始。

   我们看中国改革最初都是边缘人、都是在边缘地带发生的。所谓边缘人,就是体制外的穷人,没饭吃要找饭吃,还有城市体制外的边缘人,包括有不良记录的、劳改释放的,没有活路怎么办?还有大量知识青年回乡。这时候放开、改革,有这样一个条件。

  与此相对照的是,苏联为什么不能推动渐进改革,通过“边缘革命”来改革?就是因为苏联的计划经济比中国彻底的多,而且时间比中国长的多。计划经济70年,几代人过去了,整个人的生活方式、行为方式,心理、性格等都变化了,他没有这个改革条件。苏联改革也不是不知道从经济领域开始,因为这是最现实、最紧迫的事情。但是在苏联的集体农庄当中,没有人愿意当个体农户!苏联解体以后两年,我写过一篇文章,认为“休克疗法”是苏联改革的基本方法,它只能搞“休克疗法”、只能是中心突破。

  边缘革命的好处、优点,不用多说,今天我们要特别注意研究“边缘革命”本身的局限——其中一点就是,在边缘革命或者渐进改革中,本来的逻辑是通过边缘改变中心的生态,一步一步导致中心的变革,就是到一定阶段进入攻坚。所谓攻坚,就是改革攻旧体制的基础和核心,这本来是渐进改革应当遵循的逻辑。但是现实当中,由于改革是渐进的,是在边缘地带进行的,而取得成效以后,的确让国家、社会渡过了当时的困难和危机,而且带来了社会财富的涌流,创造了大量的社会财富。在这种情况下,就有一个问题:还没有被实质性突破和触动的旧体制的基础、核心部分,一方面能够获取新体制的部分——边缘地带创造的财富,同时旧体制的控制方式和那些控制力量,又能够迅速进入刚刚初步生长起来的新体制和新市场关系,于是导致凭借特权、依照垄断来控制市场、来支配资源的一种状态。这样一来,旧体制就因为吸收了新体制创造的财富,而进一步强化了它的控制能力,同时这种状况会真正带来与改革方向相悖的利益集团。

   其实,对于改革过程中形成利益集团,要具体分析,也不是一概反对。但是在渐进改革这个逻辑下形成的利益集团,是和文明进步的方向向悖的,是通过权势获取财富——包括民间经济创造的财富。包括对民营经济各种各样的挤压,都是这种性质。这样强化了的利益集团,导致改革不进反退,以至于出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很严峻的局面——本来是作为改革对象的那些因素,反过来被重新肯定为中国独有的体制优势。这是最突出的问题。

   前一段时间讲“中国模式”等很热闹,其中很重要的,“中国模式”优势是什么?本来改革过程中要改的、要攻坚的那个“坚”,现在反过来被肯定、被要求要坚持,这才是严重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和所谓“边缘革命”是联系在一起的。

   今天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认真总结改革的历史经验,理解渐进改革或者“边缘革命”的意义,同时弄清它可能的局限。我们现在要做的,还是在基础和核心的部分实行变革,如果再不实行变革,“边缘革命”的所有成果都将丧失。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张曙光:“边缘革命”的停滞与回...
周为民:渐进改革的逻辑与局限
盛平:胡耀邦与中国的“边缘革命...
胡耀邦与改革开放时期的轻纺工业
胡耀邦的开放思想和全球化思维
胡耀邦同志对胡德平《谈开放》一...
沈宝祥:胡耀邦与十一届三中全会...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